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39章:试探

第139章:试探

        杨公馆。

        “杨会长,请节哀!”武岛茂德对杨瓒深深的一鞠躬。

        杨瓒也算是老来得子,对杨飞这个儿子宝贝的不得了,只要自己能给的,什么都顺着他。

        为了让他成才,还特意花钱送他去日本留学,不过,在日本待了两年就学不下去,回来了,之后的杨飞,混迹花丛,成了江城的有名的花花公子之一。

        整日的喝花酒,玩女人,当然还少不了做一些强迫之事了,杨瓒有钱,又是在帮的大佬,自然把一切都压下来了。

        杨飞这种飞扬跋扈,目空一切的性格,有一多半儿都是他这个当老子的惯出来的。

        当然杨瓒这根上梁也不是直的,那杨飞这根下梁自然也就长歪了。

        担架上那具早已冰冷的尸体,显然死亡之间不早了,要不是天气寒冷,可能尸体早就臭了。

        杨瓒的夫人,也就是杨飞的生母早已经哭晕过去了,这位母亲跟很多母亲一样,儿子就是她的一切,儿子无论做多少恶,那也是她的儿子,打不得,骂不得。

        一个纵容的父亲,再加一个不分是非的母亲,才造就了今时今日的杨飞,他的死,杨瓒夫妻俩有多半的责任。

        “武岛课长,是谁对我儿下此毒手?”杨瓒捶胸顿足,声泪俱下的问道。

        “杨会长,凶手已经伏诛,你想报仇已经没有必要了。”武岛茂德道,“除了杨飞公子之外,我们大日本帝国数名资深的特工也一同遭遇了毒手。”

        “什么?”杨瓒吃惊道。

        “凶手是重庆方面潜伏在江城的中统分子,杀杨飞公子的人被我们抓住,但人已经服毒自尽了。”

        杨瓒听完后,一个踉跄,也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了,若是寻常恩仇,他或许还能替儿子报个仇,出个气啥的,可对方是重庆方面的特务机构,他还没有不自量力到这个地步。

        他还能把中统给灭了不成?

        除非把重庆方面给灭了,否则,他就是有这个心思,也做不到。

        哎……

        早知道,杨飞跟那个宫城宇平混在一起,还去给宪兵队当翻译,他拦着不让去就是了,搞的现在白发人送黑发人。

        “武岛课长,我儿到底是怎么死的,我能知道详细情况吗?”杨瓒稍微缓了缓神,询问道。

        “具体情况我不是很了解,大致是,杨飞公子误交了歹人,最终导致这一期恶性时间的发生,说起来,宫城少佐的死亡,杨飞公子是有连带责任的,但他也是受害者,且已经死亡,我们也就不追究了。”武岛茂德微微一低头,“告辞。”

        尸体送回,武岛茂德也就没必要多留了,他也不太喜欢杨瓒、杨飞父子,所以,一切都是走一个程序。

        “去查一下,少爷这些天都认识了什么人?”杨瓒面露凶光,吩咐心腹手下一声道。

        “是。”

        ……

        夏口警察总局。

        “哎呀,金宝兄弟,你过来也不说一声,我到门口亲自去接你?”韩良泽热情的有些过分。

        搞的刘金宝真是以为自己认错了人,印象中,韩良泽还从来没有对他绽放过这样的笑容。

        老亲切了。

        假的发虚。

        “韩局,我一个小人物,怎敢劳动您亲自迎接?”刘金宝忙谦逊一声,韩良泽是什么人,他还不清楚吗?

        八成是知道他在日本人那边受到重视,还被任命为特别调查科的副科长,这才对他另眼相看的吧。

        不过,他也正愁不知道找什么借口去见他呢。

        这组长交代的任务该怎么才能完成?

        “哎,金宝兄弟,今后咱们可有在一个窝里吃饭了,分什么彼此呢?”韩良泽热情的将刘金宝请进了自己办公室,“董诚,沏一杯好茶过来。”

        “是,韩局。”董诚羡慕的看了刘金宝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韩局,您这太客气了,我这是受宠若惊呀……”刘金宝佯装推辞了一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怎么样,金宝兄弟,这次回来,有什么想法?”

        “我能有什么想法,日本人派了个差事给我,我不干的话,脑袋就要搬家,只能凑合着干呗,反正,我就是个副的,拿主意的还是那杉田科长。”刘金宝嘿嘿一笑。

        “不能这么说,这个特别调查科还是我建议多门部长成立的呢。”韩良泽道,“关于特别调查科的人员架构也是我建议的,日中双方各占一半而,日方负责调兵遣将,咱们负责具体干实事。”

        “您这不是挖坑给兄弟嘛!”

        “怎么算是挖坑呢,金宝兄弟,这做的事儿越多,立下的功劳越大,那在日本人面前的地位就越高,他们也就越重视你!”韩良泽道。

        “可到时候,我也越会遭人嫉恨。”刘金宝道,“说句不客气的话,我做的事儿越多,死的越快,您信吗?”

