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02章:锄头挥的好,没有挖不动的墙角

第202章:锄头挥的好,没有挖不动的墙角

        温学仁认识田守山,毕竟在一块儿工作,虽然交流不算多,也算是为数不多对他抱有友好态度的。

        就是这田守山跟他差不多,平时都是独来独往,除了本职工作之外,很少掺和别的事情。

        当然,如果有人求他代班的话,他也不会拒绝,在电讯处属于老好人之类的。

        不过田守山跟他不同,在电讯处没有人敢轻易欺负他,至于为什么,也没什么人知道,也没有人敢多问。

        反正,就知道他是上头直接调进来的,是处长韦大铭亲自安排的工作。

        这样一来,田守山头顶上便顶着一层看不透的光环,虽然在电讯处有些不合群,但也没什么人去主动招惹他。

        温学仁又不是傻子,虽然学历不高,不知道只要稍微低头的话,就能回去了,可他就是不愿意低头,看不惯姜绍英那个女人颐指气使的工作作风。

        田守山出现在锅炉房,还带着另一个人,这人有些面生,从来没在电讯处见过。

        “田大哥,谢谢你来帮我。”在锅炉房半个月,他的同事们都避之不及,唯有田守山来看过他。

        但帮他干活还是第一回。

        “老田,赶紧帮小温把活儿干完了,咱们找个地方吃饭?”罗耀插进来一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温学仁要是不把活儿干完,那边上工棚里喝着茶,摆着龙门阵的那几个人是不会放他走的。

        “好的。”田守山也是聪明人,自然知道罗耀的心思。

        三个人一齐心起来,那铲煤的速度明显快了不少,而且本来温学仁也干的差不多要完成了,也就是搭把手的功夫。

        十分钟。

        最后两车煤炭,全部运到了指定的位置了。

        上午的活儿完成了。

        时间已经差不多近下午一点钟了。

        温学仁还没吃饭,没完成任务,不给吃饭,这当然是有人故意刁难他的,其实认真细究起来,真没有这条规矩。

        还不是温学仁得罪了人,加上没有后台,自然没有人帮他说话了。

        “班长,我活干完了,我的午饭呢?”温学仁掸了一下身上的尘土,摘下袖套,走过去向那班长道。

        “午饭,你看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吃午饭,没了!”一脸横肉的班长一挥手,蛮横的说道。

        “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只要我完成了工作,都有饭吃的!”温学仁不满的质问道。

        “今天改规矩了,超过时间完不成工作,没饭吃!”

        “班长,这是你的规矩,还是锅炉房的规矩?”温学仁质问道,“如果是锅炉房的规矩,我倒要去后勤股问问去,什么时候出台这样一条规定的?”

        “弼马温,你去呀,怕你不成?”

        “你们……”

        “小温,算了,咱们出去吃吧。”田守山走过来,拉劝了一下温学仁,他都看出来了,这个锅炉班的班长是故意的为难他呢。

        这就是一个替人办事的小鬼儿,你越跟他较劲,越吃亏,就算最后赢了,又能怎样,说不定人家一点事儿都没有。

        “老田,我就要我今天的午饭,那怕我不吃,那也是属于我的,谁也不能剥夺!”温学仁攥紧拳头道。

        罗耀看出来了,这温学仁较真,认死理,是个不会妥协的人,这样的性格可以说既是优点,又是缺点。

        优点是认准了一个方向,钻下去,那是百折不挠,而缺点呢,容易不听劝,走弯路不晓得回头。

        这种人就需要一个人引导一下,不然即便是天才,也会泯灭于众生之中。

        “小温说得对,属于自己的,那就该拿回来!”罗耀走过来,轻轻的拍了一下温学仁的肩膀道,“既然没有规定说,超过时间完成工作就不给饭吃,那这个饭我们小温还真就吃定了。”

        “你是什么人,多管闲事。”

        “我是路见不平,没见过你们这样欺负人的,你们一个个的自己不干活,把活儿全让小温一个人干了,我说的对不对?”罗耀冷声问道。

        “你胡说,这活儿本来就是他干的!”那满脸横肉的班长明显有些色厉内荏了。

        “是吗,那你们排班表上是怎么写的,我能看看吗?”

        “你特么哪里来的,凭什么给你看?”

        “我没权力看,可小温有权力吧,你们安排工作,总要让当事人知道吧?”罗耀手一指温学仁道。

        “他是发配来的,没有资格。”

        “发配,他是犯人吗?”罗耀冷笑一声,质问道。

        “他犯了错,来锅炉房就是接受惩罚的!”

