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43章:“暗星”计划

第143章:“暗星”计划

        “老弟,我听你的,回去我就全线收缩,先蛰伏上一段时间再说,至于李国琛,反正我不跟他一般见识,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唐鑫仰脖子喝下一杯酒道。

        “唐兄,这戴老板那边的体面还是要维护一下的。”罗耀提醒一声。

        “嗯,我晓得了,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跟他起内讧的。”唐鑫又不是官场愣头青,这里面关窍他还能不明白,点了点头道,“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我不做。”

        “这就对了,你现在刚做了一件大案,这时候就应该躲起来,等风头过去后,再出来,咱们跟以前不一样了,这观念得转变。”罗耀抚掌笑道。

        “老弟,咱们两家要是联合起来,这江城白天是日本人的,到了晚上,那就是咱俩的!”唐鑫豪气干云道。

        “这是我们努力的目标。”

        “来,为这个目标干一杯。”

        “好,哈哈哈,痛快,跟老弟你一聊,我这心里痛快多了,以后咱们两个的互通有无,你那个黑索金……”

        “老哥,你别总盯着我那点儿家底儿好不好?”罗耀有些哭笑不得。

        “行,不说了,喝酒,喝酒……”唐鑫脸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对“黑索金”的执念太深了。

        “宋钺,信得过,以后,我就派他跟你联络。”酒足饭饱后,唐鑫郑重的道,“阿成以后就跟你了,好歹他对法租界巡捕厅比较熟悉,人嘛,没有问题。”

        “我知道,要不要叫辆车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能回去。”唐鑫拒绝道。

        “那好,我就不送了,你慢走。”罗耀点了点头,不再坚持。等唐鑫离开后,他也结了账回家了。

        ……

        新成立的特别调查科,虽然隶属夏口警察总局,但部门是独立的,也不在警察总局内办公。

        而是另外选了一处地方办公,位置在湖南路上。

        一栋二层小楼,青砖红瓦,在水一色的高楼之中,显得不太起眼,挂的是一家外贸公司的牌子,用以掩人耳目,混淆视听。

        刘金宝已经搬进来办公差不多有三天了,陆续有人员加入,各室和小组也陆续建立起来。

        有点儿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感觉。

        柳玉梅被借调过来后,成了刘金宝的秘书,而且还是机要秘书,一下子跃升为调查科不能轻易招惹的人之一。

        杉田幸太郎把海野少尉从宪兵队要了过来,担任调查科的行动股的股长,而调查科还有两个股,一个侦查股,一个情报股,侦查股两个小组,一个日本便衣小组,有特高课的便衣特工组成,另一个就是中国特工组成,目前有刘金宝亲自带领,情报股还在组建当中,目前还未形成工作能力。

        除了柳玉梅之外,刘金宝手底下还有两个帮手,一个叫苏广斌,这个人是正经江城警官学校毕业的,三十多岁的老警察看了,破过不少案子,过去在三分局,破过不少案子,日本人来了,因为一些琐事,冲撞了日本人,差点儿被打死,韩良泽保下来的,被刘金宝要来了,韩良泽还老大不愿意呢。

        梁超,不是警察,夏口地面上有名的三青子(三青子还有另外一个含义,就是三青团,这里不是,不要误会了),讲义气,为了兄弟两肋插刀,打架把自己送进了监狱。

        这个人是刘金宝亲自去找多门要的,他手底下的没什么可用的人呢,这个梁超手底下有一帮弟兄,而且熟悉江城地面上的人和事,是最合适的人选。

        当然,这人并不是刘金宝选的,而是罗耀早就替他选好的。

        梁超本性不坏,就是受传统帮派的那种“忠孝节义”影响,还有,他对家国大义并不太了解。

        这些如果没有一个人引导的话,他很有可能会走上一条悲剧之路。

        罗耀当初准备江城潜伏计划的时候,分别从各行各业挑选合适的人,作为河神直属组外围的补充,梁超可是他最看重的几个人之一。

        这是罗耀自己的一个计划,曰:暗星计划。

        这个计划现在也只是雏形,计划的制定和落实,都是他一个人完成,而且没有任何文字记录保存。

        所有东西全部都在他的脑子里。

        有文字留存虽然可以后人了解这段历史,但毫无疑问的也会给这些人的暴露留下巨大的危险。

        先让他们“隐”着吧,等打了他们需要被知道的时候再说。

        梁超也是罗耀留在刘金宝身边保护和监督他的人。

        刘金宝只知道梁超是罗耀挑选的人,但并不知道梁超是罗耀挑选的“暗星”计划的种子之一。

        梁超把过去跟自己混的手底下十几个人都带过来了,担任行动小组的副组长,算是在特别调查科刘金宝的嫡系了。

        日本人那边,杉田手下就一个海野,据说他从派遣军参谋部挖了一个人过来,不过人还没到呢。

        人员有了,经费,多门二郎倒是不吝啬,一口气批了五万元,当然给的是日本军票,这也是日军在江城强力推行使用的一种货币,允许流通,却不能跟任何其他货币兑换,尤其是他们日元自身。

        这就是一种占领方的强势掠夺,还说什么来帮助中国人民推翻国民政府的暴政统治,这其实多可笑?

