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18章:“替身”

第118章:“替身”

        “我需要一个‘替身’。”罗耀缓缓说道,“就跟那个‘林淼’之于老慕一样。顾原的身份非常合适。”

        “你是不是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吧?”

        罗耀摇了摇头:“没有,如果顾原撤出来的话,我会安排他先撤去寿昌,然后再看局势的变化,决定是否将他留下来还是撤出江城。”

        “你是想将他送走?”

        “对,他这样的情况,并不适合在沦陷区的潜伏工作,可有些事情,我又不能直接下命令。”罗耀道,“他也是我们的同学,我得顾忌他的心理感受,一个弄不好,他还觉得我是故意把他从你身边调走。”

        “之前他就擅自做主,还把老刘跟坑了一次,就应该直接将他调走才是。”宫慧嘟着嘴不满的说道。

        罗耀呵呵一笑:“那一次是他好心办坏事,不过起码他这么做,让我们也知道了那个多门的身份,对我们来讲,也是一种主动。”

        “可是顾原不会这么想。”宫慧嘟囔一声,“他还跟徐济鸿搅在一起,两个都不是好人。”

        “他怎么想我不知道,反正,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罗耀道,“接下来,我们的任务,就是把顾原从顾墨笙手里营救出来。”

        他是组长,再有个人恩怨,也不能随意乱来。

        “好呀,终于有行动了。”宫慧兴奋的手一抓,她早就想出行动了,可是罗耀一直都没有给她机会。

        “行动由我亲自指挥,除了你之外,还有木鱼和小猫,以及满仓和苏敬,这一次全部都是河神小组的核心成员。”罗耀说道。

        “需要我准备什么?”宫慧问道。

        “武器,主要是消声手枪,我们不能闹出太大的动静,一旦惊动日军,那就麻烦了。”罗耀说道。

        “没问题,你说的那个消音器,老爹还真给我们弄了一些,可问题是,一旦打起来,我们控制不了对方呀?”

        “有我在,你觉得他们有机会开枪吗?”罗耀微微一笑。

        宫慧瞬间明白了,罗耀亲自指挥的意思,就是利用他的耳朵,他的耳朵可以听见任何人的动静,就能够预知对方所在的位置,那么偷袭自然就没有问题了。

        既然是偷袭,那就不可能给对方任何还手的机会,开枪就更加不可能了。

        “可是,万一遇到老刘,咱们救还是不救呢?”宫慧问道。

        “老刘已经被移到特高课宪兵队的监狱了,不用担心会碰到他。”罗耀道,“满仓一直安排苏敬监视‘汤记’,这个消息就是他给我的,而顾原应该还在里面,换句话说,就算救不了顾原,顾墨笙的‘汤’记,我也要把它给砸烂了,这也是我们军统的态度,当汉奸就没有好下场。”

        “明白了,我去准备,什么时候要?”

        “明天一早。”

        “好。”

        ……

        只要有钱,出法租界并不是一件难事,找一个白俄中间人,买一张“活通行证”,让他带你出去,然后再带你回来。

        法租界内很多白俄人都做这样的生意,当然,赚的钱要跟驻守关卡的日本兵分账的,但这也比他们打工干活赚得多。

        反正到了关卡是要也是要搜身和检查的,有什么武器或者违禁品什么的,出不去也进不来。

        这门生意其实就是内外勾结,日军上层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还有,进入华界,白俄人需要陪着一起,当然,如果你有华界的通行证就没有问题了,可以不用陪着,只需要约定一个时间,让那个白俄过来接你进租界。

        如果他不来接你,那就麻烦了。

        但做这种生意的白俄一般还是讲信誉的,如果他把你带出来了,不把你带回去,被日本人知道了,也会有麻烦的。

        一张“活通行证”需要八块钱法币,但如果你出了法租界想单独行动的话,还要加钱的,按照时间计算,十分钟就是一块钱,一个小时稍微便宜一点儿,但也需要五块。

        第二天一早,罗耀就花了八块钱,买了一张“活通行证”,从法租界出来,然后跟那家伙约定了一个回去的时间和汇合的地点,就独自一个人去汇合地点了。

        日军刚占领江城的时候,街上戒严,到处是设卡盘查行人的日本兵,盘查大多数时候都会变成明抢。

        所以,老百姓都吓的不敢出门。

        日军高层虽然下令约束士兵,可效果甚微,可总不能让江城变成一座死城吧,日军是要以战养战,他们也需要城市的经济流动起来,所以,后来,除了在一些重要的关卡检查之外,不再随意的设卡盘查。

        但如果你倒霉,被随机抽查到了,又没有携带‘良民证’和‘通行证’的话,那就倒霉了。

        家里有钱的,可以拿钱赎人,没钱的,人就可能被抓去修筑工事和挖矿,最后生死不知。

        被当成抗日分子直接枪毙也不是没可能。

        满仓的身份,现在是一家人力车行的车夫头儿,日军没进城之前,实施“焦土”抗战的策略。

        所有人力车都被疏散了。

        也就是说,在日军进江城之前,瘫痪江城的交通,这存粹就是恶心一下日本人了,其实用处不大。

        但也给日军的运输方面造成一定的困难,比如日军通过水上运输补给,可光靠人力效率太慢了。

        一定程度上迟缓了日军的进攻的速度。

        但是,随着公共交通和城内老百姓的生活需要,这些人力车还是陆续的回来了,人力车夫们也是要吃饭的。

        不干活,一天两天还行,十天半个月的可就受不了了,这年头普通老百姓家里有几个有余粮的?

