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97章:相聚

第197章:相聚

        “又熬了一个通宵吧?”

        “没有,睡了三个小时。”罗耀一抬头,看到宫慧站在自己身后,自己房门没关吗,还是自己太专注了,居然没能听见有人开门进来?

        警惕性哪儿去了?

        “给你。”宫慧将手中的搪瓷缸递了过去。

        “什么?”罗耀狐疑的接过来,掀开盖子一看,惊讶的道,“咖啡,哪来的?”山城物资匮乏,别说咖啡了,就是茶叶也是抢手货。

        这种东西,不是只有权贵们才能买得到,喝得起吗?

        “亚德利带的,给了我一罐。”宫慧解释道,我看你工作废寝忘食,就给你煮了一杯送过来了。

        “嗯,谢谢了。”罗耀提醒道,“对了,不要叫亚德利了,以后的叫奥斯本,还是要注意的。”

        “我知道了,少喝点儿,这咖啡喝多了,也不好。”宫慧提醒一声。

        “知道。”

        宫慧的关怀,他还是领情的,他们是搭档,相互关心也是应该的。

        “奥斯本呢?”

        “昨天晚上喝的烂醉如泥,吐了一地,找人给他清理了,现在还在睡呢,不知道要睡多久才会醒呢。”宫慧道。

        “哦,那就不管他了。”罗耀点了点头,虽然中国跟美国在同一个纬度上,不过气候上还是有明显差别的。

        亚德利需要一个时间适应一下。

        他们住的是三楼,二楼是办公和学习的地方,一楼主要是活动场所,以及餐厅和安保人员的宿舍。

        还有一个四楼。

        如果有可能,电讯侦测部门,不过,现在电台和电侦设备都没有到位,说实话,这些设备什么时候能到位,都还不知道呢。

        国内无法制造,只能从国外进口,就现在这个情形,就算能买到设备,什么时候能运抵国内都还是未知数。

        但是,如果真的要培训密电通讯和密码破译人才的话,必然需要相关设备,起码也得有几部教学电台。

        罗耀很想与家里取得联系,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电台,老吴又不在山城,就算能出去。

        估计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在军统的监控之中,想发电报,基本不可能的。

        所以,只能等待了。

        他在香港的时候已经给老吴去了一份电报了,虽然是用明码发的,用的是暗语,老吴收到就能明白。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安心的待在山城翻译亚德利从美国带来的资料,还有等待戴雨农的召见,过年之后,回一趟江城。

        为了照顾亚德利这个美国人的饮食习惯,公馆的厨房配备了烘烤西点的厨具设备,早饭还有面包很牛奶。

        这很奢侈了。

        罗耀他们也能跟着沾点儿光,亚德利一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剩下的,自然进了他们的肚子。

        当然,罗耀也不会自己独享,划出一部分来负责他们安全的弟兄,很快就跟这些人混熟了。

        罗耀是提前毕业离开的临训班,并不太清楚临训班毕业生的去向,这不聊还不知道,一聊才知道,负责公馆安保的居然也是临训班的同学,名叫曹辉。

        只不过罗耀是情报大队的,这个同学是行动大队的,临训班最初有上千号人,罗耀能认识多少?

        既然都是同学,那就不一样了。

        罗耀正想着让曹辉同学带着自己在山城里走走,毕竟来了,总要熟悉一下周边的环境吧。

        戴雨农和毛齐五都没有说要限制他的自由,反正山城有谁认识自己,换上老百姓的衣服,往人群里头一钻,哪个还认得你?

        刚说好了,吃了午饭就出去逛一逛的。

        一辆汽车开进了公馆大门。

        车上下来两个人,可把罗耀给乐坏了,李孚和文子善。

        “大哥!”

        李孚最热情了,冲过来就给罗耀一个大大的拥抱,文子善慢了一步,只能等罗耀跟李孚拥抱完了之后,再上去报了一下。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罗耀很诧异,军统家规很严的,他们两个岗位现在都是涉密的,轻易的不能够跟外界接触的。

        “毛主任特批的,说大哥你来山城了,让我们过来看看你,顺便聚一聚!”李孚开心的解释道。

        罗耀感慨一声:“还是毛秘心细,居然能想到咱们。”

        “谁说不是呢!”

        “宫慧呢,你俩不是一块儿来山城的吗,怎么不见她人呢?”文子善撑着脖子往罗耀身后望去。

        “她在房间休息,文老三,你是来看我,还是来看她的?”罗耀白眼一翻道。

        “我是怕你欺负宫慧,你不知道,多少人惦记咱们临训班的五朵花呢!”文子善嘿嘿一笑道,“这其中三朵已经名花有主了,就剩下两朵了,一朵就是咱们宫慧了,还有一朵徐济鸿了。”

        “得了吧,老三,小慧是咱大哥的,你就别惦记了。”李孚直接打击道。

        “公平竞争嘛!”文子善显得很有斗志。

        “估计一会儿见了面,你就该叫大嫂了!”李孚毫不留情的挖苦一声。

        “行了,你们两个一见面就斗嘴,就不能好好说话。”罗耀喝斥一声,这两兄弟认的,他这个大哥真的很难的。

        “大哥,是他先挑衅我的?”

