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78章:真正的任务

第178章:真正的任务

        “这汪先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嗯。”

        罗耀点了点头,这都过去个把月了,天下早就传遍了,只要是消息不闭塞的地方,那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一个姓汪,还是国府的重要人物,居然公开放话,要投降侵略者,美其名曰他这是为了两国的和平,为了不徒增两国军人百姓的伤亡,为了救中国。

        糊弄一些无知懦弱怕死之辈还行,这有骨气的中国人,谁会上这个当。

        “你对此有什么看法?”戴雨农问道。

        “我认为汪先生这种做法是极其错误的,完全背弃了先总理的遗训,忘记了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应该挺起的脊梁!”罗耀郑重的道。

        “说得好,一语中的!”戴雨农点了点头,他要的就是罗耀这个鲜明的态度。

        “主任,您该不会是先让我去河内吧?”

        “那你想不想去?”戴雨农玩味的一笑。

        罗耀稍微犹豫了一下,脑海里是有一段记忆告诉他,刺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终并没有成功。

        他若是去了,就能避免失败的命运吗,不见得。

        领导刺汪的人可是军统内最顶尖的一撮人,其中还包括自己的老师,难道是老师要求的?

        不对,老师不会把他拖进这个浑水的,不论刺杀成功与否,都不会在史书上留下什么好名声。

        自古以来,暗杀就是一种见不得人的手段。

        当然,为了信仰,为了理想,很多人都不在乎这个名声,罗耀也不会在乎,既然潜伏者,就不能考虑这些。

        “主任让学生去,学生就去!”罗耀很快就反应过来。

        “你刚才犹豫了?”戴雨农目光何等敏锐,那一瞬间他捕捉到罗耀眼睛里的一丝犹豫,或者说不情愿。

        “主任,学生并非犹豫要不要去河内,而是担心江城的事务,虽然现在‘河神’小组顺利的潜伏下来,正在编织一张网,可是这张网才开始成型,那边可能更需要我。”罗耀解释道。

        “怎么,地球离了你就转不了?”戴雨农冷哼一声,鲜有下属当违拗自己的意思,要罗耀不是他钟爱的学生,恐怕早就被打入冷藏了。

        “主任,学生就事论事。”

        “你这小子,就不能说句好听的?”戴雨农很清楚,江城那边的确离不开罗耀,但也非必要,河内那边他调集的都是军统内最顶尖的高手,罗耀过去能起多大作用?

        他可说不准。

        “学生不会拍马屁,只会说大实话。”

        “嗯,算了,你不愿意,我也不强人免难。”戴雨农就坡儿下道,“费劲心思叫你来,第一是想让你当面汇报一下江城的情况,第二,是真有一个相当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那主任,学生是先汇报工作,还是先完成任务?”

        “任务的事儿,一会儿再说,先汇报工作吧,我只能给你办个小时的时间。”戴雨农看了一下手表说道。

        “是,主任,那学生就长话短说,在学生离开之前……”罗耀开始给戴雨农介绍江城内的日伪情况,包括日军部队驻扎,防守,伪政府的组建,以及两统势力在江城内处境等等。

        “你那位表舅现在是什么情况?”戴雨农很少打断他说话,但说道江城夏口警察总局的时候,他问到了韩良泽。

        “目前的迹象看,他似乎还没有彻底背叛中统。”

        “怎么讲?”

        “这一次中统‘汉室’被特别调查科重创,跟韩良泽没有太大关联,主要是特别调查科的科长杉田幸太郎早就掌握了他们在扬子江饭店活动的这个情况,只是这个人一直没有动作,直到这一次才突然出手。”罗耀道。

        “是因为你出手毒杀了河滨路一号码头缉私关卡的那一个班的日军?”戴雨农当然知道了。

        “这只是诱因,可能他们是觉得这一次事件跟上一次长乐里17号的事件有关,所以……”

        “那还不是因为你?”戴雨农冷哼一声,他是很欣赏罗耀这个学生,但有能力,有本事的学生,是容易刚而易折的,要不断敲打才行。

        “学生错了,但学生也没有想到那个范景尹居然是中统,据学生事后推测,这个范景尹应该是想给那个杨瓒的儿子拉皮条而靠过去,但是他想通过这条件做工作,没问题,但就这样随意把无辜之人牵连进来,就过分了!”罗耀道,“如果我们都这样行事不择手段的话,那跟那些戕害百姓日军又有什么区别?”

        “好了,这件事中统那边做的太没有底线了,那个姓范的死也是咎由自取,但你不能不考虑这件事会引发的后果!”戴雨农郑重的教训道。

        “是,学生知道错了。”

        戴雨农点了点头,年轻人冲动犯点儿错,这都是正常的,谁年轻的时候不犯错,这要看犯的是什么错了。

        在罗耀那样环境之下,他能想到这个办法,并且予以果断的处理,只是出了一点儿小意外,好在并没有影响大局。

        “范景伊的事情上,你若是在缓一缓,不那么冲动的话,或许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戴雨农道。

        “主任,范景尹不是第一次想骗我过去,若是我一次不上当,两次还不上当,那就太可疑了,我是冲动之下做出的决定,但我也没想到那个长乐里17号居然是江城日本特务部情报课的一个秘密据点。”

