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07章:拆线

第207章:拆线

        江城,陆军总医院。

        “太太,你这伤口是哪个医生缝合的?”大夫看到宫慧手臂上的伤口缝线,惊讶的问道。

        宫慧抬头看了身后罗耀一眼,手一指道:“他。”

        “您先生也是一位大夫?”大夫吃惊一声。

        “啊,不……”宫慧刚要否认,罗耀突然打断道:“是呀,我也是一个大夫,不过跟您不一样,我是兽医。”

        “一个兽医能把伤口缝合的这么好看,真是屈才了。”大夫惊叹一声。

        “没办法,熟能生巧了。”罗耀讪讪一笑。

        宫慧有些不明白为啥罗耀说自己是“兽医”,不过,这个男人说话办事虽然透着一种莫名其妙,但事后去想,那都是符合逻辑的。

        “这兽医也会拆线吧?”

        “不行,但是缝合的时候是从权了,这会儿就着拆线,还是来找正规的大夫给看看,别落下什么后遗症什么的。”

        “嗯,太太,你丈夫对你真是细心呀。”大夫点了点头,对罗耀那是赞不绝口。

        “谢谢。”宫慧脸颊微微一红,这大夫的误会,反倒是正中下怀,对她没有半点儿损失。

        其实罗耀都想好,密研组以后得有一个对外公开的身份,那当然不能直接挂牌了,否则日本间谍一看就知道是干嘛的了。

        “兽医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

        “太太,有点儿疼,要不给你打个局部麻醉?”大夫问道。

        “不用了,大夫,你动作快点儿就行了。”宫慧摇了摇头,她又不是没受过伤,没拆过线。

        “好的。”

        大夫的手段还是有的,毕竟干了这么多年了。

        一会儿的功夫,宫慧伤口上的线拆掉了,就是拆掉之后有些难看,伤口就像是一条蜈蚣似的。

        大夫给伤口消了毒,又进行了包扎:“伤口不能进水,最近也不要吃辛辣的食物,记的让你丈夫帮你换药,估计,有个半个月就什么大问题了。”

        “谢谢大夫。”

        “不客气,那个顺便问一下,你丈夫在那个兽医站工作?”大夫对罗耀十分好奇,似乎觉得,这样一个年轻人,去干兽医太屈才了,要是能回归正途的话,说不定能成为一位正儿八经的医生呢。

        “哦,我在84号兽医站工作。”

        “84号兽医站,没听说过呀?”大夫听了,微微一摇头,自言自语一声。

        “哦,我们这个兽医站主要是为军中战马服务的,您不知道也很正常。”罗耀忙解释一声。

        “军队涉密单位,可以理解。”

        ……

        “表哥,你说我这个伤痕太难看了,不知道能不能消掉?”宫慧穿上衣服,与罗耀一道从医院出来。

        女人都是爱美的,尤其是左手臂上的这道疤痕,如果一直存在的话,那夏天的时候,那很多露胳膊的衣服都不能穿了。

        “放心吧,有‘一贴灵’的膏药在,保证你这个疤痕很快就消失的。”罗耀安慰一声,“现在,你这胳膊也拆线了,我们去找个地方吃饭吧?”

        “嗯。”

        吃过午饭,罗耀就与宫慧分开了。

        宫慧不是普通女孩子,她即便是一条胳膊活动不如意,她的安全也不用担心,所以,他放心的去望龙门湖广会馆了。

        他的级别在军统内,已经可以借阅不少机密的文件资料了。

        当然,去之前,他已经跟毛齐五打过招呼了,不然,即便是级别够了,档案科的人也未见得会让你进。

        这大过年的,谁的心思都还在工作上,除了那些值班的,没办法的,早就想着早点儿回家跟家人团聚一起守岁了。

        毛齐五已经把罗耀当成自家人看了,所以,自然是关照有加,还说让他年三十晚上去他家吃饭。

        罗耀给婉拒了,开玩笑,公馆那边一堆人,他现在是主心骨,年三十晚上,他不出面的话怎么行?

        一个个的,谁没有家,谁不想回家过年,问题是谁现在又能回得去呢?