        不管这事儿多么可笑,这个钱是可以用的。

        人员的薪水和日常开销总要有的,还有招募人员的安家费,线人费,差旅费等等,最不济,办案产生的交通费和吃饭钱总要给的。

        调查科的核心是杉田幸太郎,而刘金宝最多是个副核心,甚至海野的职位虽然没有刘金宝高,可地位却在他之上。

        刘金宝也不在意这个,他在多门二郎面前一开始就表现出那种“洒脱直率”的性格,这种性格,一般眼高于顶的日本人自然是不喜欢的,但他碰到的是多门二郎这种知华派的,还有杉田这种比较理智和客观的人,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杉田瞧不起顾墨笙那种溜须拍马的,可有的人喜欢,这就另当别论了。

        杉田幸太郎的办公室,一般也就他的勤务兵,海野和刘金宝能进,其他人是一概不允许进的。

        “刘桑,维持会成立庆祝大会上的爆炸案是我们调查科的成立的第一个案子,多门部长虽然没有催促我们马上破案,但这个案子关系到日中在江城的融洽关系,并且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派遣军司令部严重关切,你有什么好的想法?”杉田幸太郎上任之初,就把刘金宝叫去了办公室。

        “这两天我也调查走访了一些伤者,基本上弄清楚了,这些人破坏者是怎么做到把炸药带进现场而逃过我们的安检。”

        “哦,什么发现?”

        “首先,当天参加庆祝大会中肯定有他们的内应,应该是庆祝大会筹备工作人员之中,这样他才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炸药带进了现场而不被我们知道,爆炸的装置都是提前安放好的,位置十分隐秘,对方显然并不求多大的杀伤力,而是破坏以及造成恐慌,我们的多数伤者都是在爆炸后,产生恐惧后踩踏导致的,而爆炸直接产生的损伤却很小,当然,黑索金炸药爆炸威力大,又是在人员密集的建筑物内产生的爆炸,那伤害自然小不了……”刘金宝总不能一点儿本事都不拿出来,那样日本人也不会“器重”他了。

        反正这些,他不说,日本人花点儿时间也能查出来,早晚而已。

        “这么说来,维持会里面已经被重庆分子收买的内奸了?”

        “这是一定的,他们当中很多人过去就跟重庆方面过从甚密,甚至就是他们里面的人,现在不过是见风转舵而已。”刘金宝嘿嘿一笑,能挑日本人跟汉奸维持会的信任,这种好事儿,自然是要不遗余力的,而且这样的挑拨离间,日本人一定不会怀疑他。

        杉田幸太郎深以为然。

        但是,他也知道,如果他要去调查这些人的话,肯定会被多门二郎阻止的,这牵连太广了。

        弄不好好不容易扶持起来的治安维持会就彻底分崩离析了,这可不是多门二郎和派遣军高层愿意看到的。

        起码也要等建立起基本的傀儡政权再说,等局面稳定下来,再动手不迟。。

        不能公开调查,但暗中调查肯定是必不可少的。

        “刘桑有怀疑的对象了吗?”

        “目前来说,不过爆炸案中,那些失踪的,尸骨都找不到的人当中,必然有内奸。”刘金宝说道。

        “嗯,有道理,借助爆炸死亡而撤离,这样我们就算追查可疑之处,一个死人能有什么线索?”

        “是的,我列了一个爆炸案的失踪名单,我想先从上面的人查起。”刘金宝道,他的表现的稍微积极一些,把主导权抓在自己手上,要是等杉田给他指派任务,那就被动了。

        “吆西,多门部长对刘桑你非常欣赏,看来,多门部长的眼光非常的毒辣,一眼就看出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才,帝国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杉田幸太郎赞赏道。

        “多谢杉田科长,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事情。”

        “很好,你就照你的思路去查吧,随时跟我汇报情况。”杉田幸太郎点了点头,吩咐一声道。

        “是。”

        ……

        “海野君,你在怎么看这个刘金宝?”杉田幸太郎把海野叫进了办公室,第一问题就是询问他对刘金宝的观感。

        “很聪明,很有能力,又有些自知之明的支那人。”海野少尉稍微的愣了一下神,这才微微欠身说道。

        杉田幸太郎点了点头问道:“你觉得,我们可以信任他吗?”

        “多门部长不是很欣赏他吗?”

        “支那人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刘金宝值不值得信任,还得看他下面的表现,不过,今天他的分析倒是说明他用了心的,这次爆炸案之所以能够在我们眼鼻子底下实施,内外勾结是最重要的原因!”杉田幸太郎重重的道。

        “哈伊!”

        “准备车,我要去拜访一下计国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