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46章:示警

第146章:示警

        刘金宝听到“河童”二字,稍微愣了一下,“河童”的案子不是早就过去了,杉田幸太郎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个问题?

        “杉田科长,有关‘河童’的案子,我已经向多门部长说过了,您如果想知道的话,得得到多门部长的许可。”刘金宝道。

        “刘桑,别多心,我知道这个案子在帝国内部也属于机密,你是亲历者之一,我只是有一点儿好奇。”

        “哦,原来是这样。”

        “刘桑,我听说军统‘河神’小组的成立,就是针对于帝国的‘河童’小组而来,是有这一回事吗?”杉田幸太郎继续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河神’小组成立后,办的第一件案子就是有关‘河童’小组,破获‘河童’案后,‘河神’小组晋升为直属组,与军统江城区并列存在,并且获得了军统总部力量的加强,我只是外围情报组的一个组长,因为加入的早,勉强算是比较了解内情的人之一。”刘金宝解释道。

        “刘桑,能跟我说一说,这个‘河神’小组的架构吗?”杉田幸太郎十分感兴趣的继续问道。

        “在皇军没有占领江城之前,‘河神’小组跟军统江城区是有合作关系的,‘河神’小组是专案转办,人员很精干,没有自己的行动力量,我被委任为警察局特务大队大队长也是后来才加入的……”

        “这么说来,现在的‘河神’小组跟当初不可同日而语了?”

        “是的,军统从临训班抽调了一部分人员充实进了‘河神’小组,潜伏之前,他们就已经彻底跟军统江城区脱钩了,据我所知,他们有一支非常精锐的行动小分队,有自己的电台,跟局本部联络的专属密码以及数个隐秘的据点以及外围掩护交通站,但这些都是绝密,除了核心人员,外人是无法掌握的。”刘金宝说道。

        “连你也不知道?”

        “我要是知道了,还会被你们抓住吗?”刘金宝自嘲的一笑。

        “刘桑这样的人物都不能进入他们的核心?”杉田幸太郎觉得刘金宝的能力和水平都不差。

        “我是后来才被调过来的,不是最初的人员,他们对我应该还没有那么信任吧。”刘金宝道。

        “‘河神’小组组成人员,你清楚吗?”

        “不清楚,我没见过他们任何中一个人,我接受指令要么是电话,要么是死信箱。”刘金宝解释道。

        “我听多门部长说过,‘一一·三’入城式上的炮击案就是‘河神’小组所为,对吗?”

        “杉田科长知道的还不少吗?”刘金宝微微一笑,看来多门二郎对这个杉田是非常的信任了。

        也是,特务部前一任情报班长宫城宇平是一位老特工,而且在江城潜伏多时了,根本不把多门二郎放在眼里,现在他一死,反而把位置腾出来了,杉田幸太郎得以上位。

        “这个案子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一直没有什么进展,虽然我们知道是何人所为,却始终无法锁定凶手,将人缉拿归案!”杉田幸太郎有些感慨的说道。

        “杉田科长,‘河神’小组核心人员非常精干,而且他们早就有潜伏江城的计划,所以,把掩护身份做的天衣无缝,短时间内,想要抓住他们,我觉得很难。”刘金宝说道。

        “我明白了,刘桑,谢谢你。”

        “杉田科长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刘金宝起身正要离去,又转身过来,“对了,杉田科长,我有些私人物品在同安里的家中,我明天想要去取一下?”

        “嗯,去吧。”

        刘金宝微微一点头,他现在的行踪必须要跟杉田汇报之后,才能成行。

        ……

        第二天上午,刘金宝乘车返回了同安里萍儿的家中,取了一些他的衣物还有其他的物品,待了不到十分钟就离开了。

        “秦老师,传达室,你的电话。”

        “好咧,谢谢。“

        罗耀夹着教案一路小跑走进传达室,拿起桌上的电话:“喂,我是秦鸣,请问哪位找我?”

        “秦先生,您定制的西装已经做好了,你看什么时候过来试一下?”

        “好的,我知道了,明儿个上午九点。”罗耀答应一声,这是他跟小东北乔三阳约定见面的暗语,意思是,刘金宝那边有消息了,需要马上约见。

        “好的。”

        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

        刘金宝刚刚在日本人那边站稳脚跟,罗耀并没有给他任何任务,而即便是有紧急情况,发出联络的信号,也以不接触为主。

        具体什么情况,得见到乔三阳才知道。

        第二天,上午,在约定的街心公园见面。

        “昨天上去钉子回来过,待了不到十分钟,随后我看到了他在窗口留下的标记,晚上我悄悄潜入进去了,在约定的抽屉底下发现了一个信封!”乔三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递了过去。

        “嗯,他既然回来一次,这个地方他应该短时间内不会再回来了,你可以再租一个地方安顿下来。”罗耀不动声色的接过了信封,吩咐一声。

        “钉子知道我吗?”