        罗耀的江城直属组的组长的职位还没有撤销,这一次回江城,用的是“述职”的名义,所以,他来湖广会馆,用的也是这个名义。

        “罗组长,这毛主任已经交代过了,给了您处长级别的权限,您可以查阅这里所有您有权限看的资料,但是不允许外带,如果您有什么想带回去的,可以抄录,但我们必须检查之后才能让您带走。”档案科的一个副科长接待了他,并且领着他进入了军统局本部的档案库。

        “曾科长,我问一下,咱们军统过去截获的有关日本方面的电文都存放在哪里?”罗耀问道。

        “罗组长怎么对这些东西感兴趣?”那曾副科长奇怪的问道。

        “我呀,闲暇的时候,喜欢研究密电通讯。”

        “我们军统截获的日军密电并不多,大部分呢都存放在特种技术研究室那边,有一部分呢存在档案科,但那都是过去的了,现在他们早就换了密电码了,所以,也就没有多大作用。”曾副科长。

        “我就要这些,做一些基础研究。”罗耀道,“曾科长能帮我找一下吗?”

        “这个没问题,不过,我们这里这些资料很少,您想要找的东西,军委会密电检译所收集是最多的。”

        “嗯,谢谢,我知道了。”

        亚德利带来的有关他当年破译的日方外交密电码资料有些旧了,虽然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可他还需要了解日本方面密电码的发展,就只能从其他地方获取资料的,首先要打的自然是自家的主意了。

        这个说不难也不难,说难也不好弄,那军统自己也有一个特种技术研究室,这个研究室是韦大铭控制的,过去也是从事密电码的破译,但主要方向是中文密电码破译,主要是针对国内其他军阀以及共产党方面的密电码截获和破译。

        对日密电码破译,不管是温玉清的密电检译所,还是军委会密电研究组(毛宗襄),还是军政部研译室等密电破译机构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建树,只有密电检译所在对日外交密电破译方面有些突破,而日本陆军密电码,海军,空军方面的密电码破译都是进展缓慢,偶尔有误打误撞的破译,只能归咎于运气。

        “罗组长,你要的密电文都在这个架子上,因为没人整理,所以有点儿乱……”曾副科长领着罗耀来到一个落灰的书架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可以理解。”罗耀点了点头,他倒是并不在乎这些,只要能够让他看到自己想要的资料就行。

        “曾科长,有过去缴获的日方的密码本吗?”

        “这个还真没没有。”曾副科长讪讪一笑,这密码本多重要,傻子都知道,日本人怎么会轻易让这么重要的东西落到敌人的手里?

        就算成日军成建制的在战场被消灭,他们在临死之前,也会不顾一切的销毁一切重要物品,其中包括密码本。

        所以,战场上缴获日军密码本非常困难,而在反间谍战线上,缴获敌人的通信密码本就更难了。

        罗耀在江城破获了“幽灵”电台案,以及后面的“河童”组织潜伏案,都没有缴获一本密码本。

        这些日本间谍临被捕之前都是不惜一切代价销毁密码本的,这是比他们生命都还重要的东西。

        反之,也一样,一旦被敌人掌握自己的通讯秘密,那在战场上己方的部署将毫无秘密可言,那这仗还怎么打?

        “罗组长,您慢慢看,有什么需要支应一声,我就在办公室,今天晚上我值班。”曾副科长道。

        “好咧。”罗耀道,“能给我准备点儿纸和笔吗?”

        “小事儿,一会儿我给你送过来。”曾副科长点了点头,别看罗耀年轻,可越是年轻的,越不能轻易得罪,谁知道人家日后会走到那一步,现在得罪了,将来人家不记得你还罢了,要是还记得话,那就倒霉了。

        这档案科的工作虽然是冷板凳,可谁又想一辈子坐冷板凳呢?

        罗耀在档案库一泡就是一个下午,直到宫慧找过来,他才发现外面天已经快要黑了,今天是年三十了,总不能待在这里过年吧。

        “曾科长,您给看一下,我这抄录的东西能不能带回去?”罗耀将自己一下午抄录的电文递给那曾副科长。

        曾副科长随意翻看了一下,就还给了罗耀:“没什么问题,罗组长签个字就可以带走了。”

        这是程序,曾副科长也不敢给他免掉,这要是将来追查下来,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罗耀签了名。

        宫慧买了不少东西,大包小包的,还雇了一个棒棒帮她挑着,显然这一次出来是大采购了。

        “买这么多,你这是打算留在山城不回去了?”罗耀道。

        “你不说了吗,咱们可能要留在山城了,我不提前做一些准备,这好多东西都还没买呢。”宫慧道。

        “那也要用不着买这么多,这可不是在江城,咱们现在可没其他收入来源了。”罗耀道。

        “知道了,我又不是不知道,我买的都是必需品。”宫慧道,“这过年总要买一件新衣服吧,还有手套,你脚上穿的那双袜子是不是都破了洞了?”

        “你怎么知道的?”罗耀微微一皱眉,袜子穿在脚上,又没露在外面,怎么就被宫慧看见了?

        “你早上起床刷牙的时候,我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