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69章:中统背锅

第169章:中统背锅

        “这汤不错,我加了好多名贵中药的,你多喝点儿……”

        噗!

        顾墨笙差点儿没一口喷出来,他虽然不是那种好.色的男人,可这男人嘛,有钱,有权之后,自然少不了美色。

        男人权力越大,那欲.望就越强。

        不是有人说过,权力是这世界上最好的春.药,没有之一。

        “花儿,端走吧,我现在听到‘汤’就想到那一号码头被毒死的日本兵。”顾墨笙苦笑一声。

        那叫花儿的女子,走过来,端走这辛苦熬制的“十全大补”汤,道:“爷,要我说这日本人也该死,八岁大的孩子他们也下得去手!”

        “这话,你在我这里说说就行了,可千万不能出去说,日本人现在疯狂的找凶手呢。”顾墨笙忙道。

        “我知道,我有那么傻吗?”

        美人作陪,喝着小酒,顾墨笙的小日子其实过得挺滋润的,要是晚上来劲了,再来一个鸳鸯戏水,那就更加美滋滋了,就是给个神仙都不愿意做。

        “花儿,给爷满上……”

        咚咚……

        “谁呀,这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消停了。”顾墨笙一皱眉,他这个小爱巢,知道的人不多。

        “爷,我去看看?”花儿说道。

        “嗯,小心点儿。”顾墨笙点了点头,悄悄的把手枪摸了出来,放在桌上,保险打开,子弹压上了膛。

        他也怕,自己可是主动背叛了军统的,肯定上了“黑名单”了,军统现在不制裁他,不等于不想,而是没找到机会。

        “老三,你怎么来了?”看到花儿将自己心腹手下魏老三领了进来,顾墨笙惊讶一声,顺势将枪收了起来,保险关上。

        “处座。”

        “啥事儿,非要在这个时候来找我?”顾墨笙问道,“后面没带什么尾巴吧?”

        “没有,您放心,我来的时候特意绕了两圈,确定没有人跟踪,才过来的。”魏老三笃定道。

        “花儿,给老三拿双筷子,还有酒杯,正好陪我喝两盅。”顾墨笙吩咐一声,对这个忠心的手下,自然不吝啬关怀,不然怎么能让人家为你卖命。

        “谢谢处座。”魏老三满心欢喜的坐了下来。

        喝下一杯酒,暖了一下肚子,魏老三开口道:“处座,跟您汇报一件事,今天晚上,那个杜绩有一批货要过江……”

        “哦,是什么货?”

        “具体我不知道,但是帮着装卸的苦力中有咱们的人,好像是从北边来的羊毛和毡子,挺沉重的。”

        “没听说杜绩还有这门生意呀?”

        “是呀,我也觉得纳闷儿,可是杜绩毕竟是李长官的人,他想要送一批货过去,我也不好意思多问,所以,就过来向您汇报了。”

        “你怀疑是李长官指使的?”

        “不排斥这个可能,李长官现在虽然生活无忧,可他那成夫人可是个伶俐人儿,吃的,穿的,用的,那都是有讲究的。”魏老三压低了声音道。

        “行了,这事儿我知道了,只要不是违禁品,咱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顾墨笙想了一下,吩咐道。

        “行,由您这句话就行,日本人那边,反正也不用咱疏通关系。”

        “就这事儿?”

        “就这事儿呀!”

        “老三,我看你现在也变话头了,是不是找个由头,到我这儿骗吃骗喝来了?”顾墨笙笑骂一声。

        “处座,你不说,我还忘了一件事。”魏老三道,“今儿晚上,韩局在东亚酒楼请客,您猜,请的人是谁?”

        “刘金宝?”

        “不是,是刘金宝手下那个苏广斌。”魏老三道。

        “这苏广斌原来是老韩的人,怪不得这刘金宝不待见他呢。”顾墨笙自言自语一声,“这事儿,刘金宝知道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

        “你,想办法,让刘金宝知道这事儿。”顾墨笙手一指魏老三道。

        “明白。”

        ……

        扬子江饭店。

        “杉田科长,你说的线索就是这里?”刘金宝有些不可置信,杉田幸太郎突然让他带队对扬子江饭店进行布控。

        “对,就是这里。”杉田幸太郎的得意的一笑,“上一次,咱们抓了那个范景尹,虽然他不承认自己杀了宫城君等人,但他招供了一条线索,这扬子江饭店,是中统‘汉室’的一个秘密活动据点。”

