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86章:若不死,我娶你

第186章:若不死,我娶你

        “小慧,你额头怎么比刚才更烫了?”

        “啊,有吗?”宫慧脸上飞起一朵红晕,她很想扯下蒙在罗耀眼上的蒙面巾,但是她的手臂根本没有力气。

        “你动作能稍微轻点儿吗……”

        “嗯。”

        这个过程比打一架还要累,等到换好衣服,罗耀自己反倒出了一身的汗。

        解开蒙面巾。

        望着脸腮如同胭脂一般红的宫慧,他心底的一根弦儿居然有一种被拨动的感觉,他承认,宫慧在他心里已经占据了一个位置。

        “我再给你打一针退烧针吧。”

        “晚上你不许睡在外面的沙发上!”宫慧微微的一抬头,眼神之中带着一种决然和果敢。

        “那我睡那儿?”

        宫慧在席梦思大床的另一边,伸出右手拍了一下:“这边的位置是你的。”

        “小慧……”

        “你看也看过了,摸也摸过了,现在到不敢了吗?”宫慧委屈的道,“我有逼着你娶我吗?”

        “小慧,你知道的,干我们这一行的,有今日没有明天,我不想有一天你会后悔。”罗耀道,“而我也说过,不把日寇赶出中国是绝不会成家的。”

        “我知道,所以,我也不逼你,但我想给自己争取一个机会,难道你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吗?”

        罗耀深呼吸一口气,郑重的道:“好,如果咱们两个真能活到抗战胜利的那一天,你没有找到真爱的话,我娶你!”

        “我不会爱上别人,要嫁人,我只嫁你!”宫慧泪水瞬间止不住流了下来,这一句承诺对她来说,太重要的。

        “好了,休息吧,还有六个小时天就要亮了。”罗耀看了一下手表说道,“我去洗个澡。”

        ……

        第二天一早,罗耀早早就醒来了,伸手探了一下宫慧的额头,烧基本上退了,这是好事儿,他总算松了一口气。

        看宫慧睡得香,就没有马上叫醒她。

        他开始收拾行李,其实没有多少东西,他们的行李大部分都被亚德利带走了,他们的行李都是亚德利留下的资料文件。

        “天亮了,你怎么不叫醒我?”宫慧听到外面的动静,睁开眼,支撑着一只手臂坐了起来。

        “还早,你可以再睡一会儿?”

        “睡不着,我们一会儿是不是就要离开?”

        “不急,我叫了早餐,吃完早餐,我们再走。”罗耀道,“你这样,得补充一下营养。”

        “我去个卫生间?”

        “要不要我扶你?”

        “不用,我自己能行……”宫慧右手摇了摇,自己从床上就下来了,她今天的状态确实好了不少。

        她的伤不需要打吊臂,主要是尽量固定左上臂,不要乱动,以免缝合的伤口开裂。

        ……

        “这是瘦肉粥,专门让酒店给你做的。”罗耀给宫慧盛了一碗瘦弱粥道,“你多吃点儿,补充蛋白质。”

        “夏飞,咱们行李都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少爷。”夏飞埋头喝着粥,呼噜噜的说道。

        “嗯,一会儿,你帮着推一下行李,我下去退房。”罗耀交代一声。

        “明白,您放心好了。”

        ……

        “走吧,以后会有机会再来的。”罗耀一手拎着一个箱子,与宫慧一起从房间内出来,乘坐电梯下楼。

        “两位才住了两个晚上就不住了?”酒店经理很惊讶的问道。

        “我太太身体不适,需要去三院看一下,可是这里离的太远了,只能就近找一个酒店住下,其实,这里的环境更好,但是,没办法。”罗耀委婉的解释道。

        “理解,理解……”经理忙道,“对了,你们住进来的是四个人,还有一个人呢?”

        “他让我派去三院那边帮我太太挂号了,我们现在就过去跟他汇合。”罗耀忙解释一声。

        “您真是太细心了。”

        “手续办好了吗?”

        “办好了,欢迎您和太太下次再入住本酒店,祝您生活愉快!”酒店经理礼貌微笑的道。

        “谢谢。”

        门童叫来了车,还帮他们将行李一一的搬上了车。

        汽车到了码头。

        罗耀一行三人并没有乘船去对岸的九龙,而是买了三张车票去了澳门,往海防的船每天只有一班,今天早上的那班已经开走了。

        他们只能去澳门。

        澳门那边也有一班船去海防,但那是在中午开船。

        这一点罗耀早就算计好了。

        这样他跟亚德利、杨帆二人最快的话,相距半日时间都能抵达海防,到了海防,那日本人的势力就更加鞭长莫及了。

        就在罗耀等三人顺利登上去澳门的船的时候,半岛酒店316房间内柳川镇雄的尸体被打扫房间的酒店保洁员发现了。

        酒店随后报警,英国警察很快就来了。

        柳川镇雄的身份,港英当局的情报部门自然是有掌握的,何况,现场还有黑羽和小森二人的证件。

        这二人拿的都是日本驻香港领事馆工作人员的证件。

        这二人的尸体就停放在香港岛警署的停尸房内呢,两下一对症,英国在香港的情报部门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日本人要在半岛酒店搞事情,但是却被人给灭口了,而且还是团灭,不然,人都死了,日方居然没有反应了。

        谁干的?

