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77章:大费周章

第177章:大费周章

        罗耀和宫慧跟着那抓药的师父往里走,来到一个小偏厅,里头装饰的都是中式的家具,古色古香。

        看来主人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老朽罗忠,见过两位。”一位花甲之年的老人,身穿灰褐色的长棉袍,面色红润,声音清朗。

        全身上下收拾的干干净净,尤其是那双手,看上去白净如玉一般。

        “在下罗鸣,老先生请了!”

        “客气,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罗老大夫微微一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两位,谁先来?”

        罗耀微微一愣,推了一下宫慧:“我是过来给内子瞧病的。”

        “呵呵,请。”罗老大夫一笑,并没有说什么,倒是宫慧脸红了,心如鹿撞,明知道罗耀刚才说的只是权宜之话,可她怎么听了,心里就那么高兴呢?

        宫慧问诊案前坐了下来。

        罗老大夫也随即坐了下来:“姑娘,多大了?”

        宫慧愣了一下,但一想到自己面前的是大夫,这讳疾忌医可不行,虽然她自问自己是一个健康的人。

        “二十二。”

        “切脉吧。”

        宫慧伸出自己的右手腕。

        诊完右手脉,又诊了左手脉,最后看了一下舌苔,又问了一些问题:“姑娘,你每个月是不是天葵来的都不准时?”

        “啊?”宫慧腾的一下子羞红了脸。

        “是,是有些不准……”

        罗老大夫接着就一一说了些症状,全部跟宫慧的对得上号,虽然女人的毛病就那些,但放在每个女人身上都是同样的。

        “姑娘,虽然你现在身体没有任何不适,但等你年纪大了,过了三十岁之后,就会明白了。”

        “会有什么后果?”

        “简单来说,你会比身体正常的女人衰老的要快一些。”

        “啊?!”

        “我给你开一副药,你坚持吃上三个月,再来找我复诊。”罗老大夫迅速的在药笺上写下了一副药方。

        非常工整的楷书。

        罗耀也是惊叹了,一般大夫写药方,那是笔走龙蛇,草书写的只有他们自己才认识,这位老先生的药方就可以当做字帖去临摹了。

        “习惯了,罗先生,不好意思。”罗老大夫不好意思的一笑。

        “别,罗老大夫,这一笔写不出两个罗字,或许咱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呢。”罗耀忙道,“您这字写的是真漂亮,不过,咱们是不是该说正事儿了?”

        “对,正事儿。”罗老大夫呵呵一笑,站起身,走过去,走到一个立柜面前,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小箱子出来。

        “这是一位洪先生托我转交给你们的。”罗老大夫将箱子递给了罗耀道。

        早说不就完了,还非拉着看病?

        “罗老大夫,就没有别的了?”

        “没有了。”

        “那好吧,多谢罗老大夫了,我们就告辞了。”罗耀拎着箱子,与宫慧起身一道告辞道。

        “那个罗先生,这个诊费……”

        “噢,明白。”罗耀脸色讪讪,掏出两个大洋放在了桌上。

        “多谢惠顾!”

        ……

        “那个,看病的事儿,不许跟其他人说。”宫慧跟着罗耀身后,伸手扯了他衣服一下道。

        “我说那个干什么?”罗耀扭头道,“先回去吧。”

        三人又花费了不少时间返回九龙宾馆。

        “夏飞,先去阿虎房间,一会儿叫你们下去吃饭。”罗耀交代夏飞一声,与宫慧一道进了自己的房间。

        箱子没有锁。

        这就说明里面的东西虽然贵重,却并不是机密,否则,戴雨农不会让人转交自己。

        打开后。

        罗耀愣住了。

        巷子里确实没什么贵重的物品,那是对他而言,对普通人而言,箱子里的东西,那可就是招惹祸患的东西了。

        三把勃朗宁手枪,两百发子弹,还有消声器,以及一把锋利的匕首,全身黢黑,显然不是凡品。

        除此之外,还有三本空白的护照,以及美金,不多,三百美金左右。

        三百美金,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巨款了。

        他们是从机场入境的,带枪入境显然是不可能的,只能从本地准备,看来这一次的任务不简单。

        其中一把手枪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上面写了一串数字。

        这要是普通人拿了也没用,因为根本看不懂,但罗耀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是一个电话号码。

        “我先下去打个电话,你把这些收起来,过十分钟,把阿虎和夏飞叫下来去吃饭。”罗耀掏出打火机,迅速的将纸条烧成了灰烬。

        “好的。”

        宫慧点了点头,收起箱子,拎着返回自己房间了。

        罗耀则直接去了楼下大堂,他是可以在房间里打这个电话,但他觉得谨慎起见,还是去外面找个公用电话。

        “喂,表叔在吗?”

        “在,我就是。”

        “表叔,我要的货到了吗?”

