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42章:两条腿走路

第142章:两条腿走路

        “出什么事儿了?”阿成不守规矩,来见自己,肯定是出事儿了,不然,他是不会这么做的。

        “唐老板跟李老板闹翻了。”阿成坐下,也要了一碗面条,低头小声的说道。

        罗耀微微皱眉:“怎么回事?”

        “还不是因为26号的江城治安维持会上的爆炸,李老板觉得唐老板干之前,没跟他商量,并且很有可能激起日本人的强烈反应,对军统江城区的潜伏工作十分不利,两个人大吵了,彻底是闹翻了。”阿成道。

        “江城区的事情,你来找我做什么?”

        “是宋助理让我来的,现在也只有您能在两位老板之间说和一下了?”阿成道。

        “我跟李老板可是半点儿交情都没有,他当初来临训班挑选工作太太,我可是强烈反对的。”罗耀吃了一口面道。

        “可您能劝的了唐老板呀?”

        “老唐的脾气确实硬了点儿,可这件事只怕没有那么简单,我出面也没用。”罗耀摇了摇头。

        这唐鑫和李国琛是工作理念上的不同,唐鑫主张对日态度强硬,主张刺刀对刺刀,就是要把日本人在江城搅的天翻地覆,不得安宁。

        李国琛呢,则倾向于温和一点儿,江城都已经被日本人实际控制了,搞些暗杀,刺杀破坏之类的,虽然可以震慑那些汉奸,但杀完一批,又来一批,这对沦陷区内的情报工作于事无补。

        还不如采用渗透或者收买的方式,进入日伪内部,获得对方关键情报,以帮助正面战场上对抗日军的国军。

        凭良心讲,李国琛的策略,罗耀是支持的,不过,也不能一味的搞这种软渗透,该强硬的时候还要强硬,不然,如何能够保证那些渗透进入日伪人不会产生异心?

        这些人一旦变节,那造成的后果是巨大的。

        罗耀其实跟赞成两条腿走路,保持强大的武力威慑,同时也要对日伪内部进行拉拢和渗透。

        两条腿走路,这缺了一条腿都不行。

        “宋助理说了,唐老板现在谁的话都听不进去,就听您的。”阿成道,“就因为您虽然年轻轻轻,可干的事儿他佩服之极。”

        “宋钺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出面的话,那显得我也有点儿小家子气了,好吧,帮我约一下唐老板,就说明天晚上,我在聚芳楼请他吃饭。”罗耀想了一下,这事儿吧,他不想掺和。

        李国琛那边,估计对他意见也不小,这要是他跟唐鑫联合起来,他就误会更大了,这两人本来就有点儿不对付,勉强撮合也不见得有好事儿。

        记忆里,这李国琛好像被手底下什么人出卖,被捕了,具体细节,这个他已经想不起来了。

        也许是两个灵魂融合了,有些东西属于未来的范畴,不容许他随意支配了,就慢慢的消融了。

        不过,即便如此,他所得到的也非常多了,人还是要知足的。

        “行,我这就回去跟宋助理说。”阿成的面来了,他拿起筷子,低头吃了起来。

        “以后有什么事儿别在我家门口巷子里转,这太引人注意了。”罗耀在碗下压了五毛钱,站起身,跟老板招呼一声,走了。

        ……

        第二天正常上班,下班后,罗耀先回了一趟家,换了一身衣服,再稍微的化了个妆,把自己稍微弄的有点儿老了点儿。

        虽然这是在法租界,日本人还不能随意进来,但小心一点儿还是没有大错的。

        “两个人,一个小包间,菜的话,给我上一个八大碗好了,另外再烫一壶黄酒,就这样。”

        “好咧,您楼上请。”

        “对了,一会儿有一位姓雄的先生过来,他是我今晚的客人,你们请他去我的包厢即可。”

        “对不起,请问您贵姓?”

        “秦。”

        “好的,小的明白了。”

        约定时间是六点半,没让罗耀等多久,唐鑫就过来了,穿一件灰色的棉袍,围了一条暗红色的围巾,戴一顶貂绒的帽子。

        “唐兄来的刚刚好,菜快齐了,酒已经烫好了。”罗耀一眼就认出来,忙含笑的迎了上去。

        “老弟请客,愚兄怎么的都得给个面子。”唐鑫解开围巾,脱下帽子,挂在门口衣架上,走了过来说道,“不过,今天把话说在前头,你要劝我跟姓李的和好,那就不用开口,免得影响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

        “呵呵呵,我也就是知道你心情不好,请你吃顿饭,喝点儿酒而已,你们江城区内部的事情,我一个外人也不好插手不是?”罗耀讪讪一笑,以唐鑫的精明,岂能看不出来今晚这个饭局是什么情况?

        “来,先喝口酒暖暖身子。”罗耀起身给唐鑫倒了一杯酒。

        “好。”唐鑫对罗耀那是半点儿意见没有,何况治安维持会成立大会上的爆炸,还是人家提供的黑索金呢,功劳人家也是一个字没提。

        做人要讲良心的。

        “跟我说说,你跟这李国琛到底咋回事,以前不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怎么这一次闹的这么严重?”罗耀问道。

        “还不是维持会成立大会上的爆炸,他安插在里面的有个人被炸成了重伤,怪我事先没跟他说。”唐鑫三杯酒下肚,话匣子也打开了。

        罗耀恍然,这事儿换了谁都要急了,弄不好辛辛苦苦的布置全都打了水漂儿。

        “这事儿,我也特么不是故意的,他冲我发什么火,这炸弹爆炸起来也不长眼,老弟,你说是不是?”

