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06章:抢人(二)

第206章:抢人(二)

        “迟先生,我们坐下谈好吗?”罗耀有些反客为主了,但这样站着说话,确实不利于正常友好的交流。

        迟安想了一下,点了点头:“两位请坐。”

        他又不是没情商,就算自己不愿意进军统,但还没说道那个份上,直接得罪人,那对自己没好处。

        “我们知道迟先生一心报国,放弃在日本优渥的生活,举家枢难,这一点我们是深感敬佩。”罗耀坐下来道,“我们也知道迟先生先加入中调科,后来从中调科机密二股出来,加入了‘日本帝国陆军密电研究组’,这一年多来一直都是从事密电码破译研究工作,我说的可对?”

        迟安点了点头。

        “这个密电研究组迁到山城基本上没有做出什么成绩来,而迟先生也因为这件事苦恼,最后辞去密电组的工作,去中央广播电台国际台从事编播工作,对不对?”

        “罗先生既然把我的情况都调查清楚了,那你应该知道,这一年来,我频繁更换工作岗位,不是撤退,就是在撤退的路上,根本没有时间研究和学习,这日军的密电码长什么样子我都没见过,所以你们找错人了。”迟安拒绝道。

        “迟先生过谦了,密电码破译并不是一个什么人都能做的工作,我们详细中调科当时能找到迟先生,必定是有过人之处?”罗耀嘿嘿一笑。

        迟安加入中调科机密二股,那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进去的,当初选人的时候就十分慎重,迟安大概自己都不知道,他能进这个机构,是老头子的“手谕”。

        迟安在回国之前,曾在驻日使领馆工作,平时就接触大量的机密电文,而且熟悉日方的公文格式,所以,才被选中。

        因为有这样的工作经历,才有了研究破译日军密电码的先决条件。

        连日本人公文书写用语和方式都不懂,怎么破译日方的密电?

        虽然有了一个吉田寿山,但吉田毕竟只是报务员,他所了解的,绝没有迟安来的广泛,而且两者不是在一个层面上的。

        自己人用起来才放心。

        “迟先生,我们今天来是诚心相邀您能够加入我们,这对您来说也是一个机会,您难道也不想用自己所学来为抗日贡献一份属于自己的力量吗?”

        “我现在从事的对日宣传工作难道就没有意义吗?”

        “那也很有意义,但这是大材小用了。”罗耀点了点头,“迟先生的才华应该用在最需要的地方。”

        “罗先生,您的美意我心领了,可我现在这样挺好的,不想再折腾了。”迟安还是婉拒了。

        “迟先生可以再考虑一下,我们是非常有诚意的。”罗耀郑重的道,他刚才进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书桌上有关密电码破译方面的书籍,如果不是经常翻看,研究,这些书籍是不会放在书案头的。

        很明显,迟安并没有就此放弃对密电码破译的研究。

        “嗯。”迟安点了点头,毕竟人家并没有以礼相待,并没有任何过激的言语,还有,他内心还真是有点儿对密电码研究非常感兴趣,

        “这是我翻译的一本书,临别之前,赠送迟先生做个纪念。”罗耀从包中取出一本装订书出来。

        不是别的,正是罗耀在临训班的时候翻译的亚德利所著的《美国黑室》一书,这本是他后来跟亚德利探讨后,精修过的,本来是要交付出版社出版的。

        “美国黑室?”拿到书籍,看到书封面上的中英文书名,迟安不由的惊讶的念了出来,这本书他当然听说过,但是他没有收藏,而且这本书在美国都被禁了,想买到很难,别说原本了,就连译本,国内都没见过。

        “是的,迟先生也知道这本书?”

        “知道,这本书太有名了,基本上可以作为从事密电码研究破译工作的必读书籍了。”迟安道,“国内曾有人试图翻译,但还没见有完整的版本。”

        “这是我闲暇时间弄出来的,迟先生若是有兴趣,帮忙斧正一下。”罗耀微微一笑道,

        “你翻译的?”迟安吃惊了,罗耀看上去十分年轻,而《美国黑室》虽然是一部自传体小说,可里面有大量的专业词汇,一般人不了解这个行业的话,是很难准确翻译的。

        “这是第三遍修改稿了,迟先生是它的第一个读者。”罗耀道。

        迟安惊讶道:“那真是我的荣幸。”

        “如果迟先生改变主意的话,请打这个电话。”罗耀似乎早有准备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早就写好的纸条,上面有一个电话号码。

        迟安伸手接了过来。

        “我们这个机构是保密的,还请迟先生对外保密。”罗耀与宫慧起身告辞。

        “两位,无功不受禄,这些东西……”

        “这些都是我们的一点儿小小心意,给嫂夫人和孩子的,您要是让我们带回去,那嫂夫人会起疑心的。”罗耀呵呵一笑。

        “这不大好吧?”

