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08章:过年

第208章:过年

        两人回到公馆的时候,天色已经大黑了。

        院子里,罗耀看到了沈彧的座驾,其实这汽车也不是他的,就是局里平时拨给他使用的。

        雅达利/奥斯本一直吵着要给他弄一辆汽车,这样他出行就方便多了,罗耀没理会,他们这些从事秘密工作的。

        越是招摇越是会吸引别人注意。

        谁能保证公馆附近就没有日本人的间谍活动,这万一被盯上了,奥斯本又是外国人,更容易被关注。

        但是美国人脚长在他身上,他也不能把人软禁在公馆,只能尽量的规范他的外出。

        “你俩终于回来了,都等你们半天了。”沈彧扎着围裙从厨房出来,看到罗耀和宫慧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来。

        “沈大哥,你怎么来了?”

        “我这不是来山城时间不长,认识的人不多,孤家寡人一个,一个人待在宿舍也没啥意思,还不如来找你们?”

        “局本部今晚不是准备了年夜饭,还有大联欢的舞会?”罗耀嘿嘿一笑。

        “没意思,人太多了,也太吵,还不如你这里呢,人虽然不多,也热闹,而且相熟的人在一起,也舒服。”

        “老曹,怎么回事儿,还让沈科长给咱们下厨做饭?”

        “跟曹队没关系,是我自愿的,山城的习俗,这大年三十的晚上是要吃汤圆。”沈彧解释道。

        “吃汤圆,我只听说正月十五元宵节吃汤圆,年三十晚上也吃汤圆?”罗耀还真不清楚山城过年的习俗。

        吃喝这方面,都是曹辉做主,最多照顾一下奥斯本口味,其他人嘛,就不那么重要,只要不是太差就行。

        当然,公馆给找的厨师的水平还是有的,一个擅长做西餐的老蔡,还有一个川菜厨子,烧的菜还可以。

        “这你就不懂了,北方人过年还包饺子呢。”沈彧嘿嘿一笑,“宫慧,你是北方人吧?”

        “嗯,我祖籍东北的。”

        “咱们这里也有好几个北方人呢,晚上也包了饺子。”沈彧道。

        “真的?”

        “拿当然了,你要是没什么事儿,一块儿跟我们过来包饺子吧。”沈彧招呼道。

        “好。”

        宫慧欢天喜地的去了,把买的东西全部丢给了罗耀。

        罗耀无奈的一笑,拎着大包小包的上楼,也不知道宫慧都买了些什么东西,只能先放到自己屋内。

        公馆内,除了站岗的和巡逻的,其他人基本上都在厨房帮忙了,这顿年夜饭可以说全员参与了。

        就连奥斯本也是兴致勃勃,说要亲自给大家伙做一道菜。

        当然,也有不合群的,比如刚到公馆的田守山,因为身份的原因,他很难跨越那个心理障碍,融入到中国人的生活中去。

        还有温学仁,他最大的乐趣就是抄收密电。

        在电讯处,规矩比较多,他只能在规则下干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到了这里,罗耀给了他很充分的自由。

        他可以想听自己想要听的。

        密电的侦听工作一般都是在晚上,白天因为太阳黑子活动比较剧烈,对无线电干扰比较大,如果是长距离的通讯的话,一般都选择在晚间进行,这样信号衰减的小,也不容易出现误差。

        所以,温学仁此刻就在电台室,摆弄那几台收发机。

        “怎么样,这几台机器怎么样?”罗耀敲门走了进去,看在满头大汗,正在调试设备的温学仁问道。

        “还行,就是设备有些老旧了,只要把一些元器件更换一下,就能用。”温学仁说道,“只是这些设备捕捉信号的灵敏度要差一些,比电讯处那边用的要差的多。”

        “没办法,这些只是拨给我们的培训和教学使用的,自然不可能是最新的设备了,新设备就算订购,厂家发货,到运送过来,也需要时间。”罗耀解释道,国内的无线电厂能够生产收发机之类的设备,但关键元器件,国内造不了,而电台侦测设备的话,还得是国外进口的好。

        这些都不是说有就有的,得花钱进口,买到了,也未必能马上运到,得需要时间。

        急不来的。

        “嗯,所以我想先把这几台老家伙先利用起来,看能不能截获一些有用信息。”温学仁道。

        “电讯处那边有截获过日方的密电吗?”

