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34章:组长杀人了!

第134章:组长杀人了!

        多门二郎嘴上一串燎泡,这是急火上头了。

        又见爆炸!

        这一次的爆炸虽然跟二十多天前的“炮击”相比,那算是小巫见大巫了,可是影响并不小。

        上次死伤的基本上都是日军,这一次死的是汉奸,对多门而言,这应该是对日友好人士。

        这些人可都是他们“以华制华”的工具人,没了这些工具人,怎么才能获得战争物资,以战养战?

        战争物资可不仅仅包括武器弹药,武器弹药只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粮食,布匹,燃油等等,都能对战争产生决定性的作用。

        尤其是粮食和衣物,士兵们吃不饱,穿不暖,哪有力气打仗?

        除此之外,还需要其他各种物资,以及军费开销,日本国内的财政早就入不敷出的,财政赤字更是吓人。

        为什么要占领江城,除了出于政治和军事上的考虑,也有经济上的考量,切断国民政府的经济命脉,迫使国府投降,也是因素之一。

        同时夺战江城之后,江城今后的税赋和资源也能接下来的对华战争有所补益,以减少对国内的依靠。

        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目的,除了对大陆领土的野心之外,还有对资源和人口的索求,以及转嫁国内矛盾等等诸多因素。

        日军高层并不想把江城变成另一个金陵,那样固然痛快了,可最终算下来,是得不偿失的。

        而“以华制华”是目前最适合的政策,多门二郎是很清楚高层的意图的,所以,才被委以重任,来江城担任特务部长。

        但是,日军虽然很轻松的占领了江城,但想轻松的统治这个城市,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低估了中国人抵抗的决心和意志,还有也小瞧了这些潜伏在江城的抗日组织,不管是军统还是民间自发的组织,都给于了他当头一棒!

        斗争是不会停止的,只会越来越隐蔽,手段也越来越刁钻,而且杀伤力也是越来越大。

        简直就是防不慎防。

        “吉野君,死伤多少?”

        “还在统计,估计上百人以上……”灰头土脸的吉野少佐十分尴尬的汇报道。

        “你留下救治伤员,安抚伤者情绪,这些中国人不能等同于其他人,这是大日本帝国统治江城的基础!”

        “哈伊!”

        这么大活动,身为副会长的警察局局长韩良泽怎么会不出面呢,实际上,安保工作,警察局也产于进来了。

        会场内的警卫工作就是警察局来完成的。

        韩良泽运气好,只是擦伤一点儿皮,受了点儿惊吓,但总算是有惊无险,可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韩兄,你对这一次爆炸袭击有什么看法?”多门二郎内心是有那么一点儿骄傲的,他跟韩良泽是同学关系,可是在学校的时候,韩良泽是优秀学生,他就很普通了,所以,骨子里,他是想跟韩良泽一争高下的。

        “这个……”韩良泽没想到多门二郎会问他这个问题。

        不是不好回答,而是这个问题太大了,要是泛泛的回答一下,估计对方不会满意,多门的性格他很清楚,骨子里的好胜要强,自命不凡,要是回答一个不好,惹来他心中不快,那就麻烦了。

        “韩兄,你不要有顾虑,有什么话尽管说。“

        “多门君,我觉得敌人在暗,我们在明,这样下去太被动了,如果不打击他们的嚣张气焰,今后这一类的袭击还会不断的发生,我们将疲于应付。”韩良泽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

        “说下去。”

        “我觉得应该成立一个专门的机构,用来对付这些地下抗日分子的破坏和袭击。”韩良泽道。

        “现在不是有宪兵队特高课和侦缉处吗?”

        “咳咳……”

        “你有什么说什么,在我面前,畅所欲言。”多门二郎说道,“不必忌讳。”

        “宪兵队特高课固然厉害,可他们有一个弱点,那就是不熟悉江城的情况,而侦缉处呢,虽然熟悉江城的情况,可在行动上面受到了诸多限制,尤其是查办案子的时候,需要的程序极为繁琐,这一来二去的,就算手里有线索,等拿到许可的时候,黄花菜早就凉了。”韩良泽说道。

        “嗯,有道理,韩兄,你果然是旁观者清,宪兵队特高课跟侦缉队信息沟通不畅,配合不协调,这也是我头疼的事情,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这个……”

        “韩兄,话都到这个份儿上,你还藏着掖着吗?”

        “我有一个建议,就是不知道多门君能否接纳?”

        “我洗耳恭听。”

        “挑选日中双方特工精英,在夏口警察总局内成立一个特别调查科,专门调查抗日分子的案件,宪兵对特高课予以专业上的指导,多门君觉得如何?”韩良泽道。

        “吆西,你这个提议不错,我会认真考虑的。”多门二郎闻言,不由的眼前一亮,这个提议说到他心坎儿里了。

        韩良泽讪讪一笑,没有说什么。

        “韩兄也受了伤了?”多门二郎注意到韩良泽额头上的血迹,关切的问道。

        “没多大事儿,就是被反震的力量刮皮了一层皮,流了点儿血而已,比起其他人来说,好多了。”韩良泽道。

        “韩兄还是去包扎一下,免得伤口感染了。”

        “是。”

        ……

        “部长……”多门二郎的副官赤木一路小跑过来,来到他身侧,耳语一声禀告道。

        “纳尼,确定吗?”

