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75章:向导

第175章:向导

        九龙宾馆。

        “先生,住店吶?”

        “嗯,三间单人房,最好是连在一起的。”罗耀一口流利的粤语出来,惊呆了身后的宫慧和杨帆。

        她们都不知道罗耀居然还会粤语,从来没有听他说过。

        “好的,先生,您稍等。”大堂经理马上给罗耀登记起来。

        “三楼单人间,我们还有一间朝阳的房间,两间不朝阳的,这三间房虽然不是紧挨着的,但是距离很近,您看?”

        “行,就这三间房。”罗耀点了点头,“先预定三天时间。”

        “好咧。”经理忙道,“麻烦您交一下押金,一个房间一百块,三个房间是三百块,房间费是一个晚上十块,热水免费,我们还有各种娱乐活动场所,住客可以打八折!”

        “法币?”

        “法币,银元,英镑都可以!”

        罗耀讨钱付了押金。

        “少爷,这儿住一晚就要十块,这也太贵了,十块钱够我们乡下人吃一个月了。”杨帆咂舌道。

        “这还不是香港最贵的酒店,那儿一晚上是十块大洋了,十块法币算普通的了。”罗耀呵呵一笑。

        “……”

        当然,服务也是不一样的,有专门的人推了行李车过来,帮他们拿了行礼,还跟着他们一起送上了楼。

        “朝阳的房间给小慧,我和阿虎住剩下的两个房间。”罗耀将拿到手里的房间钥匙分配了一下。

        把朝阳的,最好的房间给了宫慧,他跟杨帆则选择背阴的房间,反正,就是个睡觉的地方。

        “你们两个休息一下吧,晚饭我晚一点儿叫人送到你们房间里去。”罗耀吩咐一声,这两人都晕机晕的厉害,这会儿估计也吃不下饭。

        “好的。”

        “那你呢?”

        “我附近逛一下,熟悉一下环境。”罗耀道。

        罗耀将自己的行礼暂时放在了杨帆的房间,然后下楼在前台给宫慧和杨帆各订了一份晚餐,让人晚上八点左右送过去,然后从前台借了一把黑雨伞,一个人出门了。

        香港的街道明显比静海、江城这样的内地城市要窄的多,城市面貌也不如静海,甚至比江城还破的多。

        当然,繁华的地方还是不错的。

        这里商铺林立,各种招牌挂在门口,那给人一种很凌乱无序的感觉。

        路灯已经亮起。

        街上的人还是不少的,但大多数穿着打扮都是比较朴素的,外国人很多,几乎很容易就能瞧见。

        他刚到香港,只能在宾馆附近的几条街走一下,熟悉一下环境,接下来,他可能要在这里待几天。

        具体多长时间,他也说不准,还得看戴雨农会给他安排什么样的任务。

        路过一个书报亭。

        老板看上去准备下班了,天色不早了,也该收摊回家吃饭了。

        罗耀买了几份当天和前几天的报纸,又买了几本杂志,估计一会儿晚上宫慧无聊的时候,会想要看。

        找了一家餐厅,稍微吃了点儿东西,粤菜他还吃的不太习惯,不过能吃就是了,填饱肚子就可以了。

        等到他吃完饭从餐厅出来后,街道两边的店铺基本上都关门了,行人也少了七八成,该回家的都回家了。

        剩下的,除了行色匆匆的,就是有能力出来享受夜生活的人了。

        这些,大多数都是不劳而获的。

        嘟嘟……

        印度巡捕在街上追捕小偷的场景,似乎在香港的街头也是很常见的,不过,相比在静海的公共租界,这里的印度巡捕似乎要更尽责一些。

        都这么晚了,还在街上巡逻执勤。

        没有人帮他们。

        小偷从马路上穿行而过,那些路上的行人甚至连驻足一下都不乐意,更别说有人上前帮忙了。

        没有人愿意多管闲事儿,自找麻烦,这些小偷背后,那都是有组织的,你惹了一个,很可能遭到他背后可怕的报复。

        也许只有巡捕房才不会惧怕他们。

        说话间,那被红头阿三追的在街上狂奔的小偷突然从罗耀身边穿过了过去,感觉有点儿不对劲,伸手一摸,自己的钱包居然没了。

        罗耀哭笑不得。

        自己居然也有一天被人偷了,而且还是在自己眼鼻子底下,钱包里说实话,倒没什么,除了一些现金,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他的证件都是跟钱包分开放的,怕的就是一丢,都丢了,没了钱可以挣,只要他想,这个绝对没有问题。