        “是吗,谁下的命令?”

        “这……”

        “你是哪里来的,这是我们电讯处内部事务,管你屁事,你要是再敢多管闲事,小心我们对你不客气。”

        “行呀,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对我不客气,是打我一顿,还是把你们身后的人叫过来?”

        一时间,这马班长几个还真被罗耀的气势所夺!

        “给你们一分钟考虑一下,把小温的午饭拿出来,给他带走,这事儿,我就不追究,如果你们非要找不自在,我可以陪你们,到时候,我保证你们不但要跪下来求我,连现在这碗饭估计都吃不上!”罗耀也不是真想打架,对方要是不识时务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那马班长犹豫了一下,最后忍住没动手,他是怕了,这为了一个温学仁,弄丢了自己的饭碗,那不值当。

        所谓午饭,其实就是青菜豆腐和咸菜汤,还有两个馒头。

        都已经冷了。

        温学仁将两个馒头揣在口袋,剩下的没要,跟罗耀、田守山离开了。

        ……

        找了一个小饭馆。

        罗耀点了四五个菜,还要了酒,自酿的米酒。

        这第二天就是除夕了,再说早就过了饭点儿,饭馆吃饭的人不多,虽然国家处在战乱之中,但这年该过还是得过。

        就是比往常的年景要差多了,这是没办法,全国上下现在都勒紧裤腰带呢,各种物资优先前方的将士。

        米酒甘甜,入喉没有那么辛辣,但容易醉。

        三杯下肚,温学仁的脸就红了。

        “今天谢谢老田和罗长官了,要不是你们,这活儿,我不知道又要干到啥时候。”温学仁端起酒杯说道。

        “其实,今天要不说我们出现,你也不会被那个马班长为难,说起来,还是我们给你惹上事儿了。”

        “不,就算你们不来,他们也会变着法的找我的茬儿的!”温学仁道,“我是想明白了,大不了我不干这个工作就是了。”

        “这军统可不是其他政府机构,不是你想进就能进,你想出就能出的。”田守山提醒一声。

        “我知道,所以,我忍,不就是每天铲煤,拉煤嘛,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小温兄弟有这份志气,那是顶好的,可是你继续留在电讯处,怕是难以有一展所学的机会?”

        “哎,我也知道,可我能怎么办,我一枚后台,二没人脉,就算想去其他部门,也不见得有人会收留。”温学仁叹了一口气。

        罗耀与田守山对视了一眼,这是有戏呀。

        “温兄弟,现在有个机会,就看你愿不愿意抓住了。”田守山放下酒杯,夹了一口菜,一边咀嚼,一边缓缓说道。

        “什么机会,田哥,你说?”温学仁连忙问道,他是在某些方面认死理,可是并不傻,这树挪死,人挪活的道理他是懂的。

        “罗长官的新部门,刚好缺人,听说你听力非凡,能一边抄收一边发报,而且速度效率极高。”田守山直接开门见山。

        对这种直性子的人,说话别拐弯,否则那仅有的一点儿好感都可能绕没了。

        “我想问一下,罗长官的部门是做什么的?”

        “我这个部门现在还没有成立,暂时叫他密电码研究组,主要工作是从事密电码相关分析和破译,当然侦听是前提,没有侦听,何谈破译呢。”罗耀也不好说太多,毕竟温学仁还没加入进来,有些东西还是需要保密的。

        “罗长官,我要是过去的话,待遇怎么样呢?”温学仁问道。

        罗耀没想到温学仁居然关心的是这个,有些意外。

        “罗长官,您别笑话,我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我家里有五六口人要养活,电讯处虽然把我发配到了锅炉房,可薪水还是照发的。”温学仁看罗耀脸色有异,忙解释道。

        罗耀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温学仁是一个有自己内心坚持,但又有实际困难,没办法,不得不在某些方面做出隐忍的人。

        他的忍在别的地方,只是坚持自己的原则而已。

        这很难能可贵了。

        “放心,你若是过来的话,薪水肯定不比比你现在低,另外,你还可以申请一笔安家费,当然不会太多。”罗耀点了点头。

        “行,不过,我的关系在电讯处,他们若不放我走的话,那怎么办?”温学仁问道。

        “直接调不走,那就先办借调手续,等成了既定事实再说,只要你愿意过来,咱们办法总比困难多。”罗耀笑道。

        “田大哥呢?”温学仁问田守山一声。

        田守山呵呵一笑:“我早就答应罗长官了,没他,我也没机会进电讯处,现在他需要我,我自然要过去帮他了。”

        “那我去。”温学仁没再任何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