        “从现场爆炸的残留物来看,我们的爆破专家认定,这极有可能就是黑索金。”赤木说道。

        “不可能,中国人哪来的这种烈性炸药?”多门二郎第一反应,这不可能,黑索金的制备技术就连大日本帝国都没掌握,而贫穷落后的中国,是根本没有可能有这样的技术能生产出黑索金炸药的。

        赤木低头看鞋,这个问题他是没办法回答的。

        黑索金!

        这绝不是一件好事儿。

        这种烈性炸药,要是中国人能够大规模制造出来的话,那对帝国来说,绝对是一个可怕的灾难。

        想到这里,多门二郎浑身一哆嗦,尾椎骨一股寒意直冲后脑勺。

        “赤木,必须给我确定到底是不是黑索金,我要的不是是是而非的答案。”多门二郎道。

        “哈伊!”

        “走,我们去看望一下嵇国祯会长。”

        ……

        罗耀不一定每天都会去阳光咖啡屋,他也不想出现太过频繁,到时候会被人太过关注了。

        但是对于宫慧来说,一天没见到罗耀,她心里头就感觉少了点儿什么,但是又知道沦陷区潜伏原则,她要跟罗耀尽量的保持距离。

        当然,因为她们现在是“表兄妹”的关系,来往是没有问题的。

        一个晚上不见面,没啥问题,可连续三个晚上没见面了,她这心里面不免犯嘀咕了,就算不见面,也要来个电话吧。

        但是,现在连一个电话都没有,这就有些奇怪了。

        她想给罗耀工作的上智中学打电话问一下,但罗耀警告过他,非必要,决不允许她擅自给学校打电话找他。

        所以,她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打这个电话。

        不打电话可以,关门打烊后,去看他总可以吧?

        宫慧想着,自己从他门前路过,只要看到人在家就行了,只要不进门……还是不行,这家伙的耳朵太好,只要她从门前路过,他一定听得出来的。

        宫慧内心纠结了七八下,最后还是没忍住,一咬牙,决定打烊之后,去桓山里26号看一下。

        不看不放心。

        越来越接近罗耀的住处。

        一抬头,二层阁楼小书房内亮着灯,一个人的背影倒影在窗户上,宫慧紧张的一颗心落了下来。

        既然人在家,她也就放心了,正要转身离去,忽然再一转身,仔细看了一下那人影,宫慧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宫慧上前敲门。

        这时候二层阁楼内书房的灯突然就灭了。

        不对劲!

        宫慧对罗耀太熟悉了,就算罗耀不想见自己,也不可能用这种幼稚的行为,这样反而会引起左邻右舍的关注,这不符合一个潜伏人员的低调的做法。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哪怕心里再不愿意,也会先把人放进来,这样不会惊扰到隔壁邻居,罗耀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区区一扇门,根本拦不住宫慧。

        一根发夹就轻松解决了,何况这曾经也是她的家,里面的一切她太熟悉了。

        进去之后,很快就摸到了屋内。

        以宫慧对罗耀的了解,他应该早就知道自己进来了,这个时候还故意躲藏就没有意思了。

        可是,却不见罗耀现身见面。

        宫慧心中狂跳,以为罗耀出事儿了,这是个陷阱,赶紧转身就要往外冲出去。

        这时候,黑暗之中一只大手朝她肩膀拍了过来,宫慧全身紧绷,当即放手还击,两人在黑暗之中对撞一下。

        “老满!”

        “宫慧!”

        这一交手,两人都认出了对方。

        开灯。

        两人面面相觑。

        “老满,怎么会是你,组长呢?”宫慧急切的问道。

        满仓期期艾艾一声,有些不敢与宫慧对视,他其实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忠实的执行了罗耀的命令。

        “组长办事去了,他让我替他住两宿,毕竟这里他这里有不少机密。”满仓脸色讪讪解释道,“还说了,尤其不能让你知道。”

        “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能让我知道?”宫慧怒道,“他瞒着我们做了什么,他这算不算擅自行动?”

        “组长说,这是他的私事儿……”

        “老满,组长的私事儿能算私事儿吗?”宫慧质问道,“你糊涂了,这事儿你也相信?”

        “组长不说,我能怎么办?”

        “他不说,你不会问呀?”宫慧又气又急,他知道满仓是个老实人,没什么心眼儿,没想到这般老实。

        “我只知道组长杀了人,很多人,都是日本人。”满仓憋了半天才说道。

        “啊?!”宫慧惊的汗毛倒竖,“老满,你真是太实在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跟我们通个气?”

        “组长他不让说……”

        宫慧不禁抚额,她脑仁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