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65章:两全其美

第165章:两全其美

        顾墨笙的这个猜测让李果戡也觉得后脊梁骨寒气往上冒,这滚烫的酒喝到肚子里都感觉不到热气儿了。

        这陈宫澍可是个狠人。

        不管当年在上海,还是天津,那都是杀出来的名声。

        “书生”杀手的名号可不是白给的。

        虽然也偶有失手,但大部分的刺杀都是成功的,自然也就成就了他的赫赫威名,这家伙用过投毒,美人计,偷袭……

        可以说方法不拘一格,没有成法,想要防备的话,那可真是太难了。

        “顾兄,陈宫澍在军统资历不在你我之下,按照道理,他应该不会屈就一个江城直属组的组长,我听说这戴雨农有意将他调去上海,但上海那边似乎并不太愿意这样一个强势人物过去。”

        “李兄,你在军统内级别比我高,知道的机密也多,你觉得也不可能?”

        “我觉得不太可能。”

        “只要不是他的话,那就好办多了。”顾墨笙松了一口气。

        “顾兄,你要对‘河神’下手,何不把特别调查科的刘金宝叫上,他可是‘河神’小组的叛徒,应该是最害怕被制裁的。”李果戡建议道。

        “我过去跟他关系就不太好,又亲手抓了他,还给他用了大刑,他心里对我怕是没有仇,也有怨!”

        “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你,你这样,找个机会把人约出来,我给你俩说和一下?”李果戡道。

        “李兄说的可是真的?”

        “我好歹给他上个课,也算是他的半个教官。”李果戡呵呵一笑。

        “行,改日我约他,还在汤记如何?”顾墨笙道,“这里是我自己的地方,吃的放心,也安全。”

        “行。”李果戡爽快的答应下来。

        ……

        虽然李果戡有意控制了,但还是喝的不少,顾墨笙派魏老三带人将他送回了寓所,成夫人有些不高兴。

        但也没说什么,李果戡这些日子过的其实挺压抑的,偶尔放纵一下也属人之常情。

        一觉醒来。

        李果戡发现自己躺在了自家公寓床上,新夫人成微澜早就起来了,正在梳妆台前描眉化妆。

        “微澜……”李果戡望着成微澜那诱人的曲线,忍不住掀开被子,低吼一声从后面抱了上去。

        “别闹!”

        “……”

        “谁呀?”兴致刚上来,房门突然响了起来,李果戡十分窝火,大清早的,这搅人好事?

        “李先生,杜绩队长求见。”

        “杜绩,大清早的,他来做什么?”李果戡有些不高兴,可是手下人这个时候来,肯定是有事情。

        “没说,直说有要事求见。”

        “让他在楼下客厅等着,我穿个衣服就来!”李果戡扫兴的一声,为被惹的刚冒点儿火星的成微澜则一抬纤足,狠狠的一脚就将他踹下了床。

        李果戡忙赔了一个笑脸,取了自己的衣服,飞速的穿上开门出去。

        “杜绩。”

        “李长官。”杜绩见到李果戡忙站起身,李果戡现在什么职位都没有,杜绩也只好称呼一声“长官”,以示尊敬。

        “坐吧。”李果戡招呼勤务兵奉茶。

        “打扰李长官休息了。”

        “你有事直说,别给我绕来绕去的。”李果戡什么人,一看就知道杜绩脸上就写着“有事儿”三个大字。

        “李长官,您看一下这个。”杜绩直接从口袋里把昨天晚上那封从门缝里塞进来,疑似“唐鑫”亲笔信给递了过去。

        李果戡目光有些疑惑,但还是伸手接了过去。

        取出里面信笺,一看里面的内容,李果戡当场就变了脸色,唐鑫过去是他的副手,虽然搭档时间并不长,但对彼此的字迹还是熟悉的。

        这是唐鑫亲笔所书!

        仔细的又看了一遍,语气和笔法假不了。

        “李长官,您说,这唐副区座的约会,我是去还是不去?”杜绩一副恭谨无比,聆听指示的表情。

        李果戡忽然一阵脑仁疼,这杜绩是把难题抛给了他,这封信,他要是没看到,什么事儿都没有。

        现在,他见到了,不管做什么决定,日后就脱不了干系。

        他现在面临两个选择,第一,拿着这封信,去找武岛茂德告密,然后去兴隆街广德茶楼,埋伏起来,等‘唐鑫’一出面,抓人!

        这条显然不行,唐鑫虽然过去跟他工作理念不同,但不是傻瓜,不会轻易的等人去抓他,即便他约的是杜绩,也会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与之见面的。

        地方是唐鑫定的,焉能没有准备?

        第二,让杜绩与跟‘唐鑫’见面,听他说什么,再做区处,当然这也是有风险的。一旦事情让日本人知道了,必然会有所猜忌。

        当然,还有第三种选择,那就是跟日本人通气后,再让杜绩过去跟‘唐鑫’见面,不过,这么做,还是有风险。

        “杜绩,这事儿都有谁知道?”

        “我,还有老六他们。”杜绩如实道,“不过,我已经给他们下了封口令了,不会有人说出去。”

        “你去找特高课的武岛课长,把这事儿跟他汇报一下,然后按照他的指示办。”李果戡把信退给了杜绩道。

        “李长官,这么做的话,那可就彻底得罪唐副区座了?”杜绩很惊讶,李果戡居然一点儿后路都不给自己留,这是铁了心要当汉奸了?

