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59章:照片

第159章:照片

        “挚友”书屋歇业一天。

        很少见。

        就算日军进城当天,都没有见到“挚友”书屋关门,而是照常营业的,不过,也能理解,谁能没点儿私事要处理呢?

        其实闫鸣一早就过来了,只是挂了一道“暂停营业”的牌子而已,人在里面,正在紧张的工作呢。

        这项工作必须专心致志,出不得半点儿差错。

        他在冲洗宫慧利用微缩相机拍摄下来的胶卷,这不是普通胶卷,一般人是不会干这个活儿的。

        这有特工才会,闫鸣在照相技术上钻营比较深,这也是罗耀要求的,“河神”小组每个人都要精通至少一门或者多门技术。

        闫鸣精通的照相技术,满仓的格斗和驾驶,苏敬的跟踪和反跟踪以及制造炸弹,宫慧擅长格斗,枪械,战术情报分析还有计算等,徐济鸿是密电通讯,顾原则擅长规划和谋略,制定行动计划……

        还有一个小东北,乔三阳,他则擅长速度以及潜入方面有特殊天分,至于刘金宝就不用说了,能被挑选执行“钉子”计划,就足以说明他的应变能力的演戏技能了。

        至于罗耀这组长就不必说了,除了领导和统筹整个小组之外,他还有调制毒药的能力,还有可怕的听力,已经达到能听声辨位的地步,这才是他立身之根本。

        其他方面,还有水性,他绝对是小组中的第一名,体力悠长,真拼消耗,恐怕也是无人能比。

        易容化妆,口技变声,语言(他至少会三国语言,英语,日语,中文,方言就多了)……

        就算是新加入进来的铁卫杨帆,也是有技术突出的,双臂的力量绝对是小组之冠!

        元旦学校休沐三天,罗耀自然不用去学校上班,从“通达”出来,绕了一圈,确定身后没有尾巴。

        他这才慢悠悠的来到了“挚友”书屋。

        书屋不营业,那是对顾客的,罗耀不是,闫鸣听到特定规律的敲门声,马上丢下手里的活儿,过来开门,将罗耀放了进来。

        门口的“暂停营业”的牌子依然照旧。

        闫鸣眼睛都熬的通红了,从拿到相机开始,他就进了暗室工作,已经连续工作七八个小时了。

        不但还没吃早饭,就连厕所都没上一次。

        为的就是尽快的将微缩相机里的胶卷冲洗出来。

        拿了一个口罩给罗耀,暗室内都是显影水的味道,有些刺鼻,甚至还有些毒性,对身体不好的,人不能长时间在里面工作的。

        “我就知道你小子没吃早饭,给你买的。”罗耀递给闫鸣一个牛皮纸袋,里面是他刚卖的出笼的包子。

        “谢谢组长。”闫鸣欢喜的就要伸手接过去。

        “洗了手再吃。”

        闫鸣嘿嘿一笑,他这手上沾了显影水,这可是有毒的,虽然吃进肚子里未必马上就有事,但日积月累,总有一天会出事儿的。

        闫鸣赶紧去洗了一把脸,罗耀已经开门进暗室了,胶卷已经冲洗出来了,照片正在晾干。

        密密麻麻的用夹子挂在绳子上,有点儿凌乱的感觉。

        就是味道有点儿大,不戴口罩进来,还真是受不了。

        外面,闫鸣风卷残云一般,将罗耀带给他的四个大肉包子扫进了肚子里,打了一个饱嗝,也跟着进来了。

        “组长,一共是五十七章,有几张拍摄角度不对,根本没拍到人,还有几张比较模糊,看不清楚人脸,最终大概剩下四十四张左右,都在这儿了。”闫鸣介绍道。

        “照片上的人,咱们掌握了多少?”罗耀问道。

        “一小半儿的生面孔,这个要等慧姐回来后辨认了,这都是她拍的,应该记住了对方的身份。”闫鸣道。

        罗耀点了点头。

        这刺杀汉奸,误中副车的事情偶有发生,大多数都是枪手把目标认错了,才导致的结果。

        很多时候,收集情报和行动是分开的,一旦情报出错,或者行动的人认错目标,就会闹这样的乌龙。

        罗耀让宫慧趁此机会收集汉奸的照片资料,目的就是今后一旦实施锄奸行动,也不会认错目标而闹笑话。

        “这个是……”罗耀看到了一个端坐在轮椅上的日军军官,有些模糊,看不清脸,但应该能从领章能判断出这应该是个将军。

        能出现在酒会上的日军将军,身份地位一定不会太低,会是谁呢?

        “组长,你看的日军军官还有两张照片,这一张有些模糊。”闫鸣看到这一幕,马上说道。

        “哦,在哪儿?”

        “在这儿。”闫鸣伸手指着头顶,将一张照片翻了过来,正对着罗耀道。

        照片上是日军将领站在麦克风前,穿冬季常礼服,个子不高,估计要比自己矮上一个头,佩绶,脸庞消瘦,眼窝深陷,像是大病初愈的模样,再看那肩章,居然是一名大将。

        日军在江城大将就只有一个人。

        日军派遣军第十一集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

        冈村宁次居然出席了这个汉奸聚会的新年酒会,这倒是让罗耀感到一丝意外,这样的人,那怕是一个小动作,都是蕴含极强的政治意味的。

        尤其还是这种政治意味比较浓厚的新年酒会,这是日军笼络江城本地汉奸的一种怀柔手段。

        冈村宁次的出席,那这个酒会的层次无疑被拔高了。

        这是战略层次的考量了,罗耀也就有这么一个模糊的概念,至于会有什么含义,把消息传回去,自然会有人分析和解读的。

        “照片风干后,马上送去老宅(阳光咖啡屋)。”罗耀吩咐道。

        “是。”

        “胶卷由你搜藏,归档。”

        “明白。”闫鸣这个书屋其实就是“河神”小组的秘密文件存档和保管处,有些文件资料和来电是需要保存下来的,这是珍贵的历史资料,能保存尽量保存,实在不能保存的,只能销毁了事。

        “组长,慧姐会不会有事儿?”

