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64章:猜测

第164章:猜测

        “队长,要不咱们把这情况告诉日本人吧?”

        “你脑子进水了,这要是跟日本人说了,以唐副区座的脾气,你我脑袋都得搬家!”猴子这话一出口,就被对面人高马大的家伙啐了一脸。

        这都是一个战壕滚过的兄弟。

        唐鑫的脾气,他们难道不知道?

        这一次江城区这么大损失,上头估计正愁找不到人发泄怒火呢,唐鑫本来就是个行动高手。

        那对汉奸和日本人下手狠着呢。

        更别说他们这些是从军统叛变过去的,军统的家规那是写在那里的,背叛组织者,杀无赦!

        杜绩也是一顿后背猛出汗,这喝下的酒都从这汗水中排出去不少,脑子也清醒了许多,这被迫落水,还情有可原,毕竟那酷刑之下,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

        但若是主动出卖过去的老上级,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刚才草率了。

        这封信若是只是自己看到了,随便可以找个借口就糊弄过去了,现在五个人都知道了,这里头万一有一个去找日本人告密。

        那其他人可都完了。

        这关系到身家性命的事情,杜绩焉能不慎重。

        可这唐副区座的邀约,他是去还是不去呢?

        “都别吵了,明天我去见一下李长官,这事儿,咱们听李长官的。”杜绩想到了一个方法,这里不是还有一个个子高的嘛!

        “散了,散了……”

        都没有心情喝酒了,杜绩直接把手下四个轰了出去。

        ……

        阳光咖啡屋。

        “表哥,这个杜绩会赴约吗?”宫慧问道。

        “杜绩过去受过唐鑫的恩惠,按照道理,他应该会去的,但也说不好,人是会变的。”罗耀道,“试探一下态度,也是好的。”

        “嗯,明天谁去?”

        “通知宋钺一声,让他去。”罗耀吩咐道,唐鑫暂时撤离夏口去夏阳乡下重整旗鼓,把留在夏口城区的部分力量和人员都交给了宋钺领导。

        但他却要求宋钺在城区内的行动必须跟罗耀汇报通气,可以不听他的,但一定要听罗耀的意见。

        他不是不信任宋钺,而是宋钺这些人想要在城区生存下来,必须得到“河神”小组的支援和指导。

        “区会计程少川那边什么情况?”罗耀问道。

        “他倒是没吃多少苦头,被起舅舅张若柏保了出来,但是被限制了自由,正在想办法通过张家的佣人的关系与他取得联系。”宫慧说道。

        “这个程少川手里掌握江城区大量的账户,这个人一定要争取过来。”罗耀道,“这笔钱不能让李果戡这个叛徒继续使用。”

        “只怕他已经把这个账户交出去了?”

        “能挽回多少,算多少,我不相信他会没有一点儿保留。”罗耀道。

        ……

        顾墨笙过去跟李果戡的关系不错,这李果戡被捕后,也落水当了汉奸,这两人的关系自然也就续上了。

        顾墨笙虽然当上了侦缉处的处长,又谋到了“缉私”的肥差,总算弥补了之前“汤记”一些损失。

        当然比起他失去的,还差得远呢。

        现在,他虽然跟韩良泽关系不错,两个人差不多穿一条裤子,可他了解韩良泽,这家伙也是个“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主儿。

        别看现在关系不错,两人还合起伙来做生意,捞钱,可你一旦对他没用,这家伙抛弃你来,那是眼睛都不不带眨的。

        这种人就是天性凉薄。

        顾墨笙在警察局多年,什么人可交,什么人能深交,他岂能看不出来?

        韩良泽这样的人只可共患难,不可共富贵,只不过,他现在还需要仰仗韩良泽的跟多门二郎的关系。

        而韩良泽手下能够可用的(对付抗日分子)的人不多,才会对他如此“推心置腹”。

        而李果戡跟特高课的武岛茂德居然是陆士的同学,武岛虽然比起多门的级别要低不少,可特高课是正经特务机构,实权部门。

        李果戡有这层关系在,加上他过去军统江城区区长的职务,想要在日本人那边混个不错的位置那是相当容易的。

        而他跟李果戡的关系,要比他跟韩良泽的关系近多了。

        所以,顾墨笙自然要多跟李果戡多走动了,这不,晚上,他邀请李果戡在“汤记”吃饭。

        顾墨笙邀请多次了,李果戡碍于过去的关系,不好拒绝,只能以各种理由拒绝,这一次是实在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李兄,据说所知,军统方面应该还没有对你下达制裁的命令,你这么小心做什么呢?”顾墨笙将李果戡迎入包厢。

        “你这里可不见得有多安全?”

