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68章:欺软怕硬

第168章:欺软怕硬

        “韩局,您今儿个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董诚看到韩良泽的汽车开进了警察总局大院,赶紧下楼,一路小跑的迎了上来。

        “别提了,出事儿了。”

        “您也知道了?”董诚伸手接过韩良泽脱下来披风,一边伸手扶着韩良泽快步走上台阶。

        “我怎么就知道了?”

        “河滨里一号码头那边发生投毒案,死人了。”

        “投毒,死人,这年头哪天不死人,你说清楚点儿!”韩良泽一边上楼梯,一边直接问道。

        “死的是日本哨卡的官兵,毒下在吃的午饭的肉汤里,这大冬天的,谁不想喝上一口肉汤,结果全部都中招了。”

        “啊!”韩良泽下意识的停下来脚步,走在后面没留神的董诚差点儿被直接撞上去,幸好走的是侧身位,反应快。

        “都死了?”

        “嗯,都死了,一个哨位都没剩下,就连日本人的狼狗也喝了肉汤,都死了。”董诚说道。

        狗都毒死了!

        韩良泽听了,不由的哆嗦了一点,这下手也太狠了,这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喘气的存在,多大仇怨?

        “韩局,您吃饭了吗?”

        “吃过了,不过,这日本料理我是吃不习惯,当年在日本留学,我就天天吃不饱,这样,你让厨房给我下一碗面条送过来。”韩良泽吩咐道。

        “行,我这就去安排!”董诚点头答应一声,转身就准备下楼。

        “董诚,等一下。”

        “韩局,您还有什么吩咐?”

        “给苏广斌打个电话,就说晚上我在东亚酒楼请他吃饭。”韩良泽吩咐一声。

        “就苏广斌一个人吗?”

        “对,就咱们三个,没外人。”

        “那需要我订一个包厢,菜的标准是多少?”董诚事无巨细的询问道。

        “包厢需要一个,不要太大,私密性好点儿,菜的标准,咱们吃火锅,你看着办。”韩良泽吩咐一声。

        “行,明白了。”

        ……

        与杉田幸太郎谈话后,刘金宝回到自己办公室,考虑了许久,觉得这个情况,他需要马上汇报。

        小东北乔三阳在维持会工作,他已经知道,并且他们早就接上头了。

        这种关系是可以继续发展成为更为亲密的(作者没开车,不要胡思乱想),他现在见道乔三阳,也不需要避开了。

        当然,这也跟他现在比过去自由多了有关系,身后总带着一双眼睛,那做事儿自然束手束脚了。

        他身边,苏广斌是韩良泽的人,这一点他很清楚,程子越是谁的人,暂时还没看出来,顾墨笙?

        而梁超,才算的上自己的心腹,这个人是他组长罗耀安排的,至于会不会是组长安排在身边监视和保护他的,他还说不准。

        毕竟,罗耀这个组长有的时候做事太过神秘莫测了,他都感觉到,自己身边好像有一张无形的网,自己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能知道。

        河滨路一号码头这事儿,直觉告诉他,就是组长命人下的手,前天那个报道他看了也十分窝火。

        组长若是看到了,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检查哨卡的日本兵的。

        杉田幸太郎居然说有破案的相关线索,这让他感到惊讶,也让他有些摸不透他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

        还是先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吧。

        ……

        临近期末考试,罗耀学校的工作变得繁忙起来,有时候甚至还需要晚上回来加班,写学生的期末评语。

        这本来应该是姜筱雨的工作,她走了,罗耀接替了她班主任的工作,这自然就落到他的头上了。

        “表哥,吃饭了吗?”

        “我给你带了北方菜馆的饭菜。”藤原敏夫被杀后,宫慧来找罗耀的次数多了起来,她们本来就住在一起,后来宫慧搬走(疑似吵架分开),现在又和好了。

        这小两口分分合合的很正常。

        “来了。”罗耀从楼上下来,这几日他确实比较忙,因为戴雨农一份电报,说要让他离开江城去完成什么任务,他不知道这个任务什么时候来,所以,很多事情得提前写好了,甚至还跟学校打了招呼了,今年学校放寒假,他打算回老家省亲一趟。

        这都是为接下来的任务做准备。

        天知道戴雨农会安排一个什么任务给他,还让他离开江城一趟。

        “你今天怎么过来了?”罗耀坐下来,端起饭碗,准备吃饭,看了宫慧一眼问道,即便他跟宫慧的关系“恢复”了,但宫慧也能经常过来,尤其是晚上,瞧见的人,总归说闲话的。

        就算是表兄妹关系,那也不好听,这表兄妹结婚的多了去了。

        “小猫传回消息,泥鳅约他见面,跟他说了一个事儿,杉田幸太郎似乎掌握了今天咱们子啊河滨路一号码头行动的线索。”宫慧坐下来认真的道。

        “哦,什么线索?”罗耀问道。满仓虽然脑子不是很聪明,但做事还是十分谨慎小心的,应该不会给日本人留下什么线索。

        唯一的线索,就是那毒药了,毒药是可以跟长乐里17号的案子联系起来,但这是两种不同的毒药,最多成分上有些类似。

        最多只能说明这两种毒药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可他们根本就没有可比对的对象,根本不知道毒药是何人所有。

