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20章:恐惧

第120章:恐惧

        “一共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五十多岁,背有些驼……”所有被打晕的人当中,就前台负责招呼客人的小伙计见到了人,哆哆嗦嗦的描述着那个令他终生难忘的情景。

        后厨的厨子们根本没看清楚有几个人,就彻底晕过去了。

        “就看到一个鬼影从我眼前飘过,然后我就晕过去了?”

        “太吓人了……”

        虽然顾墨笙被吓的不轻,但询问了伙计和后厨的两个厨子的话,以及现场留下的痕迹判断,这是一个四到五个人的精锐行动小组。

        每一个人都是高手。

        而且每个人都有功夫在身,而且他们还携带了一种可以遮掩枪声的东西(此时,消音器一般人还真没见过)。

        其中还有一个身手十分敏捷的女子,而且都易了容,即便没有蒙面,那也不是她们的真面目。

        精心布局,精心策划,果断出击,一击致命,对手还熟悉“汤记”内部的情况,进来之后,就跟进了自家后院一样,不然怎么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救出地牢中的顾原,又把自己藏在暗室中的文件和财富洗劫一空?

        顾墨笙后怕之余,更是恨的后槽牙都咬碎了。

        这种做事不留底线的风格,太特么不讲究了。

        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汤记”顾墨笙是不敢待了,吩咐让魏老三处理后事,自己就带着剩下的人直接住进了警察局。

        警察局虽然目标大,可也安全,“汤记”虽然隐秘,可一旦出事儿,根本没有人来帮忙。

        “喝口热水缓一下把。”韩良泽亲自给顾墨笙泡了一杯热茶。

        “韩局,此仇不报,我顾墨笙何以在江城立足?”顾墨笙总算是恢复了平静,眼珠子腥红道。

        “默笙,你有什么想法?”

        “他们救走顾原,还劫走我多年的积蓄,一定还在城内,我想请多门部长下令,对特三区来一次大搜捕!”

        “你怎么肯定人一定还在特三区?”

        “顾原没有特别通行证,而各区之间通行,是要检查通行证和良民证的,而且他们携带从那里偷窃的金银财物,一定不敢过关卡,一旦被搜出,你觉得会便宜了谁?”顾墨笙反问道。

        日本人的贪婪,这谁都知道,那是雁过拔毛,要是查到有人带着大笔金银过关卡,那还会放过?

        “可是特三区与法租界相连,他们完全可以躲进法租界?”

        “如果特三区搜不到人,那目标就相当明确了,他们就一定在法租界!”顾墨笙一拳砸在坚硬的实木茶几上。

        “好,我来给多门部长打电话,这么大的事儿,向他汇报也是应该的。”韩良泽点了点头,稍微考虑了一下,站起来拿起桌上的一部红色电话机,这是警察局内唯一的一条专线。

        “喂,是多门部长吗?我是韩良泽……”

        韩良泽一点儿没有避讳顾墨笙,当着他的面,将“汤记”遇袭的情况汇报给了多门二郎。

        多门二郎听了韩良泽的汇报,那也是相当震惊,虽然说这些日子来,各种袭击,暗杀和破坏不断,但那都还算是正常合理范围内,手法也相对熟悉,都是那些用惯了的,有迹可循,没有任何可怕之处。

        但这一次不一样了。

        对手就跟上一次在入城阅兵式上的“炮击”一样,事先没有任何征兆,事后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毫无迹象可循。

        而且都是在大白天,杀了人,救走了要犯,还洗劫了财物,最重要的是,他们对无辜之人还手下留了情,没有赶尽杀绝。

        是有意为之,还是有其他的目的?

        这个案子的背后绝对不一般,多门二郎放下电话,就命副官赤木备车,驱车来警察总局了。

        多门二郎要来,韩良泽与顾墨笙自然亲自出门迎接。

        在将人迎入办公室,韩良泽让董诚泡了茶送了进来,然后就把门关上了,接下来的谈话,是不能对外公布的。

        顾墨笙再把案件的具体过程跟多门二郎详细的说了一遍。

        亲历者的讲述,更令多门二郎动容,甚至他听完后,自己后背也出了一层细汗,凉凉的。

        “军统,一定是军统的人干的,除了他们有这样的能力,我想不到还有任何人能做到。”顾墨笙咬牙切齿的说道。

        “顾桑,你受惊了,我代表特务部向你表示关切和慰问。”多门二郎道,“你的要求我会让吉野队长照做的。”

        “谢谢多门部长。”顾墨笙十分感激道。

        “你放心,顾桑,这不仅仅是你个人的事情,也是我们特务部的事情,不铲除在江城的军统地下潜伏组织,我们便一日不得安宁,这是我们共同的目标!”多门二郎郑重的道。

        “是的。”韩、顾二人一齐点头。

        “现在看来,我们的对手非常不一般,顾桑,以你对军统的了解,这些人是什么来路?”

