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36章:营救,不需要!

第136章:营救,不需要!

        “成立新的部门,有必要吗,部长?”多门二郎提议在警察总局成立一个日中成员组成的特别调查科。

        但是在讨论会上遭到了下属多人的反对。

        尤其是特高课课长武岛茂德,这是分他的权,这个特别调查科虽说归特高课指导,可毕竟有一定的调查自主权,而且可以不经过他,就可以跟多门二郎沟通汇报,把他架空轻而易举。

        特高课要是在江城没有存在感,他这个课长当着还有意思?

        “最了解支那人的还是他们自己,以华制华是我们既定方针,在江城,我们只能倚重他们才能控制局面,这一点武岛课长,你是清楚的。”

        “这一点我不否认,不过,对于支那人,我们可不能完全相信,他们就是一些趋炎附势之徒,利用可以,但不能重用,清剿江城内的抗日分子还是有我们特高课和宪兵队负责,让他们协助就是了。”武岛茂德说道

        武岛的意思很明确,中国人可用,但只能利用,不能信任,也不能重用,尤其是在清剿抗日分子上面,这些人过去的身份,那是更加不值得信任了。

        “武岛课长,你要转变观念,我们是在统治一个百万人口的大城市,如果不依靠这些支那人,我们如何控制的现在的局面,用他们,却不信任他们,你觉得他们会用心做事吗?”刚刚升任情报班长的杉田大尉提出了反对意见。

        “杉田君,支那人不可信,只有我们帝国的军人才是忠诚的!”

        “帝国军人当然忠诚,可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肃清江城内的潜伏的抗日分子,”杉田大声质问道,“武岛课长,你又对江城了解多少?”

        武岛茂德脸色讪讪,他现在出去,要是没有翻译和向导的话,迷路的概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好了,不要争了,成立特别调查科的事情,我已经跟冈村将军汇报过了。”多门二郎脸一沉说道,“将军同意了我的建议,特别调查科就建在警察局,这样对我们的敌人来说,也有一定的迷惑性,关于特别调查科的人选,我想请大家推荐一下,科长和副科长各一人,日方和中方一人,下面的调查员也是各一半。”

        “既然将军阁下已经同意了,我也就不再反对,特高课作为指导单位,那这个科长人选应该由特高课选拔,我的意见是,让小野君出任科长。”

        “小野寺吗?”

        “是的,部长。”

        “是个不错的人选,其他人还有推荐吗?”多门二郎点了点头。

        “部长,杉田毛遂自荐。”杉田幸太郎站起来,郑重的一鞠躬,想多门二郎举荐了自己。

        “杉田君刚升任情报班班长,事务繁多,可还有精力兼任这个职务?”宣传班长日野秀人反问道,他跟宫城宇平关系不错,对于他的死很伤心,而对于新来的杉田幸太郎则并不太友好。

        “抓抗日分子跟反间谍、情报工作是分不开的,恰恰是因为这个,我认为我是最合适的人选,部长成立这个特别调查科的目的就是为了整合和协调各方的力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盘散沙,信息不互通,各自为战,却什么事情也做不好。”杉田幸太郎说道。

        “杉田君说的非常正确,我也正是基于这个考虑,才向冈村将军建议成立特别调查科的。”多门二郎说道,“还有别的人选了吗?”

        武岛茂德脸色很不好看,他已经推荐了一个人了,想要跟杉田竞争,那就只有他亲自出面了。

        “若是没有更好的人选的话,那就从这两个人当中挑选一个了。”多门二郎道,“杉田君留下,其他人散会!”

        ……

        “杉田君,听说长乐里17号,宫城君等人遇害一案已经告破?”一回到办公室,多门二郎就直接向杉田幸太郎询问道。

        “是的,部长,我正要向您汇报呢。”杉田幸太郎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非常好,看来,选你担任情报班班长是明智之选!”多门二郎微微一点头,“凶手抓到了,是何人所为?”

        “中统。”

        “纳尼,怎么会是中统?”多门二郎十分吃惊,他多少对两统还是有些了解的,军统长于刺杀和暗杀以及破坏行动,而中统过去是专门对付共产党的,搞调查,迫害他们有一套,但要说暗杀之类的活儿,他们从来都有什么出色的案例。

        当然,这也不能说绝对,中统分子当中许多都是共党分子转变过去的,有些还是在苏俄受过特殊训练的,这些人也是相当有能力有经验的。

        “其实我们盯着这个范景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接近杨飞公子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借机刺杀宫城前辈,他精心布局,利用姜筱雨吸引了杨飞的注意,然后在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给杨飞公子提供便利,给他提供了一个接近宫城前辈的机会。”

        “可他杀了人为什么没有逃跑?”

        “一来逃跑就暴露了,二来,他其实早就找到了替死鬼,就是那个秦鸣老师,他很幸运,没有跟着他进长乐里17号,而是在中途与他分手,自行返回了学校……”

        “既然计划出现变故,他为什么还要孤身一人前往呢?”