        “不管怎么说,你毒杀宫城宇平这个潜藏江城多年的日本老特务,这是有功的,这些年,江城站可是费劲心思想要把他挖出来给弄死,没想到他最终死在你的手中,也可谓是天意!”戴雨农点了点头。

        “总的来说,你在江城做的是很不错的,在临训班毕业的这些学员中,做了一个不错的榜样,这很好。”戴雨农对罗耀在江城所作所为还是表示了肯定。

        “谢谢主任。”

        “聊完江城的事儿,再来说你的任务吧。”戴雨农从一个黑色的公文包里取出一个文件袋来,递给罗耀,“你先看一下里面的东西。”

        这个公文包罗耀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

        罗耀没有任何犹豫,就拆开文件袋,取出里面的材料。

        灯光下,一张黑白照片,上面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秃顶白人男人,肚子有点儿大,酒糟鼻。

        照片背景是一个火车站,看样子应该不是国内的,因为上面的标牌全部都是英文。

        除了照片,还有一份全英文的简历。

        赫泊特·亚德利!

        罗耀第一眼见到这个名字,浑身一震,他想起来了,自己曾经跟老师余杰提过的,要改变国府密电码破译技术能力不足的问题,可以请外援,尤其是对日军密码熟悉的专业人员。

        这个赫泊特·亚德利还是他找了个蹩脚的借口推荐给余杰的,当时的目的是打算截韦大铭的胡。

        “主任,这个赫泊特·亚德利来华了?”

        戴雨农点了点头:“确切的说,已经抵达香港了。”

        “这是好事儿呀,这人是密电码破译方面的专家,尤其是对日方面,那可是再熟悉不过了。”罗耀道。

        “我知道,但是他的价码可不低,每个月一千美金的薪水,还有其他各种福利待遇,那说出来我自己都不敢想。”戴雨农说道。

        “这个人值这个价!”罗耀笃定的道。

        “哦,你怎么这么肯定?”戴雨农惊讶的问道,他虽然花钱把人请回来了,可对这个人并没有就是那么相信。

        何况这个亚德利已经离开密电码破译好几年了,几年的时间,对于密码加密和破译来说,可能早就更新换代了。

        一个过气的人物,还值不值这个价,所以,他指示军统美国站只跟这个亚德利签了一年的合约。

        不管怎么样,就当是千金买马骨好了。

        他已经做好了损失一笔钱的心理准备了。

        “主任,我读过他的自传体小说《美国黑室》,他讲述的那些事情,基本上都是事实,可以验证的,而且,对日密电码破译是我们现在迫切需要的,日本的密电码加密技术要比欧美的技术低半代甚至一代以上,而我们差的就更大了,所以,要弥补这个代差,就需要一个人来指导和帮助我们,现在世界范围内的密电破译人才只有美国人没有那么迫切,否则我们想挖人都找不到人。”罗耀解释道。

        戴雨农听了,连连点头:“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不管怎么样,现在人已经抵达香港了,你的任务,就是去跟这个亚德利接头,并且安全的将他护送回山城。”

        “啊?”

        “怎么了,嫌这个任务太小儿科了?”戴雨农眉头一挑,问道。

        “不是,这样一个任务,您直接指派香港站的兄弟护送一下,何必把我们大老远的支过来?”

        “怎么,你还不乐意了?”

        “我不是不乐意,而是您这明显是舍近求远嘛。”罗耀道。

        “我什么要舍近求远,你知道吗?”

        罗耀摇头。

        “我想要在军统内成立一个密电码破译机构,但是没有合适的人来主持,这个亚德利是作为咱们的顾问存在的,不能对外宣讲的,他的身份不光要对日本人保密,美国人那边也要保密。”戴雨农解释道。

        “合着,咱们是把人挖过来的?”

        “人家是自由公民,爱去哪儿就去哪儿,美国政府也管不了,但是毕竟身份敏.感,所以,未免引起不必要的外交纠纷,所以没有正式的跟美国方面提,整件事都是私下里完成的。”

        “那只要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美国政府也不能限制自己国人去挣取合法的收入。”罗耀嘿嘿一笑。

        “我想让你去给亚德利当助理!”戴雨农说出自己的真正的目的。

        “那我江城那边怎么办?”

        “你推荐一个人接替你的位置。”戴雨农霸气的说道。

        “主任,这事儿能容我考虑一下吗,万一我跟这个亚德利合不来,那不是白费了您的安排了吗?”

        “你老师说的没错,你小子就生了一颗七窍玲珑心,考虑问题确实比常人要多走一步,这很难的。”戴雨农道,“其实要给亚德利当助理,也不是没有条件的,其一,要年轻,会英文,能跟他交流,其二,要懂密电码,我们这是要把人家的本事学到手,这笨蛋可不行,其三,要有组织协调能力,对党国,对领袖无比的忠诚,这个位置太关键了,你明白的。”

        “感谢主任对我的信任,可我才加入军统一年的时间,是否有这个能力担任这个位置,还有,咱们军统人才济济,应该能找到比我更合适的人选……”

        “你是担心不能服众?”

        “是的,主任。“

        “放心,这个我自有安排。”戴雨农铁了心的说道。

        罗耀愣了一下,只能说道:“那我听主任的,不过,我得有个要求。”

        “说。”

        “我手下得有几个能用的人才行。”

        “行,你看上谁了,只要不是要害岗位的,我可以做主,给你调过去。”戴雨农一口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