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03章:挖人,我是认真的

第203章:挖人,我是认真的

        “小温,虽然你是老田介绍的,但想要进我这个小组,那也必须是要拿出一点儿真本事来的。”虽然田守山把温学仁说的比花还漂亮,但他也不是什么人都收的。

        温学仁愣住了。

        田守山也有些不理解。

        “小温,我这个部门是比较特殊,如果你不能胜任这份工作的话,我们是不会要你的,但如果你是我们要的人,那待遇什么的,肯定是最优厚的。”罗耀道,“这我们丑话说在前头。”

        温学仁表情也郑重起来。

        “罗长官,有什么要求吗?”

        “我需要对你进行一下测试,如果你符合我们的标准,只要你愿意过来,剩下的事情我来解决。”罗耀道。

        “好,我愿意接受测试。”温学仁也听出来了,罗耀过来挖人,是真想寻找他需要的人才。

        “小温,就算你测试不过关,只要你有这方面的潜力,我还是会要你的,这一点你放心。”罗耀解释道。

        “啊……”

        “温兄弟,这个机会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有的,你这一次算是遇到贵人了。”田守山嘿嘿一笑。

        “我什么时候过去?”

        “你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现在就可以跟我们走。”罗耀知道,像温学仁这样的人,要是放他回去的话,电讯处肯定是不放人的,还不如先把人弄走,至于手续,后面再补办就是了。

        人都到手里了,还怕电讯处来抢人不成?

        “老田,小温,走,回去收拾东西,跟我走!”罗耀把筷子一扔,站了起来直接说道。

        “现在,不跟上面招呼一下?”

        “你要是打招呼的话,还走得了吗?”罗耀嘿嘿一笑。

        ……

        “谁?”

        “温学仁。”

        “是不是那个能同时抄收和发报的小温?”韦大铭听了大吃一惊,这个人他是知道的,在密码抄收和发报上有特殊的天赋,可以说是电讯处重点关注的人才之一。

        这些天,他顾着在“军技室”跟毛宗襄等人争夺控制权,双方斗的很厉害,电讯处这边很多事情都交给下面人处理了。

        “你们怎么没拦住,他在收发科,怎么会让这姓罗的给碰上了?”

        “处座,温学仁不在收发科……”秘书嗫嚅一声道。

        “什么意思?”

        “温学仁半个月前再一次收发密电报中出错,被姜科长罚去锅炉房干活了。”秘书小声的汇报道。

        “什么,这么大的事儿为什么不向我汇报?”韦大铭暴怒,挖墙脚挖到他韦大铭的头上了。

        “……”

        “你,马上带人过去,把温学仁给我带回来!”韦大铭手把自己的副官叫进来,严厉的下令道。

        副官站在那里,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愣着干什么,快去呀!”

        “处座,您让我去哪儿把人带回来?”副官实在没办法,壮着胆子问了一声。

        韦大铭也被问的愣住了,是呀,人被带到哪儿去了,他也不知道呀,山城这么大,谁知道他把人带什么地方?

        “去,把姜科长给我叫过来!”

        ……

        松林坡公馆。

        “来两个人,帮个忙。”罗耀带着田守山和温学仁回来了,从车上下来,就招呼一声,曹辉快步从值班室跑了出来。

        “这两位是新来的,老曹,安排一下房间。”

        “好咧。”

        “奥斯本先生呢?”

        “还没回呢,去看隔壁大佛寺里的孤儿了。”曹辉说道。

        公馆隔壁有个废弃的佛寺,政府在这边安置了一些在大轰炸中父母双亡,无家可归的孤儿。

        有好几百个呢。

        罗耀也去过,给寺里的和尚拿了一千块法币,让他们购置粮食和衣物之类的,给孩子们。

        他能帮的也就这么多了,如果再有余力,他还是会伸手的,毕竟这些都是自己的同胞骨肉。

        失去父母和家庭的孩子是最可怜的。

        “老曹,晚上加菜,弄点儿羊肉,吃火锅!”

        “要得!”曹辉欢快的答应一声。

        ……

        “吉田……”

        “小慧,老田,你认识的,他现在加入咱们小组了。”罗耀忙截断宫慧的话头,怕她把田守山的日本人身份说出来。

        “老田,好久不见。”

        “慧小姐好。”田守山对宫慧那可是记忆深刻,甚至骨子里还有些恐惧,显然,那段深刻的记忆并没有忘却。

        “嗯,确实好久不见。”宫慧点了点头,反应有些冷淡。

        曹辉带着两人去选房间了。

        “表哥,你咱们把他给弄来了?”宫慧看身边没人,这才疑惑的问道。

        “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熟悉日方的密电码通讯,而我们主要的破译方向就是日军的密电通讯,他用得着。”罗耀解释道。

        宫慧点了点头:“咱不回江城了?”

