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33章:受刑

第133章:受刑

        “脱衣服?”

        “啊?”

        这一质疑,罗耀胸口就挨了一枪托,紧接着两名日本兵将他推搡着进了一个小房间,看着他脱掉身上的衣服。

        就剩下一条裤衩。

        大冬天的,赤着脚,穿一条裤衩,那还不冷的浑身发抖,但是,这些日本兵丝毫不觉得这算什么。

        反而一边笑着指指点点。

        “支那猪,滚过去!”一名日本军医进来,详细的给罗耀检查了身体,包括,身高和体重,以及手掌,肩膀和脚掌。

        如此细致的检查,显然是想从身体特征上去判定他的身份。

        这种一种常规检查。

        军统抓到日本间谍,在无法确定其身份的时候,同样也会通过身体外部特征来判断一个人的身份。

        比如手指上的老茧,肩膀上的茧子等等,脚掌的形状和脚底板的情况,一般如果是受过训练的人,或者是军人,那么抗枪的肩膀和拿手枪的手,都会因为长期与枪支摩擦而留下老茧的。

        还有脚底板的老茧,如果是长期用脚走路的人,脚底板跟不经常走路的人是不一样的,这些特征都是一时半会儿,甚至是没有办法消除的。

        还有当过兵的言行举止,都跟普通人是有区别的。

        不过罗耀既然做好在沦陷区的潜伏工作,那自然是早就有所准备,不可能给日本人找到自己身上的任何破绽的。

        他这身细皮嫩肉的,完全符合他一个家境比较优渥,读过大学,后来因为生活窘迫而去当中学老师的身份。

        手指关节和虎口上的训练留下的老茧,他都是经过处理过的,保证不会让人能看出来他是受过训练的特工。

        军医详细检查过罗耀的身体后,对外面观察的日军宪兵少尉摇了摇头。

        罗耀知道自己这第一关过了。

        衣服发还,罗耀赶紧穿上,才算止住了瑟瑟发抖的身体。

        没有立刻审讯,而是将他关在这间牢房里,也没人过来,但他能听到,距离自己大概十多米。

        刑讯室内,范景尹的惨叫声。

        那蘸了盐水的皮鞭鞭笞在肉上,刺啦一下,血淋淋的鞭痕留在了上面,钻心的疼痛直往身体里钻。

        “范桑,何必呢,你还是说了吧,宫城长官和杨飞公子到底是不是你毒杀的?”审讯的日军宪兵问道。

        “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

        “还嘴硬,继续打!”

        “太君,太君,你们把秦鸣抓来没有,人是他杀的,跟我没关系,没关系呀……”范景尹惨叫道。

        “你说人是秦鸣杀的,可敢跟他对质?”

        日本人手中的皮鞭并没有停下,继续狠狠的打在了范景尹的身上,范景尹吃痛之下,痛苦的不断的嘶叫。

        “我敢,我敢,太君,你们把他抓过来,我就敢跟他对质!”

        “放心,如果人真是他杀的,皇军是不会放过他的。”审讯的日军宪佐冷笑一声,“如果你敢欺骗皇军,到时候把你扒皮抽筋,然后剁碎了喂皇军的狗!”

        “不敢,不敢,太君,我受不了了,别打了……”范景尹被放下来,然后如同一条死狗一样被拖走了。

        罗耀知道,接下来轮到自己了。

        到了日本宪兵特高课,就算你没罪,这一顿皮肉之苦是肯定逃不掉的。

        对他们来说,折磨中国人就是一种乐趣,这种岛国小民不健全的人格心态,就是一种变态和残忍。

        这种人格心态平时未必会显露出来,可一旦掌握了暴力并发泄出来后,就会彻底的诱发出来,成了人性泯灭,兽性主导人格。

        果不其然,在范景尹被带下去后,罗耀所在牢房门被打开,两名日本宪兵进来,架着他就往外面走。

        方向就是刚才范景尹所在的审讯室。

        他的待遇要比范景尹好一点儿,没有被吊起来,而是坐在一张审讯用的椅子上,手脚自然都是被限制了的。

        “你叫秦鸣?”

        “是……”

        一名日军宪兵少尉与一名翻译对他开始问话,先从基本情况问起,这些罗耀都没有问题,在江城三个多月了,他早就把自己的身份弄的天衣无缝了,别说日本人查不出来,就是军统自己人来查,都查不到任何痕迹。

        “なぜあなたを捕まえるか分かりますか?”

        “海野太君问你,知道为什么把你抓来的吗?”穿了一声鬼子皮的圆脸翻译一副奴才相,指着罗耀问道。

        罗耀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回答道:“我不知道。”

        “你的杀害了我大日本帝国江城特务部优秀的帝国军人宫城宇平等人,罪证确凿,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杀人,我一个教书匠,怎么可能杀人,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我们的,没有搞错,是有人指正你前天在长乐里17号杀害了他们。”海野少尉硬邦邦的说道。

        “长乐里17号,这是什么地方?”

