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01章:跟我走吧

第201章:跟我走吧

        “罗长官……”

        罗耀当时并没有打算回江城工作的打算,所以也没有故意隐瞒自己的姓名,反正吉田寿山也不会乱说的。

        虽然大半年未见,吉田寿山见到罗耀第一眼,就认出来了。

        吉田寿山这样的涉密人员,自然不能随便住在外面,军统在电讯处所在的马鞍山山脚下建了一个生活区。

        单身的,基本上每个人能分到一间房,有家室的,如果夫妻两人都在电讯处工作的,就能分到一个两居室。

        向吉田寿山这样的光棍儿,有个睡觉的地方就可以了。

        “不请我进屋坐坐吗?”

        “罗长官,请!”吉田寿山,不,现在应该叫田守山了,这个中国名字,截取他后面三个字,把寿山改成守山,其意义不言自明。

        向田守山这样的报务员,属于技术工种,国民政府给的薪水都不低,每个月六十块法币,然后还有一些补贴,加起来,这一个月也有一百块左右。

        这在现在的国府里面,也算是高薪了,要知道,一个在一线指挥战斗的国军连长,一个月也才拿八十块法币,这是法定的薪水,可实际上拿到的钱都是打折扣的,这七扣八扣的,到手上能有一半儿,那就算是不错的了,这钱要是养一家三口的话,也就是勉强吃饱,家里要是多上几口人,那可就饿肚子了,所以,这部队贪污苛刻军饷,那基本上就是正常现象。

        军统内这样的情况也有,而且也不少见,但有门路,捞到钱的,也不在乎克扣这点儿薪水。

        只有全靠薪水过日子的人,才计较这个。

        不过田守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又不喜欢出去胡乱消费,除了喜欢买点儿小玩意儿之外,钱都攒着呢。

        田守山住的屋子并不大,也就七八个平米,一张竹制的床,被子叠的一丝不苟,倒是回到过去军人的做派。

        挨着门口洗脸架上放着一个黄色的洗脸盘,毛巾,还有暖水壶。

        靠南的窗户下,一张书桌,靠墙的位置摆放了一排书,大部分是中文的,还有一些是日文的。

        这不奇怪,密电通讯部门,截获日文电报,那平时学点儿日语什么的,有几本日语书籍也不会被人怀疑。

        罗耀看到了全套的《源氏物语》,看到里面的纸张被翻的毛边了,就知道应该不是买回来当摆设的,应该是认真读过的,而且不是一两遍。

        “罗长官,请坐,我给您沏茶!”田守山热情的端了屋子里唯一的一张椅子过来,然后忙着去抽屉里拿出一罐儿茶叶出来,罗耀眼尖,看到他抽屉里还放了一副云子。

        想到这家伙还是一个围棋爱好者。

        重新取了一只杯子,放了茶叶,提了在炭炉上烧的热水,冲泡好了,盖上盖子,端过来:“罗长官,有点儿烫,请喝茶。”

        “谢谢。”罗耀接过来,捧在手中,刚好可以捂一捂手,这天怪冷的。

        “怎么样,在山城住的还习惯吗?”

        “一开始还不习惯,后来也就习惯了。”田守山回答时,眼神都不敢直接面对罗耀,他这是怕了。

        “电讯处的工作对你来说,轻车熟路,我听说你还立过功呢?”

        “没什么,就是一点儿微不足道的功劳而已。”

        “谦虚了不是。”罗耀道,“虽然我们曾经是敌人,但你现在已经幡然醒悟了,明白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愿意帮助我们中国人民战胜日本侵略者,让这个世界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我们就可以成为朋友,甚至是并肩作战的战友。”

        “谢谢罗长官宽宏大量,给了我这样一个重生的机会。”

        “机会也是你自己争取的,否则我就是给你机会,你没抓住,那也是枉然。”罗耀道,“我奉命组建一个新部门,缺人手,想到了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罗长官,您是要我离开电讯处?”

        “对,换一个工作环境,发挥你更大的作用。”罗耀点了点头。

        “可是我在电讯处的工作怎么办?”

        “电讯处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走了,自然会有人顶替你的工作。”罗耀道。

        “罗长官的邀请,我不敢拒绝,但是电讯处这边对我也还不错,我就这样走了……”田守山道。

        “你放心,你只要愿意跟我走,相关调令我来负责,不会有人为难你的。”罗耀明白田守山的顾虑。

        “那行,我把手头的工作交接一下,就跟罗长官您走。”田守山道。

        “不急,我还有几个人要去拜访一下。”罗耀道,好不容易能来马鞍山一趟,罗耀怎么可能就奔田守山一个目标来呢?

        就算挖不到人,混个脸熟也行,将来说不定还能合作呢?

