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92章:终抵山城

第192章:终抵山城

        密电码破译是亚德利的专业,也是他的兴趣所在,否则他也不会在这个上面有着卓越的成就。

        所以,有人能够在专业上跟他交流,甚至还能启发他举一反三,那种感觉就跟遇到了久违的老友,在一起喝酒。

        所以,亚德利也忘记自己本来是来找罗耀喝酒的事情了。

        整个旅店,他能说的上话的人就只有罗耀。

        还有一个是宫慧,虽然也能说上几句话,他也很欣赏,只不过他也看出来宫慧跟罗耀的关系匪浅。

        他这个人虽然好女色,风.流但不下流,而且他来之前也做了一些功课的,东方女子与西方女人是不一样的。

        尤其是正经女子,那是不能随意撩的。

        至于那种风月之所,那就无所谓了,反正大家都是认“钱”说话,今天好,明天走在路上谁都不认识谁,那都毫无心理负担。

        “罗,你抽的这个烟不错,可以送我几包吗?”亚德利的随身带的烟抽完了,于是就拿起罗耀抽的三炮台,抽了一根后,觉得很不错,就开口索要道。

        “行,回头给你拿一条。”罗耀爽快的道,男人之间,抽烟、喝酒就是拉近距离的工具。

        “好。”亚德利顿时喜笑颜开。

        他觉得罗耀算的上他真正意义的上中国朋友,那个安排他离开美国的“肖”似乎有些不苟言笑了些,而且太小心了。

        ……

        其实戴雨农也没想清楚把亚德利请回来该怎么安排,毕竟军统内有一个电讯处了,处长韦大铭在密电码破译方面也颇有建树。

        虽然韦大铭也支持请亚德利来中国,但如果成立一个密电码破译中心之类的机构,谁来主导?

        韦大铭未尝没有这个想法。

        毕竟这是跟美国人学习最先进的破译技术,把技术学到手了,那就是权威了,以后在军统的地位就没有人撼动了。

        但是密电码破译是机密部门,是不能对外公布的,而且需要专注才行,韦大铭能做到把身心毫无保留的投入其中吗?

        显然做不到。

        而且现在谁也不知道这个叫亚德利的美国人有没有真本事,好不好伺候,不过,有一个好消息就是。

        这个美国人还挺实在的,居然把自己收集的有关密电码破译的资料和他过去破译的日本方面的各级的密码本都带来中国了。

        这里面有很多是日本使用过的外交级别的密码本,参考价值极大,花钱都是买不到的东西。

        这让戴雨农觉得花这个钱是值得的,每个月一千美元的薪水,按照现在法币跟美元兑换比例,一千美金可以兑换超过一万法币。

        党国的一个上将一个月才拿多少薪水,战前是八百,战时只有五百,养一个亚德利足够养二十个将军了。

        他戴雨农一个月才拿多少钱,三百块。

        “老板,这亚德利来了,我们该怎么安排?”戴雨农不在山城,所有事情的协调工作都是毛齐五负责。

        虽然毛的上面还有一个郑介民,但他只是兼任主任秘书,实际工作是在军事委员会军令部二厅那边,他是副厅长兼任第三处处长,主管军事情报。

        韦大铭也在军令部兼职,第四处电讯处处长,军衔也是少将。

        郑还兼任军统局书记长,但他这个书记长也只是开会的时候出现一下,平时根本不来军统局的。

        戴雨农不在,这军统局真正管事的就是毛齐五这个副主任秘书了,毛齐五不但戴雨农的心腹,还是江山系的核心人物,更是军统内掌握实权的人物。

        军统内,能实时知道戴雨农行踪的人只有毛齐五,其他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

        戴雨农有事情,第一时间也是找毛齐五商议,他知道,别人或许对他有二心,但毛齐五不会,他们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关系。

        而且,军统局本部的几个核心部门,都是由江山人把持,别人,你就算再有能力,都很难进入这些部门。

        “先安排他住下来,对他的使用,我们必须要有一个通盘的考虑。”戴雨农道,“我的意思是,让罗耀这小子给他担任助手,负责培养密电通讯以及密电码破译方面的人才。”

        “罗耀,那江城那边怎么办?”毛齐五惊讶的问道。

        “江城那边从他的小组中挑选一个人来继任就是了,基础和框架都已经搭好了,他们就按部就班完成就是了。”戴雨农说道,“江城区恢复需要时间,他们也可以借这段时间发展壮大自身,不要硬派给他们任务就是了。”

        “那有些工作还是需要他本人亲自去做吧?”

