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67章:又是“汉室”

第167章:又是“汉室”

        “韩兄,二十年不见,你的棋艺可是精进不小呀!”多门二郎邀请韩良泽去家中做客,两人正在客厅下棋。

        壁炉里的炉火烧的正旺,客厅内只需要穿上一件薄薄的外套,便感觉不到一丝的寒冷,很是惬意的很。

        “多门君过奖了,我的棋艺哪能跟你比,当年在学校,你的围棋就下的非常好,我们班上无人可敌。”韩良泽谦虚的一笑道。

        “呵呵,你们中国有句话,好汉不提当年勇,这些年来东奔西走,很难有机会静下来心来跟人对弈一回。”多门二郎颇为得意的一笑。

        “多门君若是能够专心棋道,怕也是成就斐然!”

        “过誉了,过誉了……”多门二郎那叫一个得意呀,他的棋力其实不值一提,但有人捧臭脚,拍马屁,自然是好的。

        “报告!”冷不丁的,门外响起一个声音,是副官赤木。

        “进来。”多门二郎眉头一皱,他跟韩良泽下棋,不希望被人打扰,这是一早就吩咐过的。

        “部长……”赤木穿着白袜子,一路小跑过来,来到多门二郎身后,弯腰下来,在他耳边小声用日语汇报。

        “纳尼?”多门二郎闻言,眼珠子不由的一突,手上的动作大了一些,棋盘晃动了一下,棋局瞬间就乱成一锅粥了。

        “韩兄,这盘棋怕是下不成了,我们改日再下如何?”多门脸色一闪之后,循序恢复了平静。

        “多门君有要务处理,在下就先告辞了。”韩良泽一看就知道出事儿了,而且事儿不会笑,但多门二郎不说,他也不好多问。

        “赤木,代我送一下韩局长。”

        “哈伊!”赤木答应一声。

        ……

        江城日军特务部召开紧急会议。

        一个哨卡的日军在光天化日之下,全部被毒杀,就死在众目睽睽之下,太渗人了,也太可怕了。

        一身陆军大佐戎装的多门二郎端坐在最上首的位置,阴沉着一张脸,眼角的肉有些垮塌。

        左右两边,各有数名日军官佐坐着。

        宪兵队长吉野少佐,特高课课长武岛茂德中佐,特别调查科课长杉田幸太郎少佐,还有一名身穿海军制服的军官……

        “人都到齐了?”

        “哈伊,部长,都到了。”

        “吉野队长,说明一下情况吧?”多门二郎开口道。

        “哈伊!”宪兵队长吉野站起来,微微一鞠躬,“各位同僚,今天中午在河滨路一号码头哨卡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杀人案,我们设在一号码头检查哨卡的十三名大日本帝国皇军官兵全部被人毒杀,经过初步调查,为有人蓄意投毒所致!”

        “蓄意投毒”这个四个字一出,马上就引起在场所有人脸色变化起来。

        “河野君,请你说一下你们对毒物检测的结果?”

        “哈伊。”那河野军医官站起来,翻开一份检测报告,大声说道,“经过初步检测,发现一号码头检查哨卡十三名大日本帝国皇军官兵所中之毒跟之前长乐里17号的脱毒案属于同一种类型的剧毒!“

        “什么,这么说,这两起案子是同一人所为?”

        “不能这么说,现在只能证明两种剧毒相似,属于同一种类型,但不一定就是一种毒药。”河野军医官解释道。

        “难道是报复?”

        “不排除这个可能。”有人附和一声。

        “那个投毒的范景尹不是已经被处决了吗?”

        “是的,但查明这个范景尹隶属重庆方面另一个特工组织中统成员,这一次的投毒案很有可能就是中统潜伏在江城的地下组织‘汉室’所为!”武岛茂德分析判断道。

        “汉室?”

        在座的,有人早就听过说“汉室”这个名字,但有些人还没听过,脸上都露出诧异的神色。

        “武岛课长,请你解释一下这个‘汉室’是怎么一回事儿!”多门二郎吩咐一声。

        “是,部长阁下。”武岛茂德负责反间谍和情报工作,自然对这方面是权威了,掌握的资料也是最多的。

        “所谓‘汉室’是在重庆方面另一个情报特工组织中统在江城留下的一个潜伏组织,人数不详,之前抓获的对长乐里17号投毒的范景尹就是其组织成员,可惜他交代的不多,就被处决了,中统的成员组织跟军统不太一样,他们是以一部分中产市民,比如有一定身份和有一定地位的人,文化程度较高。”

        “那这一次投毒的动机呢?”

        “报复。”吉野道,“这是在报复我们处决了他们的人。”

        “吉野队长,既然是报复,为何要选择河滨路一号码头哨卡呢?”杉田幸太郎反问一声。

        “杉田君,还记得两天前刊登在报纸上那个八岁支那男孩的新闻吗?”吉野说道,“我想这就是诱因。”

        “八嘎,这些支那人太可恶了,良心大大的坏了!”身穿海军制服的军官站起来,凶狠狠的骂道。

        “前田君,坐下!”