        “是,这炸弹爆炸起来确实没办法控制。”罗耀只能跟着说道,“不过,按照程序来说,你确实应该提前跟他汇报一声,他毕竟是区长,所有江城区的行动都是他一个人负责。”

        “老弟,我还不是怕他那边私底下把消息走漏了,到时候,别功没立到,还把手底下额的兄弟的性命给搭上。”

        “李老板这点儿觉悟还是有的,不至于。”罗耀讪讪一笑,归根结底,这都是两人之间的不信任给造成的。

        要是两人之间多沟通,多给对方一点儿信任的话,也许就闹不到这个份儿上,不过两人的性格使然,即便没有这一次,下一次也可能会闹翻。

        “别说了,兄弟,喝酒。”

        “干!”

        “唐兄,这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罗耀问道。

        “既然他道不同,那就不相为谋,他干他的,我就干我的,老弟,你的这这个黑索金真是厉害,才那么几公斤,就这么大威力,要是你在给我多点儿,我能把那些个汉奸统统送上西天。”唐鑫道。

        罗耀苦笑:“那可是老师好不容易给我弄的一点儿家底儿,一大半都给了你了。”

        “老弟这份情,老哥我记着了。”唐鑫轻轻的拍了一下罗耀的肩膀道,“以后,但凡有什么事儿,老哥我绝我二话。”

        “唐兄,这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咱们也不能光靠逞一时血气之勇,毕竟现在敌强我弱,而我们又是在暗中,正面对抗,无疑吃亏的是咱们,这沦陷区隐蔽战线的斗争,还是需要讲究策略的。”罗耀耐心的说道。

        “老弟,你什么意思?”唐鑫不高兴的放下酒杯。

        “我的意思是,对汉奸和日寇的震慑,不能太过频繁,这样我们出击的次数越多,暴露和牺牲的就会越大,而且不利于我们的隐蔽和潜伏,但这样的震慑同时也是有必要的,因为不让这些人赶到害怕,他们就会肆无忌惮,毫无顾忌的奴役我们,压榨我们。”罗耀将自己的“两条腿”理论讲给唐鑫听。

        唐鑫也不是愚笨之人,要是蠢人,也不可能能有今天的地位了,他是看不惯李国琛那软达达的工作方法,主张对汉奸的工作强硬,能杀则杀,杀到没有人敢给日本人卖命,敢当汉奸。

        这不现实,汉奸是杀不完的,就跟割韭菜差不多,割完这一茬儿,又长出一茬儿来。

        “唐兄,我们我们现在杀多少汉奸,都改不了江城现在被日本人占领的事实,就算杀光江城本地的汉奸,那日本人还可以从别的地方调人过来?”

        “来多少,我就杀多少?”

        “话虽如此,可杀掉这些汉奸,我们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日本人和汉奸也不会就傻乎乎的等着你去杀,咱们的行动越是频繁,日本人就越容易能抓住我们的破绽,唐兄,你就是浑身是铁,又能坚持多久?”罗耀反问道。

        “那照你的意思,放纵这些汉奸,不去管他们了?”

        “对汉奸,我们也要区分,有些人并非真心替日本人卖命,只是现实迫使他不得已这么做,这些人可就是我们拉拢和利用的对象,可以留着不杀,但对于那些死心塌地的给日本人做事的,双手沾满咱们国人和抗日爱国者鲜血的,那该杀的,还是要杀,而且决不能心慈手软!”罗耀解释道。

        唐鑫端起酒杯,又放了下来,显然是在思考罗耀的话。

        “唐兄,虽然我对你李区长某些做法也不太认同,但有一点,他利用投靠日伪的汉奸掩护和收集情报工作,这一点是完全正确的,如果没有情报,就像你搞的治安维持会成立大会上的爆炸行动,只怕是没有这么顺利吧?”罗耀道,“你是见到汉奸就大开杀戒,谁愿意给你提供情报消息?”

        “一个人是不是汉奸,不是看他在日本人那边做了什么官儿,得看他实际上都做了些什么,那我们打入日伪内部的同志,不都担任了日伪的官职了,他们也都算汉奸,最后也要被清算吗?”

        “这都算的话,那谁还愿意去卧底潜伏?”

        “一样的道理,唐兄,咱们专盯那些穷凶极恶的,或者是一心为恶的,一出手就要致命,绝不拖泥带水,而且还要确保我们自身的安全。”罗耀道,“如果再像以前那样四处开花式的话,恐怕是难以为继。”

        作为一个团队的领导者,唐鑫当然不会只考虑一时痛快,只是他自己都没还找准方向呢。

        他跟李国琛吵了一架之后,除了性格之外,还有一种自尊心作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做法是错误的,或者说不完全对。

        他需要有人给他一个台阶,李国琛肯定不会给,不奚落他就不错了。

        而谁能给他一个台阶?

        除了让他立功的,又是戴老板爱将的江城军统直属组组长罗耀,还能有谁?

        唐鑫点了点头:“听老弟一席话,愚兄是茅塞顿开呀,我听你的,两条腿走路,稳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