        满仓就带着一个行动组藏身在一个叫“通达”的车行里。

        罗耀化了妆过来的,他当然不可能以真面目出现,万一被人认出来,那可麻烦了,虽然这也只是极小概率的事情。

        万事不能有任何一点儿侥幸心理,在谨慎小心这上面,韩良泽倒是可以成为他学习的老师。

        “人都到齐了吗?”罗耀一袭褐色的土布棉袍,带着一副茶色的眼镜儿,皮肤也显得有些黝黑。

        “就差老苏了。”

        “那就再等一会儿。”罗耀把衣袖捋上一截,露出一只旧手表,看了一下时间,还有富余,放下道。

        “罗刹,武器呢?”罗耀扭头问宫慧一声。

        换了一身油漆工人打扮的宫慧,头戴鸭舌帽,就跟一个假小子似的,从桌子底下拎出一个帆布包上来。

        “咱们一共六个人,除了组长之外,还有五个人,人手一把,每人子弹三十发。”宫慧一拉开帆布包,露出里面的五把手枪来,有勃朗宁,还有盒子炮。

        罗耀嗅了一下鼻子,看来他的枪法已经被人嫌弃了,连武器都不给他分配了,那自己遇到危险怎么办?

        “我习惯用这个,剩下的你们选。”满仓直接跳了一把盒子炮说道。

        闫鸣和小东北也都选了盒子炮,还剩下两把勃朗宁,宫慧取了一把,剩下的那一把自然就是留给苏敬的了。

        “这是蒙面巾,咱们白天行动,动作要快,还不能让敌人认出自己来,所以,大家进去后必须蒙面行动。”宫慧从里面掏出黑色的蒙面巾出来,说道。

        众人皆取了一块。

        罗耀也伸手取了一块,白天行动,该遮掩的还是遮掩一下的。

        敲门声突然响起。

        满仓听了一下,起身道:“是苏敬,我去开门。”

        片刻后,满仓领着苏敬进来了。

        “组长,慧姐,我刚才看到顾墨笙带人离开汤记了,现在汤记是防备最空虚的时刻。”苏敬一进来就向罗耀汇报。

        “这倒是天助我也。”罗耀还寻思想办法把顾墨笙引开,这样的话,偷袭,救人都更有把握。

        现在,倒是省去这一道麻烦了。

        “既然顾墨笙带人离开了,那我们的行动就更加有把握了。”罗耀拿出一张自己画的“汤记”内部结构图,这是他凭记忆画出来的,“下面我来分配一下任务,老满,你拉着车跟我走,罗刹,你跟我一起,装成吃饭的食客从正门进入,吸引里面守卫的主意,苏敬和闫鸣……”

        “这一次我们的任务是解救顾原,其次才是给这些投靠日本人的汉奸一个警告,千万不要本末倒置了。”罗耀提醒道,“还有,所有搜获得的金银财货个人不得留存,必须上缴,这是以后行动的铁律,谁要是私下留存缴获的东西而暴露身份,连累他人,休怪我家法从事。”

        “明白了,组长,反正我们现在这样,留再多的钱在手上也没用,还容易被人惦记。”闫鸣说道。

        “还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上一次‘炮击’冈村,局本部的嘉奖下来了,除了每个人一枚云麾勋章之外,军衔都提升一级,每个人奖励法币五百块!”

        “真的,太好了!”众人闻言都开心起来。

        “行了,还有半个小时十点,十分钟准备,十分钟后分批出发,十点零五分,准时行动!”罗耀结束任务安排,“现在对表。”

        ……

        “怎么样,我这个样子还行吧?”罗耀稍微化妆了一下,年纪一下子老了人二十岁,皮肤起了皱纹,后背也略微显得有些驼背,鬓发花白。

        加上颌下的三寸山羊须,看上去至少是五十开外。

        而宫慧也将自己化妆的更为成熟,与罗耀走在一起,完全就是老夫少妻,这也符合当下有钱人的情况。

        那些达官贵人们,谁不喜欢娶个年轻漂亮的姨太太。

        “这儿,还差点儿……”

        明知道宫慧是趁机揩油,罗耀并没有说什么,他们虽然不是情侣,但还是搭档,这种亲密接触似乎免不了。

        “耀哥,这次为什么没有让徐济鸿参与行动?”

        “总要有人留下来吧,以防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