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66章:十条建议

第166章:十条建议

        “……表哥,宋副区座的对猫头鹰就是这么说的。”罗耀从学校下班,去阳光咖啡屋,宫慧向他详细汇报了是宋钺跟杜绩见面的情况。

        “意料之中,这个杜绩看起来也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他一早去见李果戡,也是出于转移责任的目的,不想彻底跟军统为敌。”罗耀点了点头。

        这些人都不是自愿落水当汉奸的,有的是受不了酷刑,当然这种人意志不坚定,肯定不能轻信。

        还有的是听从了过去自己的长官的劝说之下,顺水推舟,就跟着一起落水了,杜绩就是这样的情况。

        军统内也还是有些硬骨头的,这些都还关在宪兵队的监狱里,受着酷刑呢,这些是下一步需要营救的对象。

        杜绩这种,威逼只能适得其反,只有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进行利益捆绑,到时候,就不愁他为自己考虑了。

        其实李果戡利用汉奸做情报工作这个思路是对的,但是罗耀自己想做,却做不到,而且很难。

        因为很简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他手底下没有人,没有李果戡那么强大的关系网络,而如果慢慢布局的话,耗费的时间必然很长,不容易马上出成绩。

        忠诚和能力的培养是需要时间的。

        即便罗耀手底下有临训班学员可以使用,可以将这些人一一的送进“日伪”集团中潜伏,但要等他们成熟起来,还需要一年半载才行。

        而李果戡手底下这些人一过去,就可以被重用,这是完全可以利用来做文章的,这也可以看做是另一途径的“曲线救国”。

        甚至“李果戡”本人如果愿意暗中跟军统继续保持联系,并提供有力的情报的话,这都是可以接受的。

        战争要的是结果,手段其实并不重要。

        听上去有些残酷,但事实就是如此,胜利才是最重要的。

        主动投敌当汉奸的,杀无赦,但因为客观原因,被迫落水,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可以给予机会,至于功过,以后有机会算清楚的。

        (投机者,另算。)

        ……

        山城,罗家湾十九号,军统局本部。

        “戴老板,‘河神’发来一封长电报,是关于敌占区潜伏情报工作的建议,一共归纳了十条。”

        “哦,你看了吗?”戴雨农正在灯下阅读文件,没有抬头,直接问道。

        “我看一下,有些建议提的十分中肯,对敌后情报工作很有指导意义。”毛齐五点了点头。

        实际上,他接到这份电报,那是仔仔细细看过,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放过,里面的内容他都快能背下来了。

        甚至还悄悄的利用自己的权力,跟罗耀对“建议”内容进行过讨论,删除一些激进的,可能会引起戴雨农不快的词语和做法,几经润色之后,毛齐五来将“建议”拿到戴雨农的跟前。

        “哦,能让你有如此高评价的,那可真不多见,我看看。”戴雨农来了兴趣,放下手中批阅的文件,伸手过来。

        毛齐五马上将手中的文件夹递了过去。

        戴雨农打开文件夹,认真仔细的看了起来,看到写的不错的地方,还忍不住点头,拿起手头的铅笔在上面圈了起来。

        “齐五,这小子的理论水平不错嘛!”看完十条建议,戴雨农放下铅笔,有些赞赏的说道。

        “他本来文化水平就不低,还是学数学的,这学理科的人,逻辑思维是强项。”毛齐五嘿嘿一笑,“加上余杰兄细心培养大半年,当然不一样了。”

        “我听说临训班有个三英,他是三人中的老大?”

        “是,不过,这个排位还是有个故事的,不知道戴老板可曾听说过?”毛齐五看得出来,戴雨农很欣赏这个“建议”。

        “哦,什么故事,莫非还有什么桃园结义?”

        “其实这个三英的排名是比赛水下憋气赢来的。”毛齐五笑道。

        “水下憋气?”戴雨农闻言,哑然失笑,“罗耀这小子大冬天的,能在水中一口气横渡长江,那水性恐怕没几个人能比的了吧?”

        “不是这么一回事儿,事情是这样的……”

        “这三个小子,还真是会睁眼说瞎话,余杰、陶一山他们还真就信了?”听完毛齐五的故事,戴雨农并没有生气,这种事情,他们上军校的时候,不也是有发生吗?一般只有班上活泼的,反应快的,爱调皮捣蛋的学生才会经常犯错误,而经常犯错误的那一定是尖子生,平庸之辈,是最守规矩的!

