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88章:老师来了

第188章:老师来了

        罗耀还听到一些零星的有关汪兆铭在河内活动的情况,大致是遭遇了好几次刺杀,躲在自己寓所里不敢轻易外出了。

        这里面是不是军统的人干的,那就知道了。

        这日本人想要利用他做文章的话,正着来,反着来,都是有可能的。

        “小慧,你吃好了?”

        “嗯。”宫慧点了点头,她胃口不太好,没吃多少就停下来了。

        罗耀抬手叫来侍者:“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一个人没有吃饭,这些能帮我打包吗?我带回去?”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好打包,但您可以把这些带回去,然后把房间告诉我们,吃完了,送回来,或者我们下去取都可以。”侍者解释道。

        “那就太好了,麻烦你帮我装一下,我们的房间号是……”

        ……

        咚咚……

        海面上的薄雾散去,突然一阵剧烈的炮击声传来,轮船上的人都被惊醒了,罗耀也从床上下来,拉开舷窗的帘子,朝海面上望去。

        就在他们船行不远处,一艘悬挂日本海军军旗的军舰正朝岸边的方向不停的发射炮弹,橘红色的弹道,如同死神的镰刀一般,收割这港口上无辜中国军民的生命。

        货轮是紧贴着海岸线走的。

        遭遇日军军舰是大概率的事情。

        不过,日本海军还算遵守航海规则,在近海他们倒是很少为难不属于中方的船只,毕竟这艘货轮挂的是奥国的旗帜。

        日本人也不想闹出什么外交纷争来,那怕他们知道这艘船上坐的都是中国人,也只能逼停船,上船检查一下,算是例行一下公事。

        船长早就有这方面的经验了,也知道反抗肯定没好处,说不定还会让对方找到借口把船扣押了。

        给些好处就行了。

        日军也不想固泽而渔,真这么干,这一片海上估计就没有外国轮船经过了,那不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细水长流嘛!

        日军是放了一艘快艇过来了。

        连船都没上,就直接拿了好处走了,告诉船长,要么停下来,等他们炮击结束后再走,要么就绕行!

        这个时候,哪能在边上看戏,那不是自找麻烦,万一日本人回过头来,真把你扣了,你哭都找不到坟头。

        船上的人也不答应呀。

        船长马上下令转弯,绕行。

        至于孝敬日本人这笔钱,船上自然会有人出的,普通舱也会收取一些,这都是在上船之前说好的。

        若是碰不上,大家你好我好,碰上了,那就能认倒霉了。

        这一回就是认倒霉了,谁让这早上海面上起了雾,船就偏离了一点儿航向,刚好撞上人家炮击港口呢?

        此后倒是一帆风顺,到下午两点的时候,海防港已经在望了。

        船舱的空间有限,加上海上的颠簸,宫慧这一路上虽说都是躺在床上休息,但那是一点儿都没有休息好。

        现在好了,终于到了。

        按照时间计算,亚德利和杨帆应该会比他们早半天抵达海防,也就是说,他们上午就到了。

        货船抵达海防码头。

        在码头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船上的客人先下船,通过海关的检查才能登岸,然后才能自由的进入海防市。

        一般人也不会想到,这满满的三大箱子都是重要的情报资料,而且这些资料很乱,看上去就不像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亚德利估计就是利用这一点,拖着三大箱的密码破译方面的文件资料从欧洲转了一圈,居然没有被他经过国家的海关发现,罗耀不过是现学现用。

        果然,这三大箱子的资料在那位检验员眼里根本就是垃圾一样的存在,简单翻看了一下,就失去了兴趣,随后就把箱子合了起来,在他的假护照上盖上了通过的印章!

        顺利过关后。

        三人终于踏上了海防港的土地。

        “亚德利和阿虎应该已经打了,我们去找他们吧。”罗耀说道。

        “你知道去哪儿能找到他们吗?”

        “当然。”罗耀点了点头,亚德利他们抵达海防需要接头暗语,而他不需要,戴雨农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他直接打这个号码就行了。

        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

        一辆黑色的小汽车就停在了三人的跟前。

        车上下来一个人,令罗耀大吃一惊!

        “苏离!”

        “耀哥!”

        同学见面,分外开心,罗耀是个很少情感外露的人,这一刻,他也禁不住鼻子一酸,眼圈红了,与苏离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好久不见,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罗耀感慨一声,在临训班,苏离虽然比不上罗耀,李孚和文子善三人,那也是风云人物,他也是五虎之一,属于临训班中顶尖人物。

        “是呀,我也没想到。”苏离嘿嘿一笑,他也是刚刚知道没多久。

        “嫂子!”苏离走到宫慧跟前,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

        宫慧一愣,旋即闹了一个大红脸,有些不知所措的朝罗耀望去,苏离叫罗耀一声“哥”,再叫她一声“嫂子”,这不是误会了?