        这条线索其实根本没多大作用。

        不管是军统,还是中统内,都有用毒的行家。

        “不知道,杉田没有跟泥鳅明说,但泥鳅从杉田说话的语气上判断,好像还挺有把握的。”宫慧担心道,“泥鳅让小猫转告,让咱们小心一些。”

        “看来他是看出来了,这是咱们干的。”罗耀嘿嘿一笑。

        “你还笑,这个叫杉田幸太郎的日本人可不是省油的灯,这范景尹的案子,别人都认定这是铁案了,就他一直怀疑范景尹未必是真凶。”宫慧说道。

        “怀疑并不能解决问题,范景尹已经被他们枪决了,这个案子已经结案了,他想翻案的可能性极小,而且他至少没有怀疑上我。”罗耀道。

        “但是,你也在日本人那边留下了案底。”

        “有案底不要紧,只要不被关注,我就是安全的。”罗耀笑道,“你也别太担心,咱们不是有泥鳅嘛。”

        “反正这事儿,你的提高警惕,不能大意。”

        “好了,我知道,整个杉田幸太郎的果真有线索的话,我想,应该不会跟我们有关系。”罗耀仔细思考了一下,说道。

        “希望是这样。”

        “老爹来电说是什么任务了吗?”罗耀一边吃,一边问道。

        “还没有,这事儿,咱们也不好多问,只能等着。”宫慧摇了摇头,“这次任务要是需要人配合的话,你可要带我去。”

        “带你,为什么?”

        “你不是跟学校请假说放寒假要回老家省亲吗,我跟你一块儿回去,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你又不是我什么人,凭什么跟我回去?”

        “我可是你表妹,你亲口承认的。”宫慧道,“要不然,你这次回老家省做什么,就为了看一下家里人,然后就回来?”

        “对呀,过年了,回老家过年,不是很正常的吗?”

        “你就一个人回去,不带上一个人?”宫慧脸颊一红,低下头,忸怩的问道。

        罗耀装作没看见,直接道:“要是没什么特别的任务,一个人够了,行动也更加方便,江城这边,也不能没有人。”

        “老满难道不能暂时主持一下?”

        “老满也就按部就班,是一个非常好的执行者,他要领导整个小组,只怕是能力不行。”罗耀道。

        “你怎么知道人家就不行呢,老满领导的行动组挺好的,那一次任务不是完成的很出色?”宫慧不服道。

        “好了,不争论了,这件事,还是听老爹的安排。”

        “吃完了,我得回去了。”宫慧起身,开始收拾起碗筷,罗耀碗里还剩下一口饭,直接就给她收走了。

        “我还没吃完呢……”

        “咱们在临训班吃饭都是有规定时间的,超过时间,教官们就把饭盆都给你扔了,你不记得了。”宫慧白了罗耀一眼道。

        罗耀哭笑不得:“这能够跟在临训班一样吗,那是训练……”

        宫慧哪里听他的,把剩饭菜都收进了食盒,提上就走:“桌子你自己收拾一下,明天我没空,你自己做饭吃。”

        哎……

        罗耀摇头一叹,这女人耍起小性子来,遭罪的肯定是男人,要不是宫慧还分得清什么是公,什么是私,他早就把人给一脚……

        ……

        河滨路一号码头哨卡的案子一出,很多人都咂摸出味道来了。

        这两天前在这个一号码头哨卡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八岁孩童被日本兵摔死的案子,没过两天,这哨卡的日本兵全部都被人毒死了!

        这要说里面没有关系,恐怕没有人会相信。

        这江城的日军哨卡有多少,偏偏选了这个出了事儿的一号码头呢,不管是故意,还是无意的。

        都不能不让人不往那方面联想。

        这是有人出手给那位被日本兵残忍摔死的八岁中国小男孩报仇了。

        这也就等于警告那些日本兵,下次再有这类的事情发生,那报复还会再来的,你摔死我一个,我就把你们全部弄死!

        结果就是,江城的日军哨卡的日本兵的态度变的好了起来,有什么“礼节”上做的不太到位的,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为难,直接放过了。

        这日本兵也是欺软怕硬的主儿,也不是不怕死,谁也不想自己不明不白的下去见天照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