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24章:通知

第124章:通知

        其实罗耀用不着一家一家的敲门。

        姜筱雨是他的同事,她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自然是熟悉的,只要听一下,就可能知道她在哪一家了。

        不过,他没打算用听力。

        还是一家一家的找比较好,敲门,打听人,这其实也是一种训练,跟陌生人交谈,获取有用的信息,这其实就是一种能力。

        “先生,请问您找谁?”

        “我想找一个年轻的女孩,她是一位中学老师,姓姜,就住在这附近,我跟她是同事,今天是特地来通知她学校复课的事情的……”

        “不好意思,我刚搬过来没多久,对这边不太熟悉,您要不找别人问一下?”穿旗袍的太太礼貌的回答道。

        “请问……”

        “不认识,谢谢……”

        这位大哥更直接,“呯”的一声直接把门关上了。

        一连问了四五家,都说不认识姜筱雨。

        罗耀并没有气馁,继续下一家。

        “哦,你是小姜呀,那小姑娘老漂亮了,可惜搬走了。”终于,有一户人家的男主人知道姜筱雨的情况,但是一开口就给了罗耀一个意外的答案。

        “搬走了,您知道她搬到什么地方去了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男主人的回答让罗耀有些措手不及。

        “她就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比如万一有人来找她,岂不是就找不到了?”罗耀不死心的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要不然你再别人打听一下?”

        ……

        “小姜呀,搬走了……”又敲开一家,开门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妈,得到的答案跟刚才那位大哥一模一样。

        再问搬去什么地方了,也都说不知道。

        不过,倒是问道了姜筱雨搬走之前住的房子,罗耀决定去看看,万一留下什么告知来找她人的地址之类的呢?

        罗耀刚要敲门,这门就从里面被拉开,一个短头发的,四十岁多的中年女子牵着一条狗绳走了出。

        这明显是要出去遛狗的,狗不大,也不是什么名贵品种,目测应该是混血,俗称:“串儿”。

        “大姐,能否打听一下,这里以前是不是住着一个叫姜筱雨的姑娘?”

        “你是什么人?”

        “我是上智高中的老师,是姜筱雨姜老师的同事。”罗耀忙介绍道。

        “哦,她搬走了。”

        “搬去哪儿了?”

        “好像是特三区湖南街那边,具体地址,我就不太清楚了。”遛狗的大妈想了一下说道,“你可以去向房东打听一下,房东也许知道。”

        “谢谢了,那房东的地址,您方便告诉我一下吗?”罗耀谦逊的问道。

        “这个没问题。”遛狗的大姐也是热心肠,直接将房东的名字和住处告诉了罗耀。

        罗耀按照遛狗大姐提供的姓名和地址,找到了房东,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姜筱雨的父亲是一位开布莊商人,家庭挺富裕的。

        这没钱也不可能供她上学,还读了师范大学,最终还去做了中学老师。

        法租界被日本人封锁,水电都供应不上,生活物资匮乏,原本生活在这里的有钱人都开始逃离。

        有些街道生活垃圾都无法处理,甚至人畜的粪便随意的排放,恶臭熏天,这样的环境,自然被人嫌弃了。

        难民的涌入除了加剧租界承载能力的恶化,环境的恶化同时还带来治安的恶化,盗窃,抢劫案频发。

        巡捕厅仅有的那点儿人手都不够用,还要维持跟日本人在各关卡的对峙,法租界当局也是压力极大。

        在这样的局面下,姜家搬出法租界,也是可以理解的,谁都想生活在一个干净,安全的环境。

        当然,日本人控制下的江城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可能在某些方面还要更差一些,这也是个人选择。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姜筱雨居然一点儿招呼就没打,就搬走了,哪怕是跟学校说一声也是应该的呀。

        从法租界出去一趟,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罗耀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去特三区,把学校复课的事情通知姜筱雨,她毕竟是学校的在编老师,还是班主任。

        租界内的电话还是可以打得通的,罗耀给学校打了一个电话,跟学校汇报了一下姜筱雨搬家的事情。

        这件事他义务已经尽到了。

        “秦老师,既然你都已经打听到姜老师搬家的地址,那就烦劳你辛苦一趟,去通知一下姜老师,下周复课的事情。”

        “可现在从法租界出去一趟不容易,得花钱买‘通行证’才行,一次就要八块法币?”罗耀找借口不想去。

        “这钱学校出了,只要你去就行。”

        “范主任,我这……”罗耀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嘟嘟”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显然是挂断了。

        要不要去?

        罗耀犯难了。

        照理说,他刚去过一次特三区,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再冒险去,不过他身份是没有问题的。

        何况,这一次去是有正当理由,就算遇到盘查,也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今天有点儿晚了。

        约好了,今天中午,宫慧去家里呢。

        “来了,别躲了,出来吧。”回到家中,罗耀一只脚踏进客厅,放下手中买回来的菜,直接说道。

        宫慧嘿嘿一笑,从厨房一挑门帘走了出来:“没意思,每次都这样,就不能装作不知道?”