        “迟先生不必有顾虑,就算您不能成为我们当中的一员,我也想跟迟先生您交个朋友,朋友之间相互馈赠,这也是礼尚往来。”罗耀笑道。

        “好吧,那我就收下了。”迟安想起妻子和孩子的身体,只得点头收了下来。

        罗耀和宫慧二人从迟安家告辞出来。

        ……

        “耀哥,刚才你为什么不跟迟安说明一下我们密研组的情况?”宫慧有些不理解,既然要挖人,什么都不说,人家怎么知道你是干嘛的?

        “密研组的一切都还属于机密,迟安不是咱们军统的人,不能用行政命令,只能用其他方法去说服他加入。”罗耀解释道。

        “既然是这样,那何必这么麻烦,把人绑回去就是了。”宫慧满不在乎的说道。

        “小慧,你这个想法很不对,咱们军统虽然是特殊部门,可也不乱来,我们当中不少人就是行为不端,胡作为非,才给军统名声抹黑,这名声坏了,想要挽回就难了,何况,对什么人用什么方法,这都是有讲究的。”罗耀脸一拉道,“别人做事我不管,只要不犯在我手里,我的人做事一定要讲规矩,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一定要清楚。”

        “知道了,我就是说说而已。”宫慧忙道。

        “嗯。”

        “那现在我们去哪儿?”

        “去山城陆军总院吧,先帮你把胳膊上的线拆掉,然后再找个地方吃饭,下午,我得去一趟湖广会馆。”罗耀道。

        “你去湖广会馆干什么?”

        “我去局本部档案馆查找一些资料。”罗耀解释道。

        “哦,那我陪你去吧?”

        “你不是要买一些年货吗,我可能一呆就是一个下午,你陪我,完全是浪费时间。”罗耀并不像让宫慧跟在自己身边,“你买完东西,可以到湖广会馆找我,然后我们一起回去就是了。”

        “那也行。”宫慧想了一下,这倒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

        罗耀和宫慧走后,迟太太进屋,她不是个多事的女人,但她对丈夫是关心的,问道:“迟,这两位一看就不像是普通人,这些奶粉和营养品市面上都是买不到的。”

        “英子,我知道,他们是军统。”迟安很了解妻子,妻子的性格很刚烈,而且也和聪明。

        否则,她一个日本姑娘当初不顾一切嫁给自己,还漂洋过海,陪着自己回国,跟自己的家人跟祖国决裂了。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英子兼有中日两国妇女的优秀传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人,但好女人并不蠢,她很聪明,知道丈夫的理想,也知道丈夫想要做什么,而一直都在背后默默的支持和承担这巨大的痛苦。

        尤其是在失去两个至亲骨肉之后,她的意志差不多被击垮了,但还是挺了过来,因为,她知道,自己不能拖累自己的丈夫,她们还有一个孩子。

        听到“军统”两个字,英子不由的花容失色,来山城也有几个月了,她虽然很少出门,但多多少少的也听说了一些“军统”的名声,特别是那个被传的是杀人如麻的戴老板,普通老百姓惹上,那是顷刻之间家破人亡。

        “你也别太担心,他们是有求于我,只要我没有明确拒绝,他们是不会动我的,何况我也军政部也有些关系,不会有事的。”迟安安慰妻子道。

        其实不光是军统,军政部的无线电总台也派人来找过他了,军政部的何总长也想弄一个密电码破译的机构,想要请他出面。

        条件当然很优厚,但是军政部的情况他多少也了解,那位何总长为什么在有密电检译所的情况下,还要另设一个密码破译机构?

        军政部原来的他所待的那个“密电组”都并入密电见译所了,现在又要弄一个,这里面肯定有他不知道的内情。

        还有每个月两百块的车马费,可价码可不低了,若是答应的话,家里的经济条件马上就能好起来。

        而军统这边什么条件都没提,只留下一本“书”,看不出什么诚意,但是这本书的份量不轻。

        军政部那边熟悉的人现在基本都在滇城的密电检译所,他从密电组出来后,其实就跟军政部没有什么关系了。

        两边都是给他画了一个大饼,但那边的大饼更实在,他一时间也无法做出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