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40章:审查通过

第140章:审查通过

        罗耀也不是怕事的。

        这事到临头,逃避不是他的风格,当然,如果能躲过去的话,他早就躲了,问题是躲得了这一次,下一次呢?

        反正自己之前早就跟姜筱雨说清楚了。

        这里头应该不会再有误会了。

        这世上也是有讲道理的女人的,起码姜筱雨在性格上要比宫慧那个“男人婆”好点儿,不对,宫慧什么时候在自己脑子里是这个形象了?

        一个进办公室,一个出办公室。

        就是这么寸!

        两个人在高一年级办公室门口碰上了,四目相对,有些尴尬。

        “姜老师,早,来上班了?”罗耀倒是很快就调整过来,温和的打了一个招呼,并且让开位置。

        “嗯,秦老师,早。”姜筱雨抱着教案低着头,快步而去。

        老师们也不都是好事之人,罗耀之前被抓走,这一突然又被释放回来,姜筱雨也回来上班了。

        而范主任却似乎没了音讯,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姜筱雨显然是知情.人,而罗耀别看平时笑呵呵的,挺老实和善的一个人,只怕也是非普通人。

        一个能把“饭桶”主任都坑了的人,会是表面上那么人畜无害?

        年轻人,不能轻视。

        那还想欺负一下罗耀的老师,现在都收起了那个小心思,能从日本人手底下平安活着回来的,没点儿能耐,行吗?

        “秦老师,费老师怎么样了?”

        “哦,没啥大事儿,就是还的住两天院,观察一下,过两天就能出院回家养着了,就是这学期的体育课没人教了。”罗耀回应一声。

        “没体育课,那就让学生们自由活动呗,再不行,体育课无非就哪几项,我们轮流上,还能锻炼一下身体,等费老师复原后再说?”一名老师建议道。

        “张老师这个提议不错,可以考虑一下,要是再增加一名老师,那学校又要付出一笔薪水,我们上个月的薪水都还没发呢……”

        “就是,这都快月末了,怎么还没有发薪水,我这家里老人,孩子就等着我发了薪水买米下锅呢!”有老师抱怨的说道。

        话题成功的从罗耀身上转移过去了,他也算松了一口气,薪水的问题他倒是不太在意,有没有这点儿薪水,他都能活的好好的。

        罗耀的办公桌跟姜筱雨刚好是对面,这真印证了那句老话,抬头不见,低头见了。

        “秦老师,下班后,能留一下吗,我想有几句话对你说?”姜筱雨纠结了一天了,最后终于鼓起了勇气,对罗耀说道。

        “有事吗,姜老师?”

        “我想跟你解释一下……”

        “你想跟我说对不起,对吗?”罗耀猜得出来,姜筱雨想为“杨飞”找他麻烦的事情道歉,如果不是她这么说,这件事是牵扯不到罗耀的,她为了摆脱杨飞的纠缠,才撒谎说了自己有喜欢的人,当然,她并没有提到“秦鸣”这个名字,但“杨飞”这样有点儿社会能量的人,查到罗耀头上,一点儿都不难。

        本质上,他还是受牵连了,但罗耀还没有到是非不分的地步,这件事,姜筱雨没有大错,她只是找一个借口避免自己被骚扰,这是人之常情,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这样做。

        难不成要违背自己意愿,逆来顺受不成?

        真正错的人是杨飞,他才是罪魁祸首。

        “秦老师,我……”

        “姜老师,你不用说对不起,这件事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让他过去吧,我其实没有怪你的。”罗耀道,“咱们以后还是好同事。”

        “同事……”姜筱雨自言自语一声,不禁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第二天,罗耀才知道,姜筱雨是来办离职手续的,连自己应得的薪水都没有,她应该是向自己告别的。(要剧透吗?嘿嘿)

        这个消息,令罗耀许久都未能平静,也许今天这一切,自己也有那么一点儿责任。

        “小秦老师,姜老师这么好的姑娘,哎……”

        “许老师,我知道姜老师是个好姑娘,但我们不合适的。”罗耀不想多解释什么,既然都已经这样了,没必要再去多说什么。

        ……

        罗耀提着食盒,走进了“煜和堂”顾原的房间。

        顾原的状态比第一次他来的时候,似乎更差了一些,但精神倒是好多了,就是好好的一个人,也不知道捯饬一下,搞的自己真像是在坐牢似的。

        “胡子,几天没刮了?”罗耀放下食盒,问道。

        躺在床上假寐的顾原可没有罗耀的本事,他虽然知道有人进来了,但他以为是晚上给他送饭的人。

        没想到一开口,他听出是罗耀的声音,马上睁开眼,坐了起来:“组长,怎么是你?”

        “怎么,我就不能来了?”罗耀,伸手扒拉一下椅子坐了下来,“看你这熊样,听说还给我绝食来着?”

