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94章:冷

第194章:冷

        一下飞机的亚德利就被一股湿冷的空气一吹,身体禁不住哆嗦了一下,冲罗耀一声:“罗,这儿可真冷。”

        “是呀。”罗耀点了点头,帮着杨帆一起,将行李拿上了一辆小推车。

        “罗,会儿咱们去哪儿吃饭?”

        “不知道,咱们得先找个地方住下来。”

        “没有人给咱们安排吗?”

        “应该有的……”

        机场跑道尽头,罗耀看到一个矮胖的家伙,很熟悉的面孔,戴雨农的心腹,军统局副主任秘书毛齐五。

        “毛秘,怎么是您亲自过来了?”戴雨农对亚德利是非常上心的,不过他自己肯定不会出面,自重身份。

        毛齐五过来,份量已经很足了,罗耀以为,局本部从总务处派个副处长过来就可以了,想不到居然是毛齐五。

        “罗组长,还有我呢!”沈彧一张笑脸从毛齐五身后探了出来,笑嘻嘻的一声。

        “沈大哥!”

        这可真是给了罗耀一个大大的惊喜,沈彧不是在黔阳吗,老师告诉他的,怎么突然在山城?

        一个结实的拥抱,两个人大半年没见面了,自然是有很多话要说。

        “你们俩要叙旧有的时间,先介绍一下客人吧。”毛齐五呵呵一笑,提醒两个激动中的男人。

        “哦,我来介绍。”罗耀嘿嘿一笑,松开沈彧,先给亚德利介绍毛齐五,“亚德利先生,这位是我们军统局局长办公室副主任秘书毛齐五先生。”

        “毛先生,你好。”虽然罗耀在路上对亚德利进行了一些有关军统局本部人员职务的科普,但亚德利还是不太搞得清楚,但不管是谁,直接叫“先生”是没错的。

        “你好,亚德利先生,欢迎你来中国,来到山城!”毛齐五特意学了一句英文,问候了一下亚德利。

        “这位是沈彧,我的大哥……”

        亚德利听了直翻白眼儿。

        罗耀马上整明白,亚德利是听岔了,理解错误,忙道:“我们不是同一个父母,只是关系跟亲兄弟一样。”

        美国人并不太能理解什么中国人还有“结义”兄弟这么一种关系。

        “兄弟,明白,明白……”亚德利恍然大悟,对沈彧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在他的认知里,既然是罗耀的兄弟,那就是他的朋友了。

        “小罗,戴老板亲自过问,给亚德利先生在嘉陵江南岸安排了一栋宅子,闹中取静,我亲自选的,你们暂时跟亚德利住在一起。”毛齐五拉过罗耀,小声的嘱咐道。

        “没问题,不过亚德利是美国人,他有些生活习惯方面,咱们需要照顾一下的,我在电报里已经跟主任汇报过了?”罗耀点了点头。

        “都准备好了,保证让他满意。”毛齐五道,这一趟让罗耀去接人还真是选对了,换一个人,还真未必能完成这么漂亮。

        香港站那边传来的消息,日本驻香港领事馆的情报机关负责人片山手下一个精锐小组被人团灭了。

        这个小组就是冲着亚德利去的。

        这个小组的三个人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精锐特工,结果不但人没看住,连命都折在罗耀的手中。

        直到现在日本人都还不知道,从他们眼鼻子底下带走亚德利,灭掉他们这个小组的人是谁呢?

        除了知道他们是军统的身份,其他一无所知。

        要知道,香港站可是在片山机关手中折了不少人手,这一次算是出了一口气了。

        “辛苦毛秘了。”

        “不辛苦,你们这一路上才辛苦呢,听说宫慧还受了伤?”毛齐五问道。

        “伤的不轻,好在没性命之忧。”

        “这就好,回头去医院看看,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晓得……”

        ……

        乘船上了岸,江岸边,但见用泥土和竹子盖成的房屋,低矮的石屋看上去颜色灰暗,在本身天空就有些灰蒙蒙的映衬之下,显得有些压抑,甚至心口还有些堵得慌。

        从朝天门码头上来。

        几个人把行李交给了几个棒棒儿。

        这些人都是军统人员,只不过是最底层的。

        朝天门码头是山城水上门户,地处嘉临江和长江交汇的崎岖山岬之上,它是两江的枢纽,也是山城最大的水陆码头,江面之上,舟楫来往,江边更是密布码头,人流不息,往来商旅更是络绎不绝。

