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49章:麻烦上门

第149章:麻烦上门

        虽然坏消息不断。

        但日本人的抓捕似乎停止了,日本宪兵也退出了租界,看样子应该是跟租界方面达成了某种协议。

        这天周末。

        学校放假,罗耀也休沐在家,早上,在面馆吃了一碗面,随后去了“煜和堂”,让“一贴灵”把最后一次药给他换上。

        从“煜和堂”出来,罗耀又去了一趟通达车行,跟唐鑫见面聊了一小会儿,了解了一些情况。

        快到中午的时候,才去了阳光咖啡屋。

        天空忽然下起了小雨,渐渐的有裹挟雪花飘了下来,街上的行人本来就少,这雪一下,就更少了。

        屋内虽然有壁炉,但温度还是很低。

        咖啡屋中午的生意还不错,有十来个客人,西人居多,这个时候的江城,也就只有西人还能如此悠闲了。

        日本人虽然骨子里也瞧不起西人,但他们对西人还是畏惧的,所以,对西人可不像对待中国人那样任打任骂,甚至高兴起来,拳脚相加。

        “表哥来了,我给煮一杯咖啡?”

        “不了,最近睡眠不太好,喝了咖啡更睡不着了,还是给我一杯热水吧。”罗耀摇了摇手,吩咐道。

        “睡不好,是因为江城区的事情?”宫慧关切的问道。

        “嗯,江城区这一次元气大伤,只怕没半年是缓不过来了。”罗耀点了点头,“江城区前车之鉴,值得我们警惕,一旦内部出现问题,破坏性是极大的。”

        “我明白,表哥放心,我会小心的。”

        “有什么特别的消息吗?”

        “倒是有一条消息,是静海区传来的,中统叛徒李士群和丁默邨在梅机关的支持下,在英租界的极司菲尔路76号成立一个特务组织,对租界内的抗日分子和爱国人士进行疯狂的迫害。”宫慧道。

        “这是到了群魔乱舞的时刻了?”罗耀冷笑一声,算时间,这两位臭名昭著的汉奸特务也该出场了。

        “表哥,你这个形容还真是非常贴切!”

        “还有其他消息吗?”

        “其他消息,没了。”宫慧想了一下,摇头道。

        “没有就算了……”罗耀意兴阑珊,汪氏出走的消息应该等他在香港《南华日报》上发表艳电之后,才闹的天下皆知的。

        现在估计重庆方面知道内情的人都不多,他在日战区,消息本来就闭塞,这一类的消息,局本部出于保密的需要,也不会向他通报,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不过,按照他第二灵魂记忆中的所知,此刻那位汪先生只怕已经身在河内,秘密的跟日本人接上头了。

        这事儿他改变不了,就算是知道了,也只能发发脾气,骂上两句而已。

        “慧姐……”

        “小五,进来。”宫慧吩咐一声。

        “慧姐,外面来了一个客人,点名要见你。”小五,全名辛春生,家中排行老五,因此大家都习惯喊他小五。

        “点名要见我?”宫慧不在意的挥了挥手,“不见。”

        宫慧的美貌以及凹凸有致的身材,开了这家咖啡屋后,知名度直接上升,引来了不少狂蜂浪蝶。

        这些人来喝咖啡,就是冲着她来的,这一点她很清楚,就算她故意的把自己化妆的成熟一些,还是有很多人喜欢来一堵老板娘的风情。

        咖啡西施!

        这是许多人送她的一个外号。

        她很不喜欢这个外号,可是她又不能堵住别人的嘴,不让说,这种点名要见自己和让自己服务的人太多了,尤其是在日军没进江城之前,天天都有慕名而来的人,甚至还有一些老色鬼,故意的过来揩油的。

        宫慧是从来都是不假辞色,两个字:不见。

        咖啡爱喝不喝,不喝,滚蛋。

        就是这么暴脾气。

        当然,不是没有人仗势硬来,甚至连店都砸过,但后果就是,没有后来了……

        所以,现在听到有人提这个要求的,宫慧下意识的就两个字:不见,那凉快哪儿待着去。

        “慧姐,对方是日本人。”小五小声说道。

        宫慧闻言,不由的变了脸色,而罗耀听了,脸色也迅速的郑重起来,阳光咖啡屋自开业以来,不是没有日本人来过,但点名要见老板娘的还是第一次。

        “表哥,怎么办?”宫慧小声的问道。

        “见,看他想要做什么,记住,如果只是仰慕你的人,这还好办,若是有其他目的的,尽量试探出他的来历。”罗耀想了一下,吩咐道。

        “嗯,我知道了。”有罗耀在这里,她的底气就足了一些。

        “小五,带我去见他。”

        罗耀坐在宫慧的办公室内,他都不用出去,就能听见两人的谈话。

        小五说的没错,确实是一个日本人,日本人那标志性的仁丹胡,没几个中国人愿意留,因为实在是太丑了。

        这一点日本人的审美观跟中国人是大不相同,所以说,中日两国同文同种,宫慧是不相信的,除了皮肤颜色相近之外,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人种,一个残忍好杀,一个温和谦让,举世公认的礼仪之邦,怎么可能是同一种人呢?