        “八嘎,给我打!”

        “哈伊!”两名身着乘以的日本兵,将罗耀从椅子上拽下来,手脚呈“大”字形吊了起来。

        扒去一上衣。

        紧接着皮鞭如同雨点一般朝他身上落了下来。

        咝……

        罗耀在受反审讯训练的时候,也没遭过这样的罪,主要是怕留下伤痕,被抓后会被人认出来。

        故而,没有对他的“对抗审讯”的训练采用了其他的手段,当然其痛苦并不见得比这种刑罚来的差。

        二十皮鞭子下去,罗耀前胸后背已经是鲜血淋淋了,这还是开胃菜,日本人没有只是用了浸湿的皮鞭,没有在上面沾食盐。

        下一步就是了,再下一个还有倒刺的鞭子……

        “愚蠢的支那猪,现在想起来了吗?”海野少尉走过去,伸手捏住了罗耀嘴巴,面带狰狞的问道。

        “长乐里17号,我真的没去过……”

        “混蛋,继续!”

        换上了沾满食盐的鞭子,罗耀不断的惨叫,被打的是血肉模糊,牙齿都被他咬出血来了。

        “说,人是不是你杀的?”

        “我,我没杀人……”

        “还不承认,继续打。”海野少尉一松手,继续下令两名日本宪兵对罗耀用刑,而且一次比一次狠。

        “我没杀人,我真的没杀人……”

        “海野太君,他好像真的没说慌,要是真杀人的话,这样的刑罚之下,早就顶不住招供了。”一旁的那个翻译凑到海野少尉耳朵边上,小声的用日语说道。

        这些都被罗耀听在耳朵里,他能听得懂日语,自从死里逃生后,脑子里多出的那个灵魂后,很多东西他过去不明白的,不会的,当触发到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会了。

        日语就是其中一项,他记忆里自己没学过日语,英语倒是挺熟练的,而在临训班的时候,有日语的课程,他居然能够无师自通,他就知道,这一定是自己脑子里另个灵魂的作用。

        没有这个灵魂的加成,他是达不到现在这个地步的。

        海野少尉微微一点头,一挥手,命人将罗耀从刑讯架子上放了下来,拖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秦鸣,前天中午你在什么地方,做过什么?”

        “前天中午,我们范主任请吃饭来着。”

        “吃饭,什么地方,都有哪些人?”

        “在‘盛’记,有我们上智中学高中部的范主任,许老师,刘老师,董老师……”罗耀垂着脑袋回忆道。

        “吃过饭后呢,你们都去哪儿了?”

        “范主任喝了不少酒,有些醉了,他就让我送他回家休息,其他人都回学校了,下午还有课,对了,你刚才说那个什么长乐里17号,那不是范主任的家吗?”

        “纳尼,你再说一次?”海野少尉敏锐的捕捉到罗耀口中提到了一个让他感到吃惊的信息。

        “我送范主任回家的时候,他跟我说了这个地址,说是他家的地址。”

        “范景尹是你们高中部的教学主任,你不知道他家的地址码?”海野少尉奇怪的问道。

        “范主任刚到我们学校担任高中部教学主任,之前我们并不认识,怎么知道他家的地址?”

        “这么说是你送他回家的?”

        “是我叫了一辆脚踏人力车,和他一起回去的。”罗耀回忆道,“但是,我下午有课,并没有一直跟车送他到目的地,这其实也是他主动要求的。”

        “你说他喝醉了,怎么会主动要求呢?”

        “我们中午喝的是花雕,其实喝的不是很多,范主任只是有些头晕而已,他坐在脚踏人力车上迷了一段路,人就酒醒了,然后,就说自己回去,不用我送了,他这人脾气不太好,我也拗不过他,不过,我还怕他出事儿,一直远远的跟着他,等他进来长乐里,我才转身回去的!”

        “你亲眼看到他进了长乐里?”

        “是的,长官。”

        “海野太君,虽然跟范景尹说的某些地方有出入,但基本上是一致,他们俩是分来抓回来的,不存在窜供的可能,这里面肯定有一个人撒谎了。”翻译小声在海野少尉耳边说道。

        “那你认为是谁在撒谎?”海野少尉问道。

        “现在还不好所,等咱们从范景尹家搜查取证之后就知道了。”翻译官道。

        “嗯。”海野少尉一挥手,命人将打的遍体鳞伤的罗耀给带了下去,罗耀的口供里面的是有重大线索的,他必须马上向武岛课长汇报。

        武岛茂德此刻并不在宪兵队特高课,他在特三去湖南路上的原夏口商业银行,此时此刻,正是伪江城治安维持会挂牌成立之际。

        但是,现场却是一片狼藉,因为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惨烈的爆炸,炸死炸伤多名参加成立大会的汉奸和参与者。

        就连武岛茂德也是受了一点儿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