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38章:双保险

第138章:双保险

        “你早就有安排?”宫慧算是明白了,自己又白担心了,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让她失望过?

        “不管范景尹是什么人,他不死,我就有麻烦,但是,他的死又不能跟我有任何关系。”罗耀微微一笑,“他死在日本人宪兵队的监狱,那就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何况他我早先一步被放出来了。”

        “耀哥,你是怎么做到的?”宫慧忽然妩媚的一笑,娇滴滴的问道。

        “离我远点儿,你一撒娇,我就觉得没好事儿。”罗耀赶紧后退一步,警惕的看着宫慧。

        “切,小心眼儿。”宫慧嘟嘴,上前关心的问道,“日本人没把你怎么样吧,我看看?”

        “没事儿,一点儿皮肉伤,老满已经帮我处理过了。”罗耀再退一步,宫慧一改过去的矜持,变得大胆进攻后,他真是有些招架不住了。

        至于徐济鸿最近见到自己,倒是变得收敛多了,两个人就像是掉了个儿。

        “老满一个大男人,手糙的跟石碾子似的,这处理伤口的细致活儿,还是由我们女人来做比较好……”

        “行了,罗刹,过分了。”罗耀说道,“我可是你的组长,顶头上司。”

        “哼,要不是看在你受伤的份儿上,我今天非揍你一顿不可,害我担心了一个晚上。”宫慧知道自己不能太过了,弄不好还真会惹怒罗耀,这家伙肚子里“坏水”太多,最擅长的就是挖坑让人跳下去,李孚和文子善那两个鬼精鬼精的家伙,最后还不得乖乖叫他一声大哥。

        “没有命令,谁让你过来的?”

        “你三天没去我哪儿了嘛,我这不是担心你?”宫慧委屈道。

        “你担心我什么?”罗耀冷哼一声,“我要是出事儿了,你会第一时间知道的,而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这点教官们上课的时候没教吗?”

        “你饿了吗,我去给你做饭去?”宫慧问道。

        “老满出去买了,一会儿就回来了。”罗耀道。

        “外头买的,哪有家里做的好吃,等着,我给你做一碗面条去。”宫慧捋起衣袖,就往厨房而去。

        罗耀摇了摇头,对待宫慧,他有时候还真硬不下心肠来,不过有些事情,他真正能够信任的人,还只有她。

        很多秘密,他也只对宫慧说过,比如“钉子”计划,这是个除了戴老板和他这个制定者之外,宫慧是唯一的知情.人了,当然小东北乔三阳不算。

        “对了,我跟日本人说了,你是我的未婚妻,一旦有人问起你,你也也要这么说。”罗耀走动厨房门口。

        宫慧愣了一下,旋即眉开眼笑道:“知道了,耀哥。”

        “这只是掩护身份,你别多想。”罗耀提醒一声。

        满仓回来了,罗耀去开门,买了不少吃的,有酱牛肉,羊肉,还有花生米之类的下酒菜,最重要的是,提了两瓶酒。

        “老满,耀哥身上有伤,你居然还买酒回来,生怕他伤好的不够快吗?”宫慧提着刀就从厨房出来了。

        满仓脸色讪讪:“这话说的,我还不能喝点儿?”

        “你喝可以,耀哥不能喝。”

        “别叫我耀哥,叫秦鸣,我说过多少次了,就算家里没外人的时候,也要注意,小心隔墙有耳。”罗耀纠正大。

        “那叫表哥好了。”

        “我呢?”老满问一下自己。

        “老满,以后我专门雇你的车吧。”罗耀道,“这样,你进出我这里,就不会被人怀疑了。”

        “行,我也省得上街去拉活了。”满仓嘿嘿一笑。

        “慧老板亲自下厨,做了面条,老满,一会儿你可要好好尝尝。”宫慧做的面条,他可是有幸吃过的,一会儿可得拉一个垫背的。

        “好呀,没想到慧老板还会做饭?”满仓不疑有他,满心欢喜的答应下来。

        酒最终还是让满仓给拎走了,尽管罗耀保证不会偷喝,也没能过的了宫慧这一关,说啥都没用。

        就算把组长的身份抬出来也不行。

        满仓还是有眼力劲儿的,吃完饭,就告辞离开了,留下来,夹在罗耀和宫慧之间,那是找不自在。

        “三天前,我就给范景尹喂下一颗毒药,采用的是缓释的办法,这颗毒药吃下后,会缓慢的释放毒素,差不多需要三天时间,才会达到致命的效果,如果我计算没错的话,今天夜里,他就会毒发身亡!”罗耀郑重的给宫慧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不担心日本人会拿你当替死鬼!”

        “范景尹这一死,他身上的价值就彻底消失了,日本人也就没有保他的必要了,所以,我这条命才算真正保住了。”罗耀也比较庆幸,如果他只是想利用日本人之手除掉范景尹的话,现在可能他就危险了。

        他也想不到范景尹居然是中统的身份,一旦他有了利用价值,那么他很有可能会被日本人推出来当替死鬼给处决了。

        他所有的谋算全部落空。

        这一次,他真是涉险过关了。

        “范景尹若是反水的话,后果也是非常严重的,到时候中统怕是会要找我们的麻烦。”宫慧道。

        “范景尹的身份暴露跟我们无关,是他自己早就已经被日本人怀疑并监控了。”罗耀道。

        “啊?”