        “啊?”刘金宝大吃一惊。

        他意识到自己误会了,杉田幸太郎说的有关线索跟“军统”没有半毛钱关系,居然说的是“中统”。

        害的自己白担心了一场。

        “中统”虽然跟自己份属同一个阵营,可是两家本来过去关系就不好,你坑我,我坑你的事情常有发生。

        刘金宝也犯不着冒险给这些人示警,那样说不定会把自己陷入危险当中。

        当然,他也不确定杉田幸太郎的情报就是准确的,反正今晚这事儿,他就看戏好了,就算真抓到中统“汉室”的人,也跟自己关系不大。

        这扬子江饭店还真是中统潜伏江城的组织“汉室”重要的活动据点,范景尹的确想用这个线索来换取自己一条命的。

        奈何,多门二郎为了给在江城潜伏贡献极大的“宫城宇平”报仇,就算他交代了这么重要的线索,也没有给他一条活路。

        直接下令给毙了。

        而这条线索是杉田幸太郎掌握的,现在河滨路一号码头哨卡的一个班的日军士兵死于中毒。

        毒物又跟“宫城宇平”所中之毒十分相似。

        杉田幸太郎马上就想到了这条线索,其实他拿到这条线索,一直都在对出入扬子江饭店的人员进行过细致周密的调查,也确定了几个可以目标,但没有动手。

        放长钱,钓大鱼!

        杉田幸太郎想要立一个大功,要把特高课比下去。

        但是现在,他决定动手了,再等下去,可能会有更多的大日本帝国皇军士兵遇害,自问这个轻重他还能分得清的。

        但是仅凭他手里掌握的力量,这么大的抓捕行动,人手显然不够,好在还有刘金宝的人。

        抓捕可以不用刘金宝的人,但外围的封锁和警戒,这还是可以的。

        于是,就有了特别调查科第一次大规模的行动。

        包围扬子江饭店,抓捕可疑分子!

        行动十分迅速,也十分的顺利,几乎没有遭遇到太大的反抗,饭店从经理往下,所有工作人员以及房客全部都被控制起来了。

        这么多人,特别调查科的小看守班房是装不下的,索性,杉田幸太郎就把扬子江饭店给占了下来。

        在三楼开辟了几个房间,作为临时牢房,将人关在里面。

        又在地下室清理出一个空间来,把刑具运了过来,搭建了一个刑讯室。

        甄别,审讯同时开始!

        由于特别调查科这次做的十分隐秘,又是在夜里展开的行动,外界一点儿都不知道扬子江饭店内发生的事情。

        直到有人发现扬子江饭店突然宣布不对外营业,内外人都换成了特务,这才发现不对劲。

        即便这样,大家也只是以为扬子江饭店被日伪特务给强行征用了,并不知内情。

        罗耀知道确切消息,也是在两天之后,刘金宝也被限制了自由,无法从扬子江饭店出来,无法联系小东北乔三阳。

        这一次中统算是又一次给他背锅了,要是让徐泰来知道的话,非气的找戴雨农打一架不可。

        中统“汉室”多人被捕,牵连出一批潜伏的江城的重庆分子。

        杉田幸太郎虽然没能抓到“毒杀”河滨路一号码头哨卡的凶手,也破获了中统潜伏江城“汉室”组织大案。

        一时间,杉田幸太郎成为江城日军情报部门一颗耀眼之星。

        与武岛茂德破获军统江城区潜伏大案不同,那次是军统叛徒反水提供线索,是个人,只要循着线索抓人,都能立功。

        杉田幸太郎这一次不同,人家通过自己的掌握的线索,前期侦察和分析后,才掌握相关线索,将中统分子抓获的。

        从这一点上看,杉田幸太郎能力要在前辈武岛茂德之上。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先是军统江城区遭叛徒出卖,损失惨重,一个月不到,中统潜伏组织‘汉室’也差点儿被人一锅端。

        重庆方面在江城的潜伏力量,明面上的,几乎是损失殆尽,完全丧失了战斗力,堪称有史以来最大的惨败。

        消息传到山城,中统副局长徐泰来差点儿没急的晕过去,之前他还嘲笑军统戴雨农的,现在可好,轮到他了。

        ……

        “老板,中统这次在江城可算是栽大了。”接到罗耀发来的电文,毛齐五第一时间也向戴雨农做了汇报。

        “意料之中,就中统那些人,喝花酒,玩女人,争风吃醋,那是在行,说到敌后潜伏,搞情报,搞暗杀,那一个个都是棒槌!”戴雨农很不屑的说道。

        “中统这一次损失不小,江城那边就剩下咱们一家了。”

        “日本人现在正是风头上,咱们不必去触那个霉头,电告唐鑫和罗耀,不要急于求成和报复,先蛰伏一段时间,积蓄力量。”戴雨农吩咐道。

        “是。”毛齐五点了点头,这要是军统遭到这么大的损失,戴老板早就下令报复了,中统的话,那就没有那个想法了,说不动你帮了他们,还落不到一句好话呢。

        “对了,香港那边有消息吗?”

        “还没有,估计就这几天内吧。”毛齐五道,“要电令罗耀现在就动身前往吗?”

        “可以,让他择机出发吧。”

        “就他一个人?”

        “一个人有点儿不保险,还是让他多带两个人吧,这样保险一些。”戴雨农想了一下道,“这个人对我们非常重要,不容有失,我担心万一让日人知道的话,会横生波折。”

        “明白,我这就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