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26章:接头(求首订)

第126章:接头(求首订)

        聚芳楼。

        特三区北平街上,一家专做粤菜的酒楼,边上就是隆茂洋行,这家听上去挺“中式”的洋行,其实这是英商资产。

        “先生,您几位?”

        “一位。”

        “好的,您这边请。”侍者手一指,要将罗耀引向大厅就坐,大厅内的吃饭的都是散客。

        “我想一个人吃饭,不想被打扰。”

        “好的,先生,您跟我来。”生意难做,过去这聚芳楼的包厢要是不提前预定,根本不可能有。

        而现在,出来吃饭的人减少八成,看大厅内稀稀落落的散客就知道了。

        罗耀对吃的不太在意,让伙计推荐了几道聚芳楼的特色菜,就让他出去了,接头地点约在了203包厢。

        而他所在的包厢是205,就隔着一个包厢,对罗耀来说,问题不大。

        时间约的是十一点。

        罗耀来的稍微有点儿早了,他是提前过来的,算是先踩一下点。

        没过多久,侍者又领着两个人上楼来了,听脚步声,应该是一男一女,三人去的方向正是203包厢。

        来了。

        罗耀看了一眼手表,提前五分钟到的。

        又过了几分钟,楼下传来小东北乔三阳说话的声音,提到了“203”,然后也随一名侍者上楼而来。

        就在乔三阳快到走动自己门口的时候,罗耀开门探出头来:“伙计,我的菜上了没有?”

        “先生,您稍安勿躁,马上,我一会儿就去厨房催一下?”领着乔三阳上来的伙计忙应了一声。

        乔三阳看到罗耀,两人眼神在空中一个交汇,心领神会。

        “快点儿的,我吃完还得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是,是。”

        ……

        “时间刚刚好,我没来晚吧?”乔三阳推门走进203包厢,随手摘下帽子,搁在门口的衣架上。

        “是永兴的陈老板吗?”早在包厢中其中之一男子,站起来一抱拳问道。

        “不是,我是通达的宋河。”乔三阳否认道。

        “原来是宋老板,请坐,是我记错了。”

        “陈老板临时有事儿,托我过来,两位是打算在江城做什么买卖?”乔三阳虽然年轻,可沾上胡子,稍微打扮了一下,倒还真像是那么一回事儿。

        “我们手里有点儿红土,您看有什么门路能帮我们销出去?”

        “这玩意儿现在可是硬通货呀,你有多少?”

        “不多,三十箱左右。”

        “三十箱,太少了吧?”乔三阳微微皱眉。

        “这个,有四十箱货被立信的李老板看中了,所以,我们现在手里就剩下三十箱了!”黄彦说道。

        “行吧,三十箱就三十箱,什么时候取货?”乔三阳,掏出一包烟出来,抽出其中三根半截,递给黄彦,“兄弟,抽根烟。”

        黄彦伸手过来,将中间一根烟抽了出来。

        乔三阳微微一笑,自己也抽了一根出来,黄彦掏出一盒洋火,擦燃之后,给乔三阳点上之后,又给自己点上。

        “宋老板能否给点儿定金?”黄彦问道。

        “你要多少?”

        “三千块。”黄彦竖起三根手指头。

        “现在谁带这么多现金出门,这样把,约个时间,明天我拿给你?”乔三阳思考了一下说道。

        “那就谢谢宋老板了。”

        “点菜了吗?”

        “还没呢。”

        “那就先吃饭,这顿饭我请二位,算是见面礼,希望今后我们合作愉快。”乔三阳大方的说道。

        “那就多谢宋老板了。”

        “饭我就不吃了,两位慢用,我还有事儿。”等菜上来,乔三阳起身说道,“帐我已经会了。”

        “宋老板请。”

        ……

        乔三阳与黄彦的话,罗耀全部听见了,他们表面上是在谈的烟土生意,其实说的都是人。

        三十箱红土,就是三十个人。

        立信的李老板指的是军统江城区区长李国琛,区机关就在法租界洞庭湖大街的立信大楼。

        当然,这些都是机密,外人并不知道。

        这批人都是临训班出来的,过去是为了保卫大江城,才临时抽掉的,人数大概有上百人,过去就抽掉一部分进了河神组,现在阳光咖啡屋的侍者和后厨就是这些人担任的。

        后来大撤退又撤出一部分,剩下七十人,原本应该是归属军统江城区的,可局本部一直没有把这部分人的关系划过去。

        其实迟迟没有划归,是区长李国琛跟副区长唐鑫对沦陷区潜伏工作的观念之争,李是觉得敌后工作需要转变观念,这些人都是临训班出来的,不能用在打打杀杀,这样无谓的牺牲上面,他们身家都比较清白,更容易渗透进入伪政府机关,搞情报。

        但唐鑫不同意,他认为李国琛是个胆小鬼,不敢与日寇正面斗争,主张对日寇和汉奸进行针对性的行动。

        而这临训班的学员大多数都是学行动的,学情报的只是很少一部分,主张把这批人划到他的行动部门来。

        他跟李国琛分别管行动和情报。

        唐鑫不是不知道情报的重要性,而是他偏向于对日寇的直接破坏和打击来的更加痛快,更加能打击日寇的嚣张气焰。

        李国琛在他眼里就是怯懦,软弱的表现。

        争来争去,这批人,他们谁都没争到,结果却便宜了罗耀的直属组,唐鑫到没什么,他跟罗耀关系好,人给了罗耀,他不会去搞什么小动作,他想找罗耀帮忙,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李国琛可就不一样了,他不服气呀,既然上头不给他,那他还能挡住这些人愿意跟自己干?

