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04章:测试

第204章:测试

        “电话是老爹打来的?”

        “嗯。”

        “兴师问罪来了吧?”

        “没事儿,放心好了,奥斯本先生回来没有?”罗耀不在乎的说道,戴雨农要真怪罪下来的话,就不是打电话来骂他一通了。

        “回来了,看上去心情不太好。”宫慧点了点头。

        “哎,同情心泛滥了,不过,那些孩子也确实可怜,没办法,我们现在能做的是,尽快打败日本侵略者,才能给他们一个安定的生活。”罗耀叹了一口气道。

        “老曹那边晚饭准备了吗?”

        “差不多了。”

        “把人都叫过去吃饭……”

        ……

        饭桌上,罗耀隆重的向奥斯本介绍了田守山和温学仁两个人,并且告诉他,这二人将会加入他们的“密研组”的工作。

        田守山精通日语和收发报技术。

        而温学仁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在密电码收发上,有着过人的天赋,尤其可能在侦听方面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有了一个精通日语的专家,奥斯本当然很高兴,他带来的那些破译有关日军外交密电方面的资料就起到大作用了。

        人越多,奥斯本就越开心,至少说明军统方面是对他是重视的,不然,不会给他配备这么多的助手来配合他的工作。

        不过,他还是希望尽快的进入工作状态,比如截获日军的通讯密电,然后进行破译,但罗耀告诉他,他们的首要的任务就是培养出一批可用的人才出来。

        ……

        四楼,电台室。

        “小温,你是做收发的,这方面的能力,我不就不考验你了,我要的是侦听和截取地方密电通讯的能力。”吃过饭后,罗耀把温学仁带了上来说道。

        “那你想考我什么?”

        “你先在这里听几段磁带,认真记住它们的特征。”罗耀道,“然后我会让你从几十组磁带中,将它们找出来,每一组磁带,你最多只有听三次的机会。”

        温学仁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这样的测试在美国做的也不多,因为这对一个人听力考验非常大,只有一些听力异常的人才能做到。

        这自然引起了奥斯本的兴趣。

        罗耀挑选了三组磁带,分别以“a、b、c”来标注它们,让温学仁戴上耳机,每一组长度只有十秒,听完就换另一组。

        反复听了三次后,罗耀摘下了温学仁的耳机:“怎么样,它们的特征都记住了吗?”

        “嗯。”温学仁点了点头。

        “很好,现在你面前有二十组电波信号,上面都标注了数字,还是按照刚才的方法,你把他听完,告诉我,它们当中那三组是你刚才听到的信号,并且把它们指出来!”罗耀夏飞取来二十盘磁带。

        戴上耳机,撞上第一盘儿磁带,然后按下播放键。

        一旁的田守山也好奇的拿起一个耳机,跟着一起听,而罗耀则耳机都没戴,就这样听从他们耳机里漏出来的声音。

        这样的测试对温学仁来说是第一次,他看他的表情,还是有些紧张的,这对他的听力算是一次不小的考验。

        电台室内,除了“滴滴滴”的电波讯号的声音,其他几乎听到不到一丝一毫的声音。

        一遍过去,也就十分钟左右。

        第二遍。

        第三遍。

        中间还休息了两分钟。

        关掉机器。

        “怎么样,小温,有结果了吗?”罗耀微笑的问道。

        “罗长官,你确定这二十组信号中分别只有一组与一开始的三组信号是一致的吗?”温学仁反问道。

        “哦,难道你有不同的答案?”罗耀眉头一皱,反问道。

        “我觉的第4组和第17组信号属于同源,跟刚才的a组信号是出自同一个信号源,第9组跟b信号是同一个信号源,还有第13组与第19组与c组信号源相同!”温学仁说的时候,不由的攥了一下拳头。

        “你确定?”

        温学仁眼神收缩了一下,然后似乎鼓起了勇气,认真肯定的道:“我确定。”

        “老田,你也听了,怎么说?”罗耀没有回答,扭头问田守山道。

        “我只听出了第4组跟a信号相同,至于其余的,我都没听出来。”田守山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道。

        “好吧,那我们就不用耳机听,直接接上喇叭,一起听一下,看温学仁说的到底对不对。”罗耀依旧没有公布答案,而是让所有人一起再听一下。

        “滴滴……”

