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41章:布置

第141章:布置

        安排顾原和徐济鸿从煜和堂撤离,并不等于说放弃了“煜和堂”这个点,“一贴灵”夫妇还在。

        “一贴灵”也还是煜和堂的坐堂医。

        刘金宝会视情况,要不要把“煜和堂”的情况卖给日本人,他现在虽然获得多门二郎的信任,但想要在日本人那边立足,还需要足够的“功劳”才是。

        “到寿昌那边,我们联络使用电台,密码本在徐济鸿那边,电台已经有所安排,你不必担心。”

        “明白。”

        “日本人为了处处彰显高人一等,你若是碰到了,要脱帽鞠躬行礼,别逞一时意气,这些你都要记住了,错了,就会给你带来麻烦,明白了吗?”

        “嗯,人在屋檐下嘛,不得不低头,迟早有这么一条,也要让他们跪在我们面前,磕头求饶的。”顾原自嘲的一笑说道。

        “会有这么一天的。”罗耀坚定的说道。

        ……

        “东西收拾的怎么样了?”罗耀跟顾原吃完饭,又单独跟徐济鸿见面谈话。

        “没什么好收拾的,电台和机密文件都已经转移了,现在这里,就剩下我跟顾原两个人了,随时可以离开。”徐济鸿道。

        “我给你在福煦大将军路的大东旅社开了一间房,你暂时住在那里。”罗耀递给徐济鸿一把钥匙说道,“这是房间钥匙,大东旅社是我们一个安全落脚点,你帮我指导一下那边的通讯保密工作。”

        “顾原呢?”

        “顾原另有安排,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罗耀道。

        “是,我明白了。”徐济鸿点了点头,虽然她跟宫慧的竞争明显出局了,但她也算是摸到了罗耀的脾气,得顺着来,那些对普通男人有用的套路,在罗耀身上统统都是失灵的。

        “组长,你要小心宫慧,她可是老爹派在你身边的人,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她都报告给了山城局本部。”徐济鸿忽然压低了声音提醒罗耀一声道。

        罗耀怔怔的看着徐济鸿,眼神微微眯了起来,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搞通讯的,她有一次用电台给山城局本部发电,用的并不是我们小组常用的那几套密码,我就知道,她一定暗地里跟山城局本部有秘密联系。”徐济鸿解释道。

        “这件事你没有告诉其他人吧?”

        “没有,我告诉其他人做什么?”

        “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任何人都不要提及,明白吗?”罗耀郑重的吩咐道。

        “组长,这样的女人,你还信任她吗?”

        “这是我的事儿,你就不用管了,还有,我希望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罗耀提醒道。

        “我就一点儿都吸引不了组长吗?”徐济鸿委屈的问道。

        “你很漂亮,某些方面比宫慧还要优秀,但我的心思现在并不在男女之情上面,这话我跟宫慧也说过,不把日寇驱除出中国,我是不会考虑个人问题的。”罗耀认真的道。

        “要是十年都不能把日寇赶出中国,组长十年都不考虑吗?”徐济鸿幽幽的问了一声。

        “是的,哪怕就是二十年,我也不会考虑的,这是我的原则。”罗耀道。

        “我明白了,组长。”徐济鸿嘴角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微笑,既然无望,那何必去争呢?

        “好好做事儿,我们都会活到胜利的那一天的。”罗耀郑重的道,“我走了,有事会联系你的。”

        ……

        “程子越,苏广斌……怎么还有柳玉梅?”韩良泽看到刘金宝送上来的名单,稍微浏览了一下,有些惊讶。

        名单上的人韩良泽当然都认识,有些是总局的,有些是下面分局的,不少都是靠边儿站,或者混日子的人。

        要说能力,有几个还是有点儿本事,最让韩良泽吃惊的,居然还有统计室的柳玉梅,据他所知。

        刘金宝跟柳玉梅半点儿关系都没有,难不成他们私底下有接触,可是刘金宝那相好的已经有了身孕了……

        难不成这小子早就看上了柳玉梅了,一直没机会下手?

        男人嘛,见异思迁很正常。

        “哦,这柳姐嘛,过去在统计室跟罗耀关系不错,我跟罗耀呢都是从夏口警察总局出去的,我俩算是关系不错,我回江城工作,没告诉别人,就告诉了他,他就提到了柳姐,说,有机会让我关照一下。”刘金宝一边说着,一边观察韩良泽的反应。

        一提到“罗耀”这个名字,韩良泽果然眉头抖动了一下,很明显,他对这个“名字”还是相当在意的。

        “说起来,我这个表外甥现在什么情况了?”韩良泽略显的尴尬的问道。

        “他还行,就是体能,格斗这些方面差点儿,其他方面还不错,有机会留校或者去局本部工作,比我这种轻松安全多了。”刘金宝略到羡慕的语气道。

        “是吗?”

