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05章:抢人(一)

第205章:抢人(一)

        除夕。

        按照中国人的习俗,这一天应该是阖家团圆的日子,贴春联,除旧迎新。

        欢欢乐乐过大年。

        至于山城这边的习俗还不太清楚,但老家静海和金陵那边还要祭祖的。

        不过对于很多人而言,今年这年肯定是团圆不了,不家破人亡就不错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日寇。

        “表哥,我手臂上的伤口该拆线了,你陪我去一趟医院呗?”宫慧一早上,就过来找罗耀。

        “去个医院还要人陪,你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罗耀这在刷牙,一抬头说道。

        “我这不是没出去过,不熟悉嘛,这要是迷路了怎么办?”宫慧道。

        “借口,你堂堂军统情报人员,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就不怕臊得慌?”罗耀道。

        “这不是过年嘛,我想买点儿年货之类的,想让你跟我一块儿去?”宫慧道。

        “不行,我今天还有事儿,没时间陪你逛街,让夏飞陪你去吧。”罗耀拒绝道。

        “这都年三十了,你还有什么事儿?”

        “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人要去拜访,约了沈彧大哥,他一会儿过来接我。”罗耀解释道。

        “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宫慧顿时来了兴趣,凑过来问道。

        “你去干什么?”

        “我就不能去了吗,好歹我也是密研组的核心成员?”宫慧反问道。

        “你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一切得听我的安排。”罗耀想了一下,带上宫慧似乎也可以,毕竟他们要去拜访的那一家人家里是有女眷的。

        女人跟女人之间,那说话也容易一些。

        “行,只要你带我去就行。”宫慧欢喜的道,“我回去换件衣服。”

        “衣服穿朴素一点儿,别太艳丽了。”罗耀提醒一声,又不是去参加舞会什么的。

        “知道了……”

        ……

        “小耀,这个人我是费了不少劲儿才给你打听到的,他可是在中调科待过的,你确定要去见他?”沈彧开着车过来了,把罗耀和宫慧一起接上。

        “他又没加入中统,算不上是中统的人,没关系。”罗耀嘿嘿一笑。

        “严格来说,倒也是,不过,你可想好了,真去见他?”沈彧在一起确认。

        “嗯,这事儿我之前就跟戴老板说过了,他没反对,所以,人若是能挖过来,能为我所用就行。”罗耀不在乎道,他以前还担心这个人已经在军技室了,这样的话,他想挖人就非常难了,而且,也会让戴雨农难做。

        现在打听到了,这个人居然还没去军技室,那还等什么,继续挖。

        有了这样一尊大神,军统密研室的骨架就算是搭起来了。

        “那行,我就带你们过去,不过,怎么谈是你们的事情,我可不管。”沈彧道。

        “嗯,我有分寸。”罗耀点了点头。

        汽车在山城的大街小巷里穿梭,因为今天是大年三十,街上人头攒动,特别的多,也特别的热闹,所以车只能缓慢前行。

        他们今天要拜访的人在观音岩下的蔼庐附近租了一个两居室的房子。

        一家三口安顿在这里。

        女人年前生了一场大病,身体不太好,一直在家养着,两个孩子在西撤山城的途中患了麻疹,被医生当成感冒发烧误诊,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无力回天,双双夭折。

        一家人全靠男人一个人支撑,在物价飞涨的山城,日子过得其实挺艰辛的。

        因为女人的身体需要调养,每个月都要花费不少钱在身上。

        小孩子又是在长身体发育的关键时刻,营养自然是不能少,那就只能苦了男人了,扛起整个家庭的重担。

        来拜访,自然是不能够空手的,罗耀托关系买了一些营养品,进口的奶粉,饼干,还有糖果之类的。

        东西不少,花了不少钱呢。

        “你们两个需要多久?”沈彧从车上下来,掏出一根烟,点燃后,抽了一口问罗耀一声。

        罗耀摇了摇头:“不知道,要不然,你就先回去吧,我们已经认识路了,一会儿我们自己回去。”

        “行,我这事儿还挺忙的,就不陪你们在这儿耗着了,我抽根烟就走。”沈彧点了点头,他这个总务处庶务科的副科长,越是到了年末,越是忙的不行,都是些琐碎的事情,得有人做。

        按照沈彧告知的门牌号,罗耀和宫慧提着东西来到一户人家门口,大门上倒是清理干净了,可还没有贴春联,应该是等男人下班回家贴的。

        早打听清楚了,男人在中央广播电台上班,做编审,主要的工作是对日宣传,已经去了小两个月了。

        算时间,也应该下班回来了。

        罗耀两只手都拎着东西,一努嘴,让宫慧去敲门。

        宫慧走上前,伸出右手,轻轻的在那斑驳的门扉上敲了两下,大概过了七八秒,里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谁呀?”

