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60章:有惊无险

第160章:有惊无险

        “慧小姐,让你受惊了。”吉野亲自将宫慧送出宪兵队。

        “杀害藤原先生的凶手抓到了吗?”

        “目前还没有。”吉野摇了摇头,“不过,据我所知,慧小姐似乎对藤原先生并不是那么喜欢?”

        “吉野队长,我一个弱女子,在这个男人的世界里生存,又能怎么办?”宫慧叹息一声道。

        吉野点了点头:“明白了。”

        “谢谢。”

        吉野吩咐自己的勤务兵,开车将宫慧送回。

        ……

        “慧姐,您可回来了……”辛小五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罗耀不禁站了起来,他已经在里面枯坐等了一个下午了。

        若是天黑之前人还没有回来的话,今天估计就回不来了。

        没想到,在天擦黑之际,等到了好消息。

        “店怎么没有营业?”宫慧从车上下来,问道。

        “这不是担心慧姐你,大家也没心思做事儿,就索性暂停营业了。”辛小五小声道,“组长在店里等了您一个下午了。”

        “噢……”宫慧嘴角突然翘起一个弧度,连带脚下的步子也轻了不少。

        推门进来,四目相对。

        罗耀见到有些狼狈的宫慧,到嘴的话,又不知道说什么了,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饿了吧,想吃什么?”

        宫慧眼睛里也升腾起雾气,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听到罗耀先开口,她顺着道:“我要吃你做的杂酱面。”

        “好。”

        “我要回家吃。”宫慧又说道。

        “好。”罗耀愣了一下,点点头。

        “小五,关门。”宫慧直接扭头吩咐辛小五一声。

        “哎,好咧。”

        辛小五识趣的离的远远的,这情况搞不清楚,还是明哲保身,免得引火上身为好,不过现在看起来,还行。

        桓山里。

        罗耀家中。

        “我先洗个澡……”

        “家里没有热水。”罗耀一脸黑线,他一天都没在家,这会儿也早过了打热水的时间了……

        (有过去城市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以前城市有一种叫老虎灶的东西,专门给市民烧热水的,每天早上或者下午都可以拿着暖水壶去打热水,很便宜的,比在自己家里烧热水要方便的多,有些家庭煮饭用煤油炉子,烧水就不划算了,还不如直接去老虎灶打开水)

        “没关系,我自己烧。”宫慧直接说道,“你家里水缸里不会没水吧?”

        罗耀住这栋房子,厨房比较大,还有柴火灶,不过,他一个人住,又在学校上班,平时都是早上上班的时候把暖水壶送去老虎灶,然后晚上下班后再拎回来。

        这样就省去了不少时间,也更方便。

        一个人在家,说实话,他也很少下厨,灶台使用率并不高,不过用还是用的,不像一般的单身汉,不在家里开伙,灶台上全都是灰尘。

        “表哥,我还是搬回来住吧,你一个人住,家里一点儿人气儿都没有。”宫慧添了满满一锅的水,然后引火烧水。

        “你那边不是有人陪你住,回来干什么?”罗耀去了面粉,准备和面。

        “这不是想就近照顾你的生活起居?”

        “不用,不需要。”

        “就是怕我吃了你,还是怕自己忍不住?”宫慧坐在灶台后面的小板凳上,伸手给锅下面添加木柴说道。

        “我可不是藤原敏夫。”

        “别跟我提那个老色鬼,要不是为了一劳永逸,我才不会让他有机会在我身上揩油。”宫慧骂道。

        “现在好了,你不用面对他了,不过,还是要小心,咱们都在日本人那里留了名了。”罗耀道,“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怕什么,至少咱们现在可没有任何把柄被他们抓住。”宫慧道。

        “这倒是,万事还是要小心一些,这一次过关,不等于下一次还能过关。”罗耀手中的面团已经成型,“这次事件后,阳光咖啡屋的生意一定会有一个暴涨,关注度必然增加,所以,你得注意了,尽量少出面,这样会减少关注度,等这一波热度过去再说。”

        “知道了,不过,你跟我的关系恐怕也会被人翻出来的。”宫慧道,“这你刚从宪兵队监狱出来没多久,我又出事儿了,这是不是有点儿太巧合了?”

        “这反而可以解释了你为什么会对藤原敏夫委曲求全的原因了。”罗耀一边揉面,一边分析道。

        “有点儿道理哟,反正藤原敏夫和那个荻野森羽都死了,我现在怎么说,也没有人怀疑。”宫慧嘿嘿一笑。

        “后面应该会有人把咱俩的关系翻出来的,该怎么说,你心里先有数。”罗耀点了点头。

        “知道。”

        ……

        宫慧洗完澡出来,罗耀的炸酱面也做好了,两大碗面条,配上做好的酱料,还有四样小菜。

        罗耀家里有宫慧的换洗衣物,宫慧故意留下的,他也睁一只,闭一只眼,没去计较这些。

        “我没外套,穿了你的,不介意吧?”