        羞与这种会说话的,直立行走的畜生为伍!

        虽然厌恶日本人,可宫慧还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付这个日本人,毕竟现在江城是日本人的天下,能屈能伸,方才是女中豪杰。

        那留仁丹胡,身材有些肥硕额的中年日本人一见到宫慧,就两眼放光,直接从自己座位上站了起来。

        “啊,慧老板真是太漂亮了,百闻不如一见,请坐!”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我是老板,是不可以跟客人同桌的。”宫慧忍住心中的厌恶,微微一颔首,露出一丝公式化的笑容。

        “美,太美了,慧老板就跟我的梦中情.人一样……”这日本人完全是盯着宫慧,眼睛都拔不开了,自言自语,仿佛的了某种癔症,

        “这位先生,请你自重。”宫慧已经很克制了,但对方是日本人,目的不明,她还能忍住。

        “在下藤原敏夫,是藤原株式会社的社长。”藤原敏夫微微一鞠躬,“慧老板的美丽令在下心神驰往,失礼了。”

        “藤原先生客气了。”宫慧微微一颔首,人家都已经道歉了,她也不能不讲风度,不依不饶。

        不过,她对于藤原敏夫刚才看着她,那种想要把她一口吞下的眼神十分的不舒服。

        “慧老板,能否请教几个问题?”

        “藤原先生请讲?”

        “能否请慧小姐坐下来说话,这样站着,实在不太合适?”藤原敏夫再一次请宫慧坐下道。

        宫慧考虑了一下,最终走过去,在藤原敏夫面前坐了下来:“藤原先生,有什么问题请问,我后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不会耽误慧小姐多长时间的。”

        藤原敏夫目光一直就没有从宫慧身上挪开过,那种浓烈的欲.望,完全不加掩饰,这让宫慧很不舒服,但为了知道这个日本人的目的,她只能选择忍下来。

        藤原敏夫稍微顿了一下:“慧老板,我记得这间咖啡屋原来是叫暮色的,他的老板是一位非常优雅开明的绅士?”

        “藤原先生说的是老慕吧,他把咖啡屋转手卖掉了,我租了下来,接手了这里,重新装修了一下,改名为阳光咖啡屋。”宫慧淡然一笑,果然是有目的而来。

        “慧老板知道这位慕老板的下落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以前也是这间咖啡屋的常客,忽然有一天关门了,我喝不到喜欢的咖啡,还有甜点,于是,我就到处打听,才知道他已经把咖啡屋转手卖掉了,我呢,也是从别人手里转租下来的,可惜,生意比老慕在的时候差多了。”宫慧道。

        “原来是这样,我跟慕老板是朋友,差不多一年半前离开的,再回来的时候,我以为还能见到老朋友,没想到他居然已经离开了!”藤原敏夫唏嘘一声道。

        “藤原先生如果没有别的问题的话,那我去忙了。”宫慧起身道。

        “慧老板,稍等一下,我还一个问题?”藤原敏夫忙道。

        宫慧继续坐了下来。

        “慕老板是我的老朋友,我想他把这里兑换出去只是暂时的,他还会回来的,我想把这里重新买下来,慧老板,你看如何?”藤原敏夫说道。

        “藤原先生,您是在开玩笑吧?”

        “不,我绝不是在开玩笑,我是真的想买下这间咖啡屋,而且,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想把它继续交给慧老板你来经营!”藤原敏夫十分露骨的说道。

        “藤原先生,请你自重!”宫慧勃然大怒,这藤原敏夫太过分了。

        “慧老板,我藤原敏夫看上的东西,是一定会得到的,这间咖啡屋和你,都将会是我的。”藤原敏夫得意的背靠椅背说道。

        “藤原敏夫,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宫慧气的浑身发抖,手一指门外,厉声喝斥道。

        藤原敏夫笑了笑,取出一张钞票,压在碟子下面,然后转身招呼身后的保镖一声,迅速的离开了。

        ……

        “气死我了!”

        “别生气,他这是在试探你。”罗耀放下手中一只小黑狗,它叫“黑豆”。是林淼养的那只流浪大黑狗的生的,一共四只,过了哺乳期后,罗耀留下最小的一只,剩下的三只送人了。

        而大黑随后失踪了,有人看到它投江自尽了,尸体漂浮在江面上,后来不见了。

        罗耀要上班,黑豆就养在宫慧这里,这小家伙很聪明,就算在吃喝在宫慧这里,它最亲的人还是罗耀。

        只要罗耀一来,它总是能循着味道过来,然后跳进罗耀的怀里,寻找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发出舒服的鼾声。

        “怎么办,现在?”宫慧道,“被这个藤原敏夫缠上的话,恐怕我们的麻烦会不断。”

        “咱们盘下老慕的咖啡屋,对后果也是有过预判的。”罗耀点了点头,如果没有姜筱雨、范景尹那档子事,这件事过关并不难,但那位藤原敏夫非要生事儿,那也没有办法,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过去的。

        你不找麻烦,麻烦会来找你,没有人能够把未来的事情安排的天衣无缝。

        “你先应付着,这个人我来想办法对付。”罗耀知道,这个藤原敏夫解决不好,会是一个巨大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