        “放心吧,她的应变能力,不会有事儿的。”罗耀嘴上说着,其实心里还是很担心的,昨天晚上的行动,最危险的并不是杨帆,杨帆的行动并不是他一个人,而宫慧才是一个人。

        一旦藤原敏夫被杀,而跟他一起回来的宫慧是最为直接的嫌疑人,如果日本人心黑,不分青红皂白的话,直接认定宫慧杀人。

        当然,这可能性极小,因为杀人者都把名字留在现场了,日本人若是想找个人杀了顶罪,也不至于做的这么肆无忌惮。

        这样他们在江城说的那些话,就更加不会有人相信了……

        罗耀随手买了两份报纸,一份《江城日报》,另一份是《大楚报》,前者是江城过去就有,后者是日本特务部操控的汉奸报纸。

        两份报纸报道的侧重点明显不同,《江城日报》把扬子江饭店发生的血腥谋杀案放在了头版头条,一张血腥的照片,几乎将半个版面都占满了,虽然案件还未侦破,但基本事实详尽的刊登了出来。

        反倒是,冈村宁次出席瓦莱斯酒店举办的新年酒会,并发表新年贺词的新闻放在了左下角的位置,贺词的内容也选择性的刊登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则转移至下一个版面。

        《大楚报》则恰恰相反,把冈村宁次一副巨大的照片刊登在头版上,并全文刊载了新年贺词的内容,还发表了编者按,极尽溢美之词。

        而藤原敏夫在扬子江饭店被杀一事,则只是发了一条简短的通讯,把标点符号算上,都不到一百个字。

        两份报纸的销量足以说明,老百姓更喜欢看的是《江城日报》,报纸一出来,就卖疯了,罗耀手中这份还是加印后的,报纸上的油墨都还没有干透呢。

        而《大楚报》每天印刷一万份左右,除了汉奸和各大商户被强制订阅之外,剩下的,分发到各个书报亭的,根本卖不动。

        回收的报纸只能送人,或者糊墙,擦屁.股都没有人要。

        不管怎么样,藤原敏夫这一死,风头盖过了岗村宁次出席瓦莱斯酒店举办的新年酒会并发表新年贺词。

        这也算是一举两得。

        ……

        “组长,您来了。”

        “罗刹还没消息吗?”罗耀问辛小五一声。

        “已经派人去打听了,还没有消息,听说慧姐被带去宪兵队问话了,但这人只要进了宪兵队,想出来就……”

        “说什么丧气话?”

        “呸,呸,我这张破嘴,慧姐一定安全回来的。”辛小五连忙伸手打了自己两下腮帮子。

        “今天老板不在,暂停营业。”

        “是。”

        “吩咐下去,让大家不要慌,该干什么干什么,没事儿做,就回家休息,什么时候营业,等通知。”罗耀吩咐道。

        “嗯。”

        ……

        对于要不要马上释放宫慧,宪兵队队长吉野是主张马上释放的,毕竟,人家也是受害者,笔录也都做了,饭店也有人证明,宫慧来的时候,就已经昏睡不醒,是藤原敏夫搀扶着上楼的。

        而且,从其他渠道也了解到,藤原敏夫偷偷的在宫慧喝的果汁中下了药的,这些都足以证明。

        宫慧跟藤原敏夫被杀一案没有丝毫关联。

        之所以宫慧平安无事,而藤原敏夫的义子和保镖一个都没有活下来,那是杀人者认定这些人都是帮凶,而宫慧是个无辜的女子。

        杀人者并不是一个滥杀之人。

        这一点非常好理解。

        但是武岛茂德和杉田幸太郎则认为,宫慧对藤原敏夫并无好感,怎么会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答应跟他出席酒会呢?

        这是疑点。

        会不会有可能是两者合谋呢,杨帆杀了藤原敏夫,而宫慧则可以摆脱藤原敏夫的纠缠呢?

        但是二人同样没有拿得出过硬的证据,全部都是他们的猜疑,但要求将宫慧扣下,继续询问并调查。

        只不过武岛茂德和杉田幸太郎没能找到宫慧跟杨帆勾结合谋的证据,吉野派去杨帆家调查的便衣却回来禀告,杨帆早就在数日之前就将老母亲送走了,而且他本人也消失了。

        但在他家中的床板地下发现了一些泛黄的报纸和草纸,其中有一张比较新,上面有刊登藤原敏夫出席某个剪彩活动……

        很明显,杨帆就是看到这张报纸,才知道藤原敏夫回到了江城,才决定计划杀人复仇的。

        草纸上的一些轨迹,经过鉴定,就是藤原敏夫这些天的行动轨迹,其中包括了,他在扬子江饭店有一间长期包房的重要信息。

        人都杀了,这些东西对杨帆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何况他也没打算隐瞒自己杀人的行为和动机,所以,这些东西被发现也是迟早的。

        吉野少佐把这些“证据”甩在武岛茂德跟杉田幸太郎的脸上,如此确凿的证据,还有什么可怀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