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76章:任务接头

第176章:任务接头

        罗耀带着夏飞先去吃了饭,又领着他去了澡堂子,把一身的黑泥都洗干净了,再给他弄了一身衣服。

        还理了一个发,这下包管是那追他的红头阿三巡捕都认不出来了。

        钱能通神。

        虽然大晚上的,没有哪家成衣店开门,但有钱总能办到事儿的,无非是价钱的多少而已。

        “衣服有点儿大,你先对付着穿,明天给你买一身新的,合身的。”罗耀从澡堂小厮手里接过买来的衣服,丢给夏飞道,“把你那套都给我认了,脏兮兮的,都酸臭了。”

        “给我的?”夏飞很意外,虽然他是被逼的,可是罗耀出了逼他吃了那颗药之外,接下来,对他挺好的。

        又给他吃的,又给他买衣服的,虽然是旧的,临时穿一下的,可也比自己身上穿的那一身花子装好多了。

        自从师父被抓,在狱中被人害死后,多久没有人这样对他了。

        “鞋子是照着你原来那双的尺寸买的,旧鞋,袜子是新的,穿好衣服跟我回去。”罗耀轻轻的拍了一下夏飞的肩膀。

        夏飞鼻子一酸,差点儿眼泪没从眼眶里滚落下来。

        罗耀外面抽了一根烟,夏飞穿戴一新的从里面出来了,衣服是有点儿大,但整个人看上去完全不一样。

        罗耀之所以给他一个机会,一是看到这小子年纪不大,还有改变人生的机会,二,这小子的眼神很倔强,有点儿类似几年前的自己,当然,这小子的身手很不错,若是能调.教一番,成才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多重因素凑在一起,才让他萌生了那个念头。

        “这孩子叫夏飞,跟你住,今后几天跟我们行动。”罗耀将夏飞带回了九龙宾馆,没有再单独给他开房间,而是将他领到杨帆的房间。

        “是。”杨帆没多问,他知道罗耀这一趟带他来是执行某个秘密任务的,临行前都交代了。

        不该问的,不问,一切行动听命令就行了。

        “看好他。”罗耀关门前,重重的加了一句。

        ……

        铜锣湾,晚景楼一号公寓。

        戴雨农已经抵达香港多日了,他来香港,跟罗耀的任务关系不大,他是另有安排,但对罗耀一行放在心上。

        “戴老板,客人已经到港,问咱们什么时候把客人接走?”站在化名为“洪淼”的戴雨农身后的是香港新任站长谢力秋。

        没错,就是临训班的总教官,他已经调任军统香港站站长了。

        “安全没问题吧?”

        “应该没有,他用了化名,又在欧洲兜了一圈,在这里没有人能认出来。”谢立秋微微一躬身道。

        “接他的人到了吗?”

        “还没到。”谢立秋怔了一下回答,“戴老板,我有个疑惑?”

        “讲。”

        “为什么这一次接人不用咱们香港站的人,这不是舍近求远吗?”谢立秋早就想问了,客人都到香港了,军统方面却不用香港站的人去接头。

        “这个客人很重要,必须万无一失,你能保证日本人没盯上吗?”戴雨农道,“尤其是这段时间我们在香港颇多动作,港英方面对我们相当不满了,日本驻香港领事馆的那些人会不紧盯着你们?”

        “是,属下明白了。”谢立秋明白戴雨农的意图了,用不属于香港站的人来接人,最起码不会引起港英方面和日本驻港领事馆情报部门的注意。

        眼下他们在香港斗的很厉害,关系非常紧张,还不是因为汪氏投敌,他手下头号大将周福海就在香港。

        艳电也在香港的报纸上发表的。

        戴雨农把他调来香港,自然就是为了对付这些人的,几次刺杀行动,已经引起港英方面的不满了。

        “那就再等等,我想应该快了。”戴雨农说道,“河内那边什么情况?”

        “博士已经带人抵达河内了,正在对汪氏居住的地方进行踩点,以便制定行动方案。”谢立秋道。

        “行了,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是!”

        ……

        第二天一早,罗耀叫宫慧、杨帆下来吃早饭。

        突然多出一个人来,宫慧自然是相当好奇,她昨晚可是睡的有点儿死了,还是做着美梦呢。

        就是一大早起来,梦醒啦。

        “夏飞,我找的小向导,今后几天跟我们一起行动。”罗耀介绍道,“来,夏飞,这是慧姐,打个招呼。”

        “慧小姐好,我是夏飞,是鸣少爷捡回来。”夏飞到底是个孩子,见到漂亮的宫慧,脸都红了。

        “捡回来的?”宫慧惊诧道,“表哥,你昨儿个出去溜达一圈,捡了一个大活人回来了?”