        “嗯,可以考虑让他在年后回山城一趟,把工作交接一下,再回来。”戴雨农点了点头。

        “那我去物色一个住处,这美国来的客人可不能怠慢了。”毛齐五道。

        “在嘉陵江南岸找一个,最好是远离闹市区,这样既能保证亚德利的安全,也利于我们工作的隐蔽性。”戴雨农吩咐道。

        “是。”毛齐五答应一声,山城混进了多少日本间谍,没人知道。

        ……

        就在戴雨农与毛齐五商量着如何安顿远道而来的美国朋友的时候,罗耀跟亚德利已经登上了前往回国的列车。

        虽然海防这边没有什么异常情况,谭四说的,他来这里快十年了,已经跟这里的本地人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这个关系是怎么建立的,罗耀没问,不过隐约的听小黎提过,他义父在海防被人尊称“四爷”。

        就是当地的政府部门也要给他三分面子,更别说当地的华人了。

        当地华人势力起了冲突,谭四爷那是调停人,说话,那是没有人敢不听的,至于,他军统的身份。

        对他来说,可听,可不听。

        只是有这个身份,在许多方面有着不小的帮助。

        罗耀一行五个人,谭四给他们订了三个最好的卧铺车厢,每个车厢是两张单人床的那种,不是上下床。

        滇越铁路是窄轨,中法合作修建的,一部分在安南,一部分在中国境内,总长度不到九百公里。

        就算全速每小时四十公里的速度,至少也要跑上一天一.夜才能抵达昆明。

        但这显然不可能的。

        滇越铁路沿途经过大大小小的站点有三十四个,每个站停留最少也得十分钟吧,有的可能还不止。

        就算是整点到达,也得两天半左右,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个星期只有两班的原因。

        正常情况下,三天时间左右。

        所以,只能做卧铺,这要是连坐上三天硬座,估计到时候连腰都直不起来。

        窄轨铁路,车厢自然不能太宽了,而且这列班车除了载客之外,还拉了四节货物,随着日本人切断中国的海岸线,滇越铁路运输要求陡然增加,已经成了非常繁忙的铁路了,计划中,要加开专门的货运专列了。

        至于法国人的办事效率,什么时候能够上线运营,那还真不好说,反正国内的需求已经是激增,尤其是战争物资的需求,那是有多少能吃多少。

        三天时间,罗耀可没打算就坐在火车上睡大觉,亚德利给他整理了一份有关密码破译的基本课程。

        全英文的。

        这虽然不是他必须的工作,但他觉得自己有义务这么做,而在整理这些课程的过程中,也是自己学习和理解的过程。

        亚德利这个人虽然身上有不少缺点,但是真才实学是有的,而且他也愿意把这些教给你。

        等到了山城,估计就没有这样的时间来做这件事了,所以,罗耀纷纷珍惜这个宝贵的时间。

        谭四给他买的是跟宫慧一间,可他从上车开始,就跟亚德利钻进了一个车厢内,然后就开始自己的资料整理和翻译工作。

        亚德利倒是很轻松惬意,喝着罗耀专门给他准备的苏格兰白兰地,嚼着花生米,翘着二郎腿,高兴起来,哼上一曲美国乡村小调。

        不过,他这嗓子实在是不敢恭维,也就是罗耀能忍受,换一个人,估计早就受不了,一脚把人踹出去了。

        对于这么不解风情的罗耀,亚德利是既佩服又惋惜,放着那么美丽的女朋友不陪,却来陪他这个糟老头子,当然,他也知道,罗耀真正来陪的人不是他,而是那些资料,以及随时可以向他请教资料上的内容,有些东西光靠字面翻译是不能住准确的表达出意思的,得跟书写着聊,才能找到更为准确或者恰当的语言。

        不然,资料即便翻译出来了,使用者拿到了,看不懂那不是白搭?

        罗耀是要保证翻译的资料的准确性,就算这些资料是用来培训军统方面的密码破译人才,这些人才将来未必也不能为我所用。

        现在这些人才培养出来,必然会用来对付当前最大的敌人,日本侵略者。

        即便是成了密电码破译中心,也就是亚德利念念忘忘的中国版的黑室,那主要针对的也是日方的密电码通讯。

        何况,若是戴雨农真把密电码破译中心交给自己,那他的自主性就大多了,可以做的事情也很多。

        除了给宫慧换药回去了一趟自己的车厢,罗耀在车上这三天都待在亚德利的车厢内,每天睡觉不到四个小时,醒来,冷水洗把脸,就开始干。

        等到列车抵达昆明站的时候,罗耀居然写了上千张稿纸,用光了一个墨水瓶的墨水,装订起来,厚厚的一摞,连亚德利都吃惊的不行。

        这么强大的工作量,要让他来干的话,可能需要一个月,而罗耀三天就完成了,而且完成的非常好。

        亚德利对罗耀不光是好感了,而是肃然起敬了。

        中国人如果都像罗耀这样的话,那这个民族是不可战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