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16章:慧老板

第116章:慧老板

        夜深了。

        寒风乍起。

        街面上早就不见了行人。

        乌漆嘛黑的,伸手见不得五指。

        江城这座苦难的城市逐渐陷入了沉睡当中,虽然日子难过,可总的过下去,普通老百姓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日本兵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日军再凶残,他们也不能把一座城市都抢光了,至少,他们的指挥官懂得什么叫做细水长流。

        邦邦……

        巡夜的打更人敲着自己手中的梆子,走在漆黑的巷道里,忽然前面一点火光,黑幢幢的人影,跟鬼影似的,吓的他差点儿转头就跑。

        待仔细看了一下,才发现,那是人,好多人,黑衣人。

        将一个院子围了起来。

        刚才那火光是其中领头穿皮风衣的人手中烟头,跟鬼火似的。

        里头的人恐怕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瓮中之鳖了,不过,就算知道了又如何,他还有机会吗?

        打更人吓的腿肚子一哆嗦。

        这种事儿,可不是他能管的,赶紧的转身,就往来的路上回走。

        这一回走不要紧。

        屋内,躺在床上搂着女人睡觉的刘金宝睁开双眼,他虽然没有罗耀那超凡入圣的听力,可也是训练有素的特工。

        打更的,每晚这个时候都从他家门口路过,几乎成了定律,可现在人来了,却没有从他家门口走。

        反而往回走。

        他立刻警觉了,肯定是自家院子外头有人。

        轻轻的将胳膊从女人头下抽了出来,下床,没有开灯,慢慢的穿上衣服,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手枪来。

        顾墨笙亲自出手。

        看到打更人原路返回,他有吸了两口烟,忽然眼珠子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再等待了,一挥手。

        两名黑衣人手下直接一个助跑,将院门直接就给撞开了。

        这一声巨响,瞬间将熟睡中的女人惊的坐了起来,一看身边男人不见了,更是吓的六神无主。

        “嘘,别出声,去衣柜里躲起来,外面的人是来找我的。”刘金宝把衣服扔给女人,吩咐道,“没我的吩咐,别出来。”

        女人吓的连忙抓起衣服,麻利儿从床上爬下来,摸着黑钻进了房间内的衣柜里。

        藏好女人,刘金宝开门走了出去,看见院子里黑影闪动,抬手就是一枪。

        枪一响!

        外面可就炸锅了。

        冲进的院子的侦缉处的特务纷纷开枪射击。

        “别开枪,别开枪……”听到枪声的顾墨笙连忙喝令制止,他要的是活的刘金宝,一个死了的人,那价值就大打折扣了,而且,他反出军统,又杀了军统的人,那就跟军统结下死仇了。

        “金宝兄弟,是我,是我,顾墨笙。”顾墨笙一边下令手下停止开枪,一边朝屋子里面喊话,“我知道你在里头,我们谈谈吧?”

        “顾墨笙,没想到你居然投靠了日本人,你是忘了军统的家规了吗,对待叛徒,那是杀无赦的。”刘金宝也在随后回应一声道。

        “军统的家规是我没忘,可是,你也别忘了,我们这些人被他们安排潜伏下来,他们在后方吃香的,喝辣的,可曾考虑过我们的死活?”顾墨笙大声道。

        “这不是你背叛军统,叛变当汉奸的理由!”

        “我也没办法,谁让我一家子都在江城,我要出事儿了,他们都活不成,你说我自私也好,无耻也好,为了活下去,我没得选择。”

        “你可以杀身成仁,这样我刘金宝起码还能看得起你。”刘金宝大声道。

        “金宝兄弟,你不为自己考虑,也为你屋里的女人考虑吧?”顾墨笙道,“我知道,她肚子里可是怀了你的骨肉了,有两个月了吧?”

        “顾墨笙,你个王八蛋,有种的冲我来,你对一个女人下手,算什么男人?”刘金宝咬牙切齿道。

        “刘金宝,你跑不掉的,摆在你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顾墨笙高声喊道,“第一,你出来,跟着兄弟一块儿干,从今往后,荣华富贵,咱们兄弟一块儿享受,这第二嘛,你和你的女人今天都可能死在这里,还包括你那出世的孩子,你可要想好了,我最多给你十分钟时间考虑。“

        喊完,顾墨笙一抬手腕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晚上十点二十三分,到十点三十三分,你要是不自己走出来,那可就休怪我不顾昔日的感情了。”

        院子内外,再一次恢复了寂静。

        “处座,这刘金宝会出来吗?”

