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48章:善后

第148章:善后

        换一个人这么笑。

        唐鑫说不定当即掉脸子,然后拂袖而去了,但罗耀不同,他知道对方并不是嘲笑他,而是看他现在这副打扮,有些狼狈。

        确实狼狈。

        要不是接到了罗耀的示警,他在住处设下了预警装置,提前发现了前来抓捕的日本宪兵,及时走脱。

        不然,他今天也没有这么幸运,还能站在罗耀面前了。

        因为走得急,什么都没能来得及拿,先是躲起来藏了一.夜,第二天才偷了几件坏衣裳穿上,伪装成乞丐才敢出来活动。

        罗耀将唐鑫带回了“通达”车行,让满仓先给他弄热水洗了个澡,再给他弄了些吃的,他有一整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

        满仓一开始并不认识唐鑫,他不知道眼前这个狼吞虎咽,跟饿死鬼投胎似的人居然是军统江城区的二号人物。

        他不会多问,人是罗耀带来的,他自然要好好招待。

        “老弟,我这一出事儿,就想到你了,现在我是谁都不敢相信,就只相信你了。”唐鑫掏心掏肺的说道。

        “老哥,你慢点儿吃,不够还有。”罗耀心情有些复杂,日本人这一搞,军统江城区怕是要元气大伤了。

        “够,够了,大饥切记吃的太饱,伤身。”唐鑫吃完两大碗面条,放下碗,指着他刚啃坑下的鸭架道,“这个鸭架,一会儿晚上煲个汤。”

        满仓笑着点了点头,笑容有些尴尬,这都是你啃的,煲个汤到时候你自给儿喝好了,没人愿意吃你的口水。

        “这位兄弟是?”

        “满仓,化名:高荣,代号:奎木狼,‘河神’核心组成员,我的行动组长。”罗耀介绍道。

        “原来是满仓兄弟,久仰大名,早就听罗老弟提过你的名字,却一直无缘一见,幸会!”唐鑫忙起身抱拳道。

        “唐副区座客气了,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满仓此刻也知道了眼前这个狼狈的汉子是谁了,炸了在江城维持会庆祝大会,令江城的汉奸走狗人人自危,这样的人物即便现在狼狈,那也是值得敬重的。

        “兄弟,我现在就如同丧家之犬,哎,不说了!”唐鑫长叹一口气,这一次真是凶险万分,还好他不跟李国琛住在一起,又提前得到了罗耀的示警,不然,这一次,他也很可能难逃一劫。

        现在想起来就觉得后怕。

        “组长,唐副区长,你们聊,我出去打探一下情况。”满仓看了一眼罗耀,微微一欠身退出了屋内。

        “人才呀……”唐鑫望着满仓走了出去,羡慕的两眼直放光,他手底下怎么就没有这么聪明,知进退的人呢?

        “唐兄,这里很安全,你先这里暂时住下来,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吩咐满仓去做,记得在外人面前唤他高荣就行。”罗耀道。

        “嗯,好,谢谢了。”唐鑫点了点头,“对了,老弟,我想马上跟局本部取得联系,把这里的情况汇报给戴老板?”

        “这个不难,你把要说的电文给我,我来发。”罗耀说道。

        “好,我把我现在了解到的情况跟你说一下,让你也有个心理准备。”唐鑫点了点头,他对罗耀那是绝对信任的。

        罗耀这才知道,前天晚上的抓捕行动除了日军驻江城的宪兵队出动了,还有日本驻江城的海军陆战队。

        难怪法租界巡捕厅和驻法租界安南部队无力阻挡,任由日军冲进了法租界,在租界里大肆抓捕。

        当然,这也可能是日方跟法租界当局私下里商量好的,只是为了面子,没有提前对外所而已。

        法租界当局一定是被要求对下隐瞒了,不然军统在巡捕厅的内线不可能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收到。

        但日本人如果没有得到确切的情报的话,绝对不会策划这样一场精准的抓捕的行动的,法租界当局也要顾及自己的颜面。

        当然,这种颜面在强权面前不值钱。

        但这对自我标榜是一个文明国家的日本,伤害是不小的,眼下,日本承受的国际舆论压力还是不小的。

        跟日本人斗,的随时做好他们翻桌子,不遵守规则的行为发生。

        “这么说李老板是被捕了?”罗耀从唐鑫口里听到有关江城区区长李国琛被捕的确切的消息。

        “嗯,他和他那个工作太太一起被捕的。”唐鑫说道,“有人亲眼看到他们被押上了汽车。”

        “这下麻烦大了。”罗耀问道,“一旦李老板落水,那江城区就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现在还能不能找到尚未被捕,对李老板那边知情的人?”

        “事发突然,日本人直接掌握了区机关所在地,我想,没有几个人有我这样好的运气……”唐鑫说道。

        “这一次显然是有内奸泄露区机关所在地,不然,日本人怎么会选择在夜间行动,而且目标如此的明确?”

