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63章:没有任务就是最大的任务

第163章:没有任务就是最大的任务

        对罗耀而言。

        没有任务就是最大的任务。

        “隐蔽精干,长期潜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

        这个十六字方针,就是罗耀的任务。

        “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又跟老吴说了一些事情,罗耀起身告辞道,“关于周敏同学的学习,你们做家长的还是要重视一下。”

        “是,是,秦老师你说的对,我们一定督促她好好学习。”老吴忙顺着罗耀的话,点头说道,“小敏,出来一下,秦老师要走了,你也不送一下?”

        “哦……”

        “算了,学习呢,就别打扰了!”罗耀连忙摆手。

        ……

        日军破获“军统”江城区机关案后,江城的治安似乎好了不少,除了藤原敏夫这一桩耸人听闻的案子。

        倒是再没有听说有什么大的案子发生。

        重庆抗日分子在江城的活动似乎没有那么频繁了,这种平静对普通老百姓而言,到是一件好事儿。

        但对日军驻江城的特务机构而言,就有些不太适应了。

        很明显,江城的重庆“军统”抗日分子改变以往的斗争策略,不再是针尖对麦芒的你死我活的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在舔伤口疗伤呢。

        特务部控制下的江城治安维持会接连出台恶政,为日军控制江城的经济,民生不断的献媚邀宠,极尽卖国求荣。

        汉奸们一个个过上了穷奢极欲的生活,带动了一些相关产业的畸形繁荣。

        日军对江城三镇的百姓盘剥的也更加厉害了,只要能想到的名目都可以收税,各种税收多若牛毛,明明外面天晴明朗,可老百姓的脸上根本看不到一丝阳光。

        日军还以各种名义随意在街头上设卡,江城百姓通过的时候,必须高举良民证(安居证),脱帽给哨卡的日本兵三鞠躬行礼,还要消毒药水喷洒,否则必定受到“三块砖”惩罚。

        所谓“三块砖”就是,一块砖放在膝盖底下,一块砖双手高举头顶,还有一块砖头放在头顶,通常两个小时不掉,才会放行。

        这就是大日本帝国皇军给中国人立规矩,所谓的“日中”提携,这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这样的屈辱,罗耀也遇到过多次,没办法,只能忍。

        但是,这笔账以后是要被清算的。

        ……

        罗耀抖了一下身的雪,推门走进了阳光咖啡屋,在辛小五的带领下,进了宫慧的办公室。

        “表哥,猫头鹰报上来的有关叛徒李国琛的情况。”

        “看来这个家伙比较胆小,我们能找的机会不多。”罗耀随手翻看了一下跟踪记录,有些头疼的道。

        “是呀,日本人并没有给李国琛安排职务,他现在就是被日本人养着,平时基本上窝在日本人给他安排的公寓,除了一些应酬之外,基本上不出门。”宫慧说道,“而且出门都给他配备了汽车和保镖,很难接近。”

        “能否从别的途径下手,比如,他那位工作太太,她可是咱们的同学?”罗要想了一下问道。

        “很难,这女人一旦跟了某个男人,想法就会变了,而且,李国琛本来是有机会走脱的,但就是因为成微澜拖了后腿,才导致他被捕,我估计,想要说服她帮我们,恐怕很难。”宫慧摇了摇头。

        “能不能派人接触一下?”

        “成微澜几乎不出门,怎么接触?”

        “看来,一时间还真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罗耀也有些头疼,虽然说戴雨农没有明确命令他什么时候制裁李国琛,可他总不能没有任何行动吧?

        “要不然从李国琛的手下下手试试?”

        “你有人选了?”

        “寿昌行动大队大队长杜绩。”宫慧说道,“此人是李国琛的心腹,李国琛落水后,他随后也跟着一起当了叛徒,现在能够自由出入李家,也就只有此人了。”

        “此人既然是李国琛的心腹,他会帮我们吗?”

        “这就不好说了,但目前也没有别的好办法。”宫慧说道,“除了杜绩之外,还有一个人可以利用一下,武汉区会计程少川,这个人过去掌握着武汉区的财政大权,武汉区所有的经费都经过此人,他也是李国琛信任之人。”

        “两个人都分别接触一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想法,然后再做决定。”罗耀想了一下,吩咐道。

        “谁去接触?”

