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81章:接头(二)

第181章:接头(二)

        亚德利是个闲不住的人,这一点罗耀没有猜错,没让他们等多久,这个从美国来的密码破译大师就穿着一件灰褐色的风衣走出了酒店的大门。

        门童还礼貌的给他开了一下门。

        杨帆还是第一次执行这种跟踪任务,之前虽然在满仓的调教下,也有类似的训练。

        但训练是可以出错的,实战不可以。

        看得出来,他有点儿紧张,看到亚德利走出酒店大门,就准备起身跟上去。

        却被罗耀摁住了肩膀:“别急,先等一下。”

        杨帆有些不明所以。

        等到他看到亚德利走出大门后,一个穿格子西装的亚洲人从廊柱后面走了出来。

        虽然竭力掩饰自己的走路的轨迹,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跟踪前面的亚德利。

        “现在可以跟上去,别让他发现。”罗耀这才轻轻的拍了一下杨帆的肩膀,“如果迷路了,知道怎么做吧?”

        “知道。”杨帆点了点头。

        ……

        “夏飞,现在就看你的了。”杨帆走后,罗耀单独对夏飞说道。

        “明白了,您就瞧好了。”夏飞嘻嘻一笑,罗耀早就跟他详细讲述了计划了,这个任务对他来说,轻车熟路。

        “好了,去吧。”

        “你把他们两个都派出去了,我呢,我干什么吗?”一道慵懒的声音在罗耀背后响起。

        罗耀早就知道宫慧在自己后面了,只是装作不知道你。

        “你想办法进305号房间看一下。”罗耀呵呵一笑,给了宫慧小小的任务。

        “明白。”

        宫慧眼睛一亮,这个小任务对她来说,台小儿科了。

        “分头行动吧。”罗耀也该去做准备了,他要跟亚德利接头,自然不能用现在的样子。

        这防人之心不可无。

        谁知道这亚德利现在是什么情况,必须小心一点儿。

        ……

        亚德利情绪不太好,甚至有些着急了,他都来香港好几天了,一直都没能等到军统的人过来接头。

        虽然他拿到了预付的薪水,可他也是有职业道德的,说是帮中国人建立一个谍报中心的。

        而现在,他在这里坐等,却不见又任何人过来接头,虽然香港的风月场所让他留恋不已,特别是那些穿着旗袍的中国女人,她们温婉善良,有一种特别的异域风情,都快让他忘记自己在美国还有一个情人。

        他决定在香港顶多待一个星期,要是还没人来跟他接头的话,他就直接回美国了。

        不过,他还想努力一下,通过之前商定好的联络方式再跟军统联系一次。

        那就是发一封毫无意义的电报去山城。

        电报是明码的,毫无意义,但军统方面只要一接到,就会明白自己要求尽快接头的意思。

        所以,他必须去一趟电报局。

        只有电报局才能拍发自己这份电报。

        就在他在电报局拍发电报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他掏钱包付钱的时候,突然一只手伸进了他的怀里,先他一步拽走了他的钱包、

        不,应该是偷走了他的钱包!

        “嗨,该死的……”

        亚德利稍微愣了一下神,才意识到自己的钱包被偷了,赶紧转身去追那个在已经快要冲出电报局大门的矮小的人影。

        “小偷!”

        亚德利肥硕的身躯从电报局办事的队伍中挤了出来,气急败坏的喊了一声。

        他用的是英文,能听懂的人不多。

        甚至更多的人都不知道他喊的是什么,只是扭头过来,投来一丝关切的目光。

        “抓小偷……”

        亚德利多少是经历过的,抓小偷这种事儿,那只能是靠自己,有的时候连警察都不会管的,所以,他奋力的迈开自己的两条腿,拼命的追了出去。

        门口抽烟的格子西装,带着鸭舌帽的家伙,突然看到亚德利从电报局里冲出来,也是吓了一跳,连忙丢下烟头,撒开腿就要追过去。

        但是他并没有发现,自己迈出的那条腿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身体重心不稳,直接摔了一个狗啃泥。

        等到他爬起来的时候,想寻找是谁使得坏,周围最近的人都在三米开外。

        而他的目标,亚德利已经跑出去四五十米了。

        跟丢目标的惩罚令他感到不寒而栗,爬起来,就冲着亚德利奔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酗酒,纵欲等等不良习惯早就摧毁亚德利的健康,这些不良习惯引发的各种不疾病,尤其是肥胖更是让他的体能直线下降,没追几百米,他就有些吃不消了。

        不过,他钱包有特别重要的东西,必须得追回来,不然,他就会有很大的麻烦了。

        所以,他咬着,追着前面那个瘦小的声音,心里已经将他诅咒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该死的小偷!

        该死黄皮猴子!