        “这个机会对他来说,太难得了,一旦错过,就没有第二次了,而且杨飞也不会再信任他了,所以,他必须去,完成了刺杀任务后,又从容的离开,回到家中。”杉田幸太郎道,“因为有人看到过他,所以他回到家中,把当天穿过的衣服藏了起来,而在搜查的时候,被我们发现。”

        “难道不会是秦鸣所为吗?”

        “不可能是他,时间上对不上,他有时间证人证明这一切。”

        “那会不会有帮手呢?”

        “没有,我们调查过秦鸣的底细,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反倒是范景尹的身份已经确定了,他就是中统潜伏江城的‘汉室’小组的成员。”杉田幸太郎十分肯定的说道。

        “吆西,杉田君,你做的很少,这个案子在你手上,如此短时间告破,这足以证明你的能力,我很高兴,有你这样的年轻有为的下属!”多门二郎十分满意,总算有一件案子可以了结了。

        “部长谬赞了,为了帝国,杉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很好,那这个范景尹你如何处置?”

        “他身上还有一些价值,自然要把他身上的价值榨干再说。”杉田幸太郎说道。

        “很好,山田君,我来介绍一个人你认识一下,接下来他会成为你的搭档。”多门二郎一拍手。

        赤木带着一个身穿格子西装的人走进了多门二郎办公室。

        “刘金宝,刘桑,他是军统潜伏小组‘河神’成员,代号:泥鳅。”多门二郎微微一笑,指着刘金宝介绍道。

        “刘桑,早就听说了。”杉田幸太郎微微一惊,他自然是知道刘金宝的,这个被俘的军统潜伏者,居然是神秘的“河神”小组的成员,而现在居然还成为了他的同事。

        “杉田科长客气了。”

        “科长?”

        “没错,刚才会上不过是走个流程,其实,我早已选定你为特别调查科的科长了,没想到你会在会上毛遂自荐,这非常好。”多门二郎解释道。

        “谢谢部长栽培!”杉田幸太郎马上立正鞠躬。

        “刘桑会担任你的副手,他对江城地下抗日分子非常熟悉,是非常合适的人选,希望你们能够精诚合作,为恢复稳定江城的治安和经济做出贡献。”多门二郎。

        “哈伊。”

        “是。”

        “11月24日治安维持会上爆炸的案子,我准备交给你们着手调查,你们不光要查出凶手,还要把人抓捕归案,明白吗?”多门二郎严肃道。

        “明白。”

        “去吧,宫城君遇害一案你们也可以继续调查,有结果随时汇报。”多门二郎一点头,一挥手,吩咐道。

        ……

        “刘桑,我对江城还不太熟悉,接下来的工作还要请刘桑多多指教?”

        “杉田科长客气了,我现在估计已经上了重庆方面的制裁名单,把这些潜伏江城的重庆抗日分子一网打尽,才能保证我的安全。”刘金宝微微一点头,并没有显得那么卑躬屈膝,这倒是让杉田幸太郎眼睛一亮。

        越是恭维你的人,说的越不是你想要听的真话。

        “刘桑会日语?”

        “我在临训班的时候,学过一点儿,简单的交流没问题。”刘金宝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杉田幸太郎觉得带着一个翻译聊天,实在是太别扭了,而且两个人的秘密,被第三个人知道,那就有泄密的可能,刘金宝会日语,那交流上就不需要第三者在场了。

        ……

        罗耀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才两天而已),满仓自然是在的,罗耀吩咐过的,只要他不在家,他就要守在这里,当然,尽量不要让外人知道。

        “组长,你回来了?”自从宫慧来过后,满仓一宿没睡,这刚一闭眼,再睁眼,居然看到罗耀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他吓了一跳。

        “老满,你的警惕性呢,我若是敌人怎么办?”

        “我……”满仓老脸一红,他哪敢说,组长你进来的时候,一点儿声响都没有,我又没有你那么好的听力?

        “行了,宫慧来过了吧?”罗耀坐了下来,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全部喝进了肚子里。

        “组长怎么知道?”

        “我这里除了你我身上的汗臭之外,就一种味道,除了她之外还能有谁?”罗耀白了他一眼。

        “这都一晚上过去了,您还能闻出来?”

        “你俩还动过手?”

        “呃……”满仓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怎么这点儿事,罗耀就跟亲眼所见似的,什么都知道。

        “地上的脚印,你自己看。”罗耀冷哼一声。

        满仓低头一看,顿时羞魇的老脸一红,他还真就忘记处理地上的脚印了,以罗耀对宫慧的熟悉,她的脚印岂能认不出来?

        “日本人来过吗?”

        “来过,昨天下午巡捕厅内线及时给我发了消息,所以他们来的时候,只看到了你准备的让他们看到的,其他的什么都没看到。”满仓道。

        “打个电话给宫慧,用暗语,叫她过来一趟。”罗耀吩咐道。

        “我这就去……”

        “不要用家里的电话,出去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