        “哄小孩儿,有意思吗?”

        “没点儿情趣。”宫慧哼哼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好的纸,递给罗耀道,“老爹发过来的名单和联络暗号。”

        罗耀拿过来看了一眼,随后就把纸卷了起来,拿了洋火点燃,烧成了灰烬,这东西记在脑子里就行了,不用留存任何文字资料,太危险。

        “接头的事情,我亲自去,顾原那边你去过了吗?”罗耀问道。

        “我这好不容易抽空出来一趟,哪有时间去那边,下午去吧。”宫慧突然撒娇一声道,“表哥,人家好久没吃你做的饭了……”

        “停,你想吃什么?”罗耀一阵恶寒。

        “我看你买了肉和芹菜,家里还有木耳,我想吃木须肉。”

        “行,你到挺会选的,我给你做。”罗耀起身道。

        原来罗耀还犹豫要不要推掉学校让他去通知姜筱雨“复课”的事情,但现在,他似乎不需要考虑了。

        接头的地点就在特三区的一家粤菜馆。

        距离湖南街也不是很远,步行四五百米就到了,这也算是顺路。

        ……

        江城宪兵特高课的牢房内。

        多门二郎弄了一桌菜,还有酒,亲自来陪刘金宝吃饭,这待遇,江城的诸多汉奸中,也没几个了。

        “刘桑,怎么样,这饭菜还可口吗?”

        “还行。”刘金宝居案大嚼,表现出很光棍的气质,有点儿破罐子破摔的味道,对多门二郎态度也不像别人那么恭敬。

        可是就是这样,在多门二郎眼里,反倒觉得刘金宝有一种“真”的感觉。

        “合刘桑胃口就行。”多门二郎嘿嘿一笑,刘金宝现在是他手中唯一的筹码,用一句中国话讲,奇货可居。

        “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还来干什么?”刘金宝不解的问道,他其实是在忠实的执行罗耀给他写的话本上的步骤。

        日本人骨子里是“贱”的,你上赶着拍马屁,他还不一定会重视你,喜欢你,可你越是不把他当回事儿,他还越是重视你,当然,这个度可要把握好了,对什么人还得用什么样的方法。

        要是碰到那种没啥耐心的,喜欢简单粗暴的,就不能用这种车策略了,那纯粹是自己找不自在。

        只有多门二郎这种自诩有才的,又有些自负的人,才会吃这一套。

        “刘桑虽然给我们提供了不少有用的情报,可是根据这些情报,我们所获并不是很大……”

        “我都跟你说了,我知道都告诉你了,你还想怎样?”

        “刘桑,我们其实可以合作的,只要你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多门二郎道。

        “我还以为你们会赏我一粒花生米呢?”

        “不,不,对刘桑这样的人才,我们是求贤若渴,若是杀了,岂不是浪费了人才?”多门二郎说道。

        刘金宝灿然一笑:“我对你们的高官厚禄不感兴趣,要是你们不想杀我,是关,是放,随便。”

        说完把筷子一扔,嘴一抹:“我吃饱了,多门先生要是没事儿,我去睡觉了。”

        “刘桑,我们已经拿出足够的诚意,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多门二郎有些不高兴了,他这般软话说尽了,可刘金宝还是不答应归顺,这让他很没有面子。

        “多门先生,我说的已经够多了,军统的家规很残酷,我现在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叛徒了,他们会不惜一切的来制裁我的。”

        “刘桑现在只有跟我们合作,才有机会活下来。”

        “是你熟悉他们,还是我熟悉他们?”刘金宝冷哼一声,“你们还能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我不成?他们是无孔不入的,除非你们把我送去日本,那样,就不是他们能力所及?”

        “刘桑,如果你肯合作,事成之后,我们可以送你去上海或者其他地方生活,这样,他们就奈何不了你了。”多门二郎承诺道。

        “我想先把萍儿送走,可以吗?”刘金宝考虑了一下,说道。

        “当然可以。”见刘金宝松口,多门二郎抑制不住露出喜色,这家伙软肋就是那个叫萍儿的女人,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你们把她送出江城,到地方后,让她给我打一个电话,再拍一张与当地标志建筑的合影,给我邮寄过来。”刘金宝道。

        “刘桑还真是细心呀。”

        “跟你们合作,我要是多长一个心眼儿,要不然,黄土都埋半截了。”刘金宝道,“我就这个条件,你答不答应吧?”

        “这个条件不算苛刻,我答应了。”多门二郎道。

        “走之前,我想见一下萍儿,说几句话,可以吗?”刘金宝问道。

        “当然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