        但是没了证件那就可麻烦了。

        钱包里的钱还是不少的,罗耀还没做到能视钱财如粪土的地步,转身不紧不慢的追了上去。

        这小子跑的虽然不慢,可这不是在旷野之地,狭窄的街道和各种障碍物阻拦,都可以随时迟滞他的速度。

        这就是个拼体力的过程。

        很明显,那追赶他的红头阿三的体力不如这小子,追了三条街,这家伙就扶着路边的街灯的电线杆大喘气了。

        见没有人追赶,那小子也放慢了速度,甚至还一边走,一边愉快的哼上了一首粤语小调儿。

        这小子应该是惯偷了,不然也不会如此的轻松的摆脱了红头阿三的追踪了。

        不过,他碰上罗耀,算他倒霉了。

        虽然罗耀不熟悉香港街道,可他的听力就跟作弊器一样,而这小子所在的区域又恰好在他刚刚熟悉过的区域内。

        这要是跑出去的话,他还真就算了,这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弄迷路那就麻烦了。

        他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跟着。

        来到一个漆黑的小弄堂。

        一股子味道直冲脑门。

        这应该就是香港穷人住的地方了,倒是符合他小偷的身份,因为只有这里才是他们这些地老鼠们最好的藏身之所。

        不能跟着这小子进去了。

        罗耀决定直接堵住他。

        “嗨!”

        罗耀趁这小子站在路边撒尿的功夫,轻轻的走了过去,伸手在他左边肩膀拍了一下,这小子吓的一个激灵,一转身,没看到人。

        罗耀一伸手又在他的右肩上轻轻的拍了一下:“我在这儿呢!”

        这小子连头都不回,撒腿就要跑,罗耀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早就料到他可能的动作,伸腿一绊!

        这小子直接就摔了一个狗吃屎!

        罗耀蹲下来,嘿嘿一笑:“跑呀,继续跑,我看你还能往那儿跑?”

        “差大哥,我错了……”

        “我不是差大哥,怎么,认不得我了?”罗耀笑吟吟的望着他问道。

        “你是?”

        “你刚刚摸走了我的钱包,这么快就忘记我是谁了?”

        小偷惊恐万分的望着罗耀,他知道,自己这是遇到高手了,刚才自己跑路的时候,一时手痒,看到罗耀大衣口袋里的钱包,这种好事儿,哪有不伸手的,于是,悲剧了……

        “大爷,你高抬贵手,钱包换给您。”小偷恭恭敬敬的将从罗瑶身上摸到的钱包还了上来。

        罗耀伸手接过来,捏了一下,微微一笑:“小子,还不老实?”

        小偷脸色一白,又从另外一个口袋里掏出一叠钱出来,这些钱就是从罗耀钱包里悄悄的取走的。

        “看你年纪不大,为什么要干这个?”

        “没吃的,没穿的,我还能干什么?”

        “看你这手法,应该是有师承的,你师父是谁?”罗耀问道。

        “死了!”

        “死了?”罗耀眉头一皱,“怎么死的?”

        “病死的,没钱看病。”小偷有些伤感的说道。

        “你多大了了?”

        “十四岁,你问这么多干什么,钱包都已经还给你了,要杀要剐谁你便!”小偷脖子一梗说道。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叫什么名字?”

        “夏飞。”

        “夏飞,名字还挺好听的。”

        咕咕……

        “肚子饿了吧,想不想吃烧鸡?”罗耀听到夏飞那肚子里传来的“鸣叫”声,微微一笑问道。

        “?”

        “你有两个选择,我送你去巡捕房,然后你会被关起来,说不定还会吊起来打,那些红头阿三对小偷是什么手段,想必你是见识过的,第二个选择,那就是给我当几天向导,你的事儿我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还会给你一笔钱,在你帮我做事的这几天内,我会保证你的吃喝,还会给你买一套像样的衣服,怎么样?”罗耀道。

        这虽然是临时起意,但罗耀确实需要一个向导,向导好找,合适的就未必了。

        “我给你做向导!”夏飞毫不犹豫的说道。

        “选择正确,不过,你可别跟我耍花招,对付你这样的小滑头,我有点是办法。”罗耀嘿嘿一笑,从那个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出来,倒出一粒药丸。

        “把这个吃了,七天之后,只要你做的好,我会给你解药,如果你中途耍花招的话,那不好意思了,你这条小命就不属于你了。”罗耀道。

        夏飞脸色唰的一下子白了:“毒药?”

        “对,防人之心不可无嘛,我们才刚认识,要是你去巡捕房告密,说我是你的大哥,那我可就坐蜡了。”罗耀嘿嘿一笑。

        夏飞听了,脸色微微一变,对方不但是高手,而且还十分狡猾,连这一点都防备到了,简直无懈可击。

        夏飞犹豫了一下,接过罗耀手中的药丸,扔进嘴里,吞了下去。

        罗耀笑了笑,伸手过去,从他袖口里翻了一下,一粒药丸重新落在他的手掌心:“我说过,别跟我玩花招,你玩不过我的。”

        夏飞脸色惨白。

        这一回不敢再有小动作了,用手指捏着药丸,放进嘴里,然后吞咽了下去。

        “走吧,我先带你吃东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