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99章:深夜召见

第199章:深夜召见

        曾家岩。

        这是个多少人魂牵梦绕的地方。

        罗耀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自从二楼办公室收拾好了之后,他就在楼下办公,不到十二点是不会去楼上睡觉的。

        所以,电话铃一响,他就顺手接到了。

        “是,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到,是只有我一个人吗?”

        是戴雨农办公室打来的,一个姓王的秘书通知他,一会儿会有一辆车过来接他,戴老板召见。

        这种深夜召见的戏码,在军统很常见,只是谁也不知道这样的突然召见会落到自己头上。

        一般人接到这样的召见,那自然是高兴的,能入戴老板法眼,那接下来很可能就会得到重用了。

        罗耀没有惊动任何人,换了一套衣服,听到楼下汽车马达的声音,这才下楼来。

        “罗组长,请!”

        车上下来一个穿中山装的年轻人,一开口,罗耀就听出来了,眼前这个人就是刚才打电话给他的王秘书。

        “谢谢。”罗耀微微一点头,钻进了汽车。

        “罗组长,一会儿见到戴老板,有些忌讳你要提前知道……”王秘书上车后就开始提醒罗耀。

        他并不熟悉罗耀,并不知道罗耀早就不知道见过戴雨农多少次了,什么忌讳啥的,他好像也没遵守过,只要遵守基本礼节就可以了。

        罗耀也没打断他,这也是对戴雨农的一个侧面的了解,也是不错的。

        之后,全程无交流。

        对于戴雨农身边的人,罗耀还不需要迎合和巴结,他只需要处理好跟毛齐五的关系就行了。

        晚上街上没有人,汽车行驶在大街上,速度要比白天快多了。

        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

        曾家岩到了。

        罗耀虽然没有把整个山城走遍,都能一些关键的地方还是去过的,曾家岩,沙坪坝,红岩村……

        记忆中的一些地方,他都走过一遍,虽然是在黑夜里,他也能认出来,汽车带着他到了曾家岩。

        这里有一所戴公馆。

        戴雨农在山城,可能住的时间最长的地方就是在这里了。

        青砖的外墙,大门进去后,是一栋白墙灰瓦的三层楼房,这就是戴雨农在山城最重要的一处住所了。

        “罗组长,戴老板明天一早还有重要公务,请你注意一下谈话的时间。”下车来,王秘书提醒一声。

        “知道了。”罗耀微微一点头。

        王秘书带着罗耀上了二楼,来到一间里面亮着灯的房门口,伸手轻轻的叩响了房门。

        “进。”

        王秘书推门走了进去。

        罗耀在门外等候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王秘书拉门从里面走了出来,示意他可以进去了。

        罗耀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戴雨农坐在办公桌前,面前一盏台灯,蓝灰色的中山装,看到罗耀进来,双目透着一丝欢喜的光芒。

        “攸宁来了,坐!”戴雨农亲切的一声。

        “谢谢主任。”罗耀走过去,在办公桌斜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双.腿自然垂放,双手放在膝盖上,挺直腰杆,平视前方。

        “攸宁,你这是做什么,在香港的时候,可没见你这般拘谨?”戴雨农笑吟吟的站起来说道。

        “主任,那不是正式场合,跟今天不一样。”罗耀道。

        “你这小子,不是最讨厌那些繁文缛节的规矩吗?”戴雨农道。

        “是。”

        “行了,你来山城也有四五天了,我呢,太忙了,一直没找到时间见你,今天晚上,刚好有时间,就派人把你接过来了。”戴雨农解释道,“怎么样,还住的习惯吗?”

        “谢主任关心,一开始还有些不习惯,现在已经适应了。”

        “你让齐五呈上来的成立一个‘中国黑室’的计划我看了,写的很好,很有前瞻性,不过,现在已经有一个军技室,如果再成立一个‘中国黑室’,有重复建设的嫌疑,而且不光是金钱的浪费,还有人力资源的分散,这些对我们目前而言都是不可取的。”戴雨农说道。

        罗耀当然知道国府目前的状况,缺钱,缺人,缺设备,那是什么都缺,就算是军技室,那也是集中了两统以及其他政府相关科研机构的人力资源才搞起来的。

        戴雨农是想在军统内搞一个小一点儿的密电码破译小组,但挖墙脚这事儿,他不好做,那是直接跟毛宗襄对着干。

        这家伙跟老头子沾亲带故的,随便在老头子跟前说上两句话,就够他受得了。

        “不过,我们可以从培养一支相关人才队伍做起,这是可以的。”戴雨农话锋一转,说道。

        “主任,既然是这样,那我可做的事情就没那么重要了,您可以另外选派一个人配合亚德利先生的工作。”罗耀说道。

        “你还是想回江城?”