        “到了,下午四点,庄士敦道盛记裁缝店。”电话那头直接给了一个地址,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罗耀愣了一下,随后也挂断了电话。

        ……

        铜锣湾晚景1号公寓。

        “洪老板,电话打来了,是一个公用电话,位置在九龙宾馆附近!”机要秘书敲门走进戴雨农临时办公的书房。

        “这小子终于来了,按照我说的准备吧。”戴雨农会心的一笑,抬头吩咐道。

        “是。”

        ……

        吃饭的时候,罗耀吩咐道:“下午没什么事儿,我跟小慧一组,阿虎,你跟夏飞一组,可以出去走走,逛逛,想吃什么,想买什么,都可以。”

        “不用我吗?”

        “暂时不用,阿虎第一次来香港,对这里不是太熟悉,需要你带着他走一下。”罗耀解释道。

        “是。”

        “阿虎,你给夏飞买一套衣服,从头到脚都换一下,预算在一百块法币内!”罗耀吩咐杨帆一声。

        “好的。”

        “就这样,吃完饭自由行动。”

        ……

        “要带武器吗?”宫慧知道罗耀分开来的意思,下午应该还有更重要的行动,不方便带杨帆和夏飞两个人过去。

        “带着吧。”罗耀点了点头,这不是自己地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带武器保险一些,起码遇到危险不至于没有还手之力。

        宫慧从箱子里取了两把枪,又拿了两个弹夹,丢给罗耀一个,自己放了一个身上。

        罗耀试了一下枪,虽然不是新枪,但看上去磨损并不大,保养的还算不错,用起来还算顺手。

        “走吧,约了四点钟。”罗耀将枪收了起来。

        “谁?”

        “不知道,等见了才知道。”

        罗耀稍微化了妆,粘了两撇小胡子,又换了一副茶色的眼镜儿,风衣,礼帽,形象又冷又酷。

        宫慧也盘了一下头发,描了唇,画了眉,整个人看上去成熟多了。

        叫了一辆车,直接去庄士敦道。

        这是香港最繁华的商业街之一,街道两边商铺林立,招牌多的挂都挂不下,这里就相当静海的南京路,但比南京路宽广和大气也逊色许多。

        而且南京路上高楼林立,这里就相对要低上一个层次。

        到了庄士敦道,两人就下来走路。

        有招牌还有门牌号,找到“盛记”裁缝店并不难。

        临街的铺面租金都是比较昂贵的,所以,一些铺子都是开在楼上,在窗户外面挂上一个招牌就可以了。

        这样可是能剩下不好租金的。

        “盛记”裁缝店就开在一栋五层小楼的二楼,楼底下是商铺,二楼往上都是住人,商住连用。

        其实,二楼往上的都不是住人的,都是出租给店铺或者公司,可见那除了窗户的外墙上挂了林林总总几十块的招牌呢。

        一般这种家庭作坊式的裁缝店,就是一个师傅带一到两个徒弟经营,师傅管徒弟吃喝拉撒,徒弟呢,学手艺,外加白给师傅干活,等出师了,再给师傅效力三年,之后可以留下来师傅身边,正常给薪水干活,也可以自己独立开店。

        这就是行规。

        看房门口上的那块写有“盛记”的门匾,应该也是有些年头了,上面的漆都掉的差不多了。

        这种老师傅的店是不愁声音的,街坊四邻,甚至远近慕名而来的。

        一道铁栅栏门,里面可以看到一位老师傅在打样,还有一个年轻人低头踩着缝纫机,看上去很熟练,应该不是初学了。

        罗耀伸手敲了一下们。

        小徒弟忙放下手中的活儿,跑过来开门,把两人请了进去。

        “两位打算做什么?”

        “我们是来取货的。”罗耀说道。

        “取货呀……”

        “小豪,这两位客人我来招呼,你去忙你的吧。”打样的师父听到这话,忙抬头吩咐一声。

        “两位是从静海来的吧?”老师傅走过来,小声的问道。

        罗耀点了点头。

        “跟我来。”老师傅点了点头,领着罗耀和宫慧往里面走去,推开一扇门,关上门又道,“货就在里面,只有这位先生可以进去。”

        罗耀眉头一皱,跟宫慧说道:“你在外面等我,我取了货就出来。”

        宫慧点了点头,给了罗要一个“你小心点的”的眼神。

        “这位小姐可以在这里稍作等待。”老师傅领着罗耀继续往里面走,又过了两道门之后,才来到一个光线不太好的房间。

        厚厚的绿绒布窗帘拉着,一个人背对着自己站着。

        罗耀感觉有点儿眼熟,可一时间没想出来是谁,身后的房门已经被人给带上了。

        “罗耀,好久不见。”

        “戴主任,怎么是您?”罗耀见到人转过来,那张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脸,可是把他吓了一跳。

        “没想到吧?”戴雨农颇为得意的一笑,“坐。”

        “戴主任,您这是……”罗耀有太过的疑问了,可是一开口,却不知道该怎么问了。

        “你一定想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戴雨农哈哈一笑。

        “是,这实在是太意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