        “我不是一开始没想通,后来想明白了,不是吃上了?”顾原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一下头。

        “你看你这个头发,都快成鸡窝了,就没清洗一下?”罗耀不悦道,“又不是坐牢,就是个审查,你要是没做背叛的事儿,怕什么?”

        “组长说的是,有你在,这审查我还担心什么呢?”顾原嘿嘿一笑,伸手去揭食盒,“我看看,带什么好吃的?”

        “洗手去,顺便把胡子给我刮了,我看着别扭。”罗耀一伸手,把掀开的食盒的一条缝给摁上了。

        “行,听组长的。”顾原讪讪一笑,起身出去打水洗脸刮胡子了。

        十多分钟后,顾原回来了,还把头洗了一下,整个人干净,清爽多了,也顺眼多了,不再是那个看上有些颓废的模样了。

        “坐下吧,我让徐济鸿烫了一壶黄酒,一会儿就送过来。”罗耀道。

        “酱肘子,溜鱼片,海参丸子,烩鸡丝……”顾原一看桌上摆的菜肴,馋的口水都流下来了。

        “知道你是津门人,这些应该都是你喜欢吃的。”罗耀道。

        “嗯,组长有心了,这些菜在江城可不容易吃到,你是怎么做到的?”顾原惊讶的问道。

        “特二区开了一家北方菜馆,做的都是津菜,味道很不错,我特意订的。”罗耀道,他现在的掩护身份也是津门人的,喜欢吃津门地方菜,这是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顾原本身就是津门人,这就更没有问题了。

        “江城没有海鲜,只有河鲜,眼下也就只能搞到这些了。”

        “组长太有心了。”顾原不禁激动的说道。

        “酒来了。”徐济鸿端着一壶烫好的黄酒进来,给二人倒上酒,转身又出去了,罗耀跟顾原除了吃饭,还有别的事情要谈,她就不适合待着了。

        “组长,关于对我的审查?”

        “要是不通过,我还会置办这么一桌,跟你坐下来吃饭喝酒?”罗耀呵呵一笑,“已经查清楚了,你是没办法脱身才留下,而顾墨笙想拉拢你,才故意那么优待你的。”

        “谢谢组长还我清白,不然,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但是有个不好的消息。”罗耀话锋一转。

        顾原一怔,旋即问道:“老刘是不是出事儿了?”

        “嗯,日本人找到了老刘的软肋,逼他写下了自省书,他现在已经落水当了汉奸,在韩良泽手下做事儿。”罗耀点了点头。

        “这混蛋,我以为他能抗住的。”顾原闻言,眼圈一下子红了。

        “不过,他还算顾忌咱们的这段感情,没有出卖咱们。”罗耀道,“不过,‘煜和堂’不能待下去了,你和徐济鸿必须马上转移了。”

        “什么时候?”

        “吃完这一顿饭。”罗耀道。

        “好,那我们转移到什么地方?”顾原问道。

        “夏口你是不能带了,你去寿昌,我在安排了一批人,你来统领他们,我给你起了个代号:河伯。”

        “河伯?”顾原有些不太理解。

        “简单来说,你就是我的替身,一旦我这边暴露了,不管是被日本人抓了还是需要撤离了,你这支队伍就需要顶上了。”罗耀道,“你的任务就是蛰伏起来,积蓄力量。”

        “组长对接下来的对日谍特务机关的斗争没有信心?”顾原对罗耀的安排有些惊讶。

        “兵法有云:为将者,未算胜,先虑败,故百战不殆矣!”罗耀道,“敌后潜伏,凶险万分,我不能不考虑最坏的情况发生,一旦发生最坏的情况,我们直属组不能够全军覆没,必须保持一定的力量的存在,你明白吗?”

        “顾原明白,感谢组长信任。”顾原正色说道。

        “这批人大概有二十人左右,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基本都是我们临训班出来的同学,沟通起来绝对没有问题。”罗耀道,“徐济鸿会跟你搭档,你俩可以商量一下,换个什么身份,明天一早,我会安排人先送你过江,你在那边站稳脚跟后,徐济鸿再过去。”

        “明白了,组长,能给我安排进邮局当一个邮递员吗?”顾原想了一下,问道。

        罗耀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份良民证递了过去。

        顾原打开良民证,上面一张身穿邮递员复装的黑白照片,那张脸不是他顾原,又是谁呢?

        职业一栏,填写的就是“寿昌xx区邮政所邮递员”。

        “组长怎么知道……”

        “你以前在津门就是干这个的,对这一行轻车熟路,伪装成邮递员最容易上手了,不过,你得改一下说话的口音,还有,把你辖区内的街道,巷子,还有有名气人物都要熟悉一下,做到烂熟于胸,明白吗?”

        “明白,给我一个星期时间,保证滚瓜烂熟。”顾原收起良民证,贴身藏好道。

        “饮食习惯也要改一下。”

        “七饭(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