        “那会不会是韩良泽?”

        “范景尹究竟是‘汉室’的核心组员还是外围,现在还不清楚,不错,都是以此为突破,试探一下韩良泽是否已经假戏真做,背叛了党国。”罗耀道。

        “你打算怎么做?”

        “老刘已经顺利的获得多门二郎的信任,而且多门二郎打算在警察局新成立一个部门,特别调查科,老刘已经被任命为这个特别调查科的副手……”罗耀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你见到老刘了?”宫慧吃惊道。

        “我去了一趟日本宪队特高课,岂是白去的?”罗耀嘿嘿一笑,刘金宝就在里面,比他自由多了,他们有特殊的联系和交流方式,进去之后,就联系上了。

        这是一道双保险。

        “我一会儿回去就给老爹发电报,将这边的事儿跟他汇报一下,不过,你跟那个姜筱雨的事儿怎么说?”宫慧有些吃味儿的问道。

        “如实说呗,我跟那个姜筱雨不过是普通同事关系,没有什么可隐瞒的。”罗耀说道。

        “只怕是人家心里面还对你念念不忘吧?”

        “我都已经明确的拒绝她了,她应该死了这个心了。”罗耀摇了摇头。

        “嗯,好吧,那我就如实上报了。”宫慧点了点头,“那个狐狸精问,顾原都已经关了好几天了,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了,咋处置?”

        “嗯,回头找时间我得好好的跟他谈一下。”罗耀点了点头。

        ……

        刘金宝正式获得自由了,而且还获得了日本人的委任,担任新成立的特别调查科的副科长。

        除了日本人杉田之外,他在调查科的职权是最大的。

        调查科人员编制不设上限,但基本原则就是,日、中人数相当,也就是说有多少日本人,就有多少中国人。

        可以有编外人员,但那不算调查科正式人员。

        杉田负责日方人员的挑选,而刘金宝则负责中方人员的挑选,不过人选范围的圈定,最终还是杉田这个科长说了算。

        经费独立编算,不走警察局财务科,可以说,比当初的特务大队还要有特权。

        不过,现在特别调查科现在就两位主官,下面的位置都还空缺着呢,杉田倒是可以从特高课以及宪兵队要些人过来,先做前期的而工作,刘金宝就惨了,他光杆司令一个。

        当然,他想要人手也很简单,只要开口,韩良泽和顾墨笙都愿意给他送人,但这样一来,他这个副科长分分钟就被架空了。

        这也不是他想要的。

        “刘桑,出事了……”一大早,刘金宝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有人在门外叫他,赶紧拿了衣服爬起来。

        “杉田科长,怎么了?”刘金宝一看是,杉田幸太郎,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

        “范景尹死了!”

        “啥,昨天晚上不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死了?”刘金宝故作吃惊的问道。

        “我也不清楚,今天早上看管来禀告,说范景尹没有吃早饭,才派人进去一看,发现人早已经死透了。”杉田幸太郎感觉十分不好,好不容易抓到一个潜伏的中统特工,以为这下可以立大功了,结果,还没问出多少东西,人就死了。

        “怎么死的?”

        “好像是中毒,咱们去看看?”杉田幸太郎道。

        “好。”

        关于范景尹,日本人非常重视,这可是抓获的为数不多的重庆潜伏的高级“抗日”分子,一定知道很多机密,自然是严密看管,而刘金宝这样的,都是不能单独与之接触的。

        不过,刘金宝的身份特殊,审讯工作,杉田幸太郎让他参与了,而且似乎效果非常不错的。

        但就在准备深挖的时候,犯人突然死亡了。

        杉田幸太郎和刘金宝赶到的时候,军医已经到了,宪兵对牢房的现场也进行了详细的勘察。

        “海野君,什么情况?”杉田幸太郎一脸的不高兴,人犯死了,这立功的机会就从手指缝隙里溜走了。

        “死亡时间大概是凌晨一点到三点之间,死亡原因是中毒,初步判断是服毒。”海野少尉说道。

        “服毒,他哪来的毒药,抓进来的时候,我们不是搜查了吗?”杉田幸太郎不明白的质问道。

        “可能是藏在我们没想到的地方吧……”

        “会不会是有人下毒?”刘金宝忽然开口道。

        “绝不可能!”海野少尉断然说道,这里看管都是日本兵,要有人下毒的话,那就是说这里的日本人有问题了。

        “杉田君,这毒跟毒死宫城长官的毒十分相似,但具体成分如何,还需要回去化验。”军医插进来一句话道。

        杉田幸太郎点了点头,宫城宇平等人就是范景尹毒死的,尽管他死活不承认,为不想受皮肉之苦,他现在又吃下自己的毒药,自尽了,顺理成章。

        “杉田科长,这个案子恐怕只能到此为止了。”刘金宝惋惜一声。

        “刘桑,我还以为咱们第一次合作,会有一个不错的开始,没想到会是这样。”杉田幸太郎点了点头。

        没有人下毒,那自然就是服毒自尽了。

        人死了,案子也就算了了结了,对各方也都有一个交代了,至于范景尹交代的部分线索,查还是继续的,但就没有这么迫切了。

        还有一个更加棘手的案子等着他们呢!

        ps:推荐沉默似铁新作《黑夜将尽》,也是军事谍战的老作者了,喜欢的谍战的,不妨去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