        “李兄,你说这话就戳我心窝子了。”顾墨笙脸色讪讪,“汤记”命案一直悬而未决,到现在也只是知道这是军统驻江城直属组“河神”所为,可“河神”在哪儿,都有谁,没有人知道。

        顾墨笙找上李果戡,就是有想要找他打听相关消息的,他对“河神”小组那是恨之入骨了。

        自己辛苦攒下的家业,让“河神”小组一勺给卷跑了,什么都没有给他留下,他现在是后悔的要死,为啥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汤记”,这要是分开藏的话,损失就不会那么大了。

        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现在也只能找机会把“河神”小组给揪出来,报仇雪恨了。

        李果戡也知道顾墨笙一直请他吃饭的原因,他推脱固然有安全方面的考虑,其实更多的是,他对“河神”小组了解并不多。

        而且双方还有小小的恩怨。

        他担心,一旦军统总部把“制裁”命令下达给“河神”小组,他就比较危险了,从‘河神’小组的行事风格来看,那是不做则已,只要做了,一定会成功的。

        “河神”小组的任务,至今鲜有失手的。

        他也是考虑再三,才答应了顾墨笙今晚的这顿饭的邀请。

        “李兄,你就别笑话我了,咱们现在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你翻了船,我也好过不了。”顾墨笙不理会李果戡的讽刺,把姿态放得很低。

        李果戡点了点头,顾墨笙说的是实情,他现在虽然恢复了自由,可处境并不是很好,虽然他并未“攀供”一人就获得了自由,但毕竟还是落了水,这是事实,他是争辩不了的。

        “李兄,请!”

        “顾兄,请。”

        两人落座,魏老三从门外进来,端着烫好的黄酒,这大冬天的,自然是汤着酒,吃着羊肉火锅最舒坦了。

        顾墨笙亲自给李果戡倒酒。

        “李兄,咱们过去是一个战壕的兄弟,现在又同坐一条船,我就不藏着掖着了。”两杯酒下肚,顾墨笙放下筷子,拿起手边的热毛巾擦了一下嘴说道。

        李果戡也放下可筷子。

        “这军统‘河神’小组到底什么来历,李兄,你可知道?”顾墨笙问道。

        “这个‘河神’小组,是戴老板亲自挑选组建的,人员在军统内部也属于绝密,据我的判断,应该是由军统中行动经验丰富之士组成,至于是哪些人,我就不知道了。”李果戡道,“不过,过去我当江城区区长的时候,我的副区长唐鑫跟他们是有联系的,他可能知道更多的情况。”

        “唐鑫?”

        “对,你知道的,唐鑫跟我在工作上诸多矛盾,有关‘河神’小组的情况,他是从来不会跟我讲的,所以,我也不清楚他们到底是如何运作的。”李果戡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

        “原来是这样。”顾墨笙惋惜一声。

        “那个调查科的刘金宝,他不是‘河神’小组的成员吗,你没找他问一下?”李果戡问道。

        “他不是核心成员,倒是我原来督察处的顾原,可能知道的更多一些,‘河神’小组不惜代价把他救走,可能就有这方面的原因。”

        “‘河神’小组内肯定有不少临训班的精英,这一点现在基本肯定,我在临训班执教一段时间,临训班有三英,五虎将,以及十八罗汉一说,这些人可都不简单,有的很早就提前毕业进入军统下属各个单位了,但他们的去向在军统内不是绝密,除了局本部掌握之外,其他人都没有权限知晓,这个刘金宝和你说的顾原都位列十八罗汉之一!”李果戡嘿嘿一笑,他当过临训班一段时间的游击教官,虽然时间很短,但对临训班的情况多少是有些了解的。“这么说来,这个‘河神’会不会跟李兄你一样,是我们熟悉的人呢?”顾墨笙小心的问了一句。

        “这个人的行事风格,谨慎、老练,偏偏又十分大胆,我熟悉的人当中,确实有这样的人,但究竟是谁,我也是猜不出来。”李果戡道。

        “李兄,我倒是想起一个人来,不知能否请教一下?”顾墨笙微微一拱手说道。

        “谁?”

        “陈宫澍。”

        “他?”李果戡微微一愣,顾墨笙提出这个人来,倒是让他感到惊讶,因为他也曾猜测过这个“河神”的身份,陈宫澍也在怀疑的人选之中,而且还非常高。

        陈宫澍在北平刺杀王克敏失败后,就被调回了局本部,听说是闲置起来了,陈宫澍的能力非常强,而且性格各方面跟“河神”的行事风格差不多,时间方面也能接得上,但是陈宫澍是行动方面的专家,专搞暗杀和刺杀,但“河神”明明喜欢玩“躲猫猫”,当初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也是极为狠辣的,并不针对特定目标。

        两人在行事风格上还是有差异的,当然不排除陈宫澍吸取过去刺杀失败的教训,换了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