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70章:去香港

第170章:去香港

        文华里·韩府。

        “老韩,你这是怎么了,发呆发了一个晚上了?”吴馨端着一杯刚冲泡的牛奶走进韩良泽的书房。

        说实话,吴馨虽然四十岁出头了,可当年在江城也是一朵人人爱慕的花儿,最终被韩良泽娶走,这里面也是有故事的。

        即便当年是爱的怎样轰动,如今也随着时间推移而冲淡,同床异梦虽不至于,只不过是睡在一张床上的两个利益一致的人。

        吴馨追求的是众人瞩目的目光,享受高人一等的赞美,还有就是奢侈的生活,用她的话说,人活一世,不就是来享受的,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

        韩良泽则看似有这自己内心的理想和追求,权力,财富,或者说,还有被吴馨压抑控制下,一直不曾拥有的美色。

        中统“汉室”在扬子江饭店特别调查科一锅端了,“汉室”的几个重要人物都被捕了,这对他这个“汉室”的头头来说,最大的危险来临了。

        他担任“汉室”负责人,其实是另有打算的,但没想到,自己有这样一群猪队友,居然就这样暴露了。

        好在,他根本没有跟这些人有直接接触,他们也并不知道自己是“汉室”在江城的负责人。

        否则,就算他跟多门二郎的关系,只怕也逃不过去。

        现在,他面临两个问题,一是,中统本部的问责,第二,他该如何切断跟这些人的关系,尤其是不能让杉田幸太郎查到自己身上。

        中统本部的问责还好解释,毕竟山高皇帝远,他怎么说都可以,何况这是突发事件,暴露的原因并不在他。

        但接下来,本部必定会下令让他营救被捕人员,这才是让他为难的,救,怎么救?他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若是阳奉阴违,那自己的处境就危险了。

        中统本部一旦判定他有自保或者认定扬子江饭店事件跟他有关,那就糟糕了,这两头下注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没事儿,最近江城恶性案件频发,你最好待在家里,哪儿也别去,有空可以去看看女儿,她肚子里这个孩子关系到在胡家今后的地位!”韩良泽道。

        “我知道,请算命的先生看过了,小芸这一次怀的一定是个男孩儿,未来肯定是胡家的继承人,你就不用担心了。”吴馨道。

        “那胡宜生是什么人,你我还不清楚吗?”韩良泽道,“他在外面养了不少女人,据说私生子就有好几个。”

        “私生子再多,也进不了胡家的大门,我女儿是胡家明媒正娶的媳妇儿,就算胡宜生想要纳妾,也得小芸同意才行!”吴馨冷笑一声。

        “小芸要是能够给胡家生一个男丁,那这些女人自然就会断了念想,可如果小芸第一胎是女儿的话,那就不好说了!”韩良泽道,“胡有余那个老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什么心思!”

        “行了,哪有你这样说自己亲家公的。”吴馨白了丈夫一眼,“我先去睡了,你记的把牛奶喝了。”

        “知道。”

        吴馨这一走,韩良泽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挂钟,到了跟重庆中统本部的联络的时间了,他站起身,朝身后的书橱走了过去。

        打开其中一扇橱窗,将一排书挪到一边,露出一个隐秘的小木门,推开木门,一部绿色铁皮盒子露了出来。

        这是一部便携式军用电台。

        韩良泽将其放到自己办公桌上,接通电源,带上耳机,看了一下手表的时间,时间一到,红色信号灯闪烁起来。

        这是有信号进来了。

        韩良泽拿起铅笔,迅速的在一张空白信笺上记录起来。

        检查,核对后。

        韩良泽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小本子来,一一对照之后,将电文的内容译了出来,待连贯起来读了一遍后,他叹了一口气,擦燃一根洋火,将电文一卷,点燃后扔进了烟灰缸。

        ……

        桓山里26号。

        “老爹的电报,让你去香港?”

        “香港?”罗耀眉头一皱,这是他完全始料未及的,戴雨农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安排他去香港?

        这不符合常理呀!

        “任务呢?”

        “没说,就是说让你去香港,估计到了之后,会有人告诉咱们吧?”宫慧摇了摇头说道。

        “咱们?”

        “老爹说了,让你带两个人一起过去。”宫慧道,“这下,你可找不到理由拒绝带上我吧?”

        “就算要带两个人,也不一定非要带上你呀?”罗耀道。

        “姓罗的,你别不识好歹!”