        自抗战以来,山城被国民政府定为陪都,无数的难民朔江而上,进入蜀地,寻求庇护,山城是最多之人。

        短时间内,山城人口暴涨至百万,带来的严重后果是,房子不够住了,物资紧缺,粮价飞涨……

        朝天门外延两边江岸,主要是以棚户,以及特色吊脚楼为建筑的巷居,街道蜿蜒曲折,商铺林立,十分热闹。

        朝天门内,街巷屋宇星罗棋布,街道如同蜘蛛网一般,四通八达,唯一的缺点就是很多街道不能走汽车。

        码头上有财政部缉私署的税卡,负责征税的税官儿,就坐在简易的办公桌后面,收着过往而来的商税和人头税。

        虽然只有一两个铜板,但积少成多,每天下来,这税收也是很客观的,但有多少落到国库那就不好说了。

        “站住!”罗耀一行被人喝令停了下来,他们队伍中有个秃顶的外国人,太显目了,自然引起了注意。

        沈彧上前,掏出一份证件来,那两名拦路的士兵一见之下,顿时吓的唯唯诺诺,军统在山城虽然做不到一手遮天,却也是人人惧怕的所在,抓走私,抓间谍,只要他们愿意,随便给你安上一个罪名,那你这辈子就算完了。

        所以,军统在山城,没有人敢得罪。

        直接放行,至于他们携带的七八口箱子,更加不需要检查了,一行人终于登上了朝天门码头,看到了一条宽阔的马路。

        终于不需要用双.腿走路了,可以坐汽车了。

        上了汽车,一路向目的地而去。

        山路蜿蜒,汽车的速度也不是很快,一直到下午一点半,才算抵达了他们的住处,一座四层的公寓楼。

        这座公寓在北部边界地区,嘉陵江水就从它身后流过,川流不息。

        位置绝佳,风水极好。

        “小罗,这可是戴老板给自己选的一处安全屋,你可有福了。”到地儿后,毛齐五悄悄拉过罗耀小声对他说。

        “真的,那我们住了,戴主任住哪儿?”

        “这你担心什么,戴老板在山城,这样的住处不下五六处呢。”毛齐五嘿嘿一笑,“你就放心住吧。”

        “行,我什么时候能将戴主任?”罗耀问道。

        “这个我可说不准,他的事儿太多了,不过,我估计以他对你的重视,估计很快就会召见你了。”毛齐五道。

        “明白,那我还是想尽快回一趟江城,把那边的事情安排一下,然后再回来?”罗耀提出自己的要求。

        “不急,你是以回老家省亲的名义离开的江城,就算要回去,怎么的也要等过完这个年,今天都2月13号了,腊月二十五了!”毛齐五道。

        罗耀点了点头,毛齐五说的没错,他还这没算时间,这一晃的功夫,农历新年就要到了。

        “你这里需要什么,直接找沈彧,他现在是总务处庶务科的副科长。”毛齐五指着沈彧介绍道。

        罗耀点了点头,戴雨农把余杰调去河内,又把沈彧调回山城,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关联他不知道,但山城有个熟悉的人,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儿。

        虽然山城的他有不少同学,但沈彧要比很多人亲厚多了。

        “行了,我还有事儿,中午饭你们简单解决一下,晚上我再过来给亚德利先生正式接风。”毛齐五确实很忙,能抽出时间来把他从机场接到住处,并且安顿下来,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毛齐五在军统内至少排名在前五内,他上面也就值郑介民,唐纵这些老资格了,而且,军统内谁不知道‘毛秘’的大名。

        厨房已经下了面条。

        大家都饿了,尤其是吐的肚子都快空的夏飞,看到吃的,眼睛都绿了,再不吃饭,他就就快饿死了。

        亚德利还不习惯用筷子,不过,面条他还是吃的,入乡随俗嘛,他也饿了,喝酒可顶不了饿。

        “亚德利先生,您你看还有什么需要的,我们马上给您准备,咱们这边没有的,可以给您买去。”沈彧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还是会几句英文的,能进行简单的交流。

        “还好,就是这里的气温太冷了,我觉得,我可能需要更厚的被子!”亚德利指着床上那很薄的棉被说道。

        “好的,这问题很好解决。”沈彧点了点头。

        “这床是竹板的吗?”

        “是的,竹子是我们山城的特色产品,很多家具都是竹子制作的,这种竹板床,是很常见的。”

        “能不能给我换一个更软一点的床垫,比如棕榈垫,或者席梦思?”亚德利希翼的问道。

        “这个,我只能说帮你找找看,整个山城估计也没有您说的棕榈垫,或者席梦思?”沈彧道。

        “那你们的长官也睡这样的床吗?”

        “是的,最多就是木板床上铺上一层草垫。”沈彧点了点头。

        “好吧,能在我的房间生一个炭炉吗,我很怕冷的。”亚德利无奈之下,耸了耸肩膀,提出一个要求。

        “这个到不难办到,回头我让人给您送一个过来。”沈彧将亚德利提出的要求一一记下来。

        这个秃顶,水桶腰的美国人对军统来说,十分重要,他很想早一点儿完成这里的工作,然后去找罗耀叙旧。

        大半年没见,他们有很多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