        “苏离,你误会了,我跟罗耀还没有……”

        “嫂子,这不是迟早的事情嘛!”苏离嘿嘿一笑,临训班谁不知道宫慧跟罗耀的关系,只是当时两个人都没挑明罢了。

        在苏离这些人眼里,这一对儿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顺嘴说一句,戴雨农那个六不准禁令,其中一条关于抗战期间军统人员不允许结婚是1940年才颁布的,现在还没有这个禁令)

        罗耀很无奈,他解释再多也没有用,他自己可以不说,不承认,但总不能堵住别人的嘴不说吧?

        “苏离,我跟宫慧的事情,我们自有打算,你就别跟着搅和了。”罗耀道,“以后不要叫嫂子,不好听,也容易让人误会。”

        “成,那就叫慧姐。”苏离哈哈一笑,叫什么对他来说无所谓,反正都一个样,罗耀的事迹在临训班没多少人知道,包括李孚、文子善他们都是不知道的。

        这一次他不是跟着余杰一起过来河内,他也不会知道的,临训班的人只知道罗耀先一期毕业去执行某个任务了。

        但是当他从余杰口中得知,罗耀就是最近军统内最神秘的江城直属组河神小组的组长的时候,他当时是惊的眼镜儿碎了一地。

        要不是他现在给余杰担任助手,只怕他也是没资格接触这样的机密。

        “对了,苏离你怎么来海防了?”罗耀奇怪的问道,临训班学员毕业后一部分总部留用,一部分分配到全国各地了,怎么还有人出国了。

        苏离“嘿嘿”一笑:“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还跟我卖关子。”罗耀也没追问,先扶着宫慧上了车,又把三箱子文件资料放进了后备箱,然后跟夏飞一起上了汽车。

        苏敬发动汽车,朝数公里之外的海防城而去。

        汽车进入海防城后,没走多远,就停在一家旅馆面前,苏敬从车上下来:“耀哥,慧姐,咱们到了。”

        罗耀从车上先下来,然后走过去,从另外一边将宫慧从车上扶下来,苏敬和夏飞两个人将后备箱里的行李箱子取了下来。

        “耀哥,慧姐,请进,这里是军统海防组的据点,放心,安全的很。”苏敬走在前面,介绍道。

        罗耀点了点头。

        他知道军统在国外也有一些情报组,尤其是东南亚的国家,戴雨农都有布置,但重点还是在国内。

        国外的这些情报组,主要就是收集一些当地的经济和军事情报,任务并不危险,很多人都是在当地经营一份产业作掩护,一来自食其力,不需要国内的输血,二来也融入当地社会,扎根下来,更容易隐藏和保护自己。

        海防是安南的重要港口城市,这里有一个情报组的存在,也是应当的,而安南的政治中心河内就更不必说了。

        军统在安南是设了一个站的。

        “苏秘书。”迎面而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子,黝黑黝黑的,一身当地人的打扮,一看就是个精明的主儿。

        “耀哥,给你介绍一下。”苏敬放下箱子,一指那汉子介绍道,“谭四,军统海防组组长,大家都喜欢他叫他四哥。”

        “四哥。”罗耀点了点,这种人是地头蛇,能交好,就不得罪。

        “耀兄弟请了。”谭四呵呵一笑,表现的很友善,看上去就是一个和气生财的生意人,那眼角闪过的意思精光,让罗耀暗暗的警惕,这应该是一位狠角色,不然,军统也不会派他来海防,这种地方,老好人是没办法生存的。

        “先生呢?”苏敬问了一声。

        “已经在里面等候了。”谭四忙道。

        “先生?”罗耀有些惊讶,但没多问,反正一会儿就应该知道了。

        “耀哥,先生得知你来海防,开心坏了,连夜就从河内赶过来了,这不,刚到就接到你的电话,就派我去接你了。”苏敬解释道。

        “哦。”

        “你们的房间都安排好了,一会儿我亲自带你们过去,现在,耀哥,你得先去见一下先生,先生没休息,就是在等你。”苏敬道。

        “好。”罗耀也很想知道苏敬说的“先生”到底是是谁,难不成戴雨农跑海防来了,不太可能,他们前天才见过,戴雨农不可能比他更快到海防,除非他坐飞机从香港到河内,再从河内到海防。

        不过他们已经见过了,没有必要迫切的再见一次,何况他们本来也是要去河内一趟的,在河内见不也有一样吗?

        这个先生不是戴雨农,那会是谁呢,自己认识的人当中,在军统中,跟他亲厚的人就只有一人了!

        余杰!

        只有这个可能了。

        当房门打开的一瞬间,看到那个背影,他一瞬间眼睛有些湿润了,不是老师余杰又是谁呢?

        “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