        “还不是你懒蛤蟆想吃天鹅肉,居然打未来大嫂的主意,你还是人吗?”李孚指着文子善鼻子反斥道。

        “这部还不是嘛……”

        “不是也轮不到你!”

        “李孚,文子善,你们两个皮痒了,说我什么坏话?”宫慧从出现在楼梯角,俏脸含霜,“我在三楼就听见你们两个吵吵了,一来就没个消停。”

        “宫慧,我们这不是听说你和大哥来山城了,特意过来看你,还买了点儿水果和营养品。”文子善讪讪一笑,解释道。

        “水果和营养品呢?”宫慧一伸手,笑吟吟的问道。

        “二哥,东西呢?”文子善一看自己两手空空,朝李孚问道。

        李孚也是两手空空:“文老三,不是让你提东西的吗?你是后来下车的……”

        “我……”

        “我说你们两个不会是空着手来看我的吧?”罗耀也是佯装脸一拉,似乎有些不悦的质问道。

        “哪能呢,东西就在车上,我去取……”两人争先恐后的跑了出去。

        “这是我买的!”

        “这是我买的……”

        望着从车上拎着兄弟下来的两个争执的人,罗耀与宫慧对视了一眼,同时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这两人在临训班的时候凑到一起就斗嘴,已经斗习惯了,尤其是跟罗耀结拜之后,斗的更厉害了。

        不过,斗嘴归斗嘴,动手却是一次都没有。

        一旦动手,性质就不一样了,这分寸还是掌握的非常好的,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纯粹的就是斗个乐。

        甲室的工作多乏味,而且说话还得小心翼翼,二处那边文子善也是新人,国际科更是得罪人的活儿,受气是正常的。

        好不容易有个出口气的机会,还不得逮着撒伐子?

        “阿虎,跟曹队说一声,中午整一桌,让他一起过来。”罗耀吩咐杨帆一声,同学来了,不管怎样,管顿饭是应该的。

        “好咧!”

        “你们两个上来,到我屋内喝茶。”罗耀将李孚和文子善两个人叫了上去。

        “不错呀,一个人小单间,比我们两个人一间强多了,还有炭炉,啧啧……”两个人把手里的东西交给宫慧,一前一后跟着罗耀进了房间。

        “文老三,你那儿怎么样?”

        “反正不如这里。”文子善羡慕的道。

        “你们两个别说酸话了,好好看,面包会有的。”罗耀取来茶杯,给两人泡茶,“随便坐,每椅子的,坐床上也行。”

        “大哥,这回来山城,不走了吧?”李孚一屁.股坐在罗耀床上,开口问道。

        “还不知道呢,反正听上头安排。”罗耀呵呵一笑,分别将泡好的茶递给李孚和文子善道。

        “咱三兄弟要是能在一起工作就好了。”

        “别,整天吵架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我说的在一个地儿,不在一个部门!”文子善纠正道。

        “那还行,不过大哥,你这大半年都去哪儿了,我们找余副主任打听你的消息,他都说不知道呢。”李孚好奇的问道。

        文子善也是一脸的期待。

        “不是我不跟你们说,咱们的家规你们也是知道的,等到了该你们知道的,自然就知道了。”

        到不是罗耀不相信李孚和文子善,而是规矩不能破,否则,规矩制定了那不是形同虚设?

        何况他的身份在局本部也属于最高机密,就算他跟李孚和文子善是结义兄弟,也不行。

        “那上头对大哥这次回来就没有什么安排?”

        “安排,目前就是帮着翻译一些国外的资料文件。”罗耀呵呵一笑,亚德利的事情,他自然也是不能提的。

        “特训班那会儿,你就喜欢干这个,没想到,这都工作了,还干这个?”李孚有些惊讶,“这半年,大哥你该不会就是干这个去了吧?”

        “呵呵,也不完全是。”罗耀笑了笑。

        “你们呢,不是说还要在黔阳班再待一段时间才能毕业吗?”罗耀问道,谍参队可是延期毕业的,而李孚和文子善显然也是提前毕业了。

        “我们两个运气好,戴主任去黔阳班的时候,看我们成绩优异,就让我们提前毕业了,并且直接分配进了局本部。”李孚解释道。

        “那挺好的,局本部的工作不但安全,升迁还快,等做到一定位置了,出去镇守一方,那就不一样了。”罗耀点了点头。

        “恐怕没个三五年不行。”

        “对了,大哥,你现在挂什么军衔?”文子善好奇的问道。

        “军令部给我铨叙的军衔是上尉,你们呢?”罗耀问道。

        “我们铨叙军衔都是少尉,但挂的都是上尉军衔,大哥这铨叙军衔是上尉的话,那职务军衔起码是少校吧?”

        “是吧。”罗耀摸了一下鼻子,升任江城直属组组长的时候就已经挂少校了,现在,估计很可能要挂中校了,不然怎么配得上密电码破译小组组长的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