        “不要让我知道是谁出卖了我们,我要将他扒皮抽筋,碎尸万段!”唐鑫愤怒无比,若是被捕后受刑不过而出卖,这还有情可原,毕竟,酷刑之下,有几个人能做到宁死不屈?

        那种主动告密,卖国求荣的人,才是最可耻的。

        叛徒是最不可饶恕的。

        “唐兄,稍安勿躁,既然事情都发生了,我们只能努力善后,发火也于事无补。”罗耀道,“首先第一,收拢没有暴露和侥幸逃过抓捕的人,同时注意甄别和审查工作,第二,调查和查找内奸,只有找出叛徒来,除掉,才能彻底的解除隐患。”

        “这一次主要抓捕的行动在法租界,其他区域的情况还不清楚,但应该波及不大,不过,一旦被捕的人开口,那么暴露和损失就会进一步扩大,必须马上止损,否则江城区必定元气大伤!”唐鑫点了点头,“我这边已经安排下去了,所有人紧急疏散和转移,该舍弃的全部舍弃,除了一些关键交通站之外。”

        “唐兄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来,我能帮的一定不推辞。”罗耀郑重的道。

        “谢了,老弟,你能容我在你这里躲两天就很好了。”唐鑫感激的道,虽然他可以伪装成乞丐,但没吃和喝的,他又不会乞讨,反而容易暴露身份。

        “你安心的住在这里,想去哪里,跟我说一声,我来给你安排。”

        ……

        罗耀又吩咐了满仓几句,这才从通达车行出来,这一耽搁,大半天过去了,等他赶到学校,已经是吃中午饭的时候了。

        “秦老师,怎么回事儿,你很少迟到了,更别说迟到大半天了?”许老师关心的问道。

        罗耀忙道:“哦,还不是前天晚上的事情闹的,我们那边街道被封了,刚刚才解除封锁。”

        “哎,这自从日本人来了,我们就没过过一天安宁的日子。”

        “许老师,慎言。”

        “嗯嗯,秦老师,你也多加小心。”

        “知道了。”

        日本人的抓捕的行动并没有就此停下来,当天夜里,宫慧住的三德里又被日本宪兵包围,搜捕,接着听说又有人被捕了。

        此后的三天,不断有人被捕的消息传来,整个军统江城区的工作已经彻底瘫痪了,日本人切断了法租界跟外界的联系。

        外面的人不知道区机关的情况,尤其是区长李国琛一系的人马,机警的,立马就转移了,稍微慢了一拍,还在等候指示和通知的,都成了日本人的阶下囚了。

        抓捕的范围在扩大。

        罗耀和唐鑫明知道不断有人被捕,也无能为力,他们根本不掌握一些情况,唐鑫这一系的人一开始波及了一些,但后来得到疏散和撤离的通知后,全部都都转移至乡下了,力量得以保存了下来。

        而李国琛一系的,出去个别躲过了搜捕,绝大部分都被捕了。

        其中还有一部分是当初选择跟李国琛,而拒绝“河神”小组的招揽,这一次差不多全军覆没了,只有两个侥幸躲过了追捕,逃到了乡下起来,许久之后才联系上。

        ……

        山城,军统局本部。

        “戴老板,江城急电!”毛齐五一路心急火燎的推开了戴雨农密室的门,走了进来,见到了坐在沙发上,闭目的戴雨农。

        “戴老板,江城……”毛齐五继续开口一声,戴雨农突然睁开双眸,射出摄人心魄的寒光。

        “损失如何?”

        “损失很大,江城区元气大伤,除了副区长唐鑫一部侥幸躲过了搜捕,现在全部疏散转移至乡下安全区域。”毛齐五低着头说道。

        “李国琛是干什么吃的,日本人才占领江城几天,就差点儿把整个江城区连根拔起?”戴雨农暴怒异常。

        “唐鑫和罗耀都推断,极有可能是内奸所为。”

        “内奸,谁是内奸,查出来了吗?”戴雨农怒道,“还不是李国琛无能,自己的内部都控制不了,他是怎么当这个区长的,枉我当初对他期望如此之高,把潜伏江城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

        “戴老板,江城那边还等着您的回复呢?”

        “调整任命唐鑫为江城区区长,收拢残部,甄别敌我,营救被捕的同志,若是城区不能立足,可移至近郊指挥。”戴雨农考虑了一下吩咐道。

        “江城区损失这么大,可否把‘河神’直属组并入江城区统一行动呢?”毛齐五斟酌了一下,建议道。

        “不,直属组不动,这是我们在江城的王牌,非特别紧要关头不可擅动。”戴雨农直接拒绝道。

        “是。”

        “那位的飞机到河内没有?”戴雨农问道。

        “已经到了。”

        “消息很快就会传回国内,我们都要做好应对准备吧。”戴雨农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道,“齐五,给我准备一架运输机,我要飞西京。”

        “是。”

        彼时,老头子正在西京视察和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