        “行了,跟你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罗耀嘿嘿一笑,若是只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任务,他是绝对不会带宫慧的,但戴雨农既然都让他带人过去,那就说明,这任务他一个人可能完成不了,或者说,戴雨农不想他用香港站的人。

        不用香港站的人,这也是很容易理解的,到不是不信任,应该是他不想让香港站方面知道,这应该是个保密级别很高的任务。

        考虑到在香港的可能遇到的情况,带上宫慧可能会更方便一些,毕竟,如果任务涉及女人的话,他就不太好处理了。

        宫慧的能力毋庸置疑,不管是武力值还是颜值,以及其他方面,都可以跟他形成互补,而且,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更容易掩饰身份。

        “真的?”宫慧破涕为笑。

        “骗你的。”

        “姓罗的,你要是骗我,你知道的,会有什么后果?”宫慧挥舞了一下小拳头,目露凶光道。

        宫慧本来就生的一张娃娃脸,再怎么凶,看上去都没有那种感觉,反而有一种“萌凶”的感觉。

        这种反差,不熟悉的人真的会有诱骗性的,只有熟悉的人才知道,她说的话都是真的,不是跟你开玩笑。

        “这样,老爹让我带两个人过去,你觉得再带谁去合适呢?”罗耀道。

        “……”

        罗耀暂时能走开,那是因为学校放寒假了,他不用上课了,离开一段时间,问题不大,也不会惹人怀疑。

        阳光咖啡屋的经营可以交给辛小五,他已经很熟悉了。

        其他人就不那么好替代了。

        满仓是“通达”车行的实际负责人,又是“河神”小组的总交通,罗耀和宫慧都离开的话,“河神”小组需要一个负责人的话,那就只有他了。

        苏敬是情报组组长,“河神”小组潜伏在江城的各个行业以及日伪组织内的成员,主要是原来特务大队人员,现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也走不了。

        闫鸣倒是能走,他那个“挚友”书店随时都能够关门,但罗耀一走,乔三阳那边就需要一个人作为他跟满仓这个临时负责人之间的联系,还要对满仓保密。

        闫鸣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其实宫慧若是不跟过去,她倒才是最合适的负责人,也不用罗耀这么大费周章了,闫鸣倒是可以把书店一关,跟他去香港执行任务。

        思来想去,倒是有一个人没有丝毫羁绊,这就是化名聂虎的杨帆,在满仓的调.教下,不说脱胎换骨,起码也应该是大变样了,藤原敏夫的案子热度已经过去了,虽然有关杨帆的通缉令还贴满了江城,但日伪特务机关都知道,杨帆早就不在江城了,所以,这个时候除非被人认出,杨帆在江城其实很安全的。

        他都已经有那个聂虎的身份出去过好几次了,甚至过了日本人的关卡,都没有被认出来。

        趁这个机会,倒是可以将杨帆带在身边好好的调.教一番,当然罗耀还想,是不是完成任务后,让他去黔阳特训班系统学习一下。

        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

        “算了,问你也是白问,我已经有人选了。”罗耀看宫慧那犹豫的样子,直接了当的说道。

        “什么人选?”

        “杨帆。”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他现在就是一闲人,没啥事儿,跟我们出任务刚刚好。”宫慧拍手说道。

        “明天我去找满仓,把工作交代一下,你也跟辛小五交接一下工作。”罗耀道,“咱们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尽量把工作安排妥当了。”

        “嗯,我知道了,那我们怎么走?”宫慧郑重的点了点头,问道。

        “取道静海,再去香港。”

        “这不是绕了一大圈了吗?”宫慧惊讶的问道。

        “虽然是绕了一大圈,但这是花时间最短的,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算算去。”罗耀嘿嘿一笑。

        “我们可以去湘城,然后坐飞机去昆明,再从昆明飞香港呀,如果时间紧凑的话,三天时间就够了。”宫慧道。

        “我们要去湘城是要通过日军封锁线的,这雁过留痕,就算我们很谨慎,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但你要考虑到意外的发生,而去津门,我们可以直接坐船去静海,从静海也可以坐飞机去香港,更快,更安全!”罗耀道。

        “从江城坐船到静海至少需要五天,如果静海能够飞香港的话,咱们需要一个星期才抵达香港。”

        “差不多吧。”罗耀点了点头,“如果咱们从湘城飞昆明,再从昆明转机飞香港,据说那航班并不稳定,什么时候开都没有固定时间,如果不开的话,咱们就需要转到河内,再坐船去香港,中间倒腾多少回,时间耗费了,人还折腾,你不累吗?”

        宫慧点了点头。

        “我是要回津门省亲,绕道静海很正常,要是悄悄离开了,反而不正常了。”罗耀继续解释道。

        (日军占领江城,但并没有打通平汉铁路线,所以,从江城去津门的话,要么从金陵转乘火车,走津浦线,要么从静海坐轮船,罗耀从静海走,完全不需要避开日本人,反正到了静海,那江城这边就鞭长莫及了,何况江城这边的日伪并没有对他产生怀疑,自然不会对他一路监视,甚至会通知静海方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