        “是的,主任,学生想去第一线工作。”罗耀并非放弃自己这个想法,让他在后方当教书先生,他还真是不愿意。

        “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工作比不上你在一线?”戴雨农脸顿时拉了下来。

        “不,主任,学生觉得,学生更适合去一线战斗,那才是我的战场!”罗耀站起来,郑重的道。

        “委员长曾经说过,谁能破译日军的通讯密码,那这个人就抵得上千军万马,你还觉得这个工作不如你在一线的战斗吗?”戴雨农厉声质问道。

        罗耀默不吱声。

        “你在听力上有极高的天赋,侦测和破译是一体的,你找到‘幽灵’台就证明了这一点,整个军统,像你这样的人有几个?”戴雨农大声说道,“当初让你去江城,那是当时的需要,而现在成立这个密电码破译研究小组,也是现在的需要,江城那边谁都可以替代你,可山城这边,你说谁可以替代你?”

        “主任,军统内人才济济,应该可以找到可以替代学生的人。”

        “你能翻译亚德利带回来的那些资料,别人能行?”戴雨农反问道。

        “这个不难吧?”

        “我给你派的那个德国留学回来的翻译,他的工作进度跟你相比,怕是十分之一都不如吧?”戴雨农道。

        罗耀讪讪一笑。

        一个外行翻译,不了解这个行业的特殊性,还需要专业的知识,翻译出来的东西,那是驴唇不对马嘴。

        “还有,你跟亚德利的关系很融洽吧,他对你是言听计从,换一个人,只怕未必能做到吧,这美国人,咱们得好吃好喝的求着他办事儿,咱可是花了大价钱的,就签了一年的合同,咱们可得好好利用这一年的时间,我要是换人,磨合也需要时间吧?”戴雨农道。

        罗耀嗅了一下鼻子,他承认,戴雨农这话说得对。

        早知道这样,他跟亚德利把关系处的差一点儿就好了,这样这条理由就没有了。

        “还要,你精通密电通讯,在侦测方面也有一定的经验,你还给甲室编了一套密码本,叫‘罗密’对吧?”

        罗耀该苦笑了!

        他编这套密码的初衷是为了跟军统自己用的一套密码系统区分,保证自己跟局本部的通讯无法被人截获和破译。

        当然,这也是他自己一次尝试,他对密电通讯和破译是很有兴趣的,要不然,就凭他跟韦大铭的关系,怎么会拉下面子去听他的课了。

        “基于以上三条理由,我是不是觉得你更应该留下来呢?”戴雨农接着说道,“攸宁,还需要我这个班主任再说吗?”

        “学生听主任的就是。”

        “这就对了嘛。”戴雨农其实也担心罗耀不是情愿留下来,这样工作就不好做了,不是对什么人都用强迫高压手段的。

        “主任,我想年后回去一趟,有些事情还需要我回去亲自交代一下。”罗耀请求道。

        “这个可以,不过,时间不能太长,最多不超过半个月。”

        “好的。”

        “关于这个密电码破译研究小组的工作如何开展,我有一些想法,想跟主任您汇报一下。”罗耀道。

        “我就知道你小子并非对这事儿不上心,说吧,我听着呢!”戴雨农指着罗耀,嘿嘿一笑。

        “既然我们没办法从其他地方获得熟练的人手,那就只有自力更生,自己培养了,但是就算我们自己培养,单单只有亚德利先生一个人是不行的,主任,您还得想办法,哪怕是从军技室借调几个人过来也行!”罗耀说道。

        “借调?”其实毛齐五跟他提过之后,戴雨农也在考虑这个可行性,这虽然算不上挖人,但军技室那边估计未必会答应,毕竟现在人手短缺,再把人借给你,人家那边的工作还要不要做了?

        “主任,有困难?”

        “这事儿需要从长计议,军技室那边任务繁重,现在去借人,怕是不行。”戴雨农犹豫道。

        “主任,那我这工作可就不好做了。”

        “攸宁,你自己就不行吗?”戴雨农道。

        “就算加上我,也才两个人呀?”罗耀一摊手,无奈道,他没有回避,困难都摆在那里,您看着办,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

        这学员好招,老师难找!

        “你最少需要几个人?”

        罗耀伸出右手,摁下大拇指说道:“最少四个,一个汉语言的专家,一个密电通讯专家,一个精通日语和习俗的专家,还有一个地理、气象方面的专家。”

        戴雨农忍不住扶了一下额头,罗耀一开口就是专家,还要四个,这人不是没有,都能找到,可问题是,人家能来给你干活吗?

        “攸宁呀,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嘛……”

        “主任,这密电码破译的工作可不是普通人能胜任的,您不给我人的话,我这工作做不了呀。”

        “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反正任务交给你了,怎么做是你的事情,我最多保障你的后勤没有问题。”戴雨农有些蛮横的说道。

        罗耀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