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82章:一份大礼

第182章:一份大礼

        别人不清楚,罗耀可是很清楚,这三箱资料的重要性,这对中国密电码破译界来说,那就如同及时雨。

        尽管这些东西是给军统的。

        这不是到了他手里吗,给军统和给组织有啥区别?

        当然,从军统眼皮子底下弄走这些资料显然是不行的,可是,资料是死的,人是活的,这些资料和文件可不会破译密码,而人才是。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亚德利先生,这些资料在哪儿?”

        “就放在我房间里。”

        “你就这么随便放在房间里?”罗耀很吃惊,这些东西,亚德利居然带着从欧洲转了一圈,还能安全无虞的抵达香港。

        欧洲那些国家的情报机构眼睛都特么瞎了?

        他们的海关部门都不检查一下?

        “是呀,不然我放在那里,这些东西我只能随身带着,可不敢随意交给任何人。”亚德利也知道,自己携带的这些文件资料要是被美国的情报部门发现,那肯定是要被查扣的。

        至于出了美国,除了懂行的人,一般是看不懂这些东西的,谁也想不到一个密码破译天才会这么堂而皇之的把这么多有关密电码破译的资料给带在身边呢?

        典型的灯下黑原理。

        不管是怎么带过来的,只要东西到了中国,那这些东西就属于中国了。

        “亚德利先生,您的这些资料文件非常重要,我们必须保证他的安全,若是让日本人得知,他们必定会派人来抢夺,一旦得不到,就会毁掉它们!”

        “那怎么办,罗?”亚德利问道。

        “这样,亚德利先生,你先把这批资料文件交给我,由我来保管,然后,我们再制定一个离开香港的计划。”

        “这些东西怎么交给你?”

        “很简单,我会派人伪装成酒店房间客服,去你房间打扫房间,你把箱子交给他就行了。”罗耀道。

        “这样行吗,不是有日本特工监视我吗?”

        “放心,香港还不是他们的地盘儿,他们只能暗地里搞一些动作,不敢明着来的。”罗耀说道。

        “好,我知道了。”

        “行了,你现在是一个丢掉钱包的外国人,没有钱,还丢掉了证件,住不起半岛这样的酒店了……”

        “啊……”亚德利张大嘴巴不明白罗耀这么说是啥意思。

        “演戏,亚德利先生,你不要担心自己被半岛酒店赶出来就没有地方可住,我会安排好的。”罗耀解释道。

        “明白了,罗。”亚德利也是聪明人,马上就明白罗耀的意思了,他也是个喜欢冒险的人。

        对于这种事情他是相当乐意参与其中的。

        “你现在回去的时候,要表现的沮丧一点儿,稍后,等把三箱文件资料转交给我之后,你就以住不起半岛酒店的名义退房离开……”

        “罗,这个计划太刺激了,我喜欢!”亚德利听了,眼睛一亮。

        “夏飞!”

        夏飞一点头,把亚德利的钱包递给了他。

        “亚德利先生,您清点一下,看东西都在不在?”罗耀道。

        亚德利接过钱包道:“不用了,罗,我相信你。”

        ……

        亚德利回到了半岛酒店,样子很狼狈,表情非常沮丧,他一回来,就引起了监视他的日本特工的主意。

        “亚德利先生,您这是怎么啦?”

        “没事,我上楼休息一下。”面对酒店经理的关心,亚德利故作轻松的一笑,但笑容里明显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疲惫。

        “好的,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嗯。”亚德利含糊一声,走进电梯,上了楼。

        ……

        没多久,罗耀也回到了半岛酒店。

        “你们俩按照我说的去做,尽快把亚德利的装有资料的三个行李箱拿回来。”罗耀吩咐杨帆和夏飞一声。

        “是。”两人点头去准备了。

        “咦!”

        “怎么了,少爷?”

        “没事儿,你们俩先去吧。”罗耀轻松的一挥手,他听到自己房间内宫慧的气息有些不太对劲。

        虽然这是自己的房间,但还是小心一些,所以在进门之前,他还是运用听力听了一下里面的动静。

        房间钥匙只有一把,在宫慧那儿,不过,这点儿还难不倒他。

        以一根回形针就可以轻松将房间门打开了,临训班学的一些东西还是有用的。

        小客厅没有人。

        房间虚掩。

        声音从房间内传出来的。

        罗耀眉头一皱,他看到地板上滴落,溅开的血滴。

        推开门,看到宫慧坐在房间的梳妆台前,裸露着半个肩膀,一只手吃力的再给另一条手臂上的包扎。

        “小慧,你怎么回事儿?”罗耀大吃一惊,顾不上那么多了,冲过去问道,“你怎么受伤了?”

