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50章:恶行

第150章:恶行

        江城特务部。

        “藤原君,如何?”多门二郎亲自将藤原敏夫迎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藤原姓氏在日本属于华族。

        藤原敏夫是一位商人,抗战爆发前,就在中国有大量的不少投资,尤其在江城,也有不少的产业。

        国民政府收回日租界和日资企业后,藤原敏夫被迫返回日本,这一次日军重新占领江城,他又回来了。

        不但拿回了他过去的产业,还强取豪夺了不少资产,是江城现在少数的几个日本新贵之一。

        老慕的身份在日军内部属于机密,如果多门二郎不是跟“河童”案子有关系,又分明查找“河童”的下落的话,他也是没资格知道这样的机密的。

        “据我的观察,这个慧老板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藤原敏夫嘿嘿一笑道,“不过,她这‘咖啡西施’的名号倒是名副其实。”

        “藤原君看上了?”多门二郎早就知道,藤原敏夫是个好.色之徒,不但好.色,而且偏好幼女。

        这种特殊爱好在日本贵族之间是常见的,甚至喜好**的也有不少。

        见怪不怪了。

        “嗯,我是见第一面就喜欢上了,这个女人,我一定要弄到手。”藤原敏夫嘿嘿淫笑一声。

        “这个我不管,只要这个慧老板跟‘河童’的案子无关就行。”多门二郎才不管藤原敏夫的糟烂事儿呢,他请他出面,不过是试探一下阳光咖啡屋的“慧老板”给过去的暮色咖啡屋之间有何关系。

        只要证实毫无关系,他自然不再过问,藤原敏夫手底下不少日本浪人武士,自然有人帮他干这些事情。

        “这个慧老板过去也是老慕的客人,老慕突然把店盘出去,她没了喝咖啡的地方,于是就把店从别人手里盘下来了自己经营……”

        “嗯,你说的倒是与我调查的差不多,这个慧老板应该没什么问题。”多门二郎点了点头,他在请藤原敏夫去试探之前,自然也是作了一番调查的。

        “那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藤原敏夫起身道,“改日我再请多门部长去家里喝茶,我从静海带来了上等的好茶。”

        “好,藤原君相邀,我一定去,请!”多门二郎亲自将藤原敏夫送出了自己办公室。

        ……

        “部长!”

        “派人暗中盯着藤原。”赤木副官进来,多门二郎眼皮微微一抬,吩咐一声。

        “部长,这是为何,藤原社长可是我们自己人,而且他对帝国的忠心是毋庸置疑的。”赤木惊疑一声。

        “我不怀疑他对帝国的忠心,我是担心他有生命危险。”多门二郎说道,“今天我派他是试探那个阳光咖啡屋,这家伙还是不改他的老毛病,虽然江城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但还是有许多不法之徒,比如我们想要寻找的‘河神’小组,没想到那位李区长都不清楚它的情况,这可真是一个难以让人捉摸的对手。”

        “你是让我派人保护藤原社长吗?”

        “他身边的保镖不少,保护的事情不需要你去做,你的人只需要把他的每日的做的事情及时汇报就是了。”

        “哈伊!”赤木答应一声,出去布置了。

        破获军统江城区,抓捕区长李国琛以下上百名核心骨干,多门二郎获得了派遣军司令部的嘉奖。

        这让他的特务部长这个位置一下子就坐稳了,再没有人怀疑他的能力。

        但是李国琛除了交代了有关军统江城区的情况,但对于坐下“一一·三”炮击入城式案的军统“河神”小组的供述却极少,只有只言片语。

        而跟“河神”小组关系密切的副区长,也是维持会成立庆祝大会爆炸案的主谋唐鑫却意外的走脱了。

        如此关键的人物一旦走脱,想要再将其抓捕归案,那是相当困难的,现在的军统江城区剩下的人员就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只要稍有风吹草动,马上就闻风而动,躲到你根本就找不到的一个犄角旮旯的地方。

        江城太大了,如果把乡下都算上了,就算请求驻军配合搜捕,那也难以做到。

        何况,真怎么做,得要花费多大的代价,别说,他现在付不起,就是冈村宁次也不会同意这么做的。

        而从现在了解到的相关信息来看,真正的“河童”老慕失踪之后,整个“河童”小组也几乎完全从江城消失了。

        “河童”老慕手上有他这些年来收集到的很多机密资料,这些东西是帝国现在急需要的东西。

        就算“河童”被捕了,他也不会轻易将这些东西交出去的,所以,他在江城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找到“河童”老慕,确定他手中这批机密资料的去向。