        “电讯处每天抄收的电文很多,除去登记备案的电台之外,剩下的百分之八十都是杂乱的信号,大部分没有什么价值,也无法判断是否是日方的通讯密电,而破译方面,据我所知,一直进展不大。”温学仁道,他过去毕竟是电讯处的业务骨干,一些事情他还是有所耳闻的。

        “这个密电码破译需要找到方向,方向找错了,那就跟无头的苍蝇差不多,怎么也找不到飞出去的路。”罗耀道,“咱们先从最基本的做起吧,不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温学仁点了点头。

        “今天是大年三十,你别干了,回去洗个澡,一会儿大伙儿一起吃年夜饭。”罗耀吩咐道。

        “好咧,我把这里收拾一下就去。”

        ……

        “想家了。”田守山房门虚掩着,罗耀走进去的时候,他都没察觉,坐在桌前台灯下看着妻子和孩子的照片,默默的流泪。

        “罗长官。”田守山吓的赶紧把照片翻过去,压在手下,站起身来,有些诚惶诚恐的道。

        “我都看到了,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是人之常情,没什么好避讳的。”

        “罗长官,我能够给我的妻子写一封信吗?”

        “你可以写,我也可以帮你通过其他渠道寄回去,但这就意味着你‘假死’的秘密暴露了,而你会被定为可耻的叛徒,你的妻子和孩子甚至因为这个而抬不起头,后果你可要想清楚了。”罗耀道。

        “河童”一案已经告破,吉田寿山活着的秘密已经不那么重要了,甚至只要军统愿意,直接公布出来,那在舆论上来说,对日军情报部门可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但是这么做不行,卸磨杀驴,看似一时痛快,后面的再抓到日本间谍,恐怕就没有人愿意配合了。

        要知道抓到一个日本间谍,还能让他转变过来为己方服务,这事儿有多么困难,军统因为这个,戴雨农可是收到过老头子当面表扬的。

        “罗长官,我……”

        “老田,忍一忍吧,等战争结束了,是你回日本跟他们团聚,还是把她们接到中国来,都可以。”

        “战争结束,什么时候?”

        “放心吧,你我总归有看到的那一天。”罗耀笑道,“别看你们在军事上取得节节胜利,实际上你们的陆军的战争潜力基本上就这样了,国际局势会朝着向我们有利的方向变化,到那个时候,中日力量就会发生一个根本的逆转,日本只有失败投降这一条路可以走。”

        “罗长官,这是你对这场战争的预言吗?”田守山吃惊的瞪大眼睛看着罗耀,他根本不相信这些话,甚至觉得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你可以把它当做是我对这场战争的预言,因为,它一定会实现。”罗耀十分郑重的说道。

        “罗长官,如果真有这一天,我也不可能回日本了,我想留在中国,把妻子和孩子都接到中国来生活。”田守山道。

        “好,那就一言为定。”罗耀嘿嘿一笑。

        这个约定在田守山眼里,恐怕是永远都达不成了,他从未想过要一辈子留在中国,只是一句戏言而已。

        当然,罗耀也没当真。

        “走吧,去食堂帮忙吧,今天是除夕,你们日本估计不过咱们中国的春节,去体验一下吧。”罗耀道,“以后就要入乡随俗了。”

        田守山点了点头,默默的收起了照片,跟罗耀下了楼。

        ……

        “江城,奎木狼来电,说韩良泽当上了伪荆北省警察厅厅长,还兼任了江城警察总局的局长。”来到食堂,正满手面粉,包着饺子的宫慧走过来,凑到罗耀耳边小声道。

        “哦,那夏口警察局现在谁是局长?”罗耀惊讶的问道。

        “局长陈希,但夏口警察局现在是董诚说了算,董诚破格提拔,现在是夏口警察总局的副局长了。”宫慧道。

        “钉子呢?”

        “特别调查科是日本人当家,钉子现在很得杉田的信任,唐区座那边的几次行动都是我们提供的情报。”

        “得让老唐失败几次,不然那日本人会怀疑的。”罗耀提醒一声。

        “嗯,我知道了,我会提醒奎木狼的。”

        “咱们在山城的事儿,你在电报里跟他说了吗?”罗耀问道。

        “没你的吩咐,我怎么敢随意透露消息给他们?”

        “嗯,这里的情况不要跟他们讲,等我回去之后,亲自对他们解释。”罗耀道,“咱们的密电码需要升级更换了,以后,要定期更换,这样才能保证我们通讯不被敌人截获和破译。”

        “是,我知道了。”

        “你们俩嘀咕什么呢,快来洗手,准备吃饭了!”沈彧看到罗耀和宫慧在门口咬耳朵,叫了一声。

        “就来。”

        “走吧,回头我们再说,现在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罗耀一把拉过宫慧,往食堂里面走去。

        “罗组,今天除夕,大团圆的日子,要不,讲两句?”曹辉作为今晚团圆饭的召集人,带头提出了要求。

        “老曹,吃个年夜饭而已,就没那个必要了吧,大家吃的开心,喝的开心就好!”罗耀道。

        “不行,你必须得说两句,这新年的祝福总该有的。”曹辉可没打算放过罗耀,这显然是众人一直商量的决定,不然他也没这个胆子。

        “好吧,既然是大家的要求,那在吃饭之前,我就说两句……”罗耀深呼吸一口气,在脑海里组织了一下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