        韩良泽一下子愣住了,脸色很尴尬,看来这刘金宝比过去精明多了,想忽悠的话难了。

        “金宝兄弟,我听说你们刚破了一桩大案?”

        “韩局这消息够灵通的呀?”刘金宝讶然一声,旋即又道,“也是,就凭您跟多门部长的关系,有什么消息您不能第一时间知道?

        “金宝兄弟,方便透露一些吗?”韩良泽从董诚手中接过茶杯,亲自送到刘金宝跟前,“喝口热茶。”

        刘金宝接过茶杯,抬头看了一眼董诚,手捂着茶杯没说话。

        韩良泽心领神会,手一指门外,吩咐董诚一声:“你先出去,我跟金宝兄弟有些私人的话要谈。”

        “是,韩局,有事儿您叫我。”董诚很想留下来,但是他不敢违拗韩良泽的意思,只能先出去。

        “韩局,您想知道什么?”刘金宝掀开茶杯盖子,吹了一下茶水上面浮沫,轻轻的问了一声。

        “长乐里17号到底发生了什么?”韩良泽问道。

        韩良泽到底曾经是江城夏口警察总局的局长,即便在这之前下课一段时间,可他在江城十多年,关系网盘根错节。

        本月24号,多门等人去过长乐里17号,这普通老百姓未必会知道,但对于一个警察局长来说,就算他不刻意打听,手底下人看到了,也会向他汇报的。

        何况,他现在跟顾墨笙穿同一条裤子,顾墨笙是干什么的,夏口城什么风吹草动能瞒得了他?

        “韩局真想知道?”

        “金宝兄弟,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有的话跟哥哥我说,我保证给你办好了。”韩良泽拍着胸口保证道。

        “我现在一个人吃饱,全家饿不着,能有什么难处。”刘金宝嘿嘿一笑,透着一丝玩味儿,“不过要说难处,还真有有一个,韩局真想帮忙?”

        “想,当然想了,金宝兄弟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

        “好吧,我就告诉你,其实长乐里17号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毒杀案,死的是一位叫宫城宇平的日本特工,还有就是他的下属,大概有七八个人,全部都是毒死的,而且死的悄无声息!”

        “熟人作案!”

        “差不多。”刘金宝愣了一下,这韩良泽判断还真是“精准”,到底是老警察了,旋即点了点头,“特务部那边怕引起外界的恐慌情绪,将案件压了下来,命宪兵队特高课负责调查,具体负责本案的人是特务部的杉田幸太郎大尉,现在可能马上要晋升少佐了……”

        “有问题,中统的人并不擅长刺杀或者暗杀之类的行动,这个范景尹怎么会有如此胆量做出这样的事情?”

        “中统虽然不擅长暗杀,可并不等于所有人都不擅长,也许这位范景尹就是这样的孤胆英雄呢?”刘金宝道,“而且此人刺杀完成后,第二天依旧从容上班,若不是一个电话暴露了他,恐怕我们还真抓不到他呢。”

        “电话,他既然已经杀了人,为什么还要打这个电话,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韩良泽奇怪的问道。

        “我们也很奇怪,他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可能是因为我们封锁了消息,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已经毒死了宫城宇平等人,才打这个电话确认一下?”刘金宝道。

        “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

        “这个就不好说了,中统吸纳的人,什么都有,大多数都没有经过正规训练或者简单的训练了一下就潜伏下来了,这种人暴露了,不连累其他人就不错了。”刘金宝讪讪一笑。

        说到这里,刘金宝眼神余光瞄到了韩良泽嘴角轻轻的往后抽了一下,动作很小,但未能瞒过他的眼睛。

        “韩局,这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您答应我的事儿?”

        “金宝兄弟,你说?”

        “我想找韩局借点儿人先用一下,您看怎么样?”

        “我手底下的人,你看上谁,直接说。”韩良泽十分大气的一挥手。

        “有您这句话就行。”刘金宝起身道,“我先回去了,回头给您一份名单,上头的人您看这给就是了。”

        “也行。”韩良泽点了点头,“我送你。”

        刘金宝一走,韩良泽在办公室来回踱了两步,把董诚叫了进来:“去,给顾处打个电话,让他来我这一趟。”

        ……

        “许老师。”

        “哎哟,秦老师,回来了?”

        “嗯,回来了。”罗耀点头微笑一声,“您吃早饭了吗,我刚去看了费老师了,给他买早饭,多买了一份?”

        “不,我吃过了,你赶紧去办公室吧,姜老师来上班了。”许老师冲罗耀一个“加油鼓励”的眼神,随后,抱着课本往教室方向而去。

        罗耀有些愣住了,都出这事儿了,还跑来上班,就算你想要继续崇高的园丁事业,换一个学校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