        “让猫头鹰来安排,先不要直接接触,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才派人与之接触,了解对方的想法。”罗耀吩咐道。

        “好,我来安排。”

        “河伯来电,他已经顺利进入邮局工作,已经跟黄彦接头,目前一切正常。”宫慧又禀告道。

        “电告河伯,我不要求他们马上出成绩,这是一个长期潜伏的过程,要耐得住寂寞,会有他们大显身手,立功的机会。”

        “明白。”

        ……

        杜绩可没有李国琛那么好的待遇,还有日本人专门派人保护,他虽然也获得了自由,日本人也承诺会给他一个不错的位置。

        但他的安全需要自己负责。

        不过他跟李国琛又有不同,李国琛虽然也有副官和卫士,但在被捕的夜里,与日军宪兵发生了交战,李国琛的副官牺牲了,勤务兵还早早的投敌,所以,除了工作太太成微澜之外,没有什么人,自然需要人保护。

        他手下是有人的。

        寿昌行动队有三个小分队,共计二十八人。

        这些人大部分一开始并没有被捕,但由于消息不畅,根本不知道江城区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还继续留在原来的位置待命。

        杜绩获得自由的代价,自然是把这些人下落跟日本人说了,日本人按照名单抓人,其中还是有一部分警觉性高,先一步疏散了。

        而没走的,则都不幸的成了日本人的俘虏,有些人经受不住酷刑,加上杜绩的劝说,大部分都跟着落水了。

        这样,杜绩就组成了一个行动小队,暂且挂靠在侦缉处。

        杜绩被捕前,跟宫慧一样,也住在三德里,但是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杜绩被放回来后,还回到了自己原来住的地方。

        没有人日本人提供保护,那么法租界被日本人扫荡了一次后,军统江城区的力量都被清扫一空。

        他认为没有比法租界更安全的地方了。

        所以,他还回到了三德里,住进了原来自己的房子。

        以前他是一个人住,需要隐匿自己的身份,怕被日特发现,现在他的身份已经曝光了,一个人住太危险了。

        所以,他安排了四名跟他一起落水,又信任的行动队员住在了一起。

        同进同出,他也安全多了。

        “队长,咱们以后不会就跟日本人干了吧?”这被逼着落了水,当了汉奸,自然是借酒浇愁了。

        毕竟这以后要对过去的袍泽举起刀枪,这情感上不是一下子就能转过弯来的。

        “老六,咱们可都是签了自首书,纳了投名状的,不干,还能回头不成?”另一人满嘴酒气的说道。

        “咱们也是被逼无奈才写下的自首书……”

        “哥儿几个,你们觉得这蒋委员长能大得过日本人吗?”杜绩也喝的有点儿多了,他可跟手下这几个人不一样,接触的层次高多了。

        “哎,咱们这一路退,都快退到山旮旯里去了,我看天下怕是要让日本人占了。”那唤做“老六”的队员叹了一口气。

        “对了嘛,这日本人要是得了咱的天下,那咱以后可不得在日本人的治下干活?”杜绩道,“早干,晚干,那不都是干,就算碰到过去的弟兄,也没啥,叫他们一起过来干就是了!”

        “还是队长说的有道理,喝酒!”

        “别喝太多,晚上值夜得有一个清醒的……”

        “没事,法租界现在哪还有军统的人?”老六一挥手,端着酒碗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今晚,咱们不醉不罢休……”

        突然,一道敲门声响起,很突兀。

        喝酒的几个人,都是一个激灵。

        这心里都落下阴影了,被日特宪兵抓捕的那天晚上,也是这样的敲门声,很突然,毫无征兆。

        “老六,你去看看?”

        “猴子,你咋不去?”

        “我晚上眼睛不好使,你晚上眼睛贼好,你不去,谁去?”那外号‘猴子’的嘿嘿一笑。

        “老六,你去看一下,万一就是一阵风呢?”

        “就是……”

        其他人挤兑之下,‘老六’放下酒碗,一摇一晃的往大门口方向走了过去,喝的实在是有点儿多了,差点儿让自家门槛儿给扳倒了。

        门开了,可是左右没有人。

        正准备关上回来,低头一看,却看到一封信躺在了脚边,‘老六’捡起来一看,倒是认识上面四个字:“杜绩亲启。”

        “队长,也不知道是那个藏头露尾的鼠辈给您送了一封信。”‘老六’弯腰捡起信来,拿着他回来,冲着坐在主位上的杜绩手一扬道。

        “我的信?”杜绩一愣,什么人会用这种方式给自己送一封信?伸手就要从‘老六’手中接过来。

        “队长,小心有诈,还是慎重些。”坐在他下首的人拦了下来。

        杜绩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那个,老六,你打开,念!”

        “我念,好,我念就我念……”‘老六’仗着几分酒劲儿,直接就撕开信封,从里面掏出一张信笺出来。

        “杜绩,你个王八蛋,老子明天在兴隆街广德茶楼等你,你要是不来,后果自负!”

        杜绩闻言,脸瞬间胀成了猪肝色,还没有人敢这么骂他的。

        “队长,好像是唐副区座的笔迹……”杜绩刚要骂人,下面‘老六’一句话让他火气全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