        “吃饭,阿虎,这个虾饺不错,你多吃一点儿!”

        “早就听说这广东人爱吃,没想到就一顿早餐,就吃的这么丰盛?”杨帆睡了了一宿,精气神早就回过来了。

        “虎哥,这都不算什么,这些还不是最好的,有机会,我带你们去香港最好的茶餐厅,那儿的东西才叫好吃,我就跟我师父去过一回……”夏飞倒是自来熟,嘴上一边说,手上可是一直没停过。

        “这孩子饿死鬼投胎?”

        “他这是饿怕了。”罗耀慢条斯理的夹了一块叉烧,放进嘴里,虽然一大早吃这个有点儿油腻,不过到了这里,也没啥其他好选择的。

        四个人吃完饭,结账出来。

        “阿虎,你留下看行李,夏飞跟我们走。”

        “啊?”

        “啊什么,叫你来就是做这个工作的。”罗耀道,“我们那么多行礼放在宾馆,要是没人看着,丢了怎么办?”

        “哦!”杨帆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放心吧,等我们办完事儿回来,给你时间自己出去活动。”罗耀笑道,主要是人太多了。

        他跟宫慧就已经是两个人,再加上一个夏飞,就是三个人了,三个人一起走,走到哪儿都是很瞩目的。

        因此只能让杨帆留下了。

        “夏飞,带我们去这个地方。”罗耀报了一个地址给夏飞,夏飞点了点头,“鸣少爷和慧小姐跟我来吧,这地儿有点儿远,走路过去的话有点儿远,得坐公车。”

        “那就坐公车。”

        罗耀还不知道此行的任务是什么,要是待的时间长,倒是可以租一辆汽车,但如果时间很短,就没必要了。

        “鸣少爷,慧小姐,就这儿!”有夏飞这个小向导,罗耀很快就找到了毛齐五在密电中给他的地址。

        罗氏中医馆。

        “表哥,好像还跟你是本家呢!”罗耀现在既没用本名,也没有用在江城的化名秦鸣,而是各取了一个字,用的是罗鸣这个名字。

        中医馆开在这么一条小巷子里,那不是熟悉的人,还真是难找,这戴老板是故意考验自己的吧?

        他这人生地不熟的,要是没有小夏飞引路,只怕是要费点儿时间才能找到这里。

        香港这个时候还没到寸土寸金的地步,这罗氏中医馆门面看上去不大,进去之后倒是别有洞天。

        一股浓浓的药香味首先是扑鼻而来。

        柜台前,两名客人正在抓药,抓药的师傅一手提着一杆称,另一只手则飞快的拉开药匣子,从里面把炮制好的中药取出来。

        一般有经验的师傅,一把抓出来的药的份量都是相当精准的,这就是个熟能生巧的过程。

        前面两位客人都走了,轮到罗耀和宫慧了。

        “先生,小姐,您二位是瞧大夫还是抓药?”

        “抓药!”

        “那您把药方给我?”伙计伸出双手准备来接罗耀的药方。

        “我这药方在我脑子里,没写下来。”罗耀嘿嘿一笑。

        “这没有药方,怎么抓药?”伙计愣了一下,有些错愕的望着罗耀。

        “我说,你写下啦就是了。”

        “也对。”伙计讪讪一笑,柜台上就有笔墨纸砚,拿起来,就准备听写,但被抓药的师傅给推开了,“我来写,你去后面库房看一下,我这边缺的药,库房赶紧送过来。”

        这开药铺的,做的是人命关天的生意,每一张药方那都是有大夫特殊记号的,万一吃出人命来,那不管是开药的大夫还是卖给他药的药铺,那都是要担责任的。

        药方权很重。

        顾客有自己药方,拿来照方抓药,还要誊写一份下来,这是规矩,如果是坐堂医自己开的药方,那必然有坐堂医的印鉴或者药铺的标记,说明出自哪里。

        药是给人吃的,吃不好是要命的。

        “先生,您说,我记。”

        “党参三钱,红花一钱五……”罗耀随口就报出一个药方来。

        抓药的师傅一边听,一边笔走龙蛇,迅速的记录下来,但脸色却开始微微起了变化,药方有问题。

        “先生,您这方子是给风热病人吃,还是给风寒病人吃?”

        “当然是风寒了。”

        “您这方子若是给风热病人吃的话,水火相济,必定药到病除,可若是给风寒病人吃的话,那恐怕是病越吃越重!”抓药的师傅说道。

        “是吗,那怎么办?”

        “这里面几味药要是换成另外几味的话,就没问题了。”

        “那行,师傅给改一下吧。”罗耀微微一点头,接头暗号都对了,没错。

        “我还是请我们罗大夫给你看一下吧。”

        “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