        这四十个人应该是被李国琛给挖过去了。

        剩下的三十人没跟过去,什么原因罗耀不知道,但有一点原因他能猜到,这些人断炊了,不然,那黄彦不会开口直接问乔三阳要钱。

        ……

        “先生,您的菜齐了,您慢用。”

        “嗯。”既然都点了菜,钱也花了,不吃也浪费了,罗耀拿起筷子,开始吃了起来,乔三阳那边,他已经无须关注了,回头乔三阳会详细的向他汇报的。

        就在他专心致志的吃饭的时候,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钻进了他的耳朵,很熟悉的感觉,一时间没想起来。

        就在斜对面的包厢,应该是208号。

        “杨公子看上小女,那是小女的福气,不过小女自幼野惯了,只怕是不合杨公子的心意,万一冲撞了杨公子就不好了……”

        “老姜,我儿子可是难得认真一回,还不计较你这小门小户,亲自求我向你提亲,你这个这个面子不给吗?”

        “杨会长,您说哪儿话,我们小门小户的,实在不敢高攀!”

        “姜澄,你这是不给我杨瓒面子了?”

        “杨会长,这强扭的瓜不甜……”

        “我儿子自幼品学兼优,还在国外留过学,那是见过大世面的,这样的女婿你都不要,你想要什么样的女婿?”杨瓒有些不悦了。

        罗耀想起来了,姜澄是谁了,是姜筱雨的父亲,而这个杨会长,一时间,罗耀还猜不出来。

        这江城有会长头衔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姓杨的也有好几个,他怎么知道这姓杨的是谁?

        刚才那个声音,姜筱雨也在?

        “杨会长,这感情的事,讲究两情相悦,我们家筱雨自小被我惯坏了,脾气太倔,这跟杨公子实在不太匹配……”

        “姜澄,你家布莊的生意是不是不想做了?”一道阴不阴,阳不阳的声音响起,听声音,应该是个年轻人。

        “飞儿,不得对你姜叔叔如此无礼。”杨会长嘴上呵斥自己的儿子,实际上一点儿责怪的语气都没有。

        姜澄此刻内心的窘迫和委屈,罗耀虽然不曾为人父母,却也是能够理解的,

        “爸。”

        姜筱雨这一声“爸”,满含愤怒和悲愤,却又有一种无可奈何,听的罗耀都有些忍不住要骂人。

        他知道自己肩负的责任重大,有些事情,他没办法管,也不能管。

        只是,碰到这样的事情,这顿饭吃的是索然无味。

        “筱雨,要不然你考虑一下?”约莫过了十几秒,听见那姜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对姜筱雨说道。

        罗耀眼角抽了一下,作为一个父亲,姜澄这么做显然是不合格,甚至对不起父亲的这个称呼。

        可是,如果这个杨会长有能力逼迫姜家家破人亡的话,那可能他这个做法是保存姜家的唯一办法,唯一可怜的就是牺牲了女儿的幸福。

        孰对孰错。

        真不好讲。

        无论如何,都是自私,错的都是这杨会长父子。

        “贤侄女,我们家杨飞自从见了你一面,那是念念不忘,要不是打听到你在上智中学当老师,还真不知道你是老姜家的闺女,你不是想要在汉正街上开一家分店嘛,我手里刚好有一个店面,位置相当不错,只要我们两家结亲,这间店铺就送给你了。”杨会长呵呵一笑道。

        威逼利诱,双管齐下。

        “筱雨……”

        “爸,我不答应,我已经有心上人了,是不可能嫁给杨公子的。”姜筱雨突然站起来,大声而坚定的说道。

        “心上人,筱雨妹妹,你说的是那个跟你同班的教数学,姓秦的小子吧?”杨飞嘿嘿一笑。

        罗耀眉头一皱,怎么这事儿还扯上自己了?

        “不是。”姜筱雨否认的明显有些心虚,罗耀都听出来了,坐在对面的杨氏父子还能听不出来?

        “那姓秦的小子,我杨飞分分钟让他从江城消失,你信不信?”杨飞一副嚣张的口吻说道。

        “杨飞,你敢,你要是敢这么做,我就是死也不会答应嫁给你的。”姜筱雨又气又急,语带怒火,因为她,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这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好,筱雨妹妹,只要你答应嫁给我,姓秦的那小子,我保证他活的好好的。”杨飞得意的一笑。

        “卑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