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95章:叙旧

第195章:叙旧

        罗耀正在整理床铺,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敲门声,一扭头,看到是沈彧,嘿嘿一笑,忙迎上去。

        “沈大哥来了,快进来坐。”

        “山城条件简陋,比你在江城差得远了。”沈彧走进来,也是呵呵一笑。

        “抗战救国期间,哪能那么讲究,有个睡觉的地方就可以了。”罗耀搬了一张椅子过来。

        沈彧也没跟他客气,坐了下来。

        “山城的气候有些冷,到了晚上更冷,你看你有什么需要,跟我说一声?”沈彧道,“别客气。”

        “行,那我就不客气了。”罗耀点了点头,“这被子太薄了,盖上等于没盖,你能不能给我再弄一条过来?”

        “棉花可是战略物资,现在可是紧着前方的将士呢,这好多士兵连一件棉衣都没有,所以,棉被很稀缺,不过对咱们来说,问题不大,刚才亚德利也跟我说了,我给你们每个人多加一条棉被,也没多少。”沈彧点了点头。

        “前线物资匮乏到这个地步了?”

        “你是没看到这一类的报告,前线冻死,冻伤的不在少数,非战斗减员超过百分之三十的部队比比皆是。”沈彧叹了一口气道。

        “真想不到会这样困难。”

        “没办法,日军对我们实施了全面封锁,苏俄援助我们的武器现在只能在星加坡靠岸,然后再拆了,运回来,这其中耗费的人力,物力有多少?”沈彧唏嘘一声。

        “不说这些了,说说你吧,怎么突然把你调回山城局本部了?”罗耀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在黔阳特训班这总务处长干的好好的,突然一纸调令,让我回山城总务处报道,担任庶务科的副科长,级别不变,可日子就不那么逍遥了。”沈彧道。

        “老师去了河内你知道吧?”

        “嗯,我也是到了局本部之后才知道的,这可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也知道四哥怎么想的。”沈彧对余杰接了这么一个任务也是颇有些不理解。

        “老师也有老师的难处,何况出了这样的事情,总要有人去呀。”罗耀也不好多说什么,这里面很多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戴雨农很忌惮余杰在特训班的威望,找了个借口将他调走,这能宣之于口吗?显然是不能的。

        戴雨农用人再大气,也不可能任由手底下有人能把他自己给顶下去吧?

        “你跟宫慧怎么样了,准备什么时候办事儿?”沈彧换了一个话题,笑着打趣的问罗耀道。

        “什么办事儿,我跟宫慧什么事儿都没有。”罗耀矢口否认道,那是他跟宫慧之间的私人约定,没必要拿出来跟别人说,她们两个心里清楚就可以了。

        “还骗我,宫慧看你眼神,那可不是正常上下级关系。”沈彧笑道,“这方面我可是过来人。”

        “你是过来人,还没说你跟江萍萍什么情况呢,你们可是在临训班的时候就定下来了?”罗耀自然不可能让话题都集中他的身上,得反击回去。

        “哎,别提了,我刚在黔阳安顿下来,想把她调过去的,结果,我又调来了山城,这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见面。”沈彧惆怅的一声。

        “那她现在在哪儿工作?”

        “毕业后分配去了湘城,担任湘城站直属交通员,没过多久就遭遇了文夕大火,家里被夷为平地,损失惨重,一家人逃到郊外,现在估计家里的房子还没重新修好呢,这个年都不知道怎么过。”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也不必太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罗耀安慰一声。

        “谢谢,你这一回是留在山城不走了吧?”沈彧问道。

        “还未定呢,年后肯定是要回去一趟的,江城那边的事情需要交代一下,能不能留下来还是未知数。”罗耀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留在山城,正式任命没下来之前,这都是不好说的。

        “关于你的安排,我可是听毛秘说过一嘴,说是要成立一个密电破译小组,你肯定是这个小组成员之一,亚德利是小组的顾问,主要任务是培养一批密电通讯和破译方面的人才。”

        “这个我听戴主任说过,他是有这么一个想法,但具体怎么做,现在还没有章程。”罗耀点了点头。

        “这个小组虽然主要任务不是破译日方的秘密电通讯,但非常重要,这个组长的位置你可一定要争取!”沈彧提醒道。

        “为什么?”