        李果戡训斥道:“我们已经分属两个不同阵营,再见面就是敌人,还有什么不能得罪的?你赶紧的去找武岛课长汇报,这是你立功的大好机会。”

        “好,我现在就去特高课。”杜绩无奈之下,只好将“信”收好,点头答应下来。

        ……

        “队长,李长官怎么说?”守在门外的老六和猴子看到杜绩黑着脸从公寓出来,忙上前询问道。

        “他让我们拿着信去特高课找武岛。”

        “这不是让我们出卖唐副区座吗?”猴子叫唤一声。

        “信是给我的,又是我把信交给武岛的,只要咱把信往武岛的办公桌上一交,那咱们就彻底上了唐副区座的黑名单了。”杜绩垮着脸说道。

        老六道:“队长,要不然算了,咱们就当没见过这封信,啥事儿都没有?”

        “你傻呀,要是咱们没来见李长官,倒是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现在能行吗?”猴子瞪了老六一眼,“万一李长官悄悄的通报给武岛呢,他俩可是同学,关系好着呢。”

        老六愣了一下:“李长官应该不会这么做吧,他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没了我们这些老弟兄,他还能有什么?”

        “老六这话说到点子上了,李长官应该不会这么做,如果他想告诉武岛,很简单,打一个电话就行了,完全没必要叫我拿着信去找武岛,还说这是个立功的大好机会。”杜绩分析道。

        “队长,要不然这样,咱先去见唐副区座,听他怎么说,然后咱们再决定要不要向武岛课长报告?”老六建议道。

        “这倒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杜绩点了点头。

        ……

        “杜绩一大早去了李果戡住的公寓?”接到猫头鹰苏敬的消息,宫慧并没有感到太惊讶。

        罗耀给的多种情况发生的预案中就有这一条。

        杜绩收到“信”后,会去找李果戡汇报,听取李果戡的命令或者建议,如果是这样,那就说明杜绩内心对落水当汉奸这件事并不是太坚决。

        如果他拿到“信”后,直接找日本人汇报的,那基本上等于说,这个杜绩没有争取的必要了。

        现在还能再看看。

        “小五,通知宋副区长,约会正常进行。”宫慧吩咐辛小五道。

        “慧姐,要不要知会组长一声?”

        “没必要,什么事儿都要组长做决定,那我们这些人能干什么?”宫慧直接了当的回绝一声。

        “是。”

        ……

        中午,约莫十点半左右。

        杜绩带着老六和猴子到了兴隆街,留下猴子,在街上担任观察,他带着老六进了广德茶楼。

        楼下说着书,听的人还是不少,很是热闹。

        楼上隔着的一个个的小包间,宋钺带着一名手下已经到了,点了一壶香片,一碟瓜子儿,果脯,慢条斯理的喝着。

        “队长,您看,那不是宋……”

        “嘘,小声点儿,咱们过去。”杜绩当然认得宋钺了,那过去也算是他的顶头上司,主管行动的助理书记长,可以说除了李果戡和唐鑫两位正副区长之外,宋钺就是江城区的第三号人物了。

        小隔间都是敞开的,这就是广德茶楼的一种特色,这可以让二楼的人可以自由走动,又可以有个相对独立的空间,便于一边喝茶聊天,又能有一定隐私,还可以听到下面的小舞台的表演。

        小隔间消费自然要比下面的敞开的贵了,一般人消费不起,只有有钱人,不喜欢混迹人堆的达官贵人,才会选择上二楼。

        “宋,宋先生……”杜绩怀着忐忑的心思,走进宋钺的小隔间,微微一低头,带着一丝尴尬的小微笑。

        “杜队长来了,请坐。”宋钺嘿嘿一笑,很自然的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谢谢宋先生。”杜绩坐下来,有些拘谨的问道,“唐先生呢?”

        “哦,唐先生有事,你知道来的,重建军统江城区,事无巨细,都得唐先生拿主意,他实在是走不开,委托我过来了。”宋钺按照罗耀给的剧本说道。

        “唐先生现在是?”

        “江城区区长,鄙人副的。”宋钺毫不避讳的告诉了杜绩自己的身份,他的身份足够跟你谈了。

        杜绩讪讪一笑,若是自己没有被捕的话,或许也能更进一步了,现在那是说啥都晚了,不过,现在全国上下对继续抗战持悲观态度的人越来越多,汪先生那样的人物都觉得抗战必定亡国,他现在的选择未必不是正确,光明的。

        “宋先生,您有什么指示?”

        “我的指示,你会遵照执行吗?”宋钺斜睨了杜绩一眼,嘿嘿一笑,问道。

        “这个……”杜绩露出一丝窘迫的笑容,这话问的,太让人难以回答了。

        “我呢,不为难你,听说你现在在侦缉处当队长,有个小忙想请你帮一下,你帮不帮?”宋钺道。

        “宋先生,请讲。”

        “我有一批货,要运到南边去,这水上的关卡都打点的差不多了,就剩下你们侦缉处缉私大队了,这缉私大队的魏老三你认识吧,我想让他过去跟他行个方便,以后有财一起发,如何?”宋钺缓缓硕大。

        “什么货?”

        “北边来的皮货,毡子之类的,不是什么战略物资,请放心,不会给你惹麻烦的。”宋钺道。

        “要是这样的话,问题不大。”杜绩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他也想在军统这边留条路。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回头我再联系你。”宋钺嘿嘿一笑,“唐先生说了,这事儿做好了,保证你在老家的家眷的平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