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115章:钉子

第115章:钉子

        罗耀吸了一口气,伸手按在电键上。

        一串数字码随后发了过去。

        等待在电台面前的刘金宝看到指示灯闪了起来,迅速的戴上了耳机,他都不用把电文记录下来。

        都知道这一串数字码是什么意思。

        “钉子”计划开始!

        这个计划只有他跟罗耀两个人知道,当然现在还多了一个知情.人,那就是宫慧了,其他人都不知情。

        罗耀早就判断可能会出现今天的情形了,自然准备了许多计划,“钉子”计划只是其中之一,至于要不要实行,都是要看具体情况的。

        而现在,“钉子”计划的实施的条件成熟了,他就是那个计划的执行者。

        从今天开始,他就像一个孤独的旅行者,要在黑暗中前行了,不过,他并不是一个人,身后,还有一个坚强的组织。

        他刘金宝也是一个有血性的中国人。

        ……

        “老板,河神发来密电,说‘钉子’计划启动了。”山城,罗家湾十九号,毛齐五拿着一份密电向戴雨农汇报道。

        “知道了。”戴雨农很平静,作为一个特工头子,他当然知道这个计划的风险,可没办法,这是在沦陷区,再有风险,也要有人去做。

        毛齐五道:“韩良泽已经投日,还官复原职了,他已经把顾墨笙给拉过去了,这顾墨笙跟李国琛的关系不错……”

        “李国琛还不至于被拉过去,不过还是要提醒一下,凡是在这个时候,想要当汉奸的,杀无赦!”戴雨农眼底闪过一丝杀意。

        “是,老板。”

        ……

        夏口警察局,韩良泽的局长办公室,布局没有多大变化,但是挂在局长办公室那张中山先生的画像却换成了日本天皇的戎装照。

        帽徽还没有换,警服也没有换,人也没有换。

        可有些人的心已经换了。

        韩良泽给日本人当这个局长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日本人要恢复江城内的秩序,要征粮,要征税,还要各种物资……

        可江城的老百姓也要吃饭,也要生活,日本人来了,虽说不怎么随便杀人了,可他们看到好东西就抢呀。

        指望这些兽兵们听话,守军纪,那可真比教会“母猪上树”还要难,不过再难也要做,这中国的老百姓是最温顺的,只要有活下去的一点儿希望,没有人愿意起来反抗。

        当然,蛇无头不行,现在的江城,之所以这么乱,甚至有些人在暗中趁火打劫,还有些帮派分子,过去就作恶多端,没什么是非观的,投靠了日本人,为虎作伥,欺压良善百姓,恶行还超过那些日本兽兵。

        对,日本人来说,城中的抗日分子,尤其是留下来潜伏的军统分子,这才是真正的“祸乱”的根源,这才是需要严厉打击的对象。

        恢复城中的秩序,让老百姓有个稍微安定的生活,韩良泽自问,他可以比任何人做的更好。

        毕竟,现阶段谁都无法改变江城被日军占领和统治的事实,他出面,还可以以私人关系给江城争取到一些权益,换做别人,未必就会做到了。

        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至于为了这些权益而必须要做出的某些方面的“牺牲”,在他看来,这也是必然的,必须的。

        “韩局,我来了。”顾墨笙想通了,来见韩良泽了,还十分罕见的穿上了一身警察制服。

        至少韩良泽以前从未见他穿过,顾墨笙从来都是一身中山装。

        这是表明自己以后甘愿当韩良泽的部下了,不然,就凭他过去在警察局超然的地位,怎么会买韩良泽的帐呢?

        “默笙贤弟,你总算来了,愚兄还担心你会不来呢,那样,我可就难做了。”韩良泽欢喜万分,亲自走出办公室,将顾墨笙迎了进去。

        “阿诚,泡茶。”韩良泽手挽着顾墨笙,大笑着吩咐秘书董诚。

        董诚虽然还是在韩良泽手下伺候,可他不再是只是秘书,他还多了一个局长助理的头衔,地位等同局里各处的处长。

        下一步,若是董诚下放的话,那就是各分局局长的位置了,不过,董诚未必愿意去下面分局当一把手,至少现在还不愿意。

        “韩局不嫌默笙来晚了就行。”

        “怎么会呢,稍后今天晚上有一个小小的聚会,到时候,我介绍你认识江城特务部部长多门大佐。”韩良泽说道,他把多门二郎抬上来,也是警告顾墨笙不要有二心。

        “多谢韩局提携,默笙今后愿为唯您马首是瞻。”顾墨笙微微一鞠躬,诚意满满的说道。

        “坐,坐下说。”韩良泽哈哈一笑,对顾墨笙的态度非常满意。

        “韩局,我约了刘金宝今天上午在我那个羊肉馆见面。”顾墨笙坐下来就说道。

        “哦,他会来吗?”

        “这个不好说,自从去临训班一趟,他的身份和地位就不一样了,虽然表面上对我客客气气的,但很多时候,他已经不把我放在眼里了。”顾墨笙说道。

        “你想怎么做?”