        “你都穿上了,我说介意,还有意义吗?”罗耀把筷子递给宫慧道,“吃吧,吃完,赶紧回去,我这里可只有一床棉被。”

        “怕我住你这儿呀,胆小鬼。”

        “……”

        “那个,给我来瓣儿蒜……”

        ……

        江汉路上,一家新开没多久的日式料理店。

        江城日军特高课课长武岛茂德请新落水的前军统江城区区长李国琛吃日本料理,陪客有两人。

        警察局特别调查科课长杉田幸太郎少佐,以及副科长刘金宝。

        这样,两个日本人,两个中国人,而刘金宝过去也隶属军统,场面上也能说得开去。

        李国琛是新落水的,暂时还没有安排工作,只是恢复了自由,比大多数被抓的江城区的军统分子好多了。

        当然,在李国琛的示范和劝说下,已经有不少被捕的人动摇了,这些人过去都是李国琛的部下。

        这些人一旦叛变反水后,自然还会在李国琛手下做事儿。

        李国琛想要自己在日本人那里受到重视的话,手底下没人可不行,而且军统的制裁可不是闹着玩的。

        重庆方面真下了制裁的命令的话,他身边要是没人保护,靠日本人保护的话,一时半会儿还行,时间长了可就不行了,

        李国琛还不认识刘金宝,武岛茂德首先给两人介绍了一下。

        “李先生。”刘金宝有些尴尬,今天的饭局,他其实有心拒绝的,但是杉田让他来,他不好不来。

        “刘副科长,早就听闻你的大名了,没想到我们会在这样的场合下见面。”李国琛唏嘘一声。

        “是呀。”

        “两位过去虽然是同事,却未曾谋面,现在见面,这是很奇妙的事情。”武岛茂德开心的说道。

        四人落座,酒菜早已备好。

        酒过三巡。

        “杉田君,关于藤原敏夫的案子,我知道你跟我都有不同的看法,只是吉野队长他急于立功,草草结案,实在是令人遗憾!”武岛茂德对坐在自己右下位置的杉田幸太郎,有些不忿的说道。

        显然他对“藤原敏夫”被杀一案有些不同的见解。

        “武岛君,这个案子证据链十分完整,现在除了案犯杨帆没有落网之外,没什么可疑的了。”杉田幸太郎呵呵一笑,他也有所怀疑,可证据都摆在那里呢,由不得你不信。

        你能找到更有力的证据推翻现在所能找到的证据呢?

        “凶器,至少现在杀死藤原先生的凶器还没有找到。”武岛茂德道。

        “你说那枚铁锤?”

        “是的,凶手杀了人,却带走了杀人凶器铁锤,而从现场的痕迹来看,他使用床单将铁锤包裹之后,带走的,这两样东西没找到,就还不能完全断定杀人凶手就是杨帆!”

        “武岛君,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个结果是最好的。”杉田幸太郎讪讪一笑,连续发生这么多事情。

        那么多的案子,都悬而未决,还有,就算破了,也抓不到人犯,多门二郎这个特务部部长的压力很大的。

        如果再来一桩悬案未决,这会影响到上头对他在江城的施政能力的看法,从而有可能将他替换。

        所以,有些案子,只要能交代过去,他是不会深究的。

        何况,这件案子如此完整的证据链,从杀人动机,到杀人谋划,以及实施的过程,都没有任何异常。

        非要翻案,那不是纯粹给他找麻烦?

        “李兄,你怎么看这个案子?”

        “我刚恢复自由,对于这个案子并不是太了解,但从逻辑上来说,杨帆杀人的动机和实施杀人的过程绝非一个做过三年牢的人能够做到的。”李国琛想了一下,放下酒杯缓缓说道。

        “刘桑,你也说说看?”

        “我不否认李先生的说法有道理,但一个人做了三年牢,他在牢里这三年经历了什么,是否要考虑进去呢?”刘金宝虽然不知道内情如何,但他在酒会上见到宫慧,就已然猜到这起谋杀案跟“河神”小组有关,他当然是向着对“河神”小组有利的方向说了。

        武岛茂德点了点头。

        “我虽然不知道这个杨帆在监狱里经历了什么,但三年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何况这还是一个矢志报仇的年轻人。”刘金宝继续道。

        “看来刘桑也倾向于此案并无疑点了?”

        “武岛课长,我觉得咱们都想复杂了,这本来就是个很简单的案子,一个少年为了报仇,处心积虑的谋划了一场刺杀,仅此而已。”刘金宝点了点头。

        “刘桑说的对,我们都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了!”杉田幸太郎也附和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