        这以后想要再进来挖人可就难了。

        这一次要不是戴雨农开口,他连电讯处的职工宿舍区都进不来。

        ……

        “混账,这姓罗的小子干什么,不是说只去见那个田守山吗?”韦大铭听了手下的汇报,相当恼火。

        “处座,要不然,派人把他赶走?”

        “赶,他要是在戴老板面前告我一状,你替我扛吗?”韦大铭冷哼一声,冲手下怒目道。

        “可是总不能让他这样在咱们地盘上乱窜呀,万一有人受了他的蛊惑,真想去那个什么密研组,怎么办?”

        “他那个密研组总共才几个人,画品充饥而已,他能从我这里挖走三个人,我就算他有能耐!”韦大铭冷笑一声,自信满满的道。

        “也是,咱们电讯处福利待遇多少,什么密研组,八字还没一撇呢!”

        “把这姓罗走访过的人的名单给我统计出来,我倒要看看谁会跟这小子走!”韦大铭一拍桌子,命令一声,这大过年的,一个个的都不消停。

        ……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罗耀是列了一个拜访名单,当中确实有他想要挖的人,也有根本就挖不动的。

        但未来还是有可能合作的。

        今天能带走一两个,他睡着都能笑醒了,只有田守山他是有把握的,毕竟是老相识,而且田守山是最没有理由拒绝自己的,别看他在电讯处过的还不错,可心里还是很憋闷的。

        在一个说话都不自由的环境,怎么能不憋闷呢?

        “罗长官,有一人,他可能符合您的条件?”跟这罗耀走了一圈儿,没有一个答应马上跟他走的。

        田守业也觉得有些尴尬了。

        “哦,你有什么介绍?”罗耀虽然有些失望,但并没有气馁,第一次挖墙脚,人家又不傻,就跟你走的。

        又不是田守业这样的旧人,有把握的。

        “这个人姓温,叫温学仁,文化程度不高,初中都没毕业,但是人很聪明,耳朵也人特别好,就是性格有些问题,比较固执,更大家伙儿也不怎么合得来,我倒是很说上几句话。”

        “耳朵好,好到什么程度呢?”罗耀闻言,顿时来了兴趣,耳朵好的人不少,可能好到什么程度那就不好说了,如果能够跟你自己相比的话,那碰到一个,就是捡到宝了。

        “他能一心两用,一只手抄收电报,一只手发表,同时进行,而且速度极快,极少出错!”田守业道。

        罗耀听了,顿时两眼放光,赶紧问道:“人呢,在哪儿,赶紧带去去见他!”

        “在锅炉房!”

        “锅炉房,这样的人,电讯处居然让他烧锅炉?”罗耀吃惊万分,有这等天赋的人才,那不是保护起来,人尽其才?

        “他得罪人了,被从侦收科赶了出来,发配去的锅炉房。”田守山解释道。

        “怎么回事儿?”

        “还不是他这一手本事,在侦收科谁都瞧不上眼,把译电一室的姜少校给得罪了,就找了他一个错,把他给发配了,本来他服软,认个错就回去了,可他就是不肯低头,这不都已经在锅炉房半个月了。”

        “走,赶紧陪我去锅炉房!”罗耀一听,还有这好事儿,简直就是瞌睡送上一颗枕头了。

        ……

        “弼马温,你吃饭没有,这么点儿活儿,从早上干到这会儿,还没干完……”还没到锅炉房,就听到里面传来喝斥的声音。

        罗耀和田守山走了进去,看到一个年纪不大,身材有些瘦弱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把铁锹,撅着屁.股,卖力的铲着煤炭,边上一辆平板推车,也是他干活的工具。

        他要把煤炭从那个这边运到锅炉房那边。

        来回大概四五百的米的距离。

        这活儿换个身强力壮的人干的话,用不了一个上午,两个小时就能解决,可温学仁这小胳膊,小腿的,一次铲的煤是人家的三分之一,人家推一车的煤,他得至少来回跑三趟……

        这效率能高吗?

        而且还没人帮他,这是他的活儿,其他人宁愿看着他干,也不会上去搭把手的,甚至还出言嘲讽。

        这要不是得罪人了,会发配过来?

        “老田,搭把手!”罗耀看到这一幕,直接就撸起袖子,拿了一把铁锹上去帮忙了。

        田守山能干瞅着吗,也只能快步跟了上去。

        “你们是什么人,哪来的?”

        “班长,那人我认识,电讯处的田科员……”一人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就要上前干预的锅炉班班长。

        “田科员?”班长一下子泄气了,他们属于最底层的,电讯处任何一个人来,那级别都比他们高。

        这温学仁若是还在侦收科工作的话,他们也不敢得罪,这不是有人发话下来了,要好好整治一下,他们才敢这么做的。

        “赶紧去个人,找姜少校汇报去!”班长一努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