        “嫂子,我们是迟安的同事,这不是大过年了,过来看看他。”罗耀直接张嘴对着里面喊到。

        “哦,是我们家迟安的同事呀,等着,我给你开门。”里头女人的声音传来,然后大约过了不到一分钟。

        一个身着朴素的棉裙的年轻太太给她们开了门。

        “嫂子好。”罗耀一进门就对那年轻的太太叫了一声嫂子,按照年龄来算,迟安比他大多了,叫一声‘嫂子’那也是应该的。

        “小慧,愣着干什么,叫嫂子!”

        “嫂子好。”宫慧不明白为啥,但是既然罗耀都叫了,她也心安理得的跟着叫了一声,反正她也不吃亏。

        “迟安昨天值夜班,这会儿还没回来,你们是他哪个单位的同事?”迟太太一边问,一边将她们迎了进来,这时候,一个三岁大的小男孩从屋子里跑了出来,一把抱住了母亲的大.腿,眼中那种依恋之意令人心疼。

        “我们是军政部的。”罗耀随口说道。

        迟太太惊讶一声:“军政部的,你们昨天不是刚来过人吗?”

        “哦,我们不是一起的。”罗耀也是反应快,忙解释一声。

        “倒也是。”迟太太并未怀疑,领着罗耀和宫慧进了家里的,这是个两居室的房子,一间做了卧室,一间做了客厅兼书房,还有一个小厨房,在隔壁。

        一家三口挤在这么小的房子里,显得有些狭小了。

        国府西迁,山城的房子根本不够住,能够租到这样的房子就算不错了,很多人一家只能挤在一间屋子里。

        “嫂子,这不是要过年了,又是第一次来,给你和孩子拿了点年货。”罗耀将买来的营养品放在了茶几上。

        “这,这不好吧,迟安他从来不收别人礼物的。”迟太太看看到那进口的奶粉和糖果,有些向往,特别是儿子看到糖果渴望的眼神,她实在是心疼。

        “这没什么,我们跟迟大哥的关系那跟别人不一样的,嫂子,您就放心收下吧。”罗耀嘿嘿一笑,说着就拆开来,抓了几颗糖果给了那小男孩,“这就是小浩吧,今年有三岁了吧?”

        “妈妈……”小男孩并没有伸手去取,而是抬头看了一下母亲,眼神之中满是恳求之色。

        望着孩子希翼的眼神,迟太太不由的心一软,点了点头。

        小男孩从罗耀手中接过了糖果,撕开外面的包装纸,放进了嘴里,那满足的小眼神让人动容。

        “小浩,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小浩在母亲的提醒下,冲罗耀奶声奶气的一声。

        “乖。”

        迟太太给罗耀、宫慧二人泡了茶,然后聊了一些家常,没过多久,门外响起了一阵脚踏车铃声。

        夫妻之间早就熟悉,迟太太站起身道:“是迟安回来了,我去开门。”

        宫慧给罗耀使了一个眼色,问他怎么办,刚才他们冒充的是迟安军政部的同事,现在人回来了,这不得马上穿帮了。

        罗耀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起身随迟太太一起走了出去。

        迟太太开门,但见一个身着西装的年轻男子推着脚踏车走了进来,看到院子里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男子,迟安也是一愣,不由的露出一丝警惕的眼神。

        “迟兄,好久不见。”罗耀微微一笑,迎了上去,伸出了右手。

        迟安略微迟疑了一下,但撞上罗耀那灿烂的笑容,他心思也是极快的,如果当场撞破,只怕会令妻子和孩子有危险,而且似乎屋内还有一个人,马上反应过来,伸手过去:“是呀,好久不见。”

        迟太太可没有这么多心眼儿,没看出来是什么情况,还真当是丈夫跟人家认识,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迟兄,我姓罗,今天是有重要事情过来拜访,不得已,用了军政部的名义,还请见谅。”罗耀在与迟安握手的时候,悄悄的在他耳边小声的解释道。

        回到家中,看到茶几上摆放的营养品,还有拿包拆封的糖果,他微微皱眉,这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罗兄弟,这不好吧?”

        “迟大哥太见外了,我来看你和嫂夫人,孩子,难不成空手过来,这大过年的,不是让人骂我?”罗耀嘿嘿一笑。

        “英子,你带浩儿出去,我跟罗兄弟有事情谈。”迟安吩咐妻子一声,很显然,下面的谈话,他不想让妻子听到。

        迟太太不疑有他,点了点头,拉着小男孩的手出去了。

        “你们到底是谁,来我家是什么目的?”看到妻子和孩子出去了,迟安立马脸色就拉了下来。

        “迟先生,我们对你没有半点儿恶意,这一点请你务必相信。”罗耀也郑重的道,“至于我们来的目的,是想请迟先生加入我们。”

        “加入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我都不知道,凭什么让我加入你们?”迟安冷笑一声,很不客气的质问道。

        “迟先生,你应该听说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这个部门吧?”

        “你们是军统?”迟安大吃一惊,同时也是吸了一口凉气,军统在山城那是恶名在外,他岂能不知道,一旦被盯上了,那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