        不是说守规矩不好,而是不守规矩的,却还能利用规矩漏洞,躲过惩处的,那都是人才。

        “不信能怎么办,三个人一口咬定就是比试水下憋气,没有其他证据,最多警告一下。”毛齐五道,“自那之后,才有了什么三英,五虎,十八罗汉之类的称呼。”

        “齐五,罗耀这个十条建议写的很好,尤其这一条说的最好,对日军占领之大城市,潜伏工作重点不在于暗杀和刺杀敌人高级军官或者为恶极大的汉奸,以渗透和构建情报网络为主要任务,而在广大的乡村第五,破坏日伪的后勤和交通保障体系,这才能对正面战场上对敌斗争起到最直接的作用。”戴雨农道.

        “刺杀敌酋是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随之而来的打击报复也会令组织造成巨大的损失,甚至有可能会令之前所有的布置和努力毁之一旦。”毛齐五点了点头。

        “这个原则适用对敌占领的大城市。”戴雨农道,“但这么做并不等于说放弃刺杀或者暗杀的手段的斗争,放弃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目标,而专门针对特定的重要目标下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致命,伤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我也同意这个思路,抗战以来,我们的人损失太大了,人手永远不够,是真正的不够,还是牺牲了,还是被捕后叛变了,现在都还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

        “把这个十条建议完善一下,再以局本部的名义印发各区、站一级单位,作为今后行动的指导方针。”戴雨农吩咐道。

        “是。”

        “密电河神,让他准备一下,下面可能有一个任务,要让他暂时离开江城一趟。”戴雨农命令道。

        “您是说那个任务?”毛齐五惊讶道。

        “不是。”戴雨农摇了摇头。

        “明白了,我马上给河神去电。”

        ……

        “卖报,卖报,一名八岁的中国孩童,冒犯皇军天威,遭到上天惩罚……”

        报童的叫卖的内容令罗耀心脏猛地一缩。

        “小伙子,来一张报纸!”罗耀掏钱买了一张《江城日报》,一则悚然的新闻刊登在报纸首页的下面。

        当然内容跟报童嘴里说的不一样,经过特务部的新闻审核部门的审查之后,这则新闻则宣扬的是大日本皇军的威武为主,无知的支那孩童冒犯皇军天威,被但这种以残忍杀害无知幼童为荣的报道居然还能堂而皇之的刊登出来。

        那在金陵大屠杀中以比赛杀人为荣的报道的两位杀人恶魔还被视为“大日本帝国的英雄”的就不足为奇了。

        报道很详尽,就连日军设置关卡的位置也刊登了出来。

        这些日本兵真是太肆无忌惮了,完全不把中国人当人看,肆意戕害中国人,简直与畜生无异。

        老天若是不收他们,那就他来收。

        “老满,交给你一个任务,这个关卡的一个班的日本兵,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三天之内,让他们下地狱!”罗耀直接来到“通达”车行,给满仓下达了一个任务。

        “组长,这可是一个班的日本兵,偷袭的话,至少两倍的人手才行。”满仓为难道,“您太让我为难了。”

        “难吗?”在罗耀瞪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褐色的小瓶子里,“把这个放到他们吃饭的汤里,能做到吧?”

        “下毒?”

        “这个班的日本兵当值的时候,都是有人专门送饭的,如果你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那我自己来。”罗耀作势就要收回药瓶。

        “别,组长,我行,我能行……”满仓立马伸手抓住了药瓶,拼了命的往怀里揣。

        “你说的呀?”

        “我说的,保证完成任务。”满仓拍着胸.脯保证道。

        “不要给我留下任何尾巴。”

        “是!”

        ……

        一天后的中午,宪兵队的吉野少佐正在吃午饭,突然一个电话打到他的办公室,然后他的勤务兵飞奔而至。

        “纳尼?”吉野吓的筷子都掉了。

        集合一个小队的日军,乘坐卡车从宪兵队急匆匆的赶到了事发之地,河滨路一码头方向关卡。

        聚集的百姓里三层,外三层,得有好几千人,等到吉野驱散人群,开辟一条路进去,来到关卡位置的时候。

        他被眼前的场景吓的后背心冒凉气。

        整整一个哨卡,一个班的日军士兵,全部躺倒在地上,七窍流血,全部死亡,无一生还。

        “军医,军医……”

        军医挤进来,查探一下,站起身来,摇了摇头。

        “吉野队长,初步判断,是中毒,具体是何种剧毒,还需要化验分析才能得知。”军医汇报道。

        “马上向多门部长汇报!”

        “哈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