        “现在军中,密电破译主要集中在军事委员会特种技术研究室,聚集了军统,中统,邮电,财政、交通等各部门这方面的专家和人才,韦大铭是这个技术研究室的副主任,实际负责密电码破译方面的工作,但是这个军技室是由委员长侍从室直接管理……”沈彧为罗耀科普国府内有关密电码破译的相关情况。

        罗耀明白沈彧话中的意思,军技室破译出来的密码跟军统关系不大,而且,军统也很难共享到情报。

        戴雨农想另辟蹊径,在军统内自己搞一个类似密电码侦测和破译的部门,为军统自己服务。

        韦大铭虽然是军统的人,但他管的事情太多,不能够专心负责某一个方面。

        军统在密电码破译方面人才有些青黄不接,相反中统那边推荐了好几个相关人才进入军技室,都取得了极其不俗的成绩。

        军统跟中统恩怨是由来已久,自然在各个方面都要竞争一下的,通过肖勃花大价钱把亚德利从美国请回来,未尝没有这个因素在其中。

        其实罗耀现在的心还在想回江城工作,虽然密电码破译的意义也很大,很重要,可是哪有在一线跟日寇斗争来的痛快?

        “我尽量吧。”

        “你看一下,还需要什么,我晚些时候派人给你送过来?”沈彧一看时间不早了,他也该回去了,起身问道。

        “你能给我准备一些稿纸吗?”

        “稿纸,你要多少?”

        “越多越好。”罗耀道。

        “你这是要干嘛,著书立传?”沈彧奇怪的问道。

        “亚德利先生带了不少资料,都是英文的,我挑选出一部分来,翻译成中文,作为咱们培训人才的资料。”罗耀解释道。

        “行呀,小耀,这可是好事儿,就凭这点,戴老板也得让你当着组长!”沈彧惊讶的说道。

        “我不过是闲着找点儿事情做而已。”罗耀讪讪一笑。

        “你放心,你要的稿纸,要多少,我给你拿多少,管够!”沈彧拍着胸.脯保证道,他这个庶务科的副科长这点儿权力还是有的。

        “那我就没什么其他要求了。”

        “好,那我就先走了,晚上见。”

        ……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宫慧的房间安排在罗耀的隔壁。

        宫慧只有一只手臂能动,收拾屋子比较吃力,等罗耀送走沈彧,看到她一个人在房间里一只手在整理床铺。

        “我来帮你吧。”罗耀看不下去了,直接走了进去,伸手帮她整理起来。

        “谢谢。”

        “你坐下歇会儿,剩下的我来。”罗耀道,“我跟沈彧说了,回头会给我们多送一床被子过来,还有炭炉,夜里冷,特别是你们女人,更怕冷了。”

        “明天我带你去医院一趟,看一下大夫,估计这线可以拆封了……”

        把床铺好后,罗耀又将宫慧的行李箱提了过来,打开,将她的衣服挂了起来,房间内,每个人都有竹制的衣橱,空间很大。

        然后一张书桌上,有一盏台灯,抽屉里还有备好的铅笔和稿纸,洗脸架上新的洗脸盘,毛巾,还有一个暖水壶。

        喝水的杯子是军统成立那天的专门定制的纪念搪瓷杯,质量很好,罗耀当时是学员,没有派发。

        现在这算是补领了,这东西既然发给个人用了,自然不会再收上去。

        “我去给你打点儿热水,晚上泡个脚,舒服一些。”罗耀忙完这一切,拎起空的暖水壶说道。

        “谢谢表哥。”

        “在这儿就不用叫表哥,大家都知道你跟我只是同事关系。”罗耀纠正一声。

        “噢……”

        “晚上毛秘给亚德利先生接风,你也一块儿来吧。”罗耀走到门口想起来,回头来对宫慧道。

        “接风宴我就不去了,你们一桌子大男人,我一个女人,不合适。”宫慧婉拒道。

        罗耀点了点头,没勉强:“也好,回头我让人把晚饭给你送到房间里来。”

        ……

        晚上的接风宴,很丰盛,不过毛齐五来的稍微有点儿晚了些,直到七点钟才过来,应该是忙事情忙过头了。

        按照中国人的习俗,亚德利被请到面朝门口的方向,这是上座,然后是毛齐五坐在亚德利的左边,右边是罗耀,背朝门口的是沈彧。

        四个人,弄了差不是有十来个菜,亚德利还没见过这这阵仗,一下子有点儿眼花缭乱的样子。

        烫好的黄酒端上来,小杯小杯的喝,根本不记得喝了多少。

        毛齐五和沈彧那酒量都不差。

        亚德利又是个贪杯之人。

        虽然喝黄酒有些不太适应,可习惯了也就好了,反正都是酒,那是来者不拒,几轮敬酒下来。

        亚德利就觉得自己头晕脑胀了。

        这中国人喝酒,那是讲究要把人喝到位了,至于什么是“到位”,那就要看各地的情况了。

        反正亚德利最后是喝烂醉如泥,不省人事了。

        而毛齐五、沈彧还有罗耀三人,那是屁事一点儿没有,精神的很。

        把亚德利送回房间休息,三人继续有一杯,每一杯的喝到大半夜,这场接风宴才算是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