        “多门部长,他们应该不是江城本地人,根据我的判断,年前军统组织一次大规模的特训,地点就在湘西的临澧,在我们内部,把这个特训班称之为临训班,人数众多,但大部分人都还没有毕业,但有一部分人提前参加行功了,这一部分都是班上最优秀的人才,刘金宝和顾原都在其中!”顾墨笙毕竟是有着多年经验的特工,虽然不知道袭击“汤记”的人是谁,但猜还是能猜到的。

        “这么说这个刘金宝可能知道?”

        “他肯定知道,这一次这些人袭击‘汤记’估计究竟是冲着他和顾原来的,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我们已经将刘金宝转移去了宪兵特高课,而他们只救走了顾原!”顾墨笙感到后怕,如果当时他也在“汤”记的话。

        “顾桑,顾原的事儿,你为什么没有说?”多门二郎忽然质问一声。

        “这个……”

        “多门兄,顾原的事儿我是知道的,他跟刘金宝不一样,这个顾原原本就是顾处长的手下,顾处长惜才,就将他软禁起来了,希望能说服他加入我们,这个顾原还帮我们劝说过刘金宝呢,只可惜没有成功。”韩良泽开口为顾墨笙辩解道。

        “原来是这样,那这个顾原原本是有可能成为我们的人,对吗?”多门二郎脸色稍霁,问道。

        “是的,只是那些人毕竟是他的同学,让他出卖袍泽,他还是有些犹豫,所以,我限制了他的自由,但并未对他怎样。”顾墨笙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你早一点告诉我,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多门二郎不满的道。

        “是我考虑不周。”

        多门二郎没再说什么,人都有私心,要顾墨笙这样的人没有私心,他都不敢相信这样的人会真心替自己办事儿了。

        “这个刘金宝武岛那边已经对他用刑了,可就是不松口,你们有什么好的办法让他开口吗?”

        “这个……”韩良泽和顾墨笙对视了一眼。

        “有什么不能说的?”

        “多门部长,有一个办法,但这么做对我们中国人来说,那算是缺了大德的。”顾墨笙道。

        “只要能让刘金宝开口说话,什么方法我们都可以试一下。”多门二郎冷哼一声,“为了抓住凶手,我们百无禁.忌。”

        “是,这刘金宝有一个相好的女人,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差不多两个多月了,这小子是个孤儿,这个孩子对他来说,那太重要的,如果,我们用他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来威胁他的话,我估计,他就会开口了!”顾墨笙说道。

        “你有这么好的办法,为什么不早点说?”

        “……”韩良泽和顾墨笙脸色尴尬,能说什么,都告诉你们日本人了,他们还怎么立功?

        “马上把那个女人带到宪兵队。”多门二郎命令一声。

        顾墨笙还能说什么,马上去出去把心腹魏老三叫了过来,低声吩咐了两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让他去了。

        “韩兄,顾桑,有没有一种可能,这袭击‘汤’记的人跟入城式上‘炮击’案是同一伙儿呢?”多门二郎发散性的思维。

        韩良泽与顾墨笙面面相觑。

        这个猜测有些细思极恐。

        不得不说,多门二郎的这个猜测并非没有可能,而且,日本人追查这么久,什么手段都用上了,甚至连军中的火炮专家也请过来对“炮击”一案的弹道进行分析。

        得出的结论是,所有炮弹射出的弹道都是经过精准的计算的,而且还考虑了当时的环境。

        一定是有一名精通火炮弹道计算的高手在现场指挥,但是三架迫击炮都不在一个位置,是怎么协同操作的?

        就算以第一声炮响为号!

        那这一炮打的也太精准了,而且炮击炮的预设阵地基本上都快要超过战场实操临界点了。

        迫击炮的射程虽然能够达到两点四公里,可在战场上,他一般用于步兵进攻的火力支援,主要是五百至一千米的精确火力打击,超过这个距离,那误差就太大了。

        而对手设下的这个迫击炮的预设阵地居然放到了一千米之外,还能打的如此精准,这样的人在军中都很少。

        冈村宁次限期他一个月内破案,并没有说一定要抓到凶手,毕竟时间已经过去半个月了,若是对手早就潜出了江城,多门二郎想抓人也抓不到呀。

        但是,把凶手的身份搞清楚,那怕是交上一个高度疑似的“凶手”,也能稍稍挽回大日本帝国皇军的威信。

        不然,帝国情报部门就太过无能了。

        “多门部长,这个顾某不敢妄断,但也并非没有可能,军统这半年来变化挺大的,很多情况我也不是太清楚。”顾墨笙道。

        “军统这个临训班你了解多少?”多门二郎问道。

        顾墨笙一下子被问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