        “不知道,反正做好可能回不去的准备。”罗耀道,“老爹交办的这个任务虽然危险性比在江城弱多了,可想要做好,却比在江城潜伏难多了。”

        “我不管,反正你去那儿,我就去那儿,你别想把我撇下!”宫慧道。

        “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尽说一些孩子话。”

        “罗组长,电话……”

        “来了,不跟你说,我去接个电话。”罗耀忙撇开宫慧,往办公室方向跑了过去。

        ……

        “主任,您找我有事?”

        “你小子是不是跑去电讯处挖人了……”电话那头,戴雨农咆哮的声音传了过来,罗耀下意识的把听筒从耳边往外挪了一下。

        戴雨农在电话里把罗耀骂了一通。

        “怎么不说话,你不是挺能说的?”骂完了,戴雨农喘着气质问道。

        “主任,学生这不是在听您训示的嘛!”

        “训示,你说说,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儿,我就批准了田守山一个人,你怎么跑去电讯处把人家收发科的人拐走了?”

        “收发科,没有呀,我今天没去什么收发科?”

        “你别给我装蒜,那个温学仁是怎么回事儿?”戴雨农问道。

        “您说的是小温呀,他不是在锅炉房工作,跟收发科有啥子关系?”罗耀来了一个装傻充愣,反正他是在锅炉房带走的温学仁,说破大天去,他也不会承认自己知道温学仁是收发科发配锅炉房的。

        “温学仁是电讯处收发科的报务员,你不知道吗?”

        “啊,是吗?”

        电话那头,戴雨农气极反笑,这话说了,鬼都不相信,你要是不知道,会无缘无故的把一个烧锅炉带走?

        分明是看上人家了。

        “别给我装傻充愣,马上把人给我送回去。”戴雨农在电话里命令道。

        “主任,这可不行,我都答应让小温来我这里工作了,安家费都发了!”罗耀道,“就等着明天去电讯处把关系转过来了。”

        “啥,你还想把关系转过去?”

        “是呀,小温一个烧锅炉的,转个关系应该不难吧?”罗耀道,“再者说,电讯处不会连招个烧锅炉的都找不到吧,也是,这大过年的,确实不好招人,要不这样,您看,我去给他们铲几天煤怎么样,等招到人,我再回来……”

        虽然说话那头是戴雨农,可罗耀仍然能够听得到电话那头还有一个人,打这个电话,戴雨农应该不会让外人在场。

        而能够在场的,估计也就是韦大铭了。

        韦大铭跑去戴雨农告状了,不然,绝不会有这样一通电话。

        “罗耀,我就问你人你是送还是不送?”

        “主任,您这不是让我为难,我都答应人家小温了,这言而无信,我还要不要信誉了?”

        “你还要信誉,我看你就是个无赖……”又是一通骂,词儿还不带重复的,真是佩服之极。

        罗耀悄悄的将听筒放在桌子上,人直接就从办公室走了。

        “喂,喂,这混小子居然挂我电话!”戴雨农气哼哼的把电话一摔,一屁.股坐下来,满面怒容。

        韦大铭听的很尴尬,但也吃惊于罗耀的大胆,他是了解戴雨农的,这越是骂的越凶,事儿就不大。

        这戴雨农要是不骂人了,而是直接下命令的话,那才是真的动怒了,那还会跟你废这么多话?

        罗耀这小子这是又多得宠,该不会是戴雨农在外头养的私生子吧?

        不太可能,韦大铭很快将这个念头给掐掉了。

        “雨农兄,你要从我电讯处抽掉人手,我没有意见,但你能不能事先招呼一声,我这一点儿准备都没有,这温学仁可是我们电讯处的技术骨干……”韦大铭委屈道。

        “既然是技术骨干,为什么在锅炉房铲煤?”戴雨农反问一句,“你们自己的人才,自己不重视,等到别人来挖了,你们才叫屈了?”

        韦大铭瞬间语塞。

        “温学仁到底犯了什么错,你们把他发配去了锅炉房?”戴雨农好奇的问道。

        “抄收电报的时候出了点儿差错,耽误了一封重要电报的上报,差点儿酿成重大损失。”韦大铭解释道。

        “他本人对这次犯错没有异议吗?”

        “这个应该没有。”韦大铭又不傻,怎么会不了解情况就来找戴雨农,无非是抓住一点,罗耀私下里去电讯处挖人,可人被挖走,根本原因还是电讯处自己,冤枉自己人,故意的打击报复,这才让人才寒了心,决心换个地儿。

        韦大铭想把人要回来,到并不是想重用,这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他把人要回去,目的就是立威,让手下这些人断了跳槽的念头,而且凡是跳了槽的,都没有好下场。

        谁知道碰到的是罗耀这么一个“滚刀肉”,加上一个洞若观火的戴雨农,这事儿不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