        电台室内,都是经过密电码培训的人,甚至收发电报都是很娴熟的,但要分辨电码讯号,那就不是每个人能做到的了。

        而在大多数人耳朵里,这些无线电信号就是一个样的,没有什么区别,只有在耳朵特别灵敏的人耳朵里,这些无线电信号才有细微的差别。

        听过一轮后。

        田守山似乎发现了一点儿问题,脸色有些讶然。

        而再听过一遍后,温学仁的眼神越发肯定起来,脸色也似乎轻松许多,攥紧的拳头也松开了。

        “小温,你为什么说第4组和第17组跟a组信号是同源,有什么根据吗?”罗耀直接发问道。

        “罗长官。”

        “叫罗组长就行。”

        “是,罗组长。”温学仁道,“第4组信号跟a信号同源大家应该都听出来了,没有异议,而第17组信号我为什么要说他跟a信号也是同源,是基于他发报手法的判断,这个人发报手法应该是食指和中指靠在一起,中指会跟食指协调而触碰电键,这应该是他下意识的动作,如果不注意听,是感觉不到轻微的变化的,至于我为什么说这两个信号是同源,我的判断是,发报的人换了一个新的电键!”

        罗耀还没开口说话,奥斯本倒是先拍起手来,虽然他的中文还在学习过程中,但基本上能听得懂温学仁话中的意思。

        “非常好,温,你是见过的最有天赋的报务员,你正是我们需要的人。”奥斯本非常激动的道。

        “罗组长,我说的对吗?”

        “不错,这两个信号的确属于同一部电台,并且是有同一个人发出的,只是换了一个电键。”罗耀点了点头,测试是他安排的,他自然知道是什么情况了,他当然,他也能听出来,只是他想不到的是温学仁居然也听出来了。

        听到这个,温学仁明显的舒了一口气。

        后面两个就不用说了,温学仁都说对了,当然,罗耀还是让他把自己的判断的理由说了一遍。

        “不错,小温,你通过考核了,可以正式的加入我们这个团队了。”罗耀郑重的宣布一声。

        “谢谢罗组长。”

        “好了,今天晚上就到了这里了,大家回去休息吧。”

        “罗,我想跟你谈一谈?”奥斯本叫住了准备离开的罗耀。

        “好的。”

        ……

        “罗,我想明天去看一下医生,我的眼睛有些不舒服。”罗耀跟奥斯本进了他工作的办公室。

        “你的眼睛怎么了,要不要紧?”罗耀惊讶的问道。

        奥斯本摇了摇头:“应该问题不大,这是有些发炎。”

        “我觉得你应该做一个全面的体检,明天我让秦翻译陪你去山城最好的医院去,你看怎么样?”罗耀道。

        “噢,那就太好了,非常感谢。”奥斯本感激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我想问一下你。”

        “你说!”

        “我认识了一个朋友,我想邀请她来公馆做客,你看行不行?”奥斯本希翼的问道,毕竟这里工作特殊,他要带人进来,必须要获得罗耀这个负责人的同意。

        “女的?”罗耀微微一皱眉,他知道奥斯本不是个安分的人,但没想到才来山城几天,就勾搭上了。

        “一个小朋友,她很可爱。”

        “奥斯本先生,你知道的,山城有很多日本特务,他们非常善于伪装,如果这个女孩是怀有其他目的接近你,会有什么后果?”

        “不,不,罗,你误会了,陆只是一个单纯的大学生,根本不可能是日本间谍。”奥斯本急忙辩解道。

        “是不是日本间谍,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如果你真想与她交朋友的话,我们就必须对她进行调查甄别,在我们的调查和甄别没有得到结论之前,你不能带她来公馆做客,明白吗?”

        “那是我的朋友!”奥斯本申辩道。

        “我必须为你的生命安全负责,奥斯本先生,别忘了,你在海防的时候答应过我什么?”

        “ok,好吧,那你什么时候可以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

        “至少一个星期。”

        “行,那我等你一个星期。”奥斯本点了点头,“我想泡个澡,可是你们这里没有浴缸?”

        “我让人给你买一个浴桶。”

        “浴桶,那是什么?”

        “就是中国的浴缸。”罗耀解释道。

        ……

        田守山是计划中的,温学仁绝对是意外之喜,这下好了,有这么一个在听力上有天赋的人才,可以帮自己分担很多事情了。

        还得感谢韦大铭,是他们自己不珍惜人才,不然这温学仁怎么可能落到他的手里,这吃进嘴里的肉,怎么可能再吐出去?

        这话糙理不糙。

        就算韦大铭人亲自来,他也不会把人还回去,再者说,温学仁要是回去了,韦大铭这种人肯定会打击报复的,到时候,温学仁估计连去锅炉房铲煤的机会都没有,而戴雨农会为了一个温学仁去跟自己心腹爱将闹翻?

        在戴雨农眼里,温学仁就是一个厉害一点儿的报务员,没什么特别的,这种人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