        “知道,放心吧,他会直接跟你联系的,就是我跟你之前的说的那个方法。”罗耀点了点头。

        “是,组长。”

        “小心点儿,注意安全。”

        “明白。”

        罗耀揣上信封,迅速的返回家中。

        信封内是一封密写药水写的情报,不同的密写药水,需要用不停的显影药水配合使用,才能将信件上的文字显露出来。

        按照他跟刘金宝的约定,信封用的是牛皮纸信封的话,就是用桔子类水果汁写成的,通过灯泡加热的方法,令字迹显示。

        若是用白色的信封的话,那就说明,里面的密信使用米汤作为墨水写成的,用棉球沾一点儿碘酒擦试一下,就可以令字迹显露。

        当然,还有其他特殊的隐写药水,都有对应的显影方法,只有约定的双方才知道用的是什么隐写药水,外人是不知道的。

        用米汤作为密写墨水是十分普遍的做法,碘酒也是比较容易搞到的显影药水,碘酒可以消毒,家庭常备也不会被人怀疑。

        不过,这种方法很容易被破解。

        但可以做为一般不太机密的消息传递,若是机密消息,那用这种方法被敌人截获的话,破解起来就非常简单了。

        刘金宝给罗耀这封信用的是柑橘类的果汁儿作为隐写墨水,这种不需要任何显影药水,直接在电灯泡下烘烤加热一下,字迹就可以显露出来。

        信中,刘金宝大致向罗耀汇报了自己在特别调查科的现状,以及自己对日本人都说了些什么。

        着重提到的是,日本宪兵队和特高课密谋策划对法租界的一次大的行动。

        行动内容他并不清楚,也不敢随便打听。

        当然,他也担心,这可能是日本人在试探他,给他放的烟雾弹,一旦行动失败,或者根本就没有这个行动。

        那他就暴露了。

        罗耀何尝没有这样的想法,但种种迹象表明,日本人的确在暗中策划一场秘密行动,如果仅仅为了试探刘金宝,就动用这么多人力和物力,策划一场行动,那未免太过高看刘金宝了。

        刘金宝固然重要,但还没重要到那个地步。

        因此罗耀判断,行动是真的,但故意泄露消息试探刘金宝就未必了,如果要试探的话,就应该给一点儿具体情报,而不是这种拢统的消息。

        也不能不防,

        看完信件内容,罗耀直接卷起来,点燃后,烧成了灰烬。

        “阿成,跟你们唐老板说,最近小心点儿,多注意身边的出现的陌生人。”罗耀没有具体情报,只能这么提醒唐鑫了。

        “是,秦先生。”阿成点了点头。

        又过了两日,罗耀从学校下班回家,吃过晚饭,跟恩师余杰密电联络了一下,汇报了一下近况。

        特训基地搬迁工作十分繁忙,余杰这个副班主任每天晚上都要忙到深夜才能休息,日军情报部门派遣了不少特工潜入临澧。

        对特训班的刺探也越来越频繁了,甚至还出现了刺杀和绑架特训班教官的事件,好在及时发现,并没有发生悲剧事件。

        没有电话,彼此的情意只能通过空中的电波传达,只言片语实在难以表达师生二人的浓浓的牵挂。

        虽然公器私用,可有很多时候,有个经验丰富的老师做后盾,对罗耀来说帮助是巨大的。

        放下耳麦,罗耀知道,接下里有一段时间,他不能够跟余杰联系了,特训班搬迁途中,余杰也没有时间与他随时保持联系。

        这种“背后有人”的感觉消失一段时间,罗耀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忽然间,感到一丝心绪不宁,十分的烦躁。

        这种感觉很不好。

        就像是有一种预感,要出事的。

        呯!

        一声枪响传来,是小鬼子的三八大盖,这种声音,对罗耀来说太熟悉了,而且距离非常近。

        洞庭街方向!

        不好,还真的出事儿了。

        军统江城区区机关所在就是洞庭街的立信大楼,难不成日本人已经掌握了江城区机关的所在?

        罗耀一脸的阴郁,街上已经宵禁了,自己现在出去,怕是自己也会有麻烦,现在他什么都不能做,能做的只能等。

        等等,日本人强行进入法租界了,罗耀脸色再变,今晚这事儿怕是小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