        顾墨笙嘿嘿一笑,掏出一根烟来点燃:“倘若他只有一个人,这还真不好说,可现在他有了女人,那女人还怀了他的种,这就不一样了,这男人一旦有了孩子,就多了一份责任,一份羁绊,他的想法就不一样了。”

        “处座,您说的有道理。”魏老三恭维一声。

        “等着看吧。”

        十分钟后。

        刘金宝开门,平举双手从里面走了出来。

        “顾墨笙,我出来了,跟你走,但是希望你放过萍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刘金宝面无表情的说道,“他们是无辜的。”

        “放心,我顾墨笙还你不至于滥杀无辜。”顾墨笙表态道。

        刘金宝手中的配枪被魏老三卸下,然后上来两个人,将他反手押到了顾墨笙面前。

        “姓顾的,你背叛了军统,背叛了党国,迟早会遭报应的。”刘金宝愤怒的对准顾墨笙啐了一口。

        “金宝兄弟,你会回心转意的,跟我一样,带走!”顾墨笙没有生气,一挥手命人将刘金宝押了出去。

        魏老三上前来:“处座,刘金宝的那个女人?”

        “派人看着,只要她不出这个院子,就不用管她。”顾墨笙想了一下,吩咐道,待走到门口又回来嘱咐一声,“告诉下面的人,别打她的主意,出了事儿,掉了脑袋别怪我没提醒。”

        顾墨笙还不清楚手底下都是些什么人,他要是不叮嘱这一句,到时候真出事儿的时候,他都有麻烦。

        “明白了,处座您放心好了,我一定跟他们说清楚。”魏老三点了点头。

        ……

        第二天下午,“煜和堂”后院。

        “组长,老刘被顾墨笙带人抓了,被抓的时候,还有枪声,顾原也联系不上了,估计也身陷囹圄了。”满仓急匆匆的过来,向罗耀汇报。

        学校还没复课这些天,罗耀基本上都在“煜和堂”这边办公,当然,他都是以“秦鸣”的身份出现。

        “别急,慢慢说,先喝口热茶。”

        “组长,老刘一旦暴露,我们的身份就全都有暴露的危险,煜和堂虽然在法租界,可一旦日本人掌握了的话,他们一定会要求法捕厅对我们下手的。”满仓喝了一口热水说道。

        “煜和堂这边是我们一个重要联络点,老刘还是这个联络点主要创始人,他被抓,我们是要马上做善后工作。”罗耀点了点头,“这一点我同意,你这样,把老刘被捕的消息通知特务大队所有潜伏组,不要再跟‘煜和堂’发生联系,所有人按照计划疏散,等待下一步指令。”

        “组长,煜和堂这边需不需要撤离?”

        “做好撤离的准备,尤其是电台,这是绝不容许有失的。”罗耀道,“我估计,局本部马上就会下达制裁顾墨笙的命令。”

        “组长,要不要对顾墨笙进行跟踪?”

        “千万不要,派人监视‘汤记’即可,此刻他的警惕性是最高的,若是被发现了,白白送了跟踪弟兄的性命。”罗耀摇头道,“沦陷区潜伏工作,咱们之前商讨过不少预案,这一旦有人被捕,首先是撤离和疏散关系人,而急于救人和报仇,都是错误鲁莽的做法。”

        “明白了,组长,老苏还等我消息呢,我得回去了。”

        “你现在还能出的去吗?”罗耀惊讶的问道,法租界已经被日本人封锁了,许进不许出。

        “我办了良民证,另外又花了钱买通了一个白俄,他能带我进来,也能带我出去。”满仓解释道。

        “果然还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组长,您要不要办一张?”

        “我这边还不需要。”罗耀摇了摇头,他现在不需要出法租界,真需要良民证,那也不需要通过满仓这种路子来办。

        “组长,我就先走了。”

        “嗯,有命令我会用电台通知你。”罗耀点了点头,刘金宝手里的电台应该没有被起获。

        估计顾墨笙都也想不到刘金宝手里会有一部无线电台吧。

        当然,顾原也不知道。

        满仓是知道的,他们俩是搭档,“钉子”计划,虽然满仓不清楚,可刘金宝一定会把“电台”的事情告诉满仓了。

        所以,罗耀用电台跟满仓联系的时候,满仓一点儿都没觉得奇怪。

        ……

        冈村宁次躺在病床上昏迷了整整一个星期,总算是醒过来了。

        醒来的第一件事,就问入城式上“炮击”案的凶手抓到了吗?新换的副官告诉他,还没有。

        躺在病床上,多门二郎被召见。

        谈了什么,外人不知道,但多门二郎从岗村宁次病房出来后,心情明显不一样了,看来,他不用被追究了。

        冈村宁次一苏醒,日伪报纸就在第二天的头版大幅刊登了新闻,还配了一张岗村宁次坐在病床上微笑的照片。

        罗耀也看到了。

        就在阳光咖啡屋试营业的第二天。

        生意还不错,得益于过去“暮色”咖啡屋的口碑,虽然换了一个老板,但还是卖咖啡,那原来的老顾客还是愿意过来尝试一下的。

        尤其是,有着一张婴儿脸蛋,漂亮的老板娘,那阳光般的微笑足以迷倒很多人。

        大家都叫她:慧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