        “反正我现在跟那边也没有关系了,再见面可能就是敌人了。”刘金宝自嘲的一笑,“韩局,论亲疏关系,你可比我还要近一层哟。”

        “呵呵,他母亲是我远房表姐,其实,也没多少血缘关系了,比你这个同窗来说,我可能还不如呢。”韩良泽打了一个哈哈,“那这个柳玉梅跟罗耀什么关系?”

        “他俩应该没啥关系吧,就是在局办的时候,柳玉梅特别照顾他,他就在统计室待了一个月都不到,能有啥关系?”

        “倒也是,柳玉梅虽然外表放荡,但骨子里还是挺保守的……”韩良泽自言自语一声。

        “韩局,上面这些人,您看着给我挑七八个过来,我这铺子就等着开张呢,这没人可不行。”刘金宝。

        “反正统计室也没啥事儿可做,这柳玉梅我现在就让她去找你报道去!”韩局大笔一挥,在柳玉梅名字后面打了一个勾。

        “行,那我先回去了,下午还得去特务部开会呢。”刘金宝起身告辞道。

        “金宝兄弟,慢走呀……”

        ……

        刘金宝走后,顾墨笙从局办的小房间里走了出来,刚才他就躲在里面,韩良泽跟刘金宝的对话他都听的一清二楚。

        “小人得志!”

        “默笙老弟,言重了。”韩良泽嘿嘿一笑,“现在日本人用得着他,自然得把他供起来,等日本人用不着他了,你看日本人还会这样吗?”

        “韩局,这特别调查科已成立,我这侦缉处可就成了摆设了?”顾墨笙有些着急,侦缉处跟特别调查科职权重合,而特别调查科是有日本人领导的,到时候,什么好处和案子都偏过去了。

        “默笙老弟,咱们的目的升官发财,不是去跟那些不要命的重庆抗日分子走,斗赢了,日本人高兴,可我们就成了人家嫉恨和铲除的对象了,输了呢,日本人会拿我们出气,有啥好处?”韩良泽道,“最好的策略是,坐山观虎斗。”

        “什么意思,合着咱们什么都不干?”顾墨笙愣了一下道。

        “缉私,感不感兴趣?”韩良泽微微一笑道。

        顾墨笙眼睛一亮,他的那点儿家底儿都让军统给抄走了,他现在穷的眼睛都绿了,就是铁疙瘩都能攥出一点儿油水来。

        缉私,那油水肥的很,而如果走私的话,更赚钱。

        “韩局,这日本人能让我们掺和?”

        “有什么不可以的,这里是中国,离开了我们,他们根本玩不转,光靠他们那点儿力量,根本杜绝不了走私,最后还得靠我们,等着看吧,迟早会找上我们的。”韩良泽嘿嘿一笑。

        “晚上我在扬子江饭店请多门部长吃饭,你一块儿来。”

        “谢韩局,我一定准时到。”

        ……

        第二天下班后,罗耀去了阳光咖啡屋。

        “老爹来电了,说这一次算是功过相抵,下不为例。”宫慧将戴雨农亲笔签发的处置密电递给罗瑶。

        “回电,感谢老爹栽培,学生必定鞠躬尽瘁,报效党国。”罗耀也是松了一口气,如果真的要惩处的话,自己也只能坦然接受。

        “老爹电报中还问了,可有下一步的打算?”宫慧问道。

        “我们已经连续出击了,算上我私底下这一次,已经是三次了,所谓事不过三,频繁出手,对我们的潜伏是不利的,接下来一段时间以潜伏收集情报为主。”罗耀想了一下,说道。

        “河伯已经安全过江了,接下来就看他自己了,我们暂时帮不了他。”宫慧点了点头,罗耀的头脑还是很冷静的。

        “这几天我就不过来了,有什么事儿,找老满。”罗耀吩咐道。

        “嗯,你和那个姜小姐怎么样了?”

        “人家早就离职了,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罗耀撇了一下嘴,“我走了,记得跟老爹保持联络畅通。”

        “知道了。”

        ……

        罗耀从咖啡屋出来往家走,当他走到巷子口的时候,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阿成,当初唐鑫指派给他的向导,后来就成了他们俩之间的专属交通员。

        阿成还跟法捕厅有联系。

        知道罗耀住的地方的,军统江城区就三个人,阿成,宋钺以及唐鑫本人了。

        其他人,包括顾原、徐济鸿都不清楚罗耀在法租界的住处,只有一开始的五人组才知道。

        五人组要是有一个叛变反水的话,那罗耀和“河神”小组就彻底暴露了。

        观察了一下,没有发现阿成身后并没有尾巴,罗耀这才悄默声的走过去,与他擦肩而过:“别回头,路口拐个弯过去臊子面馆见。”

        阿成也是个机灵人,没有回头,直接往前走,然后到前面再拐弯儿,等到来到罗耀说的面馆的时候。

        罗耀已经点了一碗面,坐在里面吃了起来,本来他是打算回家做饭吃的,但为了跟阿成碰面,只能在面馆解决了。

        反正是老熟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