        宫慧差一点儿抓起梳妆台前的匕首转身刺过去,听到熟悉的声音,那是松了一口气。

        “我碰到一个高手了,他跟我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潜入亚德利房间。”宫慧额头上全是汗珠,显然伤的不轻,靠内的小衣服都被鲜血染红了。

        “日本人?”

        “嗯,是个日本忍者,我被他偷袭负的上,不过,他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宫慧解释道。

        “看来日本人是早就盯上亚德利了,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时机去他房间,还会跟你碰上了?”罗耀面色凝重道。

        “我也不知道,他是先我一步进的亚德利的房间,所以,我才没有防备之下,被他伤着。”宫慧道。

        “我看看你的伤口!”罗耀望着宫慧手臂上的包扎,整个就一团乱麻,弄不好别感染发炎了。

        “嗯。”

        宫慧没拒绝。

        重新解开来,罗耀看到了在宫慧左上臂上一个狭长的口子,刀深之处,都能看到里面的骨头。

        这一刀伤的还真是不轻。

        “忍着点儿!”罗耀取来毛巾和随身携带的药箱。

        宫慧张嘴咬住毛巾!

        罗耀开始給伤口进行清洗消毒,这过程是极其疼痛的,因为没有麻醉药,麻醉药可是禁药,一般人是不允许随身携带的,查到会被海关没收的,甚至还可能会被怀疑某些分子。

        “你这个伤口,不缝合的话,很难愈合的。”

        “我知道,可我实在没办法缝合,它的位置我根本够不到……”

        “没关系,我来吧。”

        “嗯,来吧,反正又不是没被你看过!”宫慧嘴里还咬着毛巾,含糊的说道。

        罗耀听了,手禁不住一抖:“忍着点儿,别跟我开这种玩笑。”

        用打火机给针消毒,穿上鱼线,罗耀开始全神贯注的给宫慧缝合伤口,每一针下去,都看得见宫慧咬一次牙。

        好不容易缝合完毕,宫慧吐掉嘴里的毛巾,来了一句:“你说,这满身都是伤疤的女人,会不会没有男人喜欢?”

        “你这脑子都想些什么?”罗耀也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下午,我陪你去找个私人诊所,咱们吊上一瓶水,这样好的快一些。”

        “咱不是有‘一贴灵’的药吗,干嘛还要去吊水?”宫慧不情愿道。

        “咱们还没跟敌人直接对上,你就受了伤,看来这一路上不会太平了。”罗耀皱眉说道。

        “我是一时大意……”

        “你是第一天干这一行吗,就算亚德利离开了房间,他的房间就没有危险吗?”罗耀喝斥一声。

        “我错了,行吗,保证不会再有下次。”宫慧立马认错。

        “你进305房间没露脸吧?”

        “当然了,我是没留意305房间居然还藏着人,但也没蠢到什么都不掩饰,光明正大进去呀。”宫慧道,“我蒙了面的,衣服也处理了,那个伤我的日本忍者也被我刺了一刀,伤的比我还重。”

        “这就好,我已经个亚德利接上头了,日本人现在盯着亚德利,就是知道会有人来跟他接头,他们想把亚德利和接头的人一网打尽,但是今天的行动,一定会引起他们的警觉,估计,日本人不会再等下去了,最迟明天他们一定会有所行动……”

        接下来,罗耀将他跟亚德利商量好的计划跟宫慧仔细说了一遍。

        “这三箱子资料文件至关重要,绝对不能落到日本人手里。”罗耀道,“所以,我让阿虎和夏飞使用调包的办法,将它们先从亚德利房间里挪移出来,这东西在我们手里,比在他手里安全。”

        “今天下午,亚德利就会以钱包证件丢失,住不起半岛酒店的理由退房,而日本人一定会盯着他,这就给了我们行动的自由,那个日本忍者虽然跟你交过手,但还不知道我们的底细,我们就利用这一点,把这些资料文件运出去!”罗耀说道

        “我明白了,资料文件和人分开走,这样更安全,或者说,二选其一,只要我们拥有其中之一,就能立于不败之地!”宫慧明白罗耀的意图了。

        不得不承认,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到这样的计策的,她真做不到,只有眼前这个男人才有这样的本事。

        “没错,你说得对,不过,人和文件同样重要,我们都不愿意损失任何其中一个,明白吗?”

        “明白!”宫慧郑重的点了点头。

        “你休息一下把,我去把血迹清理干净,免得引起别人的怀疑!”罗耀点了点头,宫慧很聪慧,基本上一点就透,这一点跟他很合拍。

        要不然,他也不会带她一起出任务了。

        有一个能一个眼神就明白自己想法的搭档有多重要,很多事情,能做成,就是这一个眼神的瞬间。

        “表哥,我没力气了,你抱我过去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