        “我们刚刚才破获重庆方面军统江城区组织,又来一个‘汉室’,看来我们工作还不能松懈。”多门二郎正色道,“武岛君,你们特高课在这方面需要加强力量,对于这些抗日分子要予以严厉打击!”

        “哈伊!”武岛茂德双.腿并拢,立正道,“属下一定竭尽全力,将这些人统统铲除。”

        “很好,关注一号码头投毒案,建议交给特高课和宪兵队联合调查,特高课为主,宪兵队为辅,限期破案,抓捕凶手。”多门二郎命令一声。

        “哈伊!”

        “散会!”多门二郎站起来,挥手宣布一声,然后直接离开会议室。

        ……

        “部长,杉田科长求见。”多门二郎刚回到办公室,赤木就紧随其后进来了,向他禀告一声。

        “哦?”多门二郎惊讶一声,随即道,“请他进来。”

        “哈伊。”

        “部长。”杉田幸太郎走进来,来到多门二郎面前恭敬一声。

        “杉田君,有事吗?”

        “多门部长,我觉得河滨路一号哨卡这个毒杀案有些奇怪。”杉田幸太郎说道,“我们士兵的午餐都是做好了,专门配送到哨卡的,中途不会停留,没有人能接触,我们对手是怎么做到的?”

        “你有什么想法?”

        “我觉得,这配送的路上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才导致这个情况发生,如果我们不重视的话,今后此类的事情还有可能发生。”

        “杉田君你提的这个建议很好,这是我们需要注意的地方,我会跟吉野君说明的。”多门二郎点了点头。

        “哈伊!”

        ……

        特务部的会议,能参加的只有是日本人,中国人是不能参加的,怕泄密是一方面,更多的是不信任和他们不认为中国人有资格跟他们平起平坐。

        杉田幸太郎回到特别调查科。

        “平尾,去把刘副科长请过来。”杉田幸太郎吩咐自己的勤务兵一声。

        刘金宝知道杉田幸太郎被特务部电话叫过去开紧急会议了,这一定是出了大事儿了,特务部开会一般都是提前通知的,不会临时说。

        河滨路一号码头发生的命案,很快就传到他的耳朵里,这光天化日之下发生的,围观的老百姓不是一个两个,想要封锁消息,几乎是不可能,

        这么大的事情。

        刘金宝第一反应,这是“河神”小组所为,现在江城内活动的抗日力量,也就只有“河神”小组能做到了。

        江城区全面撤出重建,再进来,起码要几个月后的事情,中统的那帮人,不自己窝里斗就不错了,指望他们,还不如那些自发组织起来抗日的民间组织呢。

        江城被日军占领这两个多月了,他们做过啥贡献了?

        一件都没有。

        估计就是天天把一些江城人尽皆知的消息通过秘密电台发回去,这样就算是完成收集情报的潜伏任务了。

        不是刘金宝看不起中统“汉室”那些人,而是那些人是真的让人瞧不起。

        “杉田科长,您找我?”刘金宝接到召唤,立马整理好衣冠,小步快跑向杉田幸太郎的办公室。

        “刘桑,河滨路一号码头发生的投毒案你听说了?”

        “我也是刚收到消息,具体情况还不太清楚。”刘金宝点了点头,这案子涉及日军,特别调查科没有命令,他可不敢擅自派人去了解。

        “一个哨卡十三名大日本帝国皇军官兵全部被毒杀,太残忍了!”

        “啊!”刘金宝惊讶一声,“什么人如此大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下如此大案?”

        “除了那些重庆分子之外,还能有谁?”杉田幸太郎愤怒不已,“这些人在正面战场不是帝国的对手,就给我们来这种下流的阴招,太可恶了!”

        “是呀,这些人是无所不用其极,恐怕接下来还会不断有类似的事情发生的。”刘金宝顺着杉田幸太郎的话道。

        “刘桑,我们肩膀上的责任重大,上一次治安维持会成立庆祝大会上的爆炸案虽然告破了,可那不是我们直接侦破的,如今江城频发针对大日本帝国皇军的毒杀案,我们若是不能尽快的做出成绩的话,那特别调查科成立的意义何在呢?”杉田幸太郎道。

        “杉田科长,您的意思是,这个案子我们接过来调查?”刘金宝知道杉田幸太郎心气儿挺高的,想要在特别调查科的位置上做一番事儿。

        可是刘金宝不同,他就想混事儿,真要做事儿,反而麻烦了。

        “不,这个案子多门部长交给特高课和宪兵队了。”杉田幸太郎道,“不过,想要破这个案子,还得我们调查科出手才行。”

        “科长有线索了?”

        “嘿嘿,当然。”杉田幸太郎神秘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