        ……

        “藤原敏夫,让我想想,我印象中好像听说过这个人。”听了罗耀的介绍,唐鑫闭上眼睛仔细回忆起来。

        藤原敏夫既然原来在江城待过,那么一直在江城工作的唐鑫很有可能是认识的。

        所以,他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他。

        “我想起来了,这个日本人我有一些印象,他好像在日本还算是贵族,民国二十三还是二十四年来的江城,与咱们当地的一个企业家合资办了一家纺织厂,还置办了一些产业,办了一家贸易公司,主营是布匹,兼做其他生意,此人风评不太好,喜欢出入烟花之地,国府收回夏口日租界之前,就离开江城了,有关他的情况,军统江城站过去收集过他的相关资料,具体我就不知道了。“

        “这些资料呢?”

        “撤离江城之前,大部分资料都被运回山城了,一部分没用的,直接焚毁了。”唐鑫道,“我不知道他的资料有没有在焚毁之列,照理说,应该不会。”

        “谢了,我马上联系局本部。”

        “等等,老弟,这个日本人招惹你了?”唐鑫问道。

        “算是吧。”

        “要不要老哥我帮你?”

        “暂时还不需要,如果有需要,我会开口的。”罗耀知道唐鑫也是一番好心,若是硬拒绝,那是伤了他的心了。

        “你可别不好意思,我虽然现在是个光杆司令,那手艺可没落下。”

        “知道了,我来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罗耀道,“区机关的译电员曹师灿侥幸躲过一劫,但他的夫人被捕了,电台也被日本宪兵抄了去。”

        “真的,曹师灿现在在哪儿?”唐鑫激动的问道。

        “放心吧,他现在已经转移到乡下去了,安全的很,另外,宋钺已经到了夏阳,在那边收拢了不少人,

        “老弟,你马上安排我出租界,我要去跟宋钺他们汇合,重建江城区。”唐鑫已经知道自己被任命为新的江城区区长了,可他人困在法租界,重建的事情只能交给外面的人去办。

        日军虽然从法租界撤出去了,对法租界的封锁和检查更加严格了,就连“活通行证”也不那么好办了。

        “我来安排。”

        唐鑫人现在租界,心也不在了,还是安排他离开与宋钺汇合,宋钺的个人威望还不足以领导江城区。

        只有唐鑫这个主心骨过去了,江城区的重建才算正式启动。

        江城区需要唐鑫,唐鑫也需要江城区。

        “谢了,老弟。”唐鑫感激万分道。

        “客气啥,这以后在江城,就我们两家守望相助了。”罗耀伸手过去,与唐鑫的手握住道。

        “对,咱们背靠背,守望相助,不离不弃!”

        ……

        山城,望龙门湖南会馆,军统对外公开的办公地点,这里主要是军统的文书科,档案股和密函股所在地。

        罗耀的一份电报,让局本部查一个过去在江城待过的日本商人。

        不需要惊动戴雨农,毛齐五这位秘书主任就可以办到,一个电话打到档案股,原本清闲的部门,一下子就动了起来。

        军统的档案有多少,虽然不说汗牛充栋,那也绝对少不了,想要翻找出一个不太紧要的日本商人资料,那还真是不容易。

        但要看谁需要,这可是毛齐五,戴老板身边的红人,他只需要一句话,就能决定下面这些人的前途命运,甚至是生死。

        “找到了,找到了……”连夜加班奋战七八个小时后,一名档案股的科员手里抓这一个档案袋兴奋的叫了起来。

        “赶紧给毛秘书打电话!”

        ……

        罗耀没想到局本部的效率会这么高,他以为就算毛齐五的面子,怎么的也要三五天才能把资料查到。

        没想到这一觉醒过来,有关藤原敏夫的详细调查资料就通过电波传输过来了。

        藤原敏夫,今年四十四岁,日本岩手县人,东亚同文书院毕业,在华生活多年,说的一口流利的中国话,民国二十三年应江城本地纺织企业郭氏之邀来江城,投资郭氏家族的纺织厂,一年后,吞并郭氏,郭氏破产,当家人郭谨一服毒自杀……

        这藤原敏夫表面上看上去彬彬有礼,是有一个颇有风度的绅士,骨子里肮脏之极,在吞并郭氏的过程中用了十分卑劣手段,甚至连郭谨一的儿媳也遭到了其侮辱,最后不堪受辱,投江自尽。

        当然,这是郭氏的家丑,此事并未对外公布,甚至还被压了下来,而藤原敏夫因为日本人的身份,受领事裁判权的保护,事后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惩罚,甚至连声名都未曾有损,继续逍遥快活。

        这仅仅是藤原敏夫在江城犯下的诸多罪行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