        ……

        亚德利一路诅咒,一路追着,拐入了一个人流密集的街市,几下功夫,就看不到那个“小偷”的背影了。

        绝望,沮丧之下,亚德利甚至想到了报警。

        问题是,报警有用吗,要是然英国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吗,恐怕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儿。

        “嗨,亚德利先生。”

        亚德利瞬间石化。

        至少有两个月的时间,没有人称呼他这个名字了,突然有人在背后拍了他一下肩膀,还用英文叫出了他的名字,那真是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来香港就连自己最亲密的情人都没有告诉,在这里,只有军统的人才知道自己的身份。

        不,可能还有另外一种人。

        这是他非常讨厌的,又矮又丑的日本猴子!

        “亚德利先生,想要拿回你的钱包,就跟我来吧。”亚德利一回头,看到看了一个身穿黑色风衣,戴着礼帽,一副蛤蟆墨镜都能把半张脸都遮住的男人。

        重要的是,这个男人是纯正的黄皮肤,个子要比见到过的日本猴子至少高一个头。

        “中国人?”亚德利下意识的问道。

        风衣墨镜男子点了点头。

        亚德利犹豫一下,但还是决定跟了过去,毕竟,这是他唯一的希望,何况他胆子向来很大。

        他自认为自己很壮,孔武有力,眼前这个瘦高个的中国男子应该不是他的对手。

        瘦高个的中国男子将亚德利带进了一间茶楼。

        楼上的包厢内。

        推开门。

        亚德利看到一个令他无比吃惊的人,就是那个偷走他钱包的小个子,他激动的冲过去,就要抡起拳头揍人。

        但是拳头还在半空中,就被一只手给扣住了,死死的。

        “小偷,这个该死的小偷……”

        亚德利骂骂咧咧道。

        “亚德利先生,请您冷静一下,这是个误会!”瘦高个的中国男子摘下墨镜,赫然就是易容后的罗耀。

        而那个小偷就是夏飞。

        “误会?”

        “亚德利先生,您可能还不知道,你一抵达香港,就被日本驻香港的情报机构给盯上了吧?”罗耀放开手,直接用英文说道。

        “什么意思?”亚德利有些惊讶,他也算是有经验的资深情报人员了,自己被人盯上了,居然一点儿没发现。

        “他们没有对您采取任何行动,只是监视和跟踪你的行踪。”罗耀笑道,“我猜,他们的目的是在等您跟军统的人接头,然后再将您刺杀,最终破坏咱们这次合作。”

        “合作,什么合作?”

        “亚德利先生,鄙人姓罗,是重庆军统方面派来协助和护送您去山城的人。”罗耀自我介绍道。

        “我不相信,除非你能说出接头的暗语。”亚德利说道。

        罗耀呵呵一笑,由此可见,这个亚德利虽然在密码破译上建树颇深,但在具体行动方面确实极其的弱智。

        若是一名资深的情报特工,绝对不会先不打自招,承认自己的身份,还问接头对方暗语的。

        万一对方并不是真正要接头的人,甚至是获得接头暗语而冒充的接头人呢?

        不过,这样也说明这个人没什么心机,只要是能摸准他的脾气,顺着他的意,那就不难打交道。

        “亲爱的艾德娜·拉姆塞儿,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你要去哪儿?”

        “一个神秘的东方国度,我要去那里工作一年,然后我会获得一笔丰厚的报酬,到时候就可以带着你环游世界!”

        “哦,亚德利,你对我太好了!”

        这段对白是亚德利临行前跟情人艾德娜·拉姆塞儿的对话,这些话只有军统派来的接头人知道,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他把这段话设置成了暗语。

        “亚德利先生,现在总算可以相信我你的身份了吧?”罗耀微微一笑,问道。

        “我相信你了,罗!”雅德利郑重的道,“但是你们为什么盗心在你才来找我?”

        “你身边有日本特工跟踪监视,我们可不得慎重,若是比他们发现了,亚德利先生,您可是破译过他们密码的,他们一定会对你下手的!”罗耀解释道。

        “可现在怎么办?”

        “他们现在一定还不知道我跟您已经接上头了,所以,您还可以演下去。”罗耀道。

        “演戏?”

        “对,我们制定了一个把您安全护送进入中国境内的计划,但这需要您的配合才行。”罗耀郑重的道。

        “你说吧,需要我怎么配合。”确定罗耀的身份没问题后,亚德利表现的相当配合。

        “从广州口岸入境已经不可能,您一个白人,太显眼,无法隐藏身份,所以,我们打算先护送您去法属印度支那,然后乘坐滇缅铁路进入中国,这样虽然绕一圈,但胜在安全稳妥。”罗耀只是说了一个大概的路线,但具体如何操作,他没有说。

        “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越快越好。”

        “我还带了三大箱子的有关密码破译的资料和文件,这应该是你们急需的,怎么带走?”亚德利想了一下,问道。

        “什么,您还带了三大箱子的资料文件?”罗耀大吃一惊,这可这是个大大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