        英国人虽然不知道,但也能猜到一二,现在除了中国人之外,谁还会跟日本人刺刀见血?

        这重庆军统跟日领事馆特务机关在香港的较量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这事儿警方一看,超过正常治安范畴,交给英军军方处置,带队的英方情报机构的一个少尉直接通报给了日本驻香港总领事馆。

        等到日本驻香港总领事馆武官片山少佐来到现场,罗耀、宫慧还有夏飞三人已经快要到澳门了。

        片山气的直跳脚,可他也没办法,自己的手下死了,任务失败了,还可能会被英方问责。

        而中村总领事更加不会放过他的,外务省跟陆军部的关系本来就不好,双方各行其是,而现在他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中村怎么会放弃这个给他穿小鞋的机会。

        而且,他有预感,对手下如此狠手,柳川小组盯的这个叫“奥斯本”的美国人一定来头不小。

        说不定还是个大人物,而就因为他的疏忽,导致了目标的逃脱,这个黑锅他是背定了。

        ……

        铜锣湾晚景1号公寓。

        “先生,他们已经上船了,是去澳门方向,应该是想从澳门转船再去海防。”戴雨农贴身卫士王鲁乔出现在戴雨农身后。

        “嗯,这倒是个稳妥的计划。”戴雨农点了点头,“去电河内,让博士关注一下,就说,他的关门弟子来了。”

        “河神应该还不知道吧?”

        “当然,虽然他们师生之间有秘密联系,但这种事情,博士是不敢透露给他知道的,不过,他现在知道了也没什么,河神在江城所做的一切,那可比很多尸位素餐之辈强多了!”戴雨农道。

        “日本人应该发现他们的人出事了吧?”

        “先生,这河神下手可是够狠的,这个柳川小组三个人,一个都没留,全部都是他一个人解决的。”

        “他要是不狠,我能让他担任江城直属组的组长?”戴雨农一笑道,“他在江城所做的一切,现在还看不出威力,但越往后,你就明白他的良苦用心了,这小子年纪轻轻的,做事谨慎,老辣,而且还善于布局运筹,我是越来越看好他了。”

        “先生慧眼如炬,咱们军统人才济济,必定如日中天。”王鲁乔拍了一记马屁道。

        “给片山制造一点儿麻烦,给他们争取一点时间。”

        “是。“

        ……

        “你怎么样?”澳门客运码头,罗耀一只手拎着箱子,一只手搀扶着宫慧从船上下来,夏飞拎着箱子,吃力的走在后面。

        对他而言,那两口装满资料文件的箱子太重了,只能拖着往前走。

        “没事儿,只是有些晕船。”宫慧受伤了,身体抵抗力自然要差了许多,晕船也是正常的。

        “我扶你过去休息一下,咱们现在应该是安全的。”罗耀道,估计柳川镇雄的死已经被发现了,日本人想要找到柳川等人被杀的线索,再把线索归结到他们身上,那是需要时间的。

        他可不敢保证日本人一直找不到线索,但一时间摸不到头绪是肯定的,能拖延多长时间就不好说了。

        澳门近在咫尺,并不安全,必须马上离开。

        罗耀扶着宫慧在澳门客运码头找个地方休息。

        “夏飞,你是跟我们走,还是回香港继续你自己的生活?”罗耀问道,虽然,多带一个人,可以帮他,但是他也不能太自私,而决定夏飞的未来。

        “少爷,我的毒……”

        “我没给你下毒,就是为了吓唬你,不信,你可以找个医院,抽血检查一下?”罗耀笑道。

        “没毒?”

        “都到这个时候了,我有必要骗你们?”罗耀道,“反正我们都已经要离开了,就算你现在去告密,也没有用,等日本人知道了,他们再追过来,也晚了。”

        “少爷,您说那些人是日本人?”

        “是呀,他们是日本情报特工。”

        “少爷,我跟你走,我跟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夏飞突然双目赤红,咬牙切齿的说道。

        “怎么回事儿?”

        “我师父就是被他们害死的,他们找到我师父,想让我师父给他们盗取一件宝贝,我师父坚决不从,说那是咱们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决不能落到外人的手里,所以,他们就设计陷害我师父,我师父就这样惨死狱中。”夏飞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好吧,如果你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就跟着我们吧,有我们一口吃的,饿不着你!”罗耀说道。

        “谢谢少爷。”

        “不要叫少爷了,我也不是什么富家少爷,以后叫耀哥就行了。”

        “是,耀哥!”

        交代夏飞照看宫慧,罗耀去售票窗口买船票。

        “三张去海防的船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