        “刘金宝若是今天来,那就把他扣下,他手底下的那些人跟他时间并不长,这些都是土生土长的江城人,只要稍微给他们把利害关系说透了,那跟我们走,问题不大,就是临训班空降过来的那两个人,他们未必会听我们的了。”顾墨笙道。

        “既然不听话,那就索性除掉。”韩良泽道。

        “韩局,如果这么做的话,那可就彻底惹怒了戴雨农了,我们没有必要这么做吧?”顾墨笙犹豫了一下。

        “默笙老弟,这墙头草是做不得的,咱们想要在日本人这边立得住,就得有拿的出手的功绩,就算你对他们手下留情,那戴雨农是什么人,心狠手辣,他会对你手下留情吗?”韩良泽反问道。

        “这……”顾墨笙把心一横道,“行,就照韩局你说的办,如果他们不从的话,那就别怪我顾某人心狠手辣了。”

        “如果这个刘金宝不来呢?”

        “那好办呀,把他丢给日本人,就说他是‘炮击’案的主谋,让特高了和宪兵队去搜捕。”韩良泽阴森森一笑。

        “韩局,其实我知道这些日子躲在什么地方,如果他不来,我们可以找上门去,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顾墨笙提议道。

        “这样也好,我对这个刘金宝印象也不错,若是能争取过来,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韩良泽点了点头。

        “那我现在就回去等他?”

        “等一下。”韩良泽叫住了顾墨笙,走过去,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牛皮纸袋,递过去,“里面是特务部和宪兵特高课联合签发的特别通行证,以及侦缉处的派司,有了这个,除了军事禁.区之外,你们在江城可以畅行无阻,不过,碰到日本人,得停下来鞠躬行礼,不然,就算有这个,挨了打,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这日本人的规矩也忒多了点儿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习惯了就好。”韩良泽呵呵一笑,以前的自己,在长官面前,不也得装孙子吗?

        只要有权力和金钱,当孙子又有什么?

        多少人相当还没得当呢。

        “韩局说的是。”顾墨笙讪讪一笑,如今他跟韩良泽都落水了,想回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

        “顾原,刘金宝来了没有?”顾墨笙一回到“汤”记,就命手下把顾原给叫了过来,询问道。

        “处座,好像没见到。”顾原岂能不知道顾墨笙叫刘金宝过来做什么,顾墨笙已经暗中投靠了韩良泽,一起当了汉奸。

        只是没有公开讲而已。

        督察处上下就那么点儿人,瞒得过谁呢,何况顾原一直都在盯着顾墨笙,对他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

        “怎么,我这个军统江城区的督察想见他一个特务大队的大队长,就这么难吗?”顾墨笙十分不满的道,“顾原,你跟他是一块儿从临训班出来的,你比我要了解他,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跟刘大队不是很熟,参加特训的时候,又没有分在一起,所以处座,您问我真是问错人了。”顾原道。

        顾墨笙之所以还在督察处内部宣布“反水”这件事,就是怕消息泄露了,到时候,他想骗刘金宝过来就难了。

        当然,也还有稳住督察处的意思,尤其是顾原这样的跟他不是一条心的,他就是想利用自己把刘金宝骗过来,然后一起拿下。

        顾原想跑,可他已经被顾墨笙的人看住了,当然,他真想跑,顾墨笙的人还真看不住他,他有些想法,只是没跟任何人说。

        “这么说,他是不想来见我喽?”顾墨笙冷笑一声。

        “处座,您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转达的……”

        “放肆,我在军统江城区还是他刘金宝的上级,我请他过来是商量如何破坏日军运输军列的,他这样避而不见,什么意思?”顾墨笙盛怒道,“还是你们早就串通好了,想要把我架空,不认我这个上级了?”

        “处座,您误会了,我们绝没有这个意思。”顾原忙解释,明明是打算把人骗来,胁迫一起落水当汉奸,却说得义正辞严似的?

        真把别人都当傻瓜了?

        “顾原,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你可别跟刘金宝一样犯糊涂呀?”顾墨笙突然颇有深意的说道。

        “处座,您有话直说?”

        “你觉得这个国民政府还能撑几天呀?”顾墨笙忽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问道。

        顾原心中“咯噔”一下,刘金宝没来,顾墨笙这是要逼着自己跟他摊牌了。

        “处座是想改换门庭?”

        “聪明。”顾墨笙点了点头,“顾原,你的身上有我年轻时候的影子,其实,你一来督察处,我就喜欢上你了,但是,看你似乎不愿意跟我多走动,我呢,也知道,你被派过来是有任务的,而现在不同了,说是潜伏下来,其实就是被抛弃了,成了弃子,我不想为了一个毫无希望的目标活着,这就是我的选择。“

        “处座,给日本人做事就一定能够有好下场吗?”

        “秦桧死了,可他该享受的都享受了,至于死之后,又如何,他又看不见,听不到了?”

        “可他的后世子孙到现在都抬不起头来。”

        “后世子孙的事情谁说的清楚呢?”顾墨笙道,“顾原,你是愿意跟我一起干呢,还是要与我为敌呢?”

        “处座,我不想与你为敌,但也不想你一错再错,现在收手还来得及。”顾原深呼吸一口气道。

        “看来,你是要跟我为敌了。”顾墨笙脸阴了下来,露出冷酷的面孔,“那就对不住了。”

        顾原被押了下去,关了起来。

        “处座,为什么不杀了他?”一名心腹手下小声的问顾墨笙道。

        “顾原有句话说的没错,一旦沾了军统袍泽的血,那就是真的不死不休了。”顾墨笙道,“杀人这种事儿,我们是不能做的,得交给别人去做。”

        “那刘金宝?”

        “查到那